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古诗词

一生最爱纳兰词(全词彩插珍藏版)

作者:(清)纳兰容若 出版社:石油工业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石油工业
  • ISBN:9787518302857
  • 作者:(清)纳兰容若
  • 页数:324
  • 出版日期:2014-11-01
  • 印刷日期:2014-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60千字
  • 被王国维评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纳兰容若,现存词作349首,刊印为《饮水集》和《侧帽集》,后多称《纳兰词》。词风淡雅又不乏真情实意,哀感顽艳却并不媚俗,感情简单质朴,让无数人为之倾倒,广为传唱,一时有“家家传唱饮水词”之说。他的词“纯任性灵,纤尘不染”,字里行间,真情天然流动,饱含着美好的感情和纯真的**。
    轻轻翻开《一生*爱纳兰词(全词彩插珍藏版)》,透过婉丽隽秀、明净清婉、感人肺腑的小令长调,仿佛能看到那个拥有着*世才华、出众容貌、高洁品行的人站在那里,散发着一股遗世独立、浪漫凄苦的气息,华美至极,多情至极,深沉至极,孤独至极。一个才华横溢、欲报效**而不能如愿,一个因爱而陷入爱的旋涡中挣扎的多情男子,都尘封在这本书里。
  • 《一生最爱纳兰词(全词彩插珍藏版)》收录的纳 兰容若的词,是对其情感的真实写照。书中所附原文 、注释、赏析等栏目,从多角度将词作的主题思想、 创作背景、词人境况以及词作的意境、情感全面地展 示出来。 同时,同词情词境相契合的人物画像、山水景物 ,以及情景图等,通过多种视觉要素的有机结合,达 到“词中有画,画中有词”的艺术境界。
  • 卷一
    忆江南(昏鸦尽)
    忆江南(江南好,建业旧长安)
    忆江南(江南好,城阕尚嵯峨)
    忆江南(江南好,怀古意谁传)
    忆江南(江南好,虎阜晚秋天)
    忆江南(江南好,真个到梁溪)
    忆江南(江南好,水是二泉清)
    忆江南(江南好,佳丽数维扬)
    忆江南(江南好,铁瓮古南徐)
    忆江南(江南好,一片妙高云)
    忆江南(江南好,何处异京华)
    忆江南(新来好,唱得虎头词)
    忆江南(挑灯坐,坐久忆年时)
    忆江南(江南忆,鸾辂此经过)
    忆江南(春去也,人在画楼东)
    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心灰尽)
    忆王孙(暗怜双绁郁金香)
    忆王孙(刺桐花底是儿家)
    忆王孙(西风一夜剪芭蕉)
    采桑子(彤霞久*飞琼字)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采桑子(严霜拥絮频惊起)
    采桑子(冷香萦遍红桥梦)
    采桑子(嫩烟分染鹅儿柳)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
    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采桑子(凉生露气湘弦润)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立)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采桑子(那能寂寞芳菲节)
    采桑子·九日(深秋*塞谁相忆)
    采桑子(海天谁放冰轮满)
    采桑子(白衣裳凭朱阑立)
    采桑子·居庸关(嵩周声里严关峙)
    添字采桑子(闲愁似与斜阳约)
    浣溪沙(十里湖光载酒游)
    浣溪沙(脂粉塘空遍绿苔)
    浣溪沙(泪浥红笺第几行)
    浣溪沙(伏雨朝寒愁不胜)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浣溪沙(莲漏三声烛半条)
