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经济 > 其它

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智慧社会(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共2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人民
  • ISBN:9787213065842
  • 作者:(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思(美)阿莱克斯·彭...
  • 出版日期:2015-04-17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Strategy+Business》杂志2014年度*佳商业创新图书。
        本书作者阿莱克斯·彭特兰是**大数据**、可穿戴设备之父、MIT人类动力学实验室主任。2011年,《福布斯》评选他为**大数据**,《新闻周刊》称他是“改变20世纪的100位美国人”之一。2012年,他关于大数据应用的文章获得《哈佛商业评论》的麦肯锡奖。2008年和2013年,他的研究成果*是两度摘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年度十大突破性科学技术”桂冠。
        本书荣获《Strategy+Business》杂志2014年度*佳商业创新图书,由上海交通大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汪小帆领衔翻译,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段永朝、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何帆专文**,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吴甘沙,电子科技大学教授、互联网科学中心主任周涛,财新传媒主编王烁,畅销书《认知盈余》《人人时代》作者克莱·舍基,施乐公司前任首席科学家约翰·布朗,《经济学人》杂志联袂**。
        本书通过大量翔实的案例阐释了大数据如何助力社群经济、如何掘金互联网金融、如何掀起个人健康医疗的革命、如何变革可穿戴设备、如何驱动*具创意、*高效的组织、如何构建智慧城市、如何启动智慧社会。

  • 如果要在大数据领域推举出一个代表性的科学家,阿莱克斯·彭特兰是一个无法令人忽略的名字。经过数年极具开创性的研究,社会物理学这个全新科学领域的根基已足够深厚。社会物理学是关于想法流的科学,正是在想法流的帮助下,我们才得以提高集体智能,促进智慧社会的形成。 通过研究数以百万计的人在智能手机、GPS设备、互联网等地方留下的“数字面包屑”,大数据的应用已成为一股无法被忽视的力量。在大数据的应用中,重要的是目睹人们实际做了什么,而不是听他们说自己做了什么。如果运用恰当的社会网络激励,我们将能够切实提高生产率,实现更高效的沟通。 彭特兰的研究发现,我们可以在不知道任何信息的具体内容的情况下,只通过研究社会网络中的信息交换模式获得惊人的生产力提升和预测准确率提高。不管是家庭、公司这样的小团体,还是城市、国家这样的大团体,都可以通过对社会网络的调整,大大提高思想流,让我们用一种全新的方式看待生活本身。
  • 阿莱克斯·彭特兰,全球大数据权威、可穿戴设备之父、MIT人类动力学实验室主任。 在近30年执教生涯中,彭特兰培养出了50余位博士,其中一半成长为该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1/4成为创业公司的创始人,1/4成为业界相关领域的中坚力量。彭特兰的实验室孵化出了30家以上的高科技企业。 在全球计算科学领域,彭特兰是被引述次数最多的科学家之一。2011年,《福布斯》评选他为全球大数据权威,《新闻周刊》称他是“改变20世纪的100位美国人”之一。2012年,他关于大数据应用的文章获得《哈佛商业评论》的麦肯锡奖。2008年和2013年,他的研究成果更是两度摘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年度十大突破性科学技术”桂冠。
  • **序Ⅰ 测量,还是感知
