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古代随笔

死于威尼斯(精)/译文经典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50214
  • 作者:(德)托马斯·曼|译者:钱鸿嘉
  • 页数:184
  • 出版日期:2010-05-01
  • 印刷日期:2015-03-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4
  • 字数:89千字
  • 《死于威尼斯(精)》是托马斯·曼***的作品之一。主人公阿申巴赫是一位声名煊赫的中年作家,在威尼斯旅行休养期间,遇到一个美丽的波兰男孩。作家遇见他,观察他,尾随他,但同时避免和他的任何接触。随后,瘟疫开始在威尼斯蔓延,而作家却不忍离去,凝视着在蔚蓝的海滩上徜徉的男孩,死在海滩边的躺椅上。
  • 托马斯·曼是20世纪德国文坛最耀眼的巨星,他 的作品具有广泛的世界影响;他于1929年获得诺贝尔 文学奖。 《死于威尼斯(精)》采撷了托马斯·曼两篇精彩 的中篇小说,读者从中可领略到这位大文豪的创作特 点。居首之篇《死于威尼斯》属“艺术家小说”,充 满诗情画意,文字优美,是作者本人的得意之作,也 得到评论界的大力推崇,1971年由英国和意大利合作 搬上银幕,影响深远。《特里斯坦》是作者的成熟之 作,以一座疗养院为背景,通过对作家史平奈尔和一 位温柔美丽的富商太太之间的暖昧关系的描写,反映 德国当时上层社会的病态生活。 今年正值托马斯曼诞辰135周年和逝世55周年祭 ,我们出版此书,以资纪念。
  • 译本序
    死于威尼斯
    特里斯坦
  • 死于威尼斯 二十世纪某年的一个春日午后,古斯塔夫·阿申 巴赫从慕尼黑摄政王街的邸宅里独个儿出来漫步。在 他五十岁生日以后,他在正式场合则以冯·阿申巴赫 闻名。当时,欧洲大陆形势险恶,好几个月来阴云密 布。整整一个上午,作家为繁重的、绞脑汁的工作累 得精疲力竭,这些工作一直需要他以缜密周到、深入 细致和一丝不苟的精神从事。午饭以后,他又感到自 己控制不住内心汹涌澎湃创作思潮的激荡,也就是一 种“motusanimicontinuus”;根据西塞罗的意见, 雄伟有力的篇章就是由此产生的。他想午睡一会以消 除疲劳,可又睡不着(由于体力消耗**比**厉害 ,他感到每天午睡确实**必要),于是喝过茶后不 一会,他就想到外边去逛逛,希望空气和活动能帮助 他消除疲劳,以便晚上再能好好地工作一番。
    时光已是五月上旬,在几星期湿冷的天气之后, 一个似是而非的仲夏来临了。虽然英国花园里的树叶 才出现一片嫩绿,可是已像八月般的闷热,市郊一带 熙熙攘攘,挤满了车辆和行人。但通往奥迈斯特的一 些道路却比较幽静,阿申巴赫就在那儿徜徉,眺望一 会以热闹出名的餐厅公园的景色。公园周围停着一些 出租马车和华丽的私人马车。他从公园外围取道回家 ,穿过了落日余辉掩映着的田野。当他走到北郊墓园 时,他累了,这时在弗林公路上空又出现暴风雨的征 兆,于是他等着电车,让电车直接带他回城。
    想不到他在车站和车站附近没有看到什么人。不 论在铺过地面的翁格勒街还是弗林公路上,都看不到 一辆车子。在翁格勒街,电车轨道孤寂地、亮油油地 一直向施瓦平地区伸展。在石匠铺子的围篱后边,也 没有一个影子在晃动。石匠铺子里陈设着各种各样待 卖的十字架、神位牌、纪念碑之类,宛如另一个不埋 葬尸体的坟场。对面是拜占庭式结构的殡仪馆,它在 夕阳中默默地闪着微弱的光辉。建筑物的正面,装饰 着希腊式十字架和模仿埃及古代书法的浅色图案,上 面镂刻着对称地排列的几行金字,内容均和来世有关 ,例如“,彼等均已进入天府”,或者是“愿永恒之 光普照亡灵”。候车的阿申巴赫专心默读、欣赏这些 字迹有好几分钟,让自己整个心灵沉浸在对它们神秘 意义的探索之中。正在这时,他瞥见护守在阶梯口两 只圣兽上面的门廊里站着一个人,他顿时清醒过来。
    这个人的外表颇不平常,把他的思路**带到另一个 方向。
    这个人究竟是穿过青铜门从厅堂里出来,还是从 外边悄悄地溜到这上面,谁也说不准。阿申巴赫对这 个问题不加深思,就倾向于**个假设。他中等身材 ,瘦骨嶙峋的,没有胡子,鼻子塌得十分显眼。他是 那种红发系的人,皮肤呈奶油色,长着雀斑。他显然 不是巴伐利亚人,因为他头上戴着一顶边缘宽阔而平 直的草帽,至少从外表看去是一个远方来客,带几分 异国情调。不过他肩上却紧扣着一只本地常用的帆布 背包,穿的是一件缠腰带的淡黄色绒线衫一类的紧身 上衣,左臂前部挟着一件灰色雨衣,手臂托着腰部, 右手则握着一根端部包有铁皮的手杖,手杖斜撑着地 面,下身紧靠着手杖的弯柄,两腿交叉。他仰起了头 ,因而从松散的运动衫里露出的瘦削脖子上赫然呈现 出一个喉结;他用没有光泽的、红睫毛的眼睛凝望远 方,中间两条平直而明显的皱纹与他那个塌鼻子衬托 着,显得相当古怪。也许是他站着的位置较高,使阿 申巴赫对他有这么一个印象:他有一种盛气凌人的、 慓悍的甚至是目空一切的神态,这可能是因为他被夕 阳的光辉照得眼睛发花,露出一副怪相,或者面部有 些畸形的地方;他的嘴唇太短而向后翘起,从牙肉那 里露出一排又长又白的牙齿。
    阿申巴赫用一半是观赏、一半是好奇的眼光凝神 注视着这位陌生人,但这种注视似乎缺乏考虑,因为 他猛然发觉那个人直愣愣地回瞪他一眼,目光恶狠狠 地富有敌意,有一种迫使他的眼锋缩回的威力。这下 子可刺痛了阿申巴赫,他转身开始沿围篱走去,暂且 决定不再去注意这个人。不一会,他就把他忘了。不 知是那个陌生人的逍遥姿态对他的想象力起了作用呢 ,还是某种肉体因素或精神因素在起作用,他只十分 惊异地觉得内心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心里乱糟糟的 ,同时滋长着一种青年人想到远方去漫游的渴望,这 种意念**强烈,**新奇,不过它早已磨灭,久已 淡忘,因而他两手反剪在背后,一动不动地呆立在那 里,目不转睛地瞧着地面,审查自己的心绪和意向。
    …… P3-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