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纵然缘浅奈何情深(上下)

作者:叶落无心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71063
  • 作者:叶落无心
  • 页数:469
  • 出版日期:2015-04-01
  • 印刷日期:2015-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50千字
  • 《纵然缘浅奈何情深(上下)》由叶落无心编著。
    他是高干子弟,身居要职,家世清白,年少有为。她是演艺圈里三四线以下的小明星,为了身有残疾的妹妹和无依无靠的母亲,不得不在演艺圈里把酒言欢、推杯换盏。
    她是他生活中的“污点”,爱情里的“羞耻”,朋友圈里的“嘲笑”,她是他光明大道里**一盏昏暗不明的灯。然而,他十五岁时的梦想便是每天为她买早餐。
    再次转头看他,他变了很多,**没变的就是拥抱着她时的深情。过往的快乐与痛苦,就像爱丽丝经历的一场梦境,梦醒后,快乐和痛苦仍旧清晰,但她已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
    简葇进入娱乐圈后,因为不知变通,在演艺圈拼了八年仍是个半红不红的二线明星。简葇在经纪人偶然的安排下,她遇见分开了五年的初恋男友。为了事业,她不得不有求于他,他讥讽挖苦她的落魄,同时又暗中帮助她。这一场纵然缘浅的相遇相识,终究会因为情深而画下**句点吗?
  • 《纵然缘浅奈何情深(上下)》由叶落无心编著 。 他是清风朗月、剑眉星目的少年,他是她最美的 初恋,也是她最刻骨的仇人。 他在门外砸门,她不惜报警说他扰民;面对他的 逼迫,她宁愿开车冲出马路撞伤自己,鲜血淋漓地避 而不见。 时光荏苒,匆匆五年。 国际酒店外面繁星璀璨,他终于将她堵在观光电 梯里面。 他的目光沿着她紧身短裙包裹出的曲线一路向下 …… 耐不住嗓子干涩,她轻咳一声。 他微笑着将视线移回她的脸,“怎么?应酬完了 ?” 她当然明白他那句意味深长的“应酬”代表什么 ,回他一个更暧昧的声音,“何必明知故问呢?” “介不介意透露一下,你的价码是多少?” 一楼到了,她以最快速度冲向电梯门。 他却更快她一步挡在了电梯门前,“只要让你演 女一号,谁都可以陪吗?” “当然,也包括你!”
  • 序幕之分手以后
    **章 饭局
    第二章 绯闻
    第三章 午夜
    第四章 前尘
    第五章 往事
    第六章 旧欢
    第七章 缘起
    第八章 缘灭
    第九章 挣脱
    第十章 真相
    第十一章 同居
    第十二章 婚礼
    第十三章 花烛
    第十四章 风雨
    第十五章 上位
    第十六章 抉择
    第十七章 婚了
    第十八章 剧终
    番外一 女明星的幸福生活
    番外二 迟来的蜜月
    番外三 一日不见
    番外四 那些人,那些事
    番外五 那一夜的真相
    番外六 近在咫尺
    番外七 军魂
    番外八 藏爱在心底
    后记 十年
  • 有的人,宁死都不愿意见,并不代表到死都不会 见。住在同一个城市,又同样站在灯火阑珊处的两个 人,想要不见,似乎太难。
    比如……不久后的某**,也是分手后的第二年 。
    没有通告,没有饭局的夜晚,时间会变得漫长又 难打发,凑巧网络又出了问题,简葇坚持不懈地试了 无数遍,还是怎么也上不了网! 无奈之下,她只能在七点十分这么黄金的时段, 泡了杯减肥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如此黄金的时段, 她拿着遥控器换了N个频道之后,认命地选择了逃避 不了的新闻。
    伴随着主播对会议内容的介绍,镜头匀速移动, 将整个空旷的大会堂全景和所有的参会人员呈现了一 番。