    浣溪沙(消息谁传到拒霜)
    浣溪沙(雨歇梧桐泪乍收)
    浣溪沙(谁道飘零不可怜)
    浣溪沙(酒醒香销愁不胜)
    浣溪沙(欲问江梅瘦几分)
    浣溪沙(抛却无端恨转长)
    浣溪沙(一半残阳下小楼)
    浣溪沙(睡起惺忪强自支)
    浣溪沙(五月江南麦已稀)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浣溪沙·咏五*,和湘真韵(微晕娇花湿欲流)
    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
    浣溪沙(记绾长条欲别难)
    浣溪沙(身向云山那畔行)
    浣溪沙(万里阴山万里沙)
    浣溪沙(凤髻抛残秋草生)
    浣溪沙(肠断斑骓去未还)
    浣溪沙(旋拂轻容写洛神)
    浣溪沙(十二红帘率地深)
    浣溪沙(容易浓香近画屏)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
    浣溪沙(欲寄愁心朔雁边)
    浣溪沙(败叶填溪水已冰)
    浣溪沙(锦样年华水样流)
    浣溪沙(肯把离情容易看)
    浣溪沙(已惯天涯莫浪愁)
    卷二
    浣溪沙·古北口(杨柳千条送马蹄)
    浣溪沙·寄严荪友(藕荡桥边理钓筒)
    浣溪沙·大觉寺(燕垒空梁画壁寒)
    浣溪沙·小兀喇(桦屋鱼衣柳作城)
    浣溪沙·姜女祠(海色残阳影断霓)
    浣溪沙·庚申除夜(收取闲心冷处浓)
    浣溪沙·红桥怀古,和王阮亭韵(无恙年年汴水流)
    摊破浣溪沙(林下荒苔道韫家)
    摊破浣溪沙(风絮飘残已化萍)
    摊破浣溪沙(欲语心情梦已阑)
    摊破浣溪沙(小立红桥柳半垂)
    摊破浣溪沙(一霎灯前醉不醒)
    摊破浣溪沙(昨夜浓香分外宜)
    虞美人(绿阴帘外梧桐影)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虞美人(峰高独石当头起)
    虞美人(春情只到梨花薄)
    虞美人(黄昏又听城头角)
    虞美人(彩云易向秋空散)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
    虞美人(风灭炉烟残地冷)
    虞美人·为梁汾赋(凭君料理《花间》课)
    虞美人·秋夕信步(愁痕满地无人省)
    生查子(东风不解愁)
    生查子(鞭影落春堤)
    生查子(散帙坐凝尘)
    生查子(短焰剔残花)
    生查子(惆怅彩云飞)
    清平乐(青陵蝶梦)
    清平乐(烟轻雨小)
    清平乐(将愁不去)
    清平乐(凄凄切切)
    清平乐(塞鸿去矣)
    清平乐(风鬟雨鬓)
    清平乐(参横月落)
    清平乐(角声哀咽)
    清平乐(画屏无睡)
    清平乐(麝烟深漾)
    清平乐·秋思(孤花片叶)
    清平乐·忆梁汾(才听夜雨)
    清平乐·弹琴峡题壁(泠泠彻夜)
    清平乐·上元月蚀(瑶华映阙)
    浪淘沙(红影湿幽窗)
    浪淘沙(眉谱待全删)
    浪淘沙(紫玉拨寒灰)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
    浪淘沙(野店近荒城)
    浪淘沙(闷自剔残灯)
    浪淘沙(清镜上朝云)
    减字木兰花新月(晚妆欲罢)
    减字木兰花(烛花摇影)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
    减字木兰花(断魂无据)
    减字木兰花(花丛冷眼)
    鹧鸪天(独背残阳上小楼)
    鹧鸪天(雁贴寒云次第飞)
    鹧鸪天(别绪如丝睡不成)
    鹧鸪天(冷露无声夜欲阑)
    鹧鸪天(握手西风泪不干)
    鹧鸪天(尘满疏帘素带飘)
    鹧鸪天·咏史(马上吟成促渡江)
