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4013
  • 作者:(哥伦)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陶玉平
  • 页数:96
  • 出版日期:2013-05-01
  • 印刷日期:2013-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0千字
  •  ★ 马尔克斯*负盛名的中篇巨作
      ★《百年孤独》在问世之前就已经被我自己**了。事实上,我认为我*好的作品是《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加西亚·马尔克斯
      ★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我写了九遍,它是我所有作品中*无懈可击的,可以面对任何敌人。 ——加西亚·马尔克斯
      ★ 就像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举世**的中篇巨作,其饱满的张力、谨慎的节奏和杰出的结局几近**。——文学评论家杰拉德·马丁
      ★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一部**杰作。——《2666》作者罗贝托·波拉尼奥
      ★ 主人公上校被誉为“20世纪小说中*难忘的人物”
      ★ 小说结尾被誉为“所有文学作品中***的一段”

  •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加西亚·马尔克斯 最负盛名的中篇小说,在世界文学史上与海明威的《 老人与海》齐名。马尔克斯自认《没有人给他写信的 上校》的艺术成就要超越《百年孤独》。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讲述了一位七十多岁 的老上校,五十六年来一直等待退伍金的绝望生活。 这位著名的“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被誉为“20 世纪小说中最难忘的人物”,小说结尾也被誉为“所 有文学作品中最完美的一段”。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内容简介:《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是加西亚·马尔克斯最负盛名的中篇小说,在世界文学史上与海明威的《老人与海》齐名。马尔克斯自认《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的艺术成就要超越《百年孤独》。 《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讲述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上校,五十六年来一直等待退伍金的绝望生活。这位著名的“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被誉为“20世纪小说中最难忘的人物”,小说结尾也被誉为“所有文学作品中最完美的一段”。

  • 上校打开咖啡罐,发现罐里只剩下一小勺咖啡了。他从炉子上端下锅来,把里面的水往地上泼去一半,然后用小刀把罐里*后一点儿混着铁锈的咖啡末刮进锅里。
    上校一副自信而又充满天真期待的神态,坐在陶炉跟前等待咖啡开锅,他觉得肚子里好像长出了许多有毒的蘑菇和百合。已是十月。他已经度过了太多这样的清晨,可对他来说,这天的清晨还是一样难挨。自上次内战结束以来过了五十六年了,上校**做过的事情就是等待,而等到的东西屈指可数,十月算是其中之一。
    妻子见上校端着咖啡走进卧室,便撩起了蚊帐。昨天夜里,她的哮喘病又发作了,人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她勉强坐起身,接过了咖啡。
      “你的昵?”她问道。
     “我喝过了,”上校撒了个谎,“刚还剩一大勺呢!”   这时,镇子上响起了一阵阵丧钟声,上校早已把**要出殡这事忘到脑后去了。妻子喝咖啡的时候,他摘下吊床的一头,卷到门后的另一头上去。女人想起了那个过世的人。
    “他是一九二二年生的,”她说,“四月七号,正好比咱们的孩子小一个月。” 她艰难地喘着气,在喘息稍定的间歇里喝一口咖啡。这老太太简直就是由几块白色软骨构成的,靠一根僵硬、弯曲的脊柱勉力支撑;呼吸困难使得她问话的口气就像在陈述事实。直到喝完咖啡,她还在想那个死去的人。
