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吹笛者与开膛手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78962
  • 作者:程婧波|绘画:孙十七
  • 页数:269
  • 出版日期:2015-05-01
  • 印刷日期:2015-05-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0千字
  • **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得主、中国科幻银河奖提名作者程婧波×*世畅销书御用插画师孙十七!
    携手打造*世文化首部科幻绘本,首推“纸上科幻电影”概念!
    《*小说》超人气连载,侦探小说般的剧情 数十万读者见证追捧!
    收录第四届**华语科幻星云奖*佳中篇!
    离奇诡谲的谋杀、酣畅淋漓的阅读 共享吹笛者与开膛手的传奇盛宴!
    程婧波编写的《吹笛者与开膛手》推出“纸上科幻电影”的概念,**的图量为你带来极其震撼的视觉效果。这是一场颇具诚意与勇气的邀约——邀约每一个遇见它的人亲临创作者的梦境。
  • 一场离奇诡谲的谋杀案,一件尘封多年的往事, 一则被故意埋藏的秘密,一段暗流汹涌的传奇……雨 市,冬至,雾霭,树人与人的命运再度跨进同一条悲 伤之河。谋杀,欺骗,往事,吹笛手用沉默来守护心 中至爱。那些不能言说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漂泊海上的白色岛屿,年轻的尸体化妆师,神秘 的外乡马戏团,诡异莫测的连环凶杀案……风之皮尔 城的春天染上血色,藏匿暗处的凶手接连制造完美谋 杀。被囚禁在红房子里的烟花师,用自由换取了心爱 女孩的生命。谁才是真正的开膛手? 《吹笛手莫列狐》与《开膛手在风之皮尔城》两 大谜案,尽收录于最世首部科幻绘本《吹笛者与开膛 手》。程婧波编写的《吹笛者与开膛手》推出“纸上 科幻电影”的概念,奢侈的图量为你带来极其震撼的 视觉效果。这是一场颇具诚意与勇气的邀约——邀约 每一个遇见它的人亲临创作者的梦境。 星云奖金奖得主程婧波用她极具辨识度的笔触创 造了这个梦境,最世畅销书封面御用插画师孙十七用 画笔潜心捕捉梦境里的每一抹亮色,让它们呈现出如 回忆般的隽永。造梦者与捕梦手以“纸上科幻电影” 的全新叙述方式为你抽丝剥茧,邀你共度淋漓酣畅的 阅读之旅,共享吹笛者与开膛手的传奇盛宴!
  • 12月23日,雨市沉溺在一种雾霭霭的水汽之中。
    被窝里暖暖的,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在我睁开眼的 那一刻从潮湿的窗外扑面而来。月光,吹笛手,开满 向阳花的屋顶,某种植物在夜间苏醒了,奇异的香气 弥漫。
    这一切持续了大概一个上午,又或许是五分钟, 总之当我回过神来时,听到的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
    “你好。”听筒里那个陌生的声音说,“这里是 刑事侦察科,我是老金,请问你是……” “程程。” “嗯,对,我们正在找你,这里有桩案子需要协 助调查,**或者明天能来一下吗?” “抱歉,我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 “协助调查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这是一桩凶 杀案。” “可是我对此没有兴趣。” 那边沉默了一阵,接着说:“很棘手,希望你能 提供一些线索,案子发生在槐树镇,往返费时,我们 不能再在别的问题上耽误时间了。” “我没有义务去关心一桩几十英里之外的凶杀案 。” “你确定要这样?” “对不起,我要挂电话了。” “死者名叫吉米亚,死于昨天。你该知道……昨 天是雨市今年*后一次成年仪式。” 我摁在挂线键上的手迟疑了一下。
    那个声音继续缓缓地说着,听筒里流溢出苍凉的 湿气。我的心情开始变得有点泥泞。雨市每年四度的 成年仪式,总是冬至这天*让我惧怕。
    当他说完,我问:“是那个十四年前从灯塔镇搬 走的吉米亚吗?” 电话线另一头陌生的声音答道:“是那个十四年 前从灯塔镇搬走的吉米亚。” 7age 来客 很多年以前,这座城市的另一端。
    那时她还是个小姑娘,双膝和手腕都很胖。有一 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人要租借房子。他是一个头发 卷曲的少年,看上去比她大很多,提着两个黑黑的箱 子。
    “我叫格林兰多。”他不好意思地向她的父母介 绍自己。
    他付了钱,提着箱子自己上了楼。楼上是一间很 小的房间,很久没有用过了。当时她正悬着腿坐在餐 桌前,衔着汤匙看这个瘦削的少年上楼,牛奶全灌到 了下巴上。
    她注意到,他的箱子并不一样重,因为他提着其 中一个,而把另一个抱在怀里。
    从此以后,她经常听见一些声音。
    “妈妈,是格林兰多。”她说。
    “程程,你又把裙子弄脏了!”妈妈回答道。
    “妈妈,格林兰多在屋子里弄了一些古怪的乐器 。” “程程,不要拿手抓布丁!”她似乎没有听明白 这个小家伙在说什么。
    终于有**,她决定亲自去过问格林兰多,这个 放肆的男孩子,他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弄出一些奇 怪的声音。
    楼梯比她想象的要高,*终她是被他拉着衣服领 子提上去的。
    “那是什么声音?” “嘘。”格林兰多把手放在唇边轻轻地摇了一下 。
    “是什么?”她擦了擦黑黑的膝盖,继续问道。
    “如果你不老是这样向我提问,就会显得*淑女 ,亲爱的小女士。” “是什么?”她开始生气,恶狠狠地盯着他。
    “吹笛手莫列狐。” “那是什么?” “天,我真拿你没办法。” 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一个躺在墙角的木偶吸引, 她还发现格林兰多已经改变了屋子里的陈设。这个原 本积满灰尘的狭小房间此刻显得十分明亮,只有一张 小床摆在屋子中间。
    那个木偶穿着跟格林兰多一模一样的衣服,歪着 头,手垂在地板上,好像睡着了。
    她蹲下来,看着熟睡的木偶。
    他似乎是微笑着睡着的,虽然他没有嘴。而他的 脸,苍白得就好像他正是格林兰多一样。
    这正是十四年前。灯塔镇。P18-2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