    临江仙(丝雨如尘云著水)
    临江仙(长记碧纱窗外语)
    临江仙(六曲阑干三夜雨)
    临江仙(夜来带得些儿雪)
    临江仙·卢龙大树(雨打风吹都似此)
    临江仙·永平道中(独客单衾谁念我)
    临江仙·谢响樱桃(绿叶成阴春尽也)
    临江仙·寒柳(飞絮飞花何处是)
    临江仙·寄严荪友(别后闲情何所寄)
    临江仙·孤雁(霜冷离鸿惊失伴)
    临江仙(点滴芭蕉心欲碎)
    临江仙(昨夜个人曾有约)
    卷三
    菩萨蛮(梦回酒醒三通鼓)
    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菩萨蛮(淡花瘦玉轻妆束)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
    菩萨蛮(窗间桃蕊娇如倦)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雪)
    菩萨蛮(荒鸡再咽天难晓)
    菩萨蛮(白日惊飙冬已半)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路)
    菩萨蛮(黄云紫塞三千里)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
    菩萨蛮(晶帘一片伤心白)
    菩萨蛮(乌丝画作回纹纸)
    菩萨蛮(舂云吹散湘帘雨)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离别)
    菩萨蛮(飘蓬只逐惊飙转)
    菩萨蛮·为陈其年题照(《乌丝》曲倩红儿谱)
    菩萨蛮·宿滦河(玉绳斜转疑清晓)
    菩萨蛮·早春(晓寒瘦著西南月)
    菩萨蛮·寄顾梁汾苕中(知君此际情萧索)
    菩萨蛮·过张见阳山居赋赠(车尘马迹纷如织)
    菩萨蛮·回文(客中愁损催寒夕)
    菩萨蛮·回文(砑笺银粉残煤画)
    蝶恋花(辛苦*怜天上月)
    蝶恋花(眼底风光留不住)
    蝶恋花(又到绿杨曾折处)
    蝶恋花(萧瑟兰成看老去)
    蝶恋花(尽日惊风吹木叶)
    蝶恋花(准拟春来消寂寞)
    蝶恋花·夏夜(露下庭柯蝉响歇)
    蝶恋花·出塞(今古河山无定据)
    蝶恋花·散花楼送客(城上清笳城下杵)
    金缕曲(酒浣青衫卷)
    金缕曲(生怕芳樽满)
    金缕曲(洒尽无端泪)
    金缕曲(未得长无谓)
    金缕曲·慰西溟(何事添凄咽)
    金缕曲·赠梁汾(德也狂生耳)
    金缕曲·寄梁汾(木落吴江矣)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此恨何时已)
    金缕曲·再用秋水轩旧韵(疏影临书卷)
    好事近(帘外五*风)
    好事近(马首望青山)
    好事近(何路向家园)
    天仙子(梦里蘼芜青一剪)
    天仙子(好在软绡红泪积)
    天仙子(渌水亭秋夜)
    天仙子(月落城乌啼未了)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如梦令(木叶纷纷归路)
    如梦令(万帐穹庐人醉)
    浪淘沙(蜃阕半模糊)
    浪淘沙(双燕又飞还)
    相见欢(微云一抹遥峰)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
    昭君怨(深禁好春谁惜)
    昭君怨(暮雨丝丝吹湿)
    满江红(代北燕南)
    满江红(为问封姨)
    满庭芳(堠雪翻鸦)
    满江红·茅屋新成,却赋(问我何心)
    满庭芳·题元人芦洲聚雁图(似有猿啼)
    水调歌头·题西山秋爽图(空山梵呗静)
    水调歌头·题岳阳楼图(落日与湖水)
    卷四
    凤凰台上忆吹箫(荔粉初装)
    凤凰台上忆吹箫守岁(锦瑟何年)
    南歌子(翠袖凝寒薄)
    南歌子(暖护樱桃蕊)
