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欧洲

伪币制造者(译文名著精选)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2743
  • 作者:(法)纪德|译者:盛澄华
  • 页数:330
  • 出版日期:2014-03-01
  • 印刷日期:2014-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2千字
  • 《**制造者》是**一部安德烈·纪德称之为长篇小说的作品——有点像侦探小说,几个误入歧途的孩子犯下使用**的罪行;又有点像成长小说,以贝尔纳·普罗菲唐迪厄发现自己是私生子而离家出走开始,经历一连串事件,从青涩走向成熟,以回到他父亲的身边结束。也可以称其为冒险小说,记录当下年轻人的困惑、疑问与反抗,他们在道德沉沦价值失落的社会里不断摸索,却又不断迷失。同时也是伦理小说,意识小说,追问个体的道德责任,借文中爱德华的话:“不停地爬自己的坡,只要这个坡是向上的”。这还是一本心理小说,追查**,同时也在揭露用话语及行为编织的各种谎言、伪装和虚假表象。
  • 安德烈·纪德在日记中坦承他是用毕生积累而写 成《伪币制造者》这部作品,这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使 命,写成以后,死而无憾。因此,可以说它代表了作 为思想家与艺术家的纪德的最高、最总和性的成就。 《伪币制造者》思想深邃细腻,文笔清丽精湛,视野 宏阔,生活内容丰厚。它既是一部成长小说、伦理小 说,也是一部心理小说,甚至还是一部表现如何提炼 生活、进行艺术创作的“元小说”,在文学史上具有 里程碑的意义。
  • 一 “这该是听到走廊上脚步声的时候了,”裴奈尔 自语着。他抬起头,静听。但不,他父亲和他哥哥都 还在法院办公,他母亲访客去了,他姊姊在听音乐会 ,至于那顶小的,小卡鲁,在学校寄宿,不能每天出 来。裴奈尔·普罗费当第留在家里拚命准备他的会考 ,他眼前已只有三个礼拜。他家里人尊重他的孤独; 可是魔鬼不答应。裴奈尔虽已解开上衣,但他依然透 不过气。从那靠街的窗口直一阵阵地冒进热气来。他 额上已成水流。一粒汗珠直沿着他的鼻子滚下来,快 要掉在他手中的一封信上。
    “简直像在装哭,”他想,“但流汗总比流泪强 。” 是的,那发信的日期是个明证,不容置疑,信中 所指的必然是他自己——裴奈尔,信是写给他母亲的 ,一封十七年前的情书,而且是未经署名的。
    “这缩写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个V,但也可认作 是N……如果直接问我母亲是否妥当呢?……不如给她 留个面子吧!我不妨任意想象就说这人是个王子。再 ,纵使我打听到我自己是个穷汉的儿子,那于我又有 什么相干呢!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正足消除自己 怕像父亲的顾虑。一切探究徒添麻烦,只要能求解脱 ,别的全可不管。别再问根究底。再者,我**所知 道的也已足够了。” 裴奈尔把信叠起。这信和一束中的其余十二封同 样大小。他不必把那扎信的红丝带解开,他只把抽出 的信重又插入原来的位置。他把这束信重新放回盒子 中,把盒子收在柜子的抽屉中。抽屉未经打开,他刚 才是把抽屉中的秘密从顶上取出的。裴奈尔重把柜面 断了的铰链放正,轻轻地,小心地,把原有的那块沉 重的白石台面盖上,又把台面上的两盏水晶烛台以及 他方才拿来修理着玩的大摆钟放好。