    “十月份下葬一定很可怕。”她说。可是上校没留神听她说话。他打开窗子。十月已经来到了这所小院。草木葱茏,地面上到处是蚯蚓拱起的小土堆,看着这些,上校的肠道又一次感到,十月这个不祥的月份真的来临了。
    “我的骨头都返潮了!”他说。
    “冬天了嘛,”妻子应道,“打一开始下雨我就跟你讲,睡觉的时候要把袜子穿上。”   …… 上校打开咖啡罐,发现罐里只剩下一小勺咖啡了 。他从 炉子上端下锅来,把里面的水往地上泼去一半,然后 用小刀 把罐里*后一点儿混着铁锈的咖啡末刮进锅里。
    上校一副自信而又充满天真期待的神态,坐在陶 炉跟前 等待咖啡开锅,他觉得肚子里好像长出了许多有毒的 蘑菇和 百合。已是十月。他已经度过了太多这样的清晨,可 对他来说, 这天的清晨还是一样难挨。自上次内战结束以来过了 五十六 年了,上校**做过的事情就是等待,而等到的东西 屈指可 数,十月算是其中之一。
    妻子见上校端着咖啡走进卧室,便撩起了蚊帐。
    昨天夜 里,她的哮喘病又发作了,人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
    她勉强 坐起身,接过了咖啡。
    “你的呢?”她问道。
    “我喝过了,”上校撒了个谎,“刚还剩一大勺 昵!” 这时,镇子上响起了一阵阵丧钟声,上校早已把 **要 、出殡这事忘到脑后去了。妻子咖啡的时候,他摘下 吊床的 一头’卷到门后的另一头上去。女人想起了那个过世 的人。
    “他是一九二二年生的,”她说,“四月七号, 正好比咱 们的孩子小一个月。” 她艰难地喘着气,在喘息稍定的间歇里喝一口咖 啡。这 老太太简直就是由几块白色软骨构成的,靠一根僵硬 、弯曲 的脊柱勉力支撑;呼吸困难使得她问话的口气就像在 陈述事 实。直到喝完咖啡,她还在想那个死去的人。
    “十月份下葬一定很可怕。”她说。可是上校没 留神听她 说话。他打开窗子。十月已经来到了这所小院。草木 葱茏, 地面上到处是蚯蚓拱起的小土堆,看着这些,上校的 肠道又 一次感到,十月这个不祥的月份真的来临了。
    “我的骨头都返潮了!”他说。
    “冬天了嘛,”妻子应道,‘‘打一开始下雨我 就跟你讲, 睡觉的时候要把袜子穿上。” “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一直穿着袜子睡觉。” 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上校本打算裹上毯子躺 到吊床 上去睡个回笼觉,可那破钟一个劲儿地响,终于让他 记起了 出殡的事。“十月到了。”他咕哝着走到房子中央, 这才蓦地 想起公鸡还在床腿上拴着。这是一只斗鸡。
    把杯子收拾到厨房去之后,上校到堂屋里给那架 嵌在雕 花木框里的钟上了发条。同那间窄小得让哮喘病人透 不过气 来的卧房相比,这间堂屋还算宽敞。小桌周围放着四 把藤摇 椅,桌上铺了台布,上面还摆着一只石膏小猫。钟对 面的墙 上挂着一幅画,画的是一条满载玫瑰的小船,船上几 个小伙 子围着一个身披薄纱的女人。
    上校给钟上完发条,已经是七点二十分。他把鸡 抱进厨 房,拴在炉座腿上,给罐子换了水,又在旁边撒了一 小把玉米。
    一群孩子从破栅栏钻了进来,围着鸡坐成一圈,静悄 悄地看 着它的一举一动。
    “别盯着它看,”上校发话了,“总这么看会把 鸡看伤的。” 小家伙们就像没听见似的,有一个还掏出I=I琴 吹起了流 行曲。“**不能吹,镇子上办丧事呢!”上校这么一 说, 那小家伙马上把口琴塞回裤兜,上校这才走进卧室去 穿送葬 的衣服。
    妻子犯了哮喘病,白上衣没熨好,上校只好决定 穿那件 结婚以后只在特别隆重的场合穿过几次的黑昵外衣。
    他费了 好大事才从箱底翻出了那件用报纸包着、里边还放了 防蛀卫 生球的衣服。妻子躺在床上,还在想那个死者。
    “这会儿他该已经碰见咱们的阿古斯丁了,”妻 子说,“他 该不会把咱们在阿古斯丁死后的处境告诉他吧!” “他们这会儿恐怕正在谈论斗鸡的事。”上校说 。
    他从箱子里翻出一把很大的旧雨伞。这伞是他妻 子在他 那个党某次筹集经费的政治摸彩中赢得的奖品。那天 晚上, 他们还看了场露天演出,虽说下了雨,演出并没有中 断。上 校、妻子和他们当时只有八岁的儿子阿古斯丁,都挤 坐在这 把伞下坚持看完了*后一幕。可现在,阿古斯丁已不 在人世, 当年发亮的绸伞面也已被虫蛀得百孔千疮。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