    段永朝,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
    **序Ⅱ 我们都是大数据时代的海狸
    何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研究员
    前言 我生活在未来
    引言 *好的想法流,*智慧的社会: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
    **部分 从想法流到行动力
    第1章 探索 :发现好想法和做出好决策
    社会学习,**“回音室效应”
    想法流,智慧学习的分形舞蹈
    提高想法流的速率是关键
    运用想法流校正网络
    探索的三大要点
    第2章 想法流:好想法汇成群体智慧
    习惯、偏好和好奇心,想法流的形成
    想法流汇聚同伴共享学习的集体智能
    集体理性,而非个体理性
    想法流,构建社区的关键
    第3章 参与:强化社群的合作与互动
    利用社会网络激励,而不是经济激励
    充分利用在线社交网络的激励作用
    征服与冲突,促进不同社群的合作互动
    参与的三大规则
    想法流,塑造新行为,塑造人性
    第二部分 数据驱动的智慧组织
    第4章 集体智能:互动模式如何转化为群体智慧
    用互动模式测量你的管理
    面对面互动,提高生产率的关键
    团队外部的面对面探索模式 +团队内部的参与模式 =高创意团队
    社会学习的机会越多,好的想法流越易形成
    第5章 塑造组织:互动模式可视化如何提高生产率和创意产出
    塑造高效组织的途径 1:参与
    塑造高效组织的途径 2:探索
    塑造高效组织的途径 3:多样性做组织中的魅力型连接者
    第6章 变革组织 :社会网络激励如何创建速成组织和应对颠覆式变革
    创建速成组织,不是众包,而是社会网络激励
    高压力带来高互动
    信任,驱动想法流的社会资本
    第三部分 数据驱动的智慧城市
    第7章 感知城市
    移动感知如何创造城市神经系统
    运用大数据统计人类行为特征
    利用交通数据规划城市
    疾病预测与公共健康
    社会网络的三大干预措施
    从数字神经系统到数据驱动的社会
    第8章 城市科学: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如何变革城市的发展
    专注于想法流而不是商品流
    城市中的社会纽带模式
    探索越多,城市越富足
    用想法流的广度和想法流的速率预测城市的生产率
    社会互动与社会探索共筑美好的城市
    想法的引擎,数据驱动的城市
    第四部分 数据驱动的智慧社会
    第9章 数据新政:大数据驱动大未来
    数据新政,用共享促进*大的想法流
    开放 PDS,信任网络与数据公地
    狂野的万维网
    数据新政的挑战
    社会物理学的启示,自由意志和人性尊严
    **0章 智慧社会的建立 :信任网络与开放式创新
    交换优于市场的核心是信任
    网络化社会的三大设计原则
    D4D,数据促进发展
    普罗米修斯之火
    附录一 快、慢和自由意志
    附录二 数学
    致谢
    译者后记
    注释
  • [**序Ⅰ] 测量,还是感知 段永朝 财讯传媒集团首席战略官 麻省理工学院校园里,有一幢举世闻名的玻璃大楼,这就是创办于 1980年的 MIT媒体实验室。走上三层,穿过炫酷无比的走廊,有一个名头很响的实验室,叫人类动力学实验室( Human Dynamics Lab)。
    实验室的创办者是彭特兰教授。他被誉为“可穿戴设备之父”。2011年,彭特兰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大数据**,他在组织工程学、计量社会学、移动信息系统、图像理解、现代生物测量等领域都有建树,被看作先驱人物。 2013年,彭特兰教授出版的这部《智慧社会》著作,详尽总结了人类动力学实验室近 10年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成就。书中对“想法流”(Idea Flow)如何促进人类合作、促进城市发展和社会和谐,做了深入细致的探讨。该书甫一出版,即获各方赞誉,好评如潮。
