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旅游地图 > 户外探险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登山者的圣经)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浙江人民
  • ISBN:9787213051111
  • 作者:(美)乔恩·克拉考尔|译者:张洪楣
  • 页数:252
  • 出版日期:2013-04-01
  • 印刷日期:2013-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64千字
  • 乔恩·克拉考尔的《进入空气稀薄地带(登山者的圣经)》一书给我们回放了发生于1996年5月攀登珠峰过程中的一次山难,4支登山队中共有12人罹难,触目惊心。尽管这是发生在十多年前的事故,但是它对于**中国喜好户外运动的人们,尤其是喜好登山的人们,无疑是一面不可多得的镜子。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登山者的圣经)》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登山者的圣经)》是珠峰登 山史上最惨痛的一场山难,12名登山者罹难,是自人 类首次登上珠峰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登山季。 1996年,乔恩·克拉考尔作为《户外》杂志特派 记者跟随一支商业登山队攀登珠峰。5月10日,克拉 考尔及其他几名队友成功登顶并安全下山。然而数小 时后他才获悉,其余的19名登山者在下山途中遭遇暴 风雪,被困在海拔8000多米的地方。最终12人葬身风 雪中,克拉考尔一个人坐在雪地上,想厘清过去72小 时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为何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事情是否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 《进入空气稀薄地带(登山者的圣经)》由浙江人 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 **序一 登山,仅凭勇气远远不够/王石
    **序二 我用珠峰丈量人生/金飞豹
    序言 生命中无法释怀之重
    前言 漫长的**
    Part 1 重拾珠峰梦
    01 因为山就在那里
    02 至关重要的信任
    03 神秘的夏尔巴村庄
    04 生命中从未企及的高度
    Part 2 海拔8848米的考验
    05 *初的考验
    06 不合格的攀登者
    07 第二具尸体
    08 每座山都是一个神灵
    09 加尔文式的艰难之旅
    Part 3 狂热登顶路
    10 突如其来的死讯
    11 名义上的队伍
    12 与时间赛跑
    13 一个人的胜利
    Part 4 真相72小时
    14 决定生死的15分钟
    15 致命错误
    16 执着的代价
    17 8000米级的道德
    18 难以直面的死亡数字
    19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20 幸存者的内疚
    跋 山的阴影
    附录A 关于与布克瑞夫及德瓦尔特争论事件的说明
    附录B 1996年春季珠峰攀登者名单
    致谢
    译者后记
  • 4月16日星期二,黎明前。在大本营调整两天后 ,我们再次向孔布冰瀑前进,进行第二次适应性短程 攀登。我小心翼翼、紧张兮兮地沿着咆哮的冰道蜿蜒 前行,我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已不像**次冰川之旅时 那样粗重了,说明身体开始适应这里的海拔高度了。
    但我对摇摇欲坠的冰塔的恐惧却丝毫未减。
    我曾希望海拔5790米处那个被费希尔队的一个家 伙称为“捕鼠器”的巨大冰塔已经崩塌,可它仍晃晃 悠悠地立在那儿,甚至比以前倾斜得*厉害了。我又 一次在血流加速中和冰塔的恐怖阴影笼罩下急速攀登 。到达冰塔顶部时,我双膝跪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并因血管中产生的大量肾上腺素而哆嗦不止。
    **次适应性短程攀登时,我们只在1号营地逗 留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返回了大本营。这一次,霍尔计 划让我们在1号营地里度过周二、周三两个晚上,接着 继续向2号营地前进,并在那里再过三个晚上,然后返 回。