    摆钟正敲四下。他已把时间拨准。
    “六点钟以前咱们这位大法官和他的少爷大律师 是不会回来的。我还可以有时间来安排。必须使咱们 这位大法官到家就发现他写字台上这封漂亮的信,这 封我通知他出走的信。但未动笔以前,我必须先把精 神振作一番——同时必须找到我亲爱的俄理维,为的 使我至少暂时能有栖身之所。俄理维,我的朋友,这 正是时候让我来一试你的诚意,同时对你也正是向我 表白的一个机会。已往在我们友情中可喜的是我们始 终用不着彼此借助。当然!他人能愉快地为你效劳的 事,求之自不难启齿。麻烦的是俄理维不会是单独在 那里。不管,我总有方法把他引开。我要用自己的镇 静使他吃惊,只在*奇特的境遇下我自己才感到*为 自然。” 裴奈尔·普罗费当第住的那条T街贴近卢森堡公 园。每星期三下午四时至六时他的几个同学惯在公园 中那条临美第奇喷泉的小道上见面。他们谈论艺术, 哲学,运动,政治与文学。裴奈尔走得很快,但当他 经过公园的铁栅时,瞥见俄理维·莫里尼哀,他立刻 就把脚步放慢了。
    无疑由于天气太好的缘故,那天聚会的人数比平 时*多,有些新参加的裴奈尔还不认识。这些年轻人 当着别人面前,没有一个不显得像在做戏一样,几乎 **失去自然。
    俄理维看见裴奈尔走近就脸红起来,赶紧离开和 他谈天的一位少妇,独自躲远了。裴奈尔是他*亲密 的朋友,因此他特别不愿显出自己专在找他,有时他 竟装作没有瞧见他。
    裴奈尔要接近俄理维必须遇到好些熟人,他也不 愿显出专在找他,便滞呆起来。
    他同学中有四位正围着戴夹鼻眼镜、留着一撮小 胡子的杜尔美。后者显然比他们年长,他手上拿着一 本书。
    “你说怎么办?”他像特别在对其中之一说话, 但因为其余的人也都听着,自己显然觉得**得意, “我已念到第三十页,但竞不曾发现一种颜色或是一 个描写的字。作者在讲一个女人,但我连她穿的衣服 是红色还是蓝色都不知道。在我,很简单,如果没有 颜色,我就看不到什么。”为了夸张起见,同时*由 于感到别人对他已不像刚才那样认真,他就坚持着说 :“**看不到什么。” 裴奈尔已不再注意这位滔滔谈论的人,但觉得立 时跑开也不相宜,便听着另一些在他身后的人争论, 其中之一坐在长凳上看《法兰西行动报》。俄理维离 开那个年轻的女人以后也已加入到这个集团来。
    在这一群中间,俄理维·莫里尼哀是显得多么严 肃!可是他却是他们中*年轻的一个。他那几乎还带 孩子气的脸和他那目光,衬托出他早熟的思想。他容 易脸红。他是温柔的。虽然他对任何人都很和气,可 是总有某种内在的缄默与腼腆使他的同学们不易接近 。这使他很感痛苦。没有裴奈尔,也许他会*感痛苦 。
    像裴奈尔一样,俄理维,出于礼貌起见,对同学 中的每一群敷衍了一阵,实际一切他所听到的全引不 起他的兴趣。
    他靠在那个在看报的肩上。裴奈尔并未回头,但 听他在跟那人说: “你不该看报,那会使你头涨。” 那人嘲讽地 说: “在你,人一提到莫拉斯的名字你就头痛。” 于是第三个人嘲弄地问道: “你觉得莫拉斯的文章有趣吗?” 先说话的那一个就回答: “使人头痛!不过我认为他是对的。” 于是,是第四个人,那人的语声裴奈尔辨别不出 来: “在你,只要一切不使你头痛的东西,你就认为 不够高深。” 先说话的那一个反诘说: “如果你认为笨货就配跟人开玩笑的话!” “来吧!”裴奈尔突然拉住俄理维的手臂低声地 说。他把他带开几步: “快回答我,我还急着有别的事呢。你不是对我 说过你和你家里人不住在同一层楼吗?” “我曾告诉过你我的房门正对扶梯,在到我家的 半楼上。” 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