    比如,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前**里德 ·亨特( Reed E. Hundt),评价此书的焦点是关于“思想是如何涌现、流动和传播的”。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研究中心前主任,密涅瓦(Minerva)学校创始人斯蒂芬 ·科斯林(Stepfen M. Kosslyn)说,“彭特兰确实生活在未来”。
    这部书开篇,就是这样一句**澎湃的宣言:“我生活在未来。 ” 全书共 4大部分, 10个章节, 2篇附录。全书对传统市场理论和社会学的基本假设进行了批判,提出基于交互、接触、连接的“想法流”概念,并建构基于“社会感知计算”的全新社会科学领域。 2013年年末,湛庐文化组织了一次高品质的活动,叫作“对话*伟大的头脑”,我和 30余位“庐客”一道,拜访了这间诞生谷歌眼镜原型设计的实验室,见到了她的灵魂人物——阿莱克斯 ·桑迪 ·彭特兰。
    他柔和、睿智的眼神,在镜片后面闪闪发光。他在回答提问时说:“是的,‘社会物理学’,这是一个来自法国的社会学家奥古斯特 ·孔德( Auguste Comte)的用语。 ”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选用这样一个近 180年前的用语? “想法流”的社会学价值 1830-1842年,孔德发表了重要的六卷本著作《实证哲学教程》(The Course in Positive Philosophy)。在第四卷里,孔德提出了“社会学”(Sociology)这一概念。孔德的“实证哲学”强调以事实为依据,采用观测、实验、比较和历史的研究方法,他认为可以获得与自然科学相媲美的社会科学知识。可以说,迄今为止的主流社会学基本理论,依然建构在孔德的思路之上。
    孔德的思路是什么?法国**思想家雷蒙 ·阿隆( Raymond Aron)在 1967年出版的《社会学主要思潮》一书中这样评述道:“静力学和动力学是奥古斯特 ·孔德的社会学的两大部分……社会静力学揭示人类社会的基本秩序。社会动力学叙述这一基本秩序到实证主义这一*终阶段之前,所经过的曲折历程。 ” 简单说,孔德的思路就是比照牛顿力学体系的“葫芦”,为社会学“画瓢”。静力学,用来分析社会结构;动力学,用来分析社会演化。你会说,这不挺好的吗?好是好,但在**互联网的背景和氛围之下看,孔德搞错了两个问题。
    **个问题是,他把个体当作物理学的“质点”。虽然传统社会学也分析所谓群体、家庭、团队、组织;但把个体当质点看,就必然会把情感、欲望、意图等等,仅看成个体质点的“参数”,而忽略内在的丰富性(这一点,认知神经科学大有用武之地)。彭特兰认为,(对人类社会)的理解框架, “我们停留在 18世纪。”为什么这么说?他引用亚当 ·斯密的《道德情操论》指出,人出于本性不仅交换物品,还交换想法、帮助和同情之心。
    这是一个**重要的洞察。我们一直在使用“旧的思想底座”,且浑然不觉。彭特兰抓住了一个朴素但至关重要的概念——想法( idea)。
    “想法”,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字眼。人们念出这个词汇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两件事:其一,想法是“个人”的事情;其二,想法稍纵即逝。
    在彭特兰这里,“想法”以及“想法的流动”是探查人类交互秘密的钥匙,通过测量想法流,可以就社会构建、团体形态改变、人际交往获得启发。
    彭特兰认为,“我们的社会已经开启了一场可与印刷和互联网所带来的革命相比肩的伟大旅程。我们**次获得真正了解我们自身和社会是如何演变所需要的数据。通过*好地理解我们自己,我们将有可能构建一个没有战争或金融崩溃的世界,一个快速发现和遏止传染病的世界,一个不再浪费能源、水和其他资源的世界,以及一个政府是用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的世界。 ” 统观全书,核心问题就是:想法的交换如何驱动并改善人类行为?人们如何通过大量的交互合作,来发现、选择和学习新的策略并协调行动? 与孔德不同,彭特兰将视角盯在“想法流”上,将其作为看待人类关系构建、社会结构演进的新的视角,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大行其道的**,这一视角*具有开创意义。