    蓦然间,她捕捉到一个男人深邃沉寂的侧影,手 中的茶杯猛地一晃,几滴滚烫的水滴落在她手上,她 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异样的热度,视线紧紧锁定着电视 屏幕。
    或许摄影师也在一片头发稀少、鱼尾纹众多的高 官中发现了闪光点,特写镜头定格在那个男人身上。
    他沉静地坐在背光的位置,右手捏着一叠白色的文件 ,墨色的修身西装,微垂的黑发,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专注地看着文件。这画面分明只有深沉的黑白色,却 耀眼得有些刺眼。
    眼睛被刺得剧痛,她迅速拿起遥控器换台。可惜 她忘了,这是七点档的新闻,换了台却换不掉屏幕上 的人。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她一口滞在胸口的气还没有吐出,门铃响了。
    可视门铃模糊的小屏幕中,竟然也显示着和电视 上相同的男人,只是在走廊声控灯的直射下,他有了 色彩,就像黑白电影里突然出现的一抹流光溢彩。
    他的脸半垂着,发丝恰到好处,凌乱地垂在额前 ,只露出轻抿的薄唇。深灰色的衬衫松了两颗扣子, 浅麦色的肌理在领口略见一斑。他的右手抵在她的门 上,衣袖松松挽高,新闻里穿的墨色的西装搭在臂弯 里,仍掩饰不住小臂蓄势待发的力量,好像随时都会 将她禁锢在强势的怀中。
    简葇的手指不由自主地落在门锁上,可望了望他 强健的体魄,再反观自己又瘦了一圈的小体格,她马 上收回了准备开门的手。
    “有事吗?”她的声音冷若寒冰。
    听到她的声音,他抬起头,原本深蕴锐利的黑眸 被醉意染成了迷乱,削薄的唇角轻轻扬起,牵出不易 察觉的笑意,“我来取我的东西。” “你早就把东西都拿走了。” “我回去仔细看了,少了一样。” 她明明已经把属于他的东西都打包好,让他拿走 了,哪怕一张纸,“少了什么?” “你!” “……” 心狠狠地颤了一颤,她再也说不出话,只觉得此 时的他,**与刚才新闻中冷静自持的男人判若两人 。她不能打开这扇门,因为这扇门一旦打开,她就再 也没办法将他拒之门外了。
    门铃再一次响起,叮咚声震耳欲聋,简葇拿着手 机,果断拨打了三个数字——110。
    半小时后,听闻有醉鬼骚扰女演员的一干警察火 速赶到,一个个**笔挺,正气凛然。可是,当他们 严肃认真地检查了门外那个所谓醉鬼的身份证、工作 证之后,他们的脸上同时出现诧异的神色。面面相觑 了一番之后,他们连声说着:“对不起,误会,一场 误会。” 然后,他们比来的时候*迅速地消失了…… 寂寞的夜,她与他面对面站了许久,中间隔着一 道始终没有开启的门。
    第二天,简葇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去试镜,意外地 发现等候试镜的美女们全然对试镜漠不关心,都在热 情洋溢地谈论着同一个话题:昨晚新闻上那个气场强 大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她埋头苦心钻研剧本。
    不料,剧本很快被满眼桃花色的骆晴一把夺走, “亲,你昨晚看七点档的新闻没有?” 她坚定地摇头,“你知道的,我看不懂。” “唉,太可惜了,昨晚的新闻上冒出了个帅哥, 不,不是帅,是气场,小宇宙一样的强大气场……我 敢跟你打赌,他**不是一般人。” “我不跟你赌,一般人哪能上新闻?”她夺回剧 本,继续背台词。
    骆晴则坐在她旁边玩儿手机,时不时一惊一乍地 拉扯她共同分享。她随意瞥了瞥,论坛上不但贴出从 新闻上截来的图片和视频,下面还跟着一条接着一条 的人肉搜索信息。
    他华丽丽的身家背景曝光,果然闪瞎了万千少女 的眼球,自然也包括骆晴,“你看看,我就说他不是 一般人嘛!” 简葇不由得感慨,语气泛着酸,“唉,你说我们 演过这么多的影视剧,虽说不是主要演员,也没少参 与,这么多年都没见有人把我们八卦得这么高效** 。他不过是在新闻上无声无息露一露脸,就能火成这 样。” “那是因为他不是演员,是现实版的男一号。” “哦,原来如此。” 自认无福消受女一号的简葇再继续读剧本,深入 剖析人物性格。
