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葬密者(第1-4部 共4册)

作者:中雨、钟宇等 出版社:上海社科院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社科院
  • ISBN:9787552008883
  • 作者:中雨、钟宇等
  • 出版日期:2016-01-18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薛定谔之猫》兄弟篇,人类***汉子的悬疑小说!

    ★腾讯文学畅销书**榜热血**!上架一个月点击量数千万!

    ★中雨新作!推理、心理、科幻、悬疑*有技术的集合体!

    ★代入感*强的诡异小说,看一眼,就套进去,所以,约吗?


  • 钟宇创作的《葬密者(第4部鬼域)》讲述了:千 里戈壁,神秘鬼域。有一支所向无敌以人为坐骑的恐 怖部队。葬密者被秘密召集,寻找鬼域部队、保护家 国安全。殊不知,这一场把葬密者全部集结的行动, 竟是要使葬密者全军覆灭的阴谋。 碟中谍、人中鬼……恐怖真相,正在来袭。
  • 中雨,70后,最帅最有型的科幻悬疑小说作者。相对论的虔诚信徒。痴迷于量子力学与平行宇宙,坚信在已知空间之外存在着平行世界。 已出版畅销书《薛定谔之猫》;社会推理小说《黑案私探社》;影视同名小说《催眠大师》;传奇探险小说《极地苍茫》。-
  • 葬密者 **部 临界
    葬密者 第二部 人迹
    葬密者 第三部 地火
    葬密者 第四部 鬼域
  • 第一章 海 城 因为在喀则的这次行动中出动的特殊身份的军人比较多,像我们511 的同志,就基本上是全部过来了,导致各个部门一些本来比较迫切的任务,都被往后顺延了。于是,5 字头部门的同志们,在那几天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喀则与大庆,奔赴全国各地去执行彼此不同、但目的又差不多的任务。
    葬密者的其他人,也都被安排了不同的任务,即将开赴征程。但出发*早的,便是我与铁柱、杨疾、燕十三这一组。至于我们的任务具体是去做些什么,在那天晚上的小型动员会上,我们才知道了一个大概。不过,也是在那动员会之前,我倒是听铁柱也提到了一些,他挤眉弄眼地笑着告诉我,这一趟我们是要去抓鬼。至于是怎么个抓鬼法,他就只会傻笑了,因为他也并不知晓。只是告诉我,沈头说这是对我们四个人的奖励,因为相对其他同志将要去执行的任务,我们这次抓鬼行动,要轻松不少。
    铁柱并没有直接将我和朱敏从医院载去招待所,而是领着我们去了黎冬梅同志所属的部队驻扎的营地玩了一整天。期间我便提醒他:“不是明天就要出发吗?今晚不要开个通气会吗?” 铁柱笑着回答道:“没啥的,我给沈头说了会晚点回去,他也说不打紧,咱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开就是。” 于是,我们回到我们的人住的那个招待所时,天已经黑了。燕十三在招待所前台叼着烟和几个招待所的女同志嘻嘻哈哈说着话,见我们进来,便连忙站起来,表情很严肃地说道:“你们这两个小鬼,沈头他们在楼顶等了多久了知道吗?你们倒好,现在才赶回来。” 言语间,燕十三冲我们挤眉弄眼。我一瞅他身后那几个招待所的女同志对他露出一种仰慕的神情,心里便有了数,忙赔笑道:“行!我们马上就上去。” 铁柱这大块头和黎冬梅处了一整天,心情自然怒放着,便也对燕十三嬉笑道:“得!燕首长,下次我们不敢了。” 说完我们俩便将随身携带的小包裹对着身后的朱敏递过去,扭头朝着招待所楼梯上跑去。燕十三在后面大步追赶着我们:“嘿!你们这两个小同志,怎么说走就走呢?我还没有好好批评你们。” 那招待所也就三层高,我们的大呼小叫,自然也吵到了住在里面的其他同志。疯子哥不知道从哪里伸出头来:“你们可算回来了!朱敏……嗯!火女同志,赶紧来我们这儿,我们也在开通气会。” 朱敏应了一声。但就这一会工夫,我和铁柱已经跑到了招待所楼顶。那年代小楼房的楼顶,都是没有栏杆的,就一空旷的平台而已。头顶已经繁星密布了,月光下,沈头与杨疾,以及那位之前自称是016 的谢放同志,三个人一人叼一根烟,坐在几条靠背椅上。
    见我与铁柱、燕十三上来,那谢放同志也连忙站了起来,迎着我们大步走了过来。他与铁柱、燕十三应该都已经见过并接触过了吧,所以他径直走到我面前,握紧我的手说:“鬼面同志,之前那一次行动中,你就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想不到居然没过几天,便要和你以及你的战友们并肩作战了。” 我也对他客套地笑着,接着跑到沈头跟前立正行礼,并接过了沈头递过来的一支烟。