    孔德社会学搞错的第二个问题是,在传统社会学中,社会结构和演化的形式,服从所谓牛顿力学的原理,**从“外部性”给出描述。交互,被看作物理行为。
    彭特兰比较了 2004年詹姆斯 ·索罗维基( James Surowiecki)提出的“群体智慧”与“社会学习”的概念。他认为,詹姆斯的群体智慧只是想法的“汇聚”,而不是想法的流动,特别不是想法的互动。比如无记名投票、点赞、网页下载、排行榜单等,这些都不是彭特兰眼中的想法流的例子。
    好的想法流,源于仔细和持续的社会探索。在彭特兰看来,实证主义注重研究“个体的动力学原理”,过分强调了对个体“建模”。用我自己的语言说,“这是对的,但却是不够的。”通过社会交互促使想法流动起来,并进而催生新的想法,是社会建构的重要驱动力。
    比如说,书中列举了证券交易网站 eToro的案例( http://www.etoro. com/cn/)。交易者通过模仿、跟随交易达人的交易策略,通过轻松“搭便车”,就可以获得不俗的业绩。这种看似简单的模式,只有在互联网环境下才能得以实现。彭特兰将其称为“上帝之眼”(god’s eye)——这是一种“全局学习模式”,即任何人都可以纵览交易全局,都可以面对一幅全景地图做出自己的决策。在这种语境下,社会学习是想法流的关键;多样性是想法萌生的土壤;特立独行则是催化想法流的典型风格。
    对“测量”的反思 “想法流”如何测量?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说到社会测量,传统社会学对此似乎很了解。比如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émile Durkheim)**个把统计学导入社会学。他研究了巴黎历年自杀的数据,写出了《自杀论》一书。社会调查与统计学是**社会学基本课程的必修工具。样本、抽样、假设检验、方差,这些术语对社会学工作者来说十分熟悉。但是,彭特兰对此提出尖锐批评,他认为真正的社会测量是“实时的、基于全体的”。惟此,才有可能真正建立社会学研究的基石。
    这里,引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家巴顿( Allen Barton)的一句话,他曾批评“社会学统计方法”,是“社会学的绞肉机”(sociological meat grinder),把活生生的人,转化为干巴巴的统计数据,然后煞有介事地做出种种分析和判断。
    彭特兰提出基于“想法流”的社会测量,包含三个关键词:流动性;社会网络;可视化。
    比如说在本书第 4章“群体智慧”中,彭特兰指出:大部分认为影响团体表现的因素(例如聚合度、动机和满足感)从统计学上来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话题轮换的平等性”——由少数个体**的团体,拥有*低的集体智能。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会议中,你都能领略彭特兰这个发现的趣味。好的会议、好的交互,充溢在大量短小、生动、密集的发言中,大家彼此回应对方,话语的“轮换次数”**之高——“轮换次数”就是彭特兰测量想法流的一个指标。 2012年 4月,彭特兰在《哈佛商业评论》发表文章《塑造伟大团队的***》,文中指出,“要想从使用组织结构图的管理中解放出来,就需要放弃依靠个体才能管理组织的方法,并转而通过塑造互动模式来获得*好的集体智能。 ” 通过这种“交互式流动”,可以在社交网络的基础上重新塑造组织的智能,进而运用可视化的方式增进社会的智能。 10年前,彭特兰的团队发明了一款叫做“社会计量标牌”(Sociometric Badge)的新颖测量工具,大小像**的智能手机,可以悬挂在胸前。里面内置了重力加速度计、摄像头、麦克风、红外测量等传感器。它可以实时记录对话者的话语轮换、说话的频度、相对视角、语气、语速等等。这种交互计量装置并不去记录谈话的“内容”,而是通过这些参数来刻画谈话者之间的“交互关系”。
    让对话者之间,或者一群对话的人能实时感知到对话的“氛围”,这是彭特兰的一大创举。彭特兰认为,一旦人们能够看到实际的互动模式,就能开始讨论如何*好地管理它们。以往,人们在对话中往往倾注大量的精力,陷入概念辨析、理由陈述、观点捍卫和结论说服之中,忽略了倾听,忽略了维护一种良好的交互氛围的重要性。究其原因,恐怕正在于“谈话内容”是可见的,而“谈话氛围”是不可见的。