    上午9点,我到达1号营地的时候,我们的夏尔巴 领队昂多杰正在冻得坚硬的雪坡上挖掘搭帐篷用的平 台。他29岁,身材消瘦、五官清秀、性格腼腆、情绪 忧郁,并且体力惊人。等待队友们上来之际,我抡起 一把空出来的铁铲跟他一起挖。不到几分钟,我就呼 哧带喘地没了力气,不得不坐下来休息,引得夏尔巴 人一阵大笑。“感觉不行了吗,乔恩?”他嘲笑道, “这只是1号营地,才6000米。这里的空气还稠密得 很。” 昂多杰来自潘波切,那儿沿着崎岖的山坡聚集着 座座石壁房子和种土豆的梯田,海拔3960米。他的父 亲是位受人尊敬的夏尔巴登山好手。为了让他拥有卓 越的攀登技巧,父亲在他年幼时就向他传授登山的基 本知识。但在昂多杰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因白内障失 明,小昂多杰被迫辍学,开始挣钱养家。
    1984年,在为一群西方徒步者做厨师时,昂多杰 引起了一对加拿大夫妇马里恩·博伊德和格雷姆·纳 尔逊的注意。博伊德说:“我想念我的孩子们。当我 逐渐与昂多杰熟悉以后,他让我想起了我的长子。昂 多杰**聪明,好奇心强,有求知欲,善良得近乎天 真。他每天在高海拔地区背着巨大的行李,还流着鼻 血。” 在征得昂多杰母亲的同意后,博伊德和纳尔逊开 始在经济上资助这位年轻的夏尔巴人,这样他就可以 重返学校完成学业了。“我永远都忘不了他的入学考 试(为进入希拉里爵士在孔布创办的地方小学)。他比 同龄的孩子显得矮小。我们和校长还有另外四名教师 挤在一间小屋里,昂多杰站在中间,双膝不住地颤抖 ,他搜肠刮肚地想回忆原来学过的东西以应付这次考 试。我们都汗流浃背……他被录取了,但是得跟小孩 子们一起上一年级。” 昂多杰成为了一名能干的学生。在接受了相当于 八年级的教育后,他重返登山和徒步旅游业。博伊德 和纳尔逊曾数次回到孔布,见证了昂多杰的成长。“ 因为获得充足的营养,他长得又高又壮,”博伊德回 忆道,“他兴奋地告诉我们他在加德满都的游泳池里 学会了游泳。25岁左右的时候他学会了骑自行车,并 迷上了麦当娜的音乐。当他**次将礼物——一条精 心挑选的西藏地毯送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知道他真的 长大了。他希望成为施予者,而不是获取者。” 昂多杰作为一名身强体壮、足智多谋的登山好手 在西方登山界中声誉四起,被提拔到了夏尔巴领队的 职位,并于1992年在珠峰上为霍尔工作。霍尔1996年 的探险活动开始之前,昂多杰已经登顶珠峰三次了。
    带着无限的敬意和明显的好感,霍尔称他为“我的左 膀右臂”,并多次表示昂多杰对我们成功登顶起着至 关重要的作用。
    我的*后一名队友疲惫不堪地走进1号营地的时 候,阳光依旧灿烂。但到了中午,从南面吹来了一团 高卷云。下午3点,浓云在冰川上空翻滚,呼啸的狂风 夹着雪片不停地砸在帐篷上。暴风雪肆虐了一整夜。
    清晨,当我爬出与汉森共住的帐篷时,30多厘米厚的 新雪覆盖了冰川。雪崩在十几处地方顺着陡峭的冰壁 隆隆而下,我们的帐篷安然无恙。
    4月18日星期四的黎明,天空放晴了。我们收拾 好行装前往2号营地,踏上一段6公里或者说垂直距离 520米的路程。路线将我们带到西库姆冰斗的缓坡之 上。这里是地球上*高的峡谷,是孔布冰瀑在珠峰山 峦腹地挖出的一个马蹄形的峡谷。努子峰海拔7849米 的山体形成了西库姆冰斗右侧的冰壁,而珠峰巨大的 西南壁则构成其左侧的冰壁。洛子壁那宽阔而高耸的 冰峰在它的头顶隐约可见。
    我们从1号营地出发时,天气异常寒冷,我的手 都被冻僵了。但当太阳的**缕光芒照在冰川上时, 西库姆冰斗那铺满冰的冰壁就像一个巨大的太阳能炉 子,吸收并向外散发着热量。突然间我又热得难受, 担心在大本营袭击过我的偏头痛要再次发作。我脱掉 衣服,只穿一条长内裤,并在棒球帽里塞了一把雪。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我沿着冰川艰难地稳步上行, 偶尔停下来喝口水,或者当雪在我乱蓬蓬的头发上融 化时,往帽子里再塞一把雪。
    到达海拔6400米的时候,我已经酷热难耐、头晕 目眩。偶然间我发现小路旁有一个裹在蓝色塑料布里 的庞然大物。我那因高海拔而变得迟钝的大脑用了一 两分钟才判断出这是一具尸体。我被吓呆了,足足盯 了它好几分钟。晚上,我向霍尔问及此事时,他也不 敢肯定,他认为遇难者是一名死于三年前的夏尔巴人 。
    位于海拔6490米的2号营地由120个帐篷组成,它 们散落在冰川侧碛边缘光秃秃的岩石上。在这里,高 海拔显现出了它那可怕力量,使我感觉犹如受到烈性 红酒的折磨一般,吃饭乃至看书都让人痛苦不堪。随 后的两天里,我几乎是用手捂住脑袋躺在帐篷里,尽 量将身体蜷成一团。到星期六感觉稍好一些的时候, 为了加强练习尽快适应环境,我顺着营地向上攀登了 300多米。然而就在距离主路46米的西库姆冰斗顶部 ,我在积雪中撞见了另一具尸体,*确切地说,是尸 体的下半身。从衣服款式和老式皮靴来看,遇难者应 该是个欧洲人。他的尸体至少在山上躺了10~15年。
    **具尸体让我几个小时都惊魂未定,但遇到第 二具尸体时那种恐惧感转瞬即逝。没有几个蹒跚而过 的登山者会多看这些尸体几眼。山上仿佛有一种心照 不宣的默契,人们假装这些干枯的遗骸不是真实的, 仿佛我们无人敢承认山上险象环生。
    P76-7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