    我们在屋顶围成一堆坐下,沈头望了我们一圈:“不用我再给你们介绍谢放同志了吧?他是作战部队的,这次是借调过来协助我们工作。” 谢放赶紧站了起来:“我小时候在那附近住过而已,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各位。” 他整得这么客套,我和铁柱、燕十三只好也跟着站起来,张嘴正要客套,却被沈头打断了:“得了得了,都是一些老粗,这么酸会掉大牙的。” 大伙都笑了,赶紧坐下。沈头清了清嗓子:“谢放是海城人,所以这次我找陆总要了他过来,陪你们去海城看看。” “海城?哪一个海字?大海的海吗?”铁柱张嘴问道,见沈头点头,铁柱便又继续道:“不是说去甘肃的大戈壁吗?” “大戈壁就不能有地方叫海城吗?况且,这海城也不是一座城,它的全名叫海城关,距离嘉峪关一百多公里。据说在努尔哈赤还活着的年代,就基本上被废弃了。但那地方还有着当年的一些建筑。晚清时期,有人为了躲避战乱领着几百号人逃进了海城,在那安营扎寨做劫道的强盗。但他们每次劫道,都起码跑出去一百多里地,所以当时的官府知道有这么个匪帮,但压根没想到会是在海城。到民国时期,那几百个人在海城也渐渐稳定下来,养了些大牲口,靠抢劫积累的钱做些买卖。当时地方上的官员也勉强知道了他们之前的勾当,但毕竟改朝换代,你们海城人没有在大老爷我治下为非作歹,之前的事,自然既往不咎。” “也不是说既往不咎,反正对我们海城人隔离得也比较厉害,我们的人只要走出海城,外面的人就指着说――那是鬼城里的人。久而久之,我们自己也时不时将那个海字用鬼字来替代了。”谢放补充道。
    “鬼城?”铁柱笑了,“难不成说要去抓鬼,就是因为这次目的地是在鬼城?” “谢放是海城人没错,不过当时十岁的他便与他父母离开海城进入关内,好像是1930 年后的事吧?也就是说之后海城里发生的一切,谢放并不知晓。”沈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而*近在海城附近发生的怪事,他就*加闻所未闻了。” 谢放点了点头,望向沈头。沈头继续着:“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其实有尝试进入我们的陕甘宁边区,但是*终他们放弃了尝试,因为就算他们进攻过来,我们也可以继续往后退。于是,当时为了作一些对于日军真正动用大型兵团冲击延安的准备,我们派了几支小分队,进入到甘肃大戈壁深处,想对大戈壁中人群聚集的地方作一个初步的了解,也算有备无患吧。其中有一支小分队就是去海城这条线,但*终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却是,整个海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座空城。当年的国民政府对于甘肃境内的管辖本来就乱七八糟,没有太多文字记载被留下来。于是,我们当时以为海城的人,不过是全部迁走了而已。至此,海城再次成为了一座没有人烟的鬼城。”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甘肃人民政府,加强了对戈壁的治理。海城附近的几座城镇,也慢慢兴旺起来。海城却因为本来就处在戈壁中央位置,所以这些年来,一直还是属于无人区。但就在去年年底,1961 年10 月左右,我们位于嘉峪关附近的解放军部队,在进行一次拉练训练时,遭遇强劲的沙尘暴天气,不得不进入了被废弃的海城关废墟。他们在那片废墟中,住了一晚,而就是那一晚,他们遭遇到了所谓的鬼骑兵。” “鬼骑兵?”燕十三终于没忍住开始插话了,“沈头,以前可是你反复批评我,说我老扯着封建迷信那一套出来咋咋呼呼。可现在,我已经锻炼成为了真正的唯物主义革命者,你倒好,在我这种有觉悟的人面前,又说什么鬼啊怪的……嘿嘿!我觉得你需要自我批评一下了。” “得!没看出我们的小燕同志还越来越有觉悟了。”沈头笑了,“这鬼骑兵吧,是那几百个进行拉练训练的战士给安的名,你要批评,过些天我把你派到他们的部队去,你逮着他们好好批评一下就是了。” 燕十三讪笑道:“得!到时候沈头你给我派一个车,还发一个帅印,我过去他们的营地充一次首长,把他们都给狠狠地削一顿。” ――节选《葬密者》第四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