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梦宫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9452
  • 作者:(阿尔巴尼亚)伊斯梅尔·卡达莱|译者:高兴
  • 页数:201
  • 出版日期:2015-08-01
  • 印刷日期:2015-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8千字
  • 伊斯梅尔·卡达莱编著的《梦宫》讲述了在奥斯曼帝国里有一个神秘的机构,专门征集梦,对它们进行归类、筛选、解析、审查,一旦发现任何对君主统治构成威胁的迹象,便立即上报给苏丹,苏丹会采取一切措施打击镇压。这个机构叫做梦幻宫殿,是帝国里*神秘的地方。小说主人公马克-阿莱姆出生于显赫的库普里利家族,凭借家人举荐进入梦幻宫殿工作。他每天都要处理大量的梦境记录,曾两次读到同一个梦,未料此梦成为苏丹打击库普里利家族的由头。*后马克-阿莱姆也因为这个梦一步登天,成为梦幻宫殿的大总管。小说的线索简单,时间和空间十分紧凑,但涉及的主题广阔深厚,兼有卡夫卡和奥威尔的气息。
  • 《梦宫》由伊斯梅尔·卡达莱编著。 梦宫的任务是审查梦,对它们进行分类,但并不 只是某些人的梦,而是所有居民的梦,无一例外。这 是项宏伟的事业。相形之下,德尔斐神谕宣示所,以 及过去所有先知和术士的预测就显得幼稚可笑了。 梦宫绝不只是幻想或心血来潮的怪念头,而是国 家的栋梁之一。在反映帝国真实状况方面,它要远胜 过督察、警察或帕夏管辖区地方长官撰写的任何调查 、陈述或报告。在、睡梦的夜间王国中,能够发现人 类的各个侧面:既有光明,也有黑暗,既有蜜糖,也 有毒药,既有伟大,也有脆弱。阴暗或有害的一切, 或者在数年或数世纪内即将变成阴暗或有害的一切, 都首先会在人类的睡梦中显现。每一种热情或歹念, 每一种苦恼或罪行,每一次叛乱或灾难,在实现之前 ,甚至早在实现之前,都必须要投射出它的阴影。正 因如此,君主颁布法令:帝国领土上的任何梦,哪怕 是由最最邪恶的人在最最偏僻的边疆和最最普通的日 子做的梦,都不得逃脱梦宫的审查。
  • 一 早晨
    二 筛选
    三 解析
    四 放假**
    五 档案
    六 晚宴
    七 春天来临
  • 幽暗朦胧的晨曦透过窗帘渗进屋子。一如往常, 他拉了拉毯子,期望再眯会儿。但是,他很快就意识 到已经不能这样,得赶紧起床了。**的日出可预示 着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呀,他记得。这一念头顿时驱 走了他全部的睡意。
    片刻之后,在床边摸索拖鞋时,他感到自己依然 麻木的脸上迅疾掠过一丝讽刺的怪相。他将自己从微 睡中拽出,就是为了到那个**的主管睡眠和梦幻的 机关塔比尔·萨拉伊去上班。对其他任何人而言,这 一怪物般的机构都会显得滑稽可笑,但他实在太焦虑 了,根本笑不出来。
    一股好闻的茶和烤面包的香味从楼下飘来。他知 道母亲和老保姆正热切地等着他。问候她们时,他尽 可能地显示出一些热情。
    “早上好,母亲!早上好,萝吉!” “早上好,马克-阿莱姆!你睡得好吗?” 她们的眼中闪出一丝激动的光芒。无疑,这同他 的新职位有关。兴许,同他本人前不久一样,她们也 在寻思,这是他还能享受凡人安宁睡眠的*后一夜了 。从今往后,他的生活必将截然不同。