    彭特兰通过强调交互行为,把“交互”呈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这一点让我联想到商务智能中充斥着大量的“驾驶舱”、以及“用“决策仪表盘”等概念,数目字管理”的理念。这些传统工业管理的思维固然对,但不够。差在哪里?主要问题是看不清结构。“看见结构”是交互的*大目的。看见*高次元的知识地图,这是共有知识的*高层级(参见 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奥曼与谢林关于“共有知识”的理论)。彭特兰因此说,“重要的是交互,而不是所说的内容”。 2009年,美国国防部**研究计划署( DARPA),用“红气球挑战赛”来纪念互联网诞生 40周年。在全美布设 10个红色气球,任何一个能找到全部气球坐标的个人和组织,将获得 4万美元奖金。在全部 4 300余个参与团队中,彭特兰率领的团队*终获得**,他们仅用时 8小时 52分 41秒,就将全部 10个气球的坐标标示完毕。
    在这一竞赛中,大家所能想到的*佳策略无疑是“众包”,但彭特兰团队的众包策略与众不同。它的要点在于,与其把任务分解到每个人,不如快速创建一个相互配合的组织。如何快速创建一个协作型组织?过去的组织者往往采用市场化的思维,强调对个体的激励,员工在同样的 KPI之下相互竞赛。彭特兰则将投资花费在构建“社会纽带”方面,而不是单纯地激励个人(详见该书第 3章)。他认为,强社会纽带有利于想法流动,从而带来社会协同的积极力量。因此,彭特兰的“想法流动性测量”,其实瞄准的是社会纽带强度的测量,这才是促进合作机制的基础。
    传统的社会学和经济学中,社会结构被看作种族、阶级、政治权势、社会地位塑造的产物,忽略了跨社会阶层的思想、想法的流动性,特别打破壁垒、塑造边疆的创新思想、人际交互的流动性。这正是彭特兰思考的起点。
    在彭特兰 2010年出版的著作《诚实信号》(Honest Signals)中,他指出“与内容无关的互动模式,可以准确测量想法流和决策”。**社会学家帕特南( Robert Putnam),在《独自打保龄》(Bowling Alone)中也提到,“我们是想法、商品、恩惠和信息的交易员,而不只是传统的市场思维所造就的竞争者。 ” 从这个角度看,彭特兰的所谓社会物理学,其实就是强调物质、能量流动之外的第三种流动性:思想、信息的流动性,并进而探讨由此带来的社会结构、认知结构的演化和变迁。
    从测量到感知 “想法流”是一个极富启发性的理念。就此产生对“想法流”的测量也属合情合理。但是,如果仅仅停留在“测量”这个词语的表面意义上,似不能全然领会彭特兰思想的深意。
    “测量”当然很重要。只要想一想从建造埃及金字塔、修建罗马大道以来的人类测量活动,就可以理解测地术、星相学、算术与几何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中的价值。说测量推动了人类文明进程,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但是,字面含义的“测量”,或者“度量”,总是指这样一类活动:用某种“尺度”来衡量事物,以便获得某种公共认可的比较标准。通俗地说,测量就是用某种标准尺度,对事物进行“量化”的过程。这一理解有三个假设:其一是存在某种**的“尺度”,从而有“度量衡”;事物是可量化的(或者说是需要量化的);测量有助于对事物的认知。
    这三个假设都对,但是都不够。不够在哪里?借用“具身性”(embodi-ment)这一概念,西方认知历程中的测量,一直以来是“离身认知”(disem-bodied cognition),即将事物的属性从事物中“抽离出来”。这虽然是测量的应有之义,但在**看来,这种理念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突出地表现在,暗地里假设了主体和客体两分世界的合理性(即笛卡尔主义)。
    拉考夫和约翰逊对这种具身性认知做了这样的评述(《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心智过程是具身的,是指认知的心智过程需要认知者与周遭环境实时、联系、密集的交互作用(甚至是彼此缠绕、嵌入、渗透的过程),具身性是“遭遇的连续谱”;认知中蕴含大量的隐喻,而隐喻是思维图式的核心内容,在这个意义上,测量其实是“隐喻的某种变现”;*后,认知总体上是“无意识”的,即认知过程是卷入、沉浸式的觉知、感受、体验过程。