    南歌子·古戍(古戍饥乌集)
    秋千索·渌水亭春望(药阑携手销魂侣)
    秋千索(游丝断续东风弱)
    秋千索(垆边唤酒双鬟亚)
    鹊桥仙(倦收缃帙)
    鹊桥仙(梦来双倚)
    鹊桥仙·七夕(乞巧楼空)
    忆秦娥·龙潭口(山重叠)
    忆秦娥(春深浅)
    忆秦娥(长飘泊)
    点绛唇(小院新凉)
    点绛唇·咏风兰(别样幽芬)
    点绛唇·对月(一种蛾眉)
    点绛唇·黄花城早望(五夜光寒)
    眼儿媚(独倚春寒掩夕霏)
    眼儿媚(重见星娥碧海槎)
    眼儿媚·咏梅(莫把琼花比淡妆)
    一络索·长城(野火拂云微绿)
    一络索(过尽遥山如画)
    一络索·雪(密洒征鞍无数)
    卜算子·新柳(娇软不胜垂)
    卜算子·塞梦(塞草晚才青)
    卜算子·午日(村静午鸡啼)
    念奴娇(人生能几)
    念奴娇(绿杨飞絮)
    念奴娇·废园有感(片红飞减)
    念奴娇·宿汉儿村(无情野火)
    沁园春(试望阴山)
    沁园春(瞬息浮生)
    沁园春(梦冷蘅芜)
    南乡子(飞絮晚悠风龟)
    南乡子(何处淬吴钩)
    南乡子·捣衣(鸳瓦已新霜)
    南乡子·柳沟晓发(灯影伴鸣梭)
    南乡子(烟暖雨初收)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泪咽却无声)
    南乡子·秋莫村居(红叶满寒溪)
    水龙吟·题文姬图(须知名士倾城)
    水龙吟·再送荪友南还(人生南北真如梦)
    齐天乐·上元(阑珊火树鱼龙舞)
    齐天乐·洗妆台怀古(六宫佳丽谁曾见)
    齐天乐·塞外七夕(白狼河北秋偏早)
    眼儿媚(林下闺房世罕俦)
    眼儿媚·咏红姑娘(骚屑西风弄晚寒)
    眼儿媚·中元夜有感(手写香台金字经)
    唐多令·雨夜(丝雨织红茵)
    唐多令(金液镇心惊)
    唐多令·塞外重九(古木向人秋)
    鹧鸪天(谁道阴山行路难)
    鹧鸪天(小构园林寂不哗)
    鹧鸪天·离恨(背立盈盈故作羞)
    青玉案·辛酉人日(东风七日蚕芽软)
    青玉案·宿乌龙江(东风卷地飘榆荚)
    月上海棠·中元塞外(原头野火烧残碣)
    月上海棠·瓶梅(重檐淡月浑如水)
    踏莎行(春水鸭头)
    踏莎行·寄见阳(倚柳题笺)
    踏莎美人·清明(拾翠归迟)
    苏幕遮(枕函香)
    苏幕遮·咏浴(鬓云松)
    摸鱼儿·午日雨眺(涨痕添)
    摸鱼儿·送座主德清蔡先生(问人生、头白京国)
    荷叶杯(帘卷落花如雪)
    荷叶杯(知己一人谁是)
    卷五
    太常引·自题小照(西风乍起峭寒生)
    太常引(晚来风起撼花铃)
    调笑令(明月)
    河传(春浅)
    谒金门(风丝袅)
    少年游(算来好景只如斯)
    诉衷情(冷落绣衾谁与伴)
    江城子(湿云全压数峰低)
    长相思(山一程)
    东风齐着力(电急流光)
    阮郎归(斜风细雨正霏霏)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
    朝中措(蜀弦秦柱不关情)
    霜天晓角(重来对酒)
    金菊对芙蓉·上元(金鸭消香)
    琵琶仙·中秋(碧海年年)
    御带花·重九夜(晚秋却胜春天好)
    酒泉子(谢却荼蘼)
    茶瓶儿(杨花糁径樱桃落)
    赤枣子(惊晓漏)
    玉连环影(何处)
    遐方怨(欹角枕)
    雨中花·送徐艺初归昆山(天外孤帆云外树)
    青衫湿·悼亡(近来无限伤心事)
    落花时(夕阳谁唤下楼梯)
    锦堂春·秋海棠(帘外淡烟一缕)
    海棠春(落红片片浑如雾)
    河渎神(风紧雁行高)
    四和香(麦浪翻晴风飐柳)
    寻芳草·萧寺记梦(客夜怎生过)
    菊花新·用韵送张见阳令江华(愁*行人天易暮)
    梅梢雪·元夜月蚀(星球映彻)
    木兰花(人生若只如初见)
