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古诗词

当我途经你的盛放(唐宋红颜)/阅读大中国

作者:刘倚含 出版社:石油工业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石油工业
  • ISBN:9787502188191
  • 作者:刘倚含
  • 页数:208
  • 出版日期:2012-01-01
  • 印刷日期:2012-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8千字
  • 这本《当我途经你的盛放(唐宋红颜)》由刘倚含著:唐朝女人如牡丹,叠叠寸寸折成柔情寂寞。宋朝女人是墙角寒梅。良辰美景如纸如云烟。半生的流光,辗转古今。
    美人醉酒就霜镜,微兰迟睡是闲时。
  • 这本《当我途经你的盛放(唐宋红颜)》由刘倚含著:我们总是执念于她 们风华绝世的容颜,忘记她们落寞绵长的哀伤,在时间的长河里,她们已经 成为历史的痕迹,无论是留下的欢歌或者悲声。 这本《当我途经你的盛放(唐宋红颜)》适合散文爱好者阅读。
  • 守着红线拉长相思的距离 你是我这生逃不过的谜题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江采苹)
    毛君真可戮,不肯写昭君(侯夫人)
    两心知,愿伊家,衷肠在,一双飞(王幼玉)
    若不能朝朝暮暮 又何必铭心刻骨
    牡丹移入仙都去,从此湘东无好花(谭意歌)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李季兰)
    谢了荼蘸春事休(吴淑姬)
    爱情在我,只是不拜菩萨 而在她,是已拆了庙宇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杜秋娘)
    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上官婉儿)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武则天)
    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一朝歌舞荣,夙昔诗书贱(徐惠)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王朝云)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关盼盼)
    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 不是千疮百孔的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柳氏)
    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花蕊夫人)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薛涛)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 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期(杨玉环)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唐婉)
    爱你,我输给了时间
    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霍小玉)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鱼玄机)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萧观音)
    既然学不会体惜,就去疏离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严蕊)
    还同薄命增惆怅,万转千回不自由(温婉)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朱淑真)
    你负责变成百万富翁 我负责变得美丽倾城
    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李师师)
  • 如果,有**,有几个时段未见,突然间彼此深爱的两个人形如陌路, 从此你成为他生命中的尘埃。他一如从前高傲,仿佛从来没有低头去看过你 ,你如从前美丽,却被喜欢的人宣告爱情的失败。就仅仅几个时辰,仅仅几 天,他说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自己的真爱!对你宣告他找到自己的真爱 ! 很矛盾,不知道如何去写这两个我喜欢的女子,一个是华美的牡丹,从 来没有**地求过幸福却被一个男人细心地捧在手上,虔诚而专注地守候。
    而另一个如梅花般绽放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时代,即使开得妖艳,但总归是 凌寒独自开,无人观赏。她同萧观音一样,同样是宫中高唱悲歌的女子。一 个因为宫廷的斗争牺牲,另一个为爱情丧失了自己,即使是死亡的铁骑踏来 ,她也从容而寂静地等待着。
    一直很喜欢一首民歌,南北朝的民歌,它们如彼岸繁华,却因为时代的 缘故没有人来将它好好演绎。我总觉得她的名字由那首南北朝的民歌而来, 那首民歌叫做《涉江采芙蓉》。芙蓉为萍。她叫做江采苹。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每回顾一次大唐就让我心痛一次,尤其是玄宗那个由盛转衰的时代,即 时历史将朝代延续了下去,可是大唐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大唐。江采苹,杨 玉环。她们同样是属于大唐的繁华记忆,杨玉环结束了盛世的悲歌,江采苹 结束了本不属于自己的爱情。江采苹在杨玉环的存在之前是那么的耀眼,蕙 质兰心,将谁都不放在眼里,即使是她爱的天子的兄弟,甚至天子。
    李隆基是雄才大略的皇帝。他**的无可挑剔。不管是对爱情,还是对 臣民,都可以称作是千古一帝,他是温情的,对女人,这个爱了他一辈子的 女人,即使她不爱热闹,在舞会上姗姗离去,驳了他的面子,他也不生气。
    她需要他的专宠,他就再不见后宫的女人,她性子高傲,不屑与后妃为伍, 他就为她种梅林,日日陪伴在她的身边称她作“梅精”。他爱她的出淤泥而 不染,他以为她不为红颜争风吃醋,可是红颜红颜,总是会羡慕嫉妒恨的, 越是高傲的女子越是得不到爱情越会难过。
    他不多情,是个专情的男子。从武惠妃,到梅妃。直至玉环。他辜负的 ,恰恰是这个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叫江采苹的女子。他给了武惠妃从生到死 的爱,*后把爱情完完整整地给了玉环。江采苹在她们中间,承了武惠妃的 恩宠,却什么都未得到。世间事变化无常的荣辱成败,在一时间就被定为, 任是谁,也无法改变命运给你的安排。仓皇的逃窜,头顶飞鸟而过,辗转在 时空的间隙,慢慢地游走去寻找一个契机,一个维度与一个维度不断地拼接 ,只是为了,与你相见。这份早已经刻在三生石上的婚姻,修了千世,瞬间 的承恩,然后会寂寞的一辈子,就如梅花凌寒独自开,开在寂寞的深宫。于 无数无数想念的心。无数等待承恩的人。只是翩翩如蝶飞舞的杨花,沁入了 他的心。从此他跟着杨妃的身影旋转,像曾经对待集万千宠爱一身的梅妃一 样,人们以为杨妃会是下一个江采苹,可是他爱她用他余下的时年,直到梦 里,直到去世,都在心心念念这个如牡丹一般开在他心里娇艳的女人。当然 ,他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她寂寞的身影如同当初后宫所有寂寞的女子一样被 残阳拉长。她的寂寞就成为永恒寂寞,无人欣赏。
    其实我相信他是爱江采苹的,即使没有杨玉环那样的深爱,至少不失爱 情的成分存在。可是爱情的游戏永远是双人的课题,他对江采苹的爱,只能 停留在回忆中,或者是没有玉环存在的时间里。玉环的心中有那些别人都没 有的纯真,可以和他打闹生气,她当做他是她的男人,一个如寻常男子一样 的人,即使再怎么争吵也从来没有放弃爱情,再怎么争斗也不是帝王和贵妃 的姿态,像是寻常夫妻,而这难得的寻常夫妻给他***的快乐,于是在 此之前的爱情成为荒芜的踏步。P2-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