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居家 > 家庭园艺

四季花传书(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湖南人民
  • ISBN:9787556104734
  • 作者:(日)川濑敏郎|译者:杨玲
  • 页数:215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0千字
  • 《一日一花》作者,花道大师 川濑敏郎 经典作品

    山茶花、紫罗兰、朝颜、水仙、芭蕉……花是时间的表情
    从历史与文化出发,解读花之表情;
    从生活与日常出发,指导插花要领。
    300多幅照片附带解说,花进入心灵。
  • 继《一日一花》之后,日本当红花道大师川濑敏郎的经典花艺著作《四季花传书》终于在国内上市。山茶花、紫罗兰、水仙、芭蕉、朝颜……川濑敏郎以每月一花的形式,花了2年时间,从历史、文化、艺术、美学的角度阐述他的花艺。同时从四季不同花草的插法,到花剪的使用、器皿的选择,细致入微地介绍了生活中的插花指南。 川濑敏郎的插花经过岁月的磨砺,从年轻时代华丽的形式美精炼到后期侘寂美学的质朴。在作品中强调一种“不依托于外在”的缺、拙、涩之意境,正如日本花道回归人的内在,呈现完整的生命之美。 如果说《一日一花》带给我们更多的是视觉上的审美享受,那这本《四季花传书》则是一次对花道文化的启蒙与实用指南。 花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一种信仰。它是一种用来供奉的东西,它的重要,就好像是人的丹田。如果没有花,人不能感到生命的根源。 我们欣赏一朵花在自然中的样子。自然的美,是无私的美,也是最高的美。但插花不同。它带着看花的人的心情——看花的时候,仿如眉心落下一滴清净的水通过了身体。花道大概需要在形式上学习,但插花本身不需要学习,而是习惯。因为插花只是把心情表现出来而已。 ——川濑敏郎
  • 一月 松竹梅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首先选择花剪
    二月 油菜花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器皿的使用,从土器入门
    三月 山茶花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来尝试插山茶花吧
    四月 紫罗兰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枝条插法的基本要领
    五月 鱼腥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草花*关键是补水处理
    六月 笹百合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凸显一朵花的要点
    七月 朝颜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养植朝颜
    八月 秋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如何使用花笼
    九月 野菊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衬托花容的“场所”
    十月 枯莲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秋叶,选枝是关键
    十一月 牡丹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轻松赏玩挂花
    十二月 棉花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表现水仙之美的技巧
    一月 稻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插新年之花+竹花筒的制作方法
    二月 辛夷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利用玻璃器皿插早春之花
    三月 蒲公英与鹅掌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优雅地插春天的草花
    四月 竹笋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掌握竹花筒的规则
    五月 敦盛草与熊谷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破烂之器,名花相衬
    六月 青桃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梅雨时节,来插清爽之花◆绣球等◆
    七月 芭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盛夏之花,水作主角◆芭蕉与木槿◆
    八月 剪秋罗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滋养花心之器
    九月 芒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表现芒草的余韵
    十月 山芍药与王瓜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点亮古旧民具的一抹秋色
    十一月 柿子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生活中插花的要领
    十二月 柳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以“侘寂”来结束腊月◆寒菊与腊梅◆
    一月 松竹梅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首先选择花剪

    二月 油菜花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器皿的使用,从土器入门

    三月 山茶花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来尝试插山茶花吧

    四月 紫罗兰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枝条插法的基本要领

    五月 鱼腥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草花*关键是补水处理

    六月 笹百合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凸显一朵花的要点

    七月 朝颜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养植朝颜

    八月 秋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如何使用花笼

    九月 野菊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衬托花容的“场所”