    用早餐时,他难以将心思集中于任何事情。焦虑 在不断加剧。当他上楼穿衣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 ,而是步人了客厅。地毯淡蓝的色调已经失去了安慰 的力量。他走向书架,就像头**那样,在药橱前站 定,目光落在书脊的标题上,凝望了许久。随后,伸 出手,取下一部厚重的、用深得发黑的褐色皮革包着 的对开本书卷。已有好多年没有打开过它了:他的家 族历史全写在里面哩。封面上,某只未知的手题写了 标题:库普里利家族历代,紧接着是个法语单词:编 年史。
    翻阅书页时,他感到,要看清那些手稿的句行十 分困难。由于作者各不相同,风格也就变化不定。不 难猜测,*大多数作者当时都已进入耄耋之年,而那 些年轻些的,也都面临生命的尽头,或处于某种大灾 大难的边缘——在此关头,人们往往会有一种不可抑 制的冲动:必须在身后留下点遗言。
    我们大家族中**位在帝国中获得要职的是梅特 ·库普里利,大约三百年前,他生于阿尔巴尼亚中部 一个小镇。
    马克-阿莱姆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的手继续在翻 动,目光却只落在那些首相和将军的名字上。天哪, 他们全都属于库普里利家族!他想。而他早晨醒来时 ,愚蠢透顶,竟然还惊叹于自己的新职位。他真是个 十足的大傻瓜! 看到梦宫几个字时,他意识到,自己既在寻找它 们,也在躲避它们。但要跳到下一页,已经来不及了 。
    我们家族同梦宫的关系一直**复杂。起初,在 伊尔迪斯·萨拉伊年代,它还仅仅负责解释星相。事 情相对简单一些。只是在伊尔迪斯·萨拉伊变成塔比 尔·萨拉伊时,一切才开始乱了套…… 马克-阿莱姆的焦虑,刚刚被所有那些名字和头 衔分散了一小会儿,此时又一次扼住了他的咽喉。
    他开始重新浏览那卷《编年史》,但这回潦草而 又快速,仿佛手指尖间忽然刮起了一股大风。
    我们的父姓由阿尔巴尼亚单词Ura(qyprija或 kurpija)转译而来;意指阿尔巴尼亚中部的一座三 拱桥,建于阿尔巴尼亚人还在信奉基督教的年代,建 造时,曾将一名男子砌进桥墩。大桥竣工后,帮助建 桥的我们的一位名叫焦恩的祖先,遵循一种古老的习 俗,将乌拉(Ura)连同沾在它身上的凶手的耻辱一 道当做了自己的姓名。
    马克-阿莱姆砰的一声合上书本,匆匆离开了客 厅。几分钟后,他来到了街上。
    这是个潮湿的早晨。天正下着零星雨夹雪。那些 巍峨的建筑,以依然紧闭的大门和边门,傲视着街道 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又增添了不少阴郁的气息。
    马克-阿莱姆将身上的大衣扣得严严实实,就连 领圈也没放过。望着纤细的雪片,打着旋儿,在熟铁 街灯的四周飘舞,他感到一股冷战从上往下掠过了脊 梁骨。
    一如往常,每天的这一时刻,大街上挤满了踩着 点匆忙赶去上班的备部门的职员。沿着大街往前走时 ,有好几回,马克-阿莱姆都在纳闷,是否早就该叫 辆出租马车。塔比尔·萨拉伊比他想象的要远。一层 薄薄的雪,处于半融化状态,使得路面走上去很滑。
    此时,他正走过中央银行。再稍稍往前,只见一 排冰霜覆盖的四轮马车停在另一幢威严的大楼外面。
    他不知道这又是什么衙门。
    他的前面,有人滑了一跤。马克-阿莱姆眼看着 他试图恢复平衡,跌倒,从地上站起,骂了一句,同 时开始检查:首先他那溅上污泥的斗篷,其次他滑倒 的地方,*后,神情有点茫然地继续赶路。千万要当 心啊!马克-阿莱姆在心里说,不知是提醒那位陌生 人呢,还是他自己。
    事实上,他用不着担忧。通知上并没有说他必须 在几点到机关报到。他甚至都不确定是否必须早晨报 到。突然,他意识到,他庄根儿就不知道塔比尔·萨 拉伊的作息时间。
    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