    红窗月(燕归花谢)
    淡黄柳-咏柳(三眠未歇)
    一丛花·咏并蒂莲(阑珊玉佩罢霓裳)
    金人捧露盘·净业寺观莲有怀荪友(藕风轻)
    洞仙歌·咏黄葵(铅华不御)
    翦湘云·送友(险韵慵拈)
    东风**枝·桃花(薄劣东风)
    秋水·听雨(谁道破愁须仗酒)
    木兰花慢(盼银河迢递)
    瑞鹤仙(马齿加长矣)
    雨霖铃·种柳(横塘如练)
    疏影·芭蕉(湘帘卷处)
    潇湘雨·送西溟归慈溪(长安一夜雨)
    风流子·秋郊射猎(平原草枯矣)
    河渎神(凉月转雕阑)
    青衫湿·悼亡(青衫湿遍)
    忆桃源慢(斜倚熏笼)
    湘灵鼓瑟(新睡觉)
    大酺·寄梁汾(怎一炉烟)
    点绛唇·寄南海梁药亭(一帽征尘)
    满宫花(盼天涯)
    望江南·咏弦月(初八月)
    明月棹孤舟·海淀(一片亭亭空凝伫)
    望海潮·宝珠洞(汉陵风雨)
    赤枣子(风淅淅)
    玉连环影(才睡)
    秋千索(锦帷初卷蝉云绕)
    浪淘沙·秋思(霜讯下银塘)
    渔父(收却纶竿落照红)
    雨中花(楼上疏烟楼下路)
    满江红(籍甚平阳)
    浣溪沙·郊游联句(出郭寻春春已阑)
  • 忆江南(昏鸦尽)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 到胆瓶①梅。心字②已成灰。
    注释 ①胆瓶:长颈大腹的花瓶,因形如悬胆而得名。
    ②心字:即心字香,一种炉香名。
    赏析 彤云密布的冬日黄昏里,隐约有一只瘦小的乌鸦 ,它越飞越远,身影也越来越小,直到 融进那一望无垠,萧瑟的旷野尽头。旷野中,是谁惆 怅无尽,若有所思?天宇问,是谁独立 寒秋,无言有思?何事令她难*思量?何人令她爱恨 交加?罢了罢了,“往事休堪惆怅,前 欢休要思量”。罢了罢了,“人心情绪自无端,莫思 量,休退悔”。
    熏香如心,飘起袅袅的青烟,暖香熏透她的闺阁 ;急雪翻飞,缕缕纷纷,柳絮因风吹般 地飘飞而起。雪白色的胆瓶中刚插上的梅花,冬风吹 近暖暖的闺房,化作清风,卷起阵阵幽 香。这本是闲极雅极的适意景致,奈何她的心中竟也 卷不起一丝快乐的涟漪。冬风益发强 劲,心形的盘香燃烧殆尽,地上只留下一道心形的香 灰。周体转凉,心中凄凉寂寞,次第已 如燃尽的熏香一般,化作了死灰。
    这首词营造了两种不同而又互相联系的场景。“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是**个场景; “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是第二个场景。前一个场景是在冬天 黄昏的野外,第二个场景则是在少女的闺房中。
    从旷野到香阁,从大环境到小空间,从“小立恨 因谁”到“心字已成灰”,各个层面都 能看到词人在情感上的变化。而这中间也有一个转变 的标志,就是“急雪乍翻”,它是词中 情感变化和时空转换的交点。前面或许是“秋凉”罢 了,而后面明显可以感觉到“凄冷”的 环境氛围。
    纳兰这首词中“心字已成灰”巧妙而自然地用了 双关的修辞手法。一方面在意象上指的 是心形的熏香燃烧完后,在地面上留下的心形灰烬; 另一方面,又可以指词中人物在情感上 的“心如死灰”。这样真挚的情感表现方式,或许正 是纳兰性德的词令人感动的根本。
    忆江南(江南好,建业旧长安) 江南好,建业旧长安。紫盖忽临双①鹤渡,翠华 争拥六龙②看。雄丽却高寒。
    注释 ①紫盖:紫色车盖,帝王仪仗之一,借指帝王车 驾。双:即船头绘有鸟图像的船,此处指皇 帝的游船。
    ②翠华:天子仪仗中以翠羽为饰的旗帜或车盖, 为御车或帝王的代称。六龙:古代天子的车 驾为六匹马,马八尺称龙,为天子车驾的代称。
    赏析 康熙帝巡行江南时,纳兰扈从前往,头一次来到 这里,见到白居易口中“日出江花红胜 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他忍不住挥笔描绘眼 见之美。