    十月 枯莲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秋叶,选枝是关键

    十一月 牡丹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轻松赏玩挂花

    十二月 棉花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表现水仙之美的技巧

    一月 稻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插新年之花+竹花筒的制作方法

    二月 辛夷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利用玻璃器皿插早春之花

    三月 蒲公英与鹅掌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优雅地插春天的草花

    四月 竹笋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掌握竹花筒的规则

    五月 敦盛草与熊谷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破烂之器,名花相衬

    六月 青桃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梅雨时节,来插清爽之花 ◆绣球等◆

    七月 芭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盛夏之花,水作主角 ◆芭蕉与木槿◆

    八月 剪秋罗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滋养花心之器

    九月 芒草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表现芒草的余韵

    十月 山芍药与王瓜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点亮古旧民具的一抹秋色

    十一月 柿子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生活中插花的要领

    十二月 柳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以“侘寂”来结束腊月 ◆寒菊与腊梅◆
  • 十一月 牡丹 在日本,说到花就是指樱花,在中国则是指牡丹。贝原益轩记载牡丹“在中国被称为花王,是花中*为富贵之物”。牡丹通常在五月开花,但也有在冬季开花的品种,即寒牡丹。在唐代,首都长安的人们,有“万马千车”蜂拥外出赏牡丹的情景。
    云想衣裳花想容。
    这是李白诗词中的一句,比喻杨贵妃的衣裳和美貌,犹如流云和牡丹。据传,唐玄宗以“赏名花,对妃子”为题,命李白写诗。虽然在宿醉中,李白还是即席咏出了赞美贵妃倾国容姿的《清平调》,“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使玄宗大为高兴。
    皇帝以外,普通的长安人士,对牡丹越来越狂热,甚至出现了因为购买高价牡丹而倾家荡产的人家。下面的诗句,是白居易描绘的当时世相。
    花开花落二十日 ,一城之人皆若狂。
    我被那令人陶醉的色香所吸引,也插过许多牡丹。虽不曾计算过,但多的时候,一年也使用过百朵以上。可是,牡丹不会像莲那么让人沉迷。正所谓“牡丹妖艳,扰乱人心”,牡丹因花粉气味浓烈,在插花的过程中以及之后,总让人觉得心神不定。
    牡丹花在两三片花瓣凋谢之后,大朵的花就会顷刻间散落。如同竭尽全力后倒地的狮子,它的*终期与花王之名很相称。但数年前的偶然一次机会,我也看到了花未落而枯萎的牡丹。那是在房间里插着的一朵牡丹,或许是被强烈的光线一直照射,水分蒸发,在花落之前就枯萎了。