    …… 两天后,八卦论坛上关于他的帖子一夜之间消失 得无影无踪,“百度大娘”上再也搜索不到与关键词 匹配的网页。然而,在万千少女心中中下的毒,到底 是无药可解的。
    至于这种毒的毁灭性,看了骆晴便能略知一二。
    在朋友的咖啡馆小坐了一下午,骆晴的话题就没 有偏离过那位限量版的“男一号”。简葇只微笑听着 ,不发一言,时不时看看外面混沌的天地。
    灰黄的微尘细密凌乱地悬浮在空气中,遮天蔽日 ,好像连人心都被蒙蔽了。
    清凉的烟草味道扑鼻而来,简葇转回脸,只见骆 晴点了一支烟,烟身洁白纤细,散发着一种似曾相识 的悠悠薄荷香。
    被这种味道蛊惑了,她不由自主将桌上的纯白色 烟盒拿过来,从里面捏出一支,点燃。
    空气中弥漫着薄荷和烟草混合的味道,灰白色的 烟雾中,这味道让她想起很久以前的**。她酸软无 力地伏在他的胸膛上,被他**的气息包围,“你身 上怎么有烟味儿?你抽烟吗?” “嗯。” 她讶然问:“为什么我从来没见你抽过烟?” 他微合着眼答:“我有个读医的发小告诉我,二 手烟对女人危害很大,会加速皮肤衰老,还可能得癌 症和心血管疾病。为了我晚年的幸福,我决定在你身 边禁烟。” “可是,你没有烟瘾吗?要是想抽怎么办?” “这样就不想了……”他反身将她压在身下,唇 深深吻上她…… 从甜蜜的回忆中觉醒,简葇将手中的烟放在双唇 间深吸一口,烟气吸进肺里再没有了清凉的香味,全 是呛人的苦辣,吐不出咽不下。她呛得剧咳不止,咳 得眼睛红了,湿了,还是止不住。
    她用雾蒙蒙的一双眼看着对面的骆晴,“相信我 ,这样的男人是毒药,中毒之后,无药可解。” 骆晴全然不在意,继续吞云吐雾,“我巴不得他 快点毒死我呢!” 忙碌的时间总是很快,一转眼,简葇又在剧组耗 了半年时光。
    演艺圈是个很奇妙的圈子,想要站在高处,就要 不计付出,一刻不停地努力往上爬,然而,想要被埋 葬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一夕足够。
    跟了大半年的新戏上映了,虽然剧情拖沓,观众 反响很不好,男一号和女一号都没人关注,但饰演悲 情女二号的简葇,却凭借着她催人泪下的演技和楚楚 动人的忧郁,俘获了无数男人的灵魂。
    电视剧播完之后,她的关注度与日俱增,不少代 言和片约纷至沓来。
    眼看着就是走红的节奏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 A市一位富商违规被抓的消息爆出,就不怕事儿大的 某八卦杂志掘地三尺找出了简葇和这位富商的合影, 毫不吝惜地把封面和三张彩页留给她,还声情并茂地 编纂了一段地产大亨与三流女星不堪入目的“婚外情 ”。
    借了这位富商的“威名”,杂志大卖,简葇也体 验了一回“一夜成名”的厚待。
    起初,她没当回事儿,只当娱乐娱乐大众,增加 点知名度就算了。没想到,正愁着近期没有劲爆八卦 可以夺人眼球的狗仔们一窝蜂似的开始挖“内幕”, 各种流言蜚语接踵而至,网络上*是把她这个“祸国 殃民的小三”骂得体无完肤。
    分明是经纪公司安排的饭局,她怎么都推辞不掉 ,才不得不应酬了那位富商一次,现如今东窗事发, 经纪公司一句“纯属艺人的私事”,把责任推得一干 二净,而她,真是躺着也中*,死不瞑目。
    威爷再维护她,他到底是个经纪人。公司不出面 ,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多年来在银幕上 建立的美好形象顷刻间毁于一旦。
    威爷建议她冷处理,让她短时间不要露面,她只 好天天躲在家里,连高烧都不敢去医院,还要抱着暖 水袋用若无其事的声音告诉远在多伦多的家人:“我 很好,那些传闻都是为了刚上映的电视剧炒作……” 那是她*难熬的几天,每天看着网上的全不负责 任的污蔑,比愤怒*多的是忧虑,担心自己和以前那 些与高官牵扯的女星一样,一黑到底,再也没有电视 剧演,再也没有广告可以接。她多年的努力就此葬送 倒是无所谓,可简婕读书的学费该怎么办?给妈妈新 买的房子贷款要怎么还? 可能是她这个事儿动静闹得有点大了,引起了警 方的注意,警方开始调查她与富商是否有利益纠葛。
