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科普读物 > 百科知识 > 科普问答

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1916-1955动荡时代的友谊政治和物理学)/开放人文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科教
  • ISBN:9787542850676
  • 作者:(德)马克斯·玻恩//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译者:范岱年
  • 页数:286
  • 出版日期:2010-12-01
  • 印刷日期:2010-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92千字
  • 作为两位旷世物理学家,玻恩与爱因斯坦的书信集包含了极大量会给人带来启发的思想财富。爱因斯坦是一座极具开发价值的富矿,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科学史界对他的研究会投入如此大的力量。本书呈现的是*原始的资料,极具史料价值。这些书信展示了一种动人的亲密友谊、机智、博学和人性。它们揭示了两颗伟大心灵在一个深刻的文化和政治剧变时期,面对学术和公众生活中***的挑战时,如何对待革命性的思想。这些书信是他们那个时代,也是所有时代的鲜活记忆。
  • 本书为马克斯·玻恩和海德维希·玻恩同爱因斯坦在1916—1955年间 来往书信集的新版,由伊雷妮·玻恩译成英文,海森伯作序,罗素撰写前 言,古斯塔夫·玻恩、布赫瓦尔德和索恩提供了新的资料。 爱因斯坦和玻恩都是物理学的伟人,也是真挚的朋友。他们的通信时 间跨度达40年,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在书信中,他们就量子论进行争论, 赞赏贝多芬的超凡的小提琴和钢琴二重奏(当他们相聚时一起演奏),也 谈他们的家庭琐事。同样重要的是,这两位伟人都同情欧洲犹太人的悲惨命 运,并讨论了他们在当代动乱的政治中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 《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在1971年首次由麦克米伦出版社出版,它 具有历史的魅力。在世界庆祝相对论诞生100年之际,它仍然是热门话题: 科学家继续在为量子物理学而奋斗,他们在战时的作用,以及公众的误解 。照罗素的话来说:“他们两人都很卓越和谦虚,而且无所畏惧地说出他 们认为该说的话。在一个平庸和道德沦丧的时代,他们的生命闪现出一种 强烈的美。这些已多少从他们的书信中反映出来,世界将因为这本书信集 的出版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 对本书的评价
    内容提要
    作者简介
    新版说明
    新版序言
    前言

    原初的致谢
    玻恩—爱因斯坦书信集
    参考书目
    索引
    译后记
  • 亲爱的爱因斯坦: 在听取了哈拉尔·玻尔(Harald Bohr,他这学期在格丁根)的意见 之后,我要写信给你谈一件事情,此事严格说来,与我无关,然而它却使 我在许多场合感到惊慌和不安。我指的是希尔伯特和布劳威尔的事。
    迄今为止,我仅仅是远距离地关注此事,只是近来通过玻尔和库朗我才 获知全部细节。由此我才了解到,关于希尔伯特给布劳威尔的信一事, 你仍然保持中立,理由是一个人应该允许人们像他们希望的那样愚 蠢。我发现这当然十分合理,但你似乎在某些要点上还不太清楚,所 以我想简要地写封信告诉你这件事。或许很快就要在施普林格出版 社就此事开一次会,玻尔告诉我,他认为这次会议对于编辑部内部形 成一个联合的阵线十分重要。因此我请求你保持现在的中立态度,不 要对希尔伯特和他的朋友采取任何行动。如果你能就这件事写几个 字给我就好了,这将有助于我,也有助于玻尔和其他许多人恢复内心 的平静。
    我想简要地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对此事感兴趣。此事之所以与我有 关,只是因为我关心希尔伯特,为他担心。希尔伯特病得很重,或许不 能活多长时间了。任何激动对他都很危险,这意味着他会失去留给他 生活和工作的不多的小时时间中的一部分。可是,他仍有很坚强的生 存意志,并认为自己有责任竭尽所能来完成他的新数学基础。他的头 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为清楚,布劳威尔散布谣言,说希尔伯特已经不 行了,这是极为冷酷的行为。库朗和希尔伯特的其他朋友时常说,病人 应该受到保护,免受任何刺激,而布劳威尔将这曲解为人们不应该再认 真对待希尔伯特的行动和意见。希尔伯特对他所提出的针对布劳威尔 的行动是十分认真的。他在几周前和我谈到这件事,但只是用十分一 般的措词,也没有涉及任何细节。他的意见是,布劳威尔是一个偏执 的、精神失调的人,他不希望委托布劳威尔来管理《数学年鉴》。我 认为,鉴于布劳威尔*近的行为,希尔伯特对布劳威尔的评价已证明是 正确的。根据我的经验,在人事方面,希尔伯特的判断几乎总是明确和 中肯的。
    我追溯了整个事件的以往历史,包括关于参加博洛尼亚代表大会 的争执,但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我确知,参加这个大会对希尔伯特 是一个沉重的负担。由于他的疾病,这类事情对他来说意味着要耗费 巨大的精力。在政治上,希尔伯特不是很左的,与此相反,按照我的体 会,甚至*按照你的体会,他是颇为保守的。但当问题涉及不同**的 科学家之间的交往时,他有很敏锐的眼光来辨别什么是对整个科学事 业*有利的。和我们大家一样,希尔伯特认为,布劳威尔在这类事务中 的行为(他甚至比德国人自己*为民族主义)是极为愚蠢的。
    但*糟糕的是柏林的数学家**听信了布劳威尔的胡说。我想补 充一点,博洛尼亚的事情并非决定性因素——只是希尔伯特决定免去 布劳威尔职务的时机。在施密特的例子中我能够理解这一点,因为由 于他的基本情感,他在政治上总是右倾的。可是对于米泽斯(Mises)和 比伯巴赫,这是颇为可叹的征兆。8月间在我们赴俄国的旅途中,我同 米泽斯谈到这件事,他在我们讨论之初就说,格丁根的人都盲目追随希 尔伯特,而他或许快不行了。
    因此甚至早在那时,关于希尔伯特智力衰退的说法就已经流传开 了。于是我立刻中断了与米泽斯的讨论,因为我认为他不能对希尔伯 特作出独立的判断。我也附上施普林格(Ferdinand Springer)寄给玻尔 和库朗的一篇文章。此文表明布劳威尔和比伯巴赫已经威胁说要指责 施普林格缺乏民族感情,如果他仍忠于希尔伯特,他们就要对他不客 气。我不需要告诉你我对这种行为是什么想法。原谅我用这么长一封 信来打扰你。我**的愿望是看到希尔伯特的真诚的意图能够落实, 而不会引起他任何不必要的激动。我不反对你把这封信或这封信的一 部分给施密特看,如果你认为这是合适的话。作为施密特的老朋友,我 相信有可能与他成功地进行协商,即使他有不同意见。我希望你自己 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我不时从玛戈给我妻子的信中获知你的消息。
    她们俩确实是很亲密的朋友,彼此很相投。我自己正忙于完成一本关 于量子力学的书,去年我一直在写它。遗憾的是为了做这件事我的精 力有点透支,或许不得不在1月份休假一段时间。要在所有讲课和其 他专业职责之外,找出时间和精力来做这类工作可着实不容易。
    与我妻子一道向你们全家致以*友好的问候。
    你的 马克斯·玻恩 P112-1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