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浮生再记

作者:沈君山 出版社:上海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ISBN:9787532151165
  • 作者:沈君山
  • 页数:292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印刷日期:2014-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浮生再记》,是身为“四大公子”之一的沈君山继《浮生三记》、《浮生后记》之后,又一部散文集,道出从青丝到白发的几度春秋。从域外求学到清华院长,忆师怀友,指点高等教育;从“当官”到“罢官”,道尽滋味,分析**政局;从谈棋论道到生命、情感,平和豁达,参悟人生。
  • 雅称台湾“四大公子”(连战、钱复、陈履安、 沈君山)之一的沈君山,拿的是理工科博士,爱的是 博弈,在不同的领域中均是佼佼者。 效仿前辈沈三白,作者意欲在有生之年写出“六 记”,继《浮生三记》、《浮生后记》之后,再次推 出散文集《浮生再记》。 《浮生再记》以潇洒动情的笔触写出从青丝到白 发的人生几度秋凉,从容道出“当官”与“罢官”的 滋味,谈棋论道写出人生。1999年,沈君山中风,纪 政等老友的陪伴与关怀,让他重获生机,开展出了另 一番境界,呈现“做我所能,爱我所做”的人世情怀 。
  • 代序
    辑一 秋山又几重
    愚公子移山
    高等微积分
    吴大猷先生的讲稿
    附录:挨骂的故事
    秋山又几重
    从台大篮球场谈起
    哪吒与孙悟空
    辑二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
    清华渊源
    一封迟到了一年的信
    我知道的清交合并的历史
    清交合并与**大学之道
    附录:五校长暨代校长联名书
    第三波清交合并始末记
    辑三 仕途一年
    做官的滋味
    罢官的滋味
    审预算
    辑四 师徒棋缘
    莫教浮云遮望眼
    给懿宸的**封信
    汽油和机油
    给懿宸的第二封信
    驭棋而勿驭于棋
    给懿宸的第三封信
    附录
    与三毛对话
    二进宫
  • 一九五○年代初的台大,物理系和数学系学生* 怕的一门重 头课是高等微积分,老师是数学系的系主任沈璿,早 期的日本留 学生。他个儿矮矮的,可是在讲堂上一站,就忽然高 大起来,平 时笑眯眯,讲话也慢吞吞,但考的题目却都是一些需 要特殊技巧 的难题,他对本科数学系的学生比对物理系学生*要 严格,后 来成为出名数学家的项武忠、项武义兄弟和现在中大 的王九达 教授,都在他手上吃过苦头,学生怕他怕得厉害,私 下叫他沈大 头,可见了面就毕恭毕敬。我*记得一位我们叫老刘 的球友。那 时台大有几个主要的篮球队:师大附中毕业校友组成 的附友、建 中毕业校友组成的建群,还有不属门派凑在一起的黄 蜂、星云 等,互相争雄。老刘是我们黄蜂的主将,一百八十二 公分的身 高,现在打后卫还嫌矮,但那时已算高个儿,擎天一 柱,篮下一 站,火锅一个个地给,是我们的主将。
    讲起“火锅”,字典上的定义是一种菜的做法, 这也是一般 人的了解。但在篮球场上,谁都知道就是block,这 是**的特 殊用语。用了五六十年不上字典,可大家都懂。
    老刘打球认真,*不独霸,和谁都谈得来,是极 好的一个 人。可有一个毛病,就是打球打到一半,常会忽然不 见。原来他 是数学系的,和大多数数学系的学生一样,当初不知 怎么填的志 愿,糊里糊涂就被分发到数学系,从此转不出去。他 高微的考试 老是过不了关,而且分数越考越少。我们进去做新生 时,他已是 四年级生。早两年他选上了校队,沈璿做系主任,也 不让他去参 加。这两年就只剩下高微一门必修课了,但总搭配着 一两门营养 课一起选,以免跨不过二分之一的门槛。黄蜂一组成 ,老刘就是 我们的基本队员,他怕极了沈主任,沈又认为打球耽 误功课,下 午五时前后,沈下班回新生南路的宿舍,篮球场是必 经之途,所 以一过四点,老刘就心神不宁地望着数学馆(那时是 在行政大 楼的东侧)的大门。远远一个影子,我们都没看清, 他就呼的溜 了。过了五分钟,那个影子踱过球场,再一两分钟, 老刘才再出 现,谁都不知他躲在哪儿。起先他溜的时候,还给我 们打个招 呼,后来次数多了,连招呼也不打了,算是个自动的 time out。
    这在平时还好,自然有人补上来,正式比赛可麻烦了 ,有一次碰 见死对头建群,我们原就因为赛球和他们打过架,建 群的田长霖 还把裁判桌给冲垮了。这次是一个校内什么杯的准决 赛,打到一 半,我们忽然又只剩四个人,马上叫暂停、换人,但 换谁下来 呢?那人在哪里?建群抗议,裁判也没法处理,吵吵 嚷嚷一阵, 眼看赛不下去,忽然老刘又蹭蹭蹬蹬地出现了,原来 沈主任已经 走过,他向大家道歉。老刘人缘好,又都知道他是真 的不得已, 就连建群也同情了解,于是判个技术犯规,罚两球, 然后球赛继 续进行,老刘继续把关,继续给人吃火锅。
    我那时在台大,成绩算是中上,可**不是用功 的学生,对 高微也十分畏惧,一开学还认真上课,但学期还没过 一半,偶 尔,也是不得已罢,缺了一两堂课,就怎样也跟不上 了。但我有 两位好学生的朋友,一位是同班的孙璐,她一直是班 上拿书卷奖 的,笔记抄得清清楚楚,重点还用红笔画出来。平常 的考试,考 前两三天我就去找她借笔记,她不但借给我,还指点 迷津,什么 地方重要、什么地方可能会考,每次*后总是劝告我 :“下次自 己好好抄嘛,不要这样了。”我当然也笑嘻嘻地说: “好,好,一 定,一定。”但到下一次,当然还是去问她借,她也 总还是借给 我,虽然先要给个白眼。
    但高微的期终考,情形不太一样。首先,课堂内 容转的弯太 多,自己看不明白,孙璐也不太解释得清楚。其次, 许多课挤在 一块考,孙虽是一等一的好学生,时间也分配不过来 ,要想抢书 卷奖的人排着队,等着她考坏,我也不好意思老去缠 她。这时就 得靠我的另外一位恩人苏竞存。
    苏在物理系早我一年,也常拿书卷奖,他头脑清 楚,思路严 谨,对数学特别有兴趣。我读高微的时候,他已早一 年修过,得 了全班*高的八十五分。高微总是在别的课都考完后 ,再选** 考。于是,在考前的两天,我们选了一间空教室,那 时多数学生 已回去,空教室多的是。老师一人,苏君竞存,他在 讲台上把一 学期的课从头复习一遍;学生一人,就是我,坐在下 面,桌上摊 着三本笔记,一本整整齐齐,是苏君去年的;一本零 零落落,是 我自己的;还有一本空白的,我一边听,一边问,一 边往空白的 本子上记要点。到了中午一起出去吃一碗牛肉面,下 午再讲,大 概四五点,大要讲完了,师生两人一起放学,经过操 场,球友 们早就拥在那儿斗牛。我看看苏,他知道我的心意, 嘻嘻一笑: “去,去,去,明天早上八点半老地方见,可别忘了 !”我一冲就 混进“牛”群里去了。P14-1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