    随着警方调查深入,她和富商之间的关系被澄清,一 切在突然之间峰回路转。行内一家很有威望的报纸帮 她澄清了真相,饭局上共饮的照片,那不过是出于社 交礼节,拍照留念而已。
    她微博的关注成倍往上增,有人替她不平,也有 不少看客唏嘘不已,认定这又是一个**的炒作,* 有圈内人把这次事件当作一个三流的女演员成功跃居 二线的**案例。
    只有她这个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真正体会到,这地 狱与天堂的一线之隔。
    事情平息后,她问威爷知不知道这个逆转的缘由 ,威爷也是一头雾水说:“很明显,这是有人在帮你 ,至于是谁,你再好好想想,你认识的人里谁有这个 本事。” 她想来想去,她认识的人里,也就是她的少东家 天世传媒的公子哥岳启飞能做到。于是她特意备了厚 礼去参加岳启飞的婚礼,顺便感谢他不计前嫌,出手 相救。
    结果岳启飞冷冰冰回了她一句,“我就算想帮你 ,也未必有这个能力,*何况,我压根就不想帮你。
    ” “呃!当我没说。” 她灰头土脸准备离开,又听见岳启飞不冷不热的 声音传来,“我听说警方还介入调查了?你这点破事 儿……” 简葇转了一半的身子僵直了。
    岳启飞又说:“他为你是真的费了不少心思…… 依我看,你不如从了吧。” “我就算从了你,也不会从他!” “啊!是吗?!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能怎么样?”她瞥了眼一身纯白婚纱的 豪门千金,朝着岳启飞抛了个妩媚的眼神,“**的 女主角会是我吗?!” 他摸着下巴深思一番,“我可以晚两年结婚。” “多谢厚爱!” 她拖着摇曳的裙摆离开婚礼现场,没有回头,所 以她没看到岳启飞眷恋不舍的目光久久没有收回。
    自从经历了这次冤案,简葇很荣幸被许多导演认 识了,演艺事业出现了明显的转折。经纪人威爷帮她 接的片子越来越多,出了一个剧组又进一个剧组,在 角色的戏剧人生中“活了”几番,便是两年过去了。
    或许是经历多了戏里的悲欢离合,她渐渐学会了 遗忘。即便许多忘不了的往事,也只当演了一场已经 杀青的戏,戏落幕了,故事也就结局了。纵然不是她 所期望的结局,也能坦然接受了。
    所以,她听见骆晴身临其境般谈论起某人致命的 吸引力,也能够一笑置之,只当自己是个局外人。
    她以为前仇旧恨已经化作云烟,直到他们分手后 的第五年,一场躲避不及的相遇。
    **酒店光芒璀璨的观光电梯门前,大理石的地 面泛着溪水般通透的波光,她站在上面忽然有种即将 沉溺的不安全感,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玻璃门缓缓 开启,简葇迈步走进电梯,才发现狭小的空间里还有 一个熟悉的人影,沉溺的不安全感真切地袭来。
    既然无路可逃,她只能若无其事戴上Gucci新款 的墨镜,专心致志看着外面的都市繁华。
    电梯一路下行。隔着枣红色的镜片,简葇目不斜 视看着前方,但依然可以感受到一道目光肆无忌惮地 扫过她的脸,半裸的香肩,沿着紧身短裙包裹出的曲 线一路向下……*后停留在短裙无法掩盖住的小腿上 。
    耐不住喉咙的干涩,她轻咳一声。
    他微笑着将视线移回她的脸,“怎么?应酬完了 ?” 她当然明白他那句意味深长的“应酬”代表什么 ,回他一个*暧昧的声音,“何必明知故问呢?” “介不介意透露一下,你的价码是多少?” 这人…… 幸好有墨镜遮住她冒火的眼睛,她才能继续装淡 然,“我一般不收钱,只看对方给我什么样的角色。
    ” 叮咚一声,一楼到了,她以*快速度冲向电梯门 。
    他却*快她一步挡在了电梯门前,“只要让你演 女一号,谁都可以吗?” 冲动是魔鬼,这是一句至理名言。等到她想起这 句话的时候,不该说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
    “当然,也包括你!” P7-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