    我很惊叹。那是不曾所闻所见过的“枯牡丹”。而且,即便枯萎,它的品格依旧未减。莫如说与鲜牡丹相比,我觉得少许减退一些雍容娇姿的枯牡丹*加美丽、圣洁。这使我再次审视了牡丹,它果然不是一般的花。
    拄着拐杖摇摇晃晃,回到茅草屋。据说是百岁老妇,好像叫小町,好像叫小町。
    这是世阿弥① 在《关寺小町》②中,将小野小町③作为百岁老妇描述时的一句词。在他将父亲观阿弥的曲子改编而成的能乐《卒都婆小町》④中,世阿弥描写的主角小野小町是一个“贱女如此龌龊,众人之前丢丑”的老妇。在中世纪流传的小町传说中,描绘了沦落为乞丐艺妓的小町是老态龙钟,裸露着身体拉扯行人衣袖乞讨的凄惨姿态。这种传说,也仅仅是一种诸行无常的比喻而已。但是,却与能乐中的小町明显不同。可是,我也说不清是哪里不同。直到遇见了枯牡丹,我才茅塞顿开。
    世阿弥是这样评述父亲观阿弥晚年的舞台生涯的:“(老父从不勉强,而且是有节制地登台演出),然而他到了老年*似荣花盛开。这是长年的修炼和舞台经验之下,深谙能乐之精髓的结果。父亲的能乐正是真实之花,枝叶不繁,犹如老树,但花朵却并未凋落,留于枝头。”世阿弥所说的老树之花,也是指百岁的小町这朵“花”吧。这朵“花”于我,长期以来一直是个幻影。道理上虽然明白,但其姿态却无法浮现。我也看过名演员的舞台剧,但一直没有释然。*终让我明白了那朵幻影之“花”的,是房间里那一枝枯萎的牡丹。
    牡丹虽枯犹美。所以,世阿弥认为小町这朵“花”也一样,因展现了老朽、凄惨的姿态,“反而盛开了”。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未讲述妙龄时的小町,反而描述了拄着拐杖的百岁老妇吧。虽然这是一个因果故事,但是所谓“真实之花”的老树之花,或许就是这种因果吧。这是一朵在被美人的姿色、盛开牡丹的妖艳所俘虏时,眼睛里看不到的“花”。
    这样一想,世阿弥年轻时是一位才气非凡的美少年,得到将军义满和二条良基的宠爱,而到了晚年却仍苦于怀才不遇,也许可以说他是又一个小町的化身。
    [生活中的投入式插花……11 ]轻松赏玩挂花 Q 所谓挂花,是指什么样的插花形式? A 挂花指的是非放置花器,而是在悬挂于墙壁及柱子的器皿内插花。挂花历史悠久,室町时代就已经有将花朵装饰在壁龛的柱子上的习惯了,称为“柱花瓶之花”。挂花的精彩之处是它轻快的姿态,主要用于侘茶插花,但从不受装饰场所局限、花数不多却惹人注目这几点来看,是**适合现代生活的插花。这次,我选用晚秋的藤蔓和果实来玩赏挂花。
    Q 请告诉我们挂花器皿的挑选方法。
    A 先从那些古朴而有沧桑感的竹器、古旧笼器等着手,然后再进一步到青瓷花器。挂花可使用各种器具,根据所插花材、季节以及装饰场所的不同进行选择。但不管选择什么花器,外观都不可显得太沉重。
    晚秋的藤蔓和果实传递着山间的气息,与那种讲究的精品花器不相称。
    这里我选择了漆桶,是考虑到花器的黑面可*好地衬托出秋叶的黄色[ 4 ]。只要装上挂环,就能做花器了。这种环,在东急Hands(大型超市)可以买到。漆桶不能直接放水,要使用内置的竹筒。
    Q 在挂花中使用内置器时,应注意什么? A 要选择身形较小的内置器,太大的话,装入水时会因为过沉而加重挂钉的负担。花器与内置器的口径差距太大时,要在内置器上缠卷捆包材等,使它固定在花器的中心[ 1 ]。因为挂花的要点是花器向前倾斜,所以内置器未固定好而向前倾斜的话,花型也会被破坏。固定内置器时,注意要用与花器相同颜色的布,遮盖住捆包材[ 2 ]。
    Q 插藤蔓似乎比较难,有什么好的方法? A 藤蔓主要表现的是下垂的流畅线条,是**适合做挂花的花材。但要想插出漂亮的作品来,并不容易。为了表现枝条的流畅,藤蔓需要有一定的长度。但太长的藤蔓容易贴在花器上,或者因为太重而从花器中掉出来。为了避免此类情况发生,要记住“接枝固定”这种固定花材的方法。
    将作为接枝的一端劈开,把藤蔓夹入其中[ 3 ]。这时要注意,不是夹在藤蔓的**,而是夹在靠近根处的地方,并留出一段。这是为了将藤蔓深深地浸入水中,使它充分吸收水分。将接枝放入有“一字型”固定夹的[ ]内置器里面,并向正面倾斜。于是,在花器口与藤蔓之间会产生一定间隙,不会使藤蔓贴在花器上,而破坏花型。