    当我们面对互联网大谈“体验”的时候,如果仅仅把“体验”投射到某种传统的“测量”手法,以便获得所谓“大数据”的洞察的时候,我认为我们的思路可能已经走入了死胡同。我们在用“数据的尸体”取代活生生的体验。
    彭特兰的价值就在这里。他首先让我们把社会交往、关系看作社会认知的基础,然后他聚焦“想法流”这样一个生动活泼的过程,*后(尽管他也采用大量的测量手段)他试图将想法流“呈现”在对话相关者的面前。让想法流成为可见的,这是一个伟大的思想。 MIT媒体实验室里面,还有一个**的实验室,是皮卡德( R. W. Picard)创办的“感知计算实验室”(Affective Computing)。所谓感知计算,就是要把心理学、生理学、生物学的种种表征,诸如情绪、感知、喜怒哀乐,统统纳入社会学衡量的视野。想想**的日益繁多的可穿戴装置(虽然很初级)、虚拟实景,你就可以理解感知计算有多么重要。说到这儿,你可以明白,为什么彭特兰被誉为“可穿戴计算之父”,而他却在社会学也做出如此突破性的贡献了吧! 可穿戴、实时、全体、社会测量、流动性,这些概念已经**颠覆了传统社会学的基本架构。对此,我的理解有二。
    一个是社会学将从关注个体(以及由个体组成的群体)转向关注“关系”,关注互动,关注流动性;另一个是,社会学将会与心理学、认知科学、脑神经科学结盟,进入关系互动的“有温度、有气息、有情感”的境地。
    因此,彭特兰的 Idea Flow(想法流)这个词汇,两个单词都很重要:Idea不是罗丹《思想者》中那个低头沉思的男人形象(西方哲学为男性哲学,阿伦特);而是弥漫、充实在人心间,洋溢在外表的东西; Flow不是传播学、物理学意义上的迁移、发送,而是哲学意义上的流动性(赫拉克利特),和心理学意义上的“爽”(芝加哥大学心理学家希斯赞特米哈伊)。
    彭特兰在本书的前言中写道,“拥有*好想法的并非只是*聪明的人,而是那些*擅长从别人处获取想法的人,驱动变化的人并非只是*坚定的人,而是那些*能与志同道合者相处的人。*能激发人的并非财富和声望,而是来自同伴的尊重和帮助。 ” “想法”及其“流动”,在我们的传统语境下,只能透过文本、记忆、回溯、印象来辗转印证、彼此衔接,但在彭特兰的“社会物理学”里,他让这种被测量行为“缩编”之后的符号世界再度充盈起来,让“关系”这一术语不再是硬邦邦的“连接”的同义反复,也不是东方语境下暧昧色彩浓郁的那种感觉,而是本身就具有了生命的活力。
    彭特兰认为,现今的知识表达,大多数人习惯于使用静态的术语,比如竞争、规则,有时也会联想到复杂性,我们需要*加动态、演化的术语,应该着眼于网络中想法的流动,以及在此起彼伏的思想流动中涌现出来的社会规范,以及复杂性的产生过程。
    流动性哲学是古希腊哲学流派中一个较为沉寂的支脉,但**看来,这 一支脉或许会大放异彩,并与东方天人一体的世界观相得益彰。英国神经系统学家、心理学家,计算神经学创始人马尔( David Marr,1945— 1980)说:“我们需要**单纯地描绘社会现象,从而得以建构社会结构的因果理论。 ”达成这一目的*好的办法,就是找到“社会测量”的正确方法。这一方法的关键,恐怕是重新定义什么是“测量”。
    如何利用社会网络激励,来改变基础、从而掌控这种力量来塑造想法流? 中世纪的信仰来自天启;启蒙运动的信仰来自理性;互联网的信仰来自交互与想法流。想法流是彼此接触的产物,是具身的伴生物,而不是逻辑思辨的过程。在这种新的“社会物理学”图景下,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牛顿力学的“物理交互”画面,而是溶解、催化、裂解的“化学反应”,乃至繁衍与遗传、选择与适应、合作与竞争的生物学、生态学反应。
    在本书的第四部分,彭特兰热情洋溢地描绘了社会激励下的合作与协同、群体交互下的权力解构与建构,指出了基于功能设计的城市规划的失败,以及基于“数字新政”(New Deal on Data)**下的城市实践、社会分配解构和交换的重要性——虽然,作为一名实证主义研究学者,他对未来社会的描绘还停留在畅想阶段,彭特兰的梦想刚刚显露出一丝生命的绿意,但这一爿绿色,必将强劲生长。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首先要着眼于想法的流动,而不是财富的流动。这是文化规范和创新的源泉。 ”(p.19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