    景有致,城却是个厚重的城,这“旧长安”,本 是八代王朝的都城,历史风尘,留下厚 重的城墙,是个别有雅韵的地方。对于南京古城,个 人十分喜爱,那沿途的树木,即使是秃 了树干的,都有无限意味,*别说当年的旧长安了。
    古城,文人大都是喜爱的。
    然而在这城中,忽然迎来了皇帝的驾临。紫盖双 鹚,可见,车队船队十分壮观,百姓 “拥六龙看”,围凑在四周看着热闹,看这难得一见 的壮观车队,或者还想目睹一回龙颜。然 而,雄丽之景,纳兰却觉高寒,众人皆醉我独醒,应 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得不想起东坡的“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高处起舞的寒凉,怎比 得上人间的平凡生活?也不知,纳兰这一声“高寒” ,是替自己悲哀还是为康熙觉得悲哀。
    也许是为自己那始终被限制的人生而觉得拘谨不安, 也许,是为了生活毫无选择、毫无空间 的喘息颇为难耐,也许是为着迟迟不能如愿的抱负而 深感无奈,也许是为着感情无法自已的 愁苦而心有凄凉。
    而康熙呢,作为高高在上的帝王,他享尽了荣华 富贵,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人压 迫他的理想,没有人夺走他的爱人,这样的出行,翠 华六龙,百姓围观人声鼎沸。他坐在华 盖下着着自己的龙袍,他被保护、簇拥,却从未有机 会享受百姓平凡生活的欢愉,这样的高 处,他不觉得寒冷吗? 康熙怎佯想,又从何知晓呢?纳兰这一叹“高寒 ”,又悲凉,又无奈。喧闹的人声之中, 也难得有个纳兰,顿觉高寒不已,由衷地觉得悲哀。
    即便家家都争唱饮水词,这纳兰的心事,又有几 人知晓呢? 忆江南(江南好,城阕尚嵯峨) 江南好,城阕尚嵯峨。故物陵前惟石马①,遗踪 陌上有铜驼。玉树②夜深歌。
    注释 ①故物:旧物,前人遗物。石马:石雕的马,古 时多列于帝王及贵官墓前,这里指前代帝王 陵墓前的石刻。
    ②玉树:被视作**之音,这里泛指柔美的曲调 。
    赏析 历史古城自有它的风韵。
    纳兰这一回江南之游历,看着这南京城一派繁华 ,自然是有了些许的感叹,却又不由得 担忧惆怅起来。
    “江南好,城阕尚嵯峨”,美好的江南如今还留 有前朝繁华的遗迹,这里城墙巍峨,不禁 让人怀念起故物。“故物陵前惟石马,遗踪陌上有铜 驼”,然而,当下之景已不是当年之景, 当下的王朝也已不是当年的王朝,面对此景,纳兰心 中激起“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无限愁 绪,可谓触景而伤情。
    何时,一个动荡的年代会随新城池的产生而消逝 ?何时,一个兴盛的王朝会随城墙倒塌 而沉沦?何时,我们亦会成为今后这里的人们眼中之 故物?雕栏玉砌犹在,却只是朱颜已 改,历史兴亡,各带有各自的注脚,只是回头望去, 觉得尤其迅疾。
    不知不觉,纳兰的思绪陷入了南朝陈后主陈叔宝 的那首《玉树后庭花》: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都归于乐寂中,陈后 主沉醉在他温柔的美梦里,听着听着, *后果真是不长久地归于沉寂。一朝盛世因这一阕好 曲有了声名,同时因这一阕好曲丢了盛 世本可延续的命运。这落红可是如此之美,只惜花开 一现,并不长久。落地无声,花开易 见,花落难寻。可惜,可叹,可悲啊! 不知纳兰在这里写到“玉树”时,是否也怀有“ 商女不知**恨,隔江犹唱《后庭 花》”的心情?是否有那感时伤怀的痛楚和那无边的 忧虑呢? 巍峨的城墙下,原本昌盛的城池在热闹繁华的景 象之后,早已不见了痕迹。此时的盛景 与没落的年代对比,令人不禁想要逃遁这思潮暗涌的 沉重。此时“尚在”的城池,谁知何时 就会成为“惟有”的旧物? 也难怪李易安会感叹:“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 泪先流。”纳兰亦如是罢。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