    藤蔓的挂花,要将花器口边的叶面理成正面,形成几根细细的下垂线条的姿态[ 2 ]。*为重要的是面和线要有张有弛,从上至下疏密有致,否则会显得散乱无章。
    Q 挂花的花数多少为好? A 根据花器的大小及悬挂场所不同而定。但挂花的优点是轻巧,所以不适合用太多的花材。要是想插大量的花,可先插在广口花器中赏玩。在充分观赏之后,可将喜欢的花枝抽出一两枝用于挂花。因为经过了精心的挑选,所以即便花枝不多,也能获得满足。
    Q 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挂花器时,该怎么办? A 可将手头有的器皿装上挂环自制成花器。还有*简单的方法,就是在器皿的颈处系上绳子,起到挂环的作用[ 5 ]。但是,这种器皿必须是开口、腹鼓的器具。否则,绑不上绳子。而腹鼓的器皿,挂的时候,会自然向前倾斜。
    挂花器要向前倾斜的理由,是因为要使装饰的花能在视线稍高处被仰视。
    【后记】 2013年末,借由《一日一花》的翻译,我有幸接触到了川濑敏郎先生本人,并被先生对花的深刻领悟与热情打动。从今年春天开始,进入到他的第二本花道著作《四季花传书》的世界。
    如果说《一日一花》带给我们*多的是视觉上的审美享受,那这本书则是一次对花道文化的启蒙与实用指南,内容丰富、完整,也**深奥。翻译过程中,为保证对文本的准确把握,我多次与川濑先生交流讨论,而无论是听先生讲花、还是看他插花,都能感受到他对美的探求精神。
    日本花道中有一部分是“茶室花”,它与严谨的“立花”截然不同,只需要一个小的花器和一两朵花或花枝,就可以清素雅致。而后在“茶室花”的基础上,诞生了一种新的造型,即投入花。投入花一般将少量的花材,随意地投入深深的花器中,利用巧妙的技艺展示出一种朴素、诗意化的自然美。它是人们直接与自然的草木花的交流、倾听其心声、尊重并展示“花的意志”的一种插花传统,是对生命根源的敬意而产生的花。
    日本是世界上**用“生花(生け花)”这一词语来表示插花的**。“生”即“生命、活着”的意思。正如我们要生存下去一样,我们在插花过程中,被心灵之花所滋润并回归自然。通过这种相互依存,人与自然才能同相辉映。“生花”表达的是人的心灵,它可以说是在与自然共生之中,产生了与日本艺术共通的审美意识。而“自然、空灵、沉静、朴素”的禅宗美学观则是日本人美学的原点,川濑先生插花作品中的枯寂感正是表现了日本人的这种“恬静和空寂”的审美意识。
    川濑先生的作品经过岁月的磨砺,从年轻时代华丽的形式美,精炼到后期侘寂美学的质朴。在作品中强调一种“不依托于外在”的缺、拙、涩之意境,以一种**的方式,通过花道,在“丑”中寻求美,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义。先生追求“人与花一瞬间的相遇”之美。可以说,他用花体现了“一期一会”中所含的意图:珍惜每个瞬间的机缘。
    “花”,就是“心灵”,即“生命的形态”。插花,便是读取自然的姿态,然后与无言的花草对话凝听大自然的声音。奉献无垢的一木一草一花,插上自然之花,就是将自然中的“生命形态”装饰成“美”,表现出我们的“灵魂”所在。川濑先生的花艺,已**了技巧的表现,而是对生命的探讨。通过花和心,找到插花的原点,感受生命的可贵。
    当我告诉先生他的作品在中国受到了很大欢迎时,先生说:“日本的插花起源于‘供奉神佛’之花,它是将人心作为草木花的象征,仅仅数朵花就能展现出千变万化的自然景象。我想是这种具有很深的精神性及格调的插花,深深地吸引了中国的朋友吧。但只是模仿插花的表面形式,是很难形成具有创新的、有中国特性的插花文化,我渴望看到中国花道文化的繁荣。” 书中涉及了大量日本历史典故与诗词,要特别感谢《中华新闻》报社的社长姜建强先生帮助审校,确保语意的完整呈现。
    杨玲 2014年秋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