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外国

最后的常春藤叶--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青少年文库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31421
  • 作者:(美)欧·亨利|译者:王永年
  • 页数:218
  • 出版日期:2011-03-01
  • 印刷日期:2011-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4千字
  • 欧·亨利是美国杰出的小说家,他以新颖的构思、诙谐的语言、悬念突变的手法表现了20世纪初期的美国社会,开辟了美国式短篇小说的途径。他的作品富于生活情趣,被誉为“美国生活的幽默百科全书”。
    《*后的常春藤叶--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收录的24篇小说都是欧·亨利短篇小说作品的代表作,在翻译过程中,译者王永年等力求做到吃透原文含义,紧扣原作,在不损害汉语习惯的前提下,进行“功能对等”的转换,争取达到形似神似,希望读者一看就能领略原文意蕴,欣赏原著的魅力。
  • 欧·亨利是一位风格独特的作家,他的作品幽默风趣,诙谐机智,文 笔简练,描写生动。他善于捕捉生活中令人啼笑皆非然而富于哲理的戏剧 性场景,用近似漫画的笔触勾勒人物,从细微之处抓住特点,用形象的语 言描绘出来,挥洒自如,左右逢源,使人物有血有肉,栩栩如生。 《最后的常春藤叶--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收录的24篇小说都是欧 ·亨利短篇小说作品的代表作。 《最后的常春藤叶--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在翻译过程中,译者王 永年等力求做到吃透原文含义,紧扣原作,在不损害汉语习惯的前提下, 进行“功能对等”的转换,争取达到形似神似,希望读者一看就能领略原 文意蕴,欣赏原著的魅力。
  • 麦琪的礼物
    警察和赞美诗
    忙碌经纪人的浪漫史
    华而不实
    索利托牧场的卫生学
    活期贷款
    公主与美洲狮
    托拉斯的破产
    慈善事业数学讲座
    双料骗子
    重新做人
    女巫的面包
    吉米·海斯和缪里尔
    哈格雷夫斯的两个角色
    小熊约翰·汤姆的返祖现象
    提线木偶
    红酋长的赎金
    我们选择的道路
    汽车等待的时候
    钟摆
    *后的常春藤叶
    丛林中的孩子
    二十年后
    回合之间
  • 一块八毛七分钱。全在这儿了。其中六毛钱还是铜子儿凑起来的。这 些铜子儿是每次一个、两个向杂货铺、菜贩和肉店老板那儿死乞白赖地硬 扣下来的;人家虽然没有明说,自己总觉得这种掂斤播两的交易未免太吝 啬,当时脸都臊红了。德拉数了三遍。数来数去还是一块八毛七分钱,而 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除了倒在那张破旧的小榻上号哭之外,显然没有别的办法。德拉就那 样做了。这使一种精神上的感慨油然而生,认为人生是由啜泣、抽噎和微 笑组成的,而抽噎占了其中*大部分。
    这个家庭的主妇渐渐从**阶段退到第二阶段,我们不妨抽空儿来看 看这个家吧。一套连家具的公寓,房租每星期八块钱。虽不能说是**难 以形容,其实跟贫民窟也相去不远。
    下面门廊里有一个信箱,但是永远不会有信件投进去;还有一个电钮 ,除非神仙下凡才能把铃按响。那里还贴着一张名片,上面印有“詹姆斯 ·迪林汉·扬先生”几个字。
    “迪林汉”这个名号是主人先前每星期挣三十块钱的时候,一时高兴 ,加在姓名之间的。现在收入缩减到二十块钱,“迪林汉”几个字看来就 有些模糊,仿佛它们正在郑重考虑,是不是缩成一个质朴而谦逊的“迪” 字为好。但是每逢詹姆斯·迪林汉·扬先生回家上楼,走进房间的时候, 詹姆斯·迪林汉·扬太太——就是刚才已经介绍给各位的德拉——总是管 他叫做“吉姆”,总是热烈地拥抱他。那当然是很好的。
    德拉哭了之后,在脸颊上扑了些粉。她站在窗子跟前,呆呆地瞅着外 面灰蒙蒙的后院里,一只灰猫正在灰色的篱笆上行走。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她只有一块八毛七分钱来给吉姆买一件礼物。好几个月来,她省吃俭用 ,能攒起来的都攒了,可结果只有这一点儿。一星期二十块钱的收入是不 经用的。支出总比她预算的要多。总是这样的。只有一块八毛七分钱来给 吉姆买礼物。她的吉姆。为了买一件好东西送给他,德拉自得其乐地筹划 了好些日子。要买一件精致、珍奇而真有价值的东西——够得上为吉姆所 有的东西固然很少,可总得有些相称才成呀。
    房里两扇窗子中间有一面壁镜。诸位也许见过房租八块钱的公寓里的 壁镜。一个**瘦小灵活的人,从一连串纵的片断的映像里,也许可以对 自己的容貌得到一个大致不差的概念。德拉全凭身材苗条,才精通了那种 技艺。
    她突然从窗口转过身,站到壁镜面前。她的眼睛晶莹明亮,可是她的 脸在二十秒钟之内却失色了。她迅速地把头发解开,让它披落下来。
    且说,詹姆斯·迪林汉·扬夫妇有两样东西特别引为自豪,一样是吉 姆三代**的金表,另一样是德拉的头发。如果示巴女王住在天井对面的 公寓里,德拉总有**会把她的头发悬在窗外去晾干,使那位女王的珠宝 和礼物相形见绌。如果所罗门王当了看门人,把他所有的财富都堆在地下 室里,吉姆每次经过那儿时准会掏出他的金表看看,好让所罗门妒忌得吹 胡子瞪眼睛。
    这当儿,德拉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褐色的小瀑布,奔泻闪 亮。头发一直垂到膝盖底下,仿佛为她铺成了一件衣裳。她又神经质地赶 快把头发梳好。她踌躇了一会儿,静静地站着,有一两滴泪水溅落在破旧 的红地毯上。
    她穿上褐色的旧外套,戴上褐色的旧帽子。她眼睛里还留着晶莹的泪 光,裙子一摆,就飘然走出房门,下楼跑到街上。
    她走到一块招牌前停住了,招牌上面写着:“莎弗朗妮夫人——经营 各种头发用品。”德拉跑上一段楼梯,气喘吁吁地让自己定下神来。那位 夫人身躯肥大,肤色白得过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同“莎弗朗妮”这个 名字不大相称。
    “你要买我的头发吗?”德拉问道。
    “我买头发。”夫人说,“脱掉帽子,让我看看头发的模样。” 那股褐色的小瀑布泻了下来。
    “二十块钱。”夫人用行家的手法抓起头发说。
    “赶快把钱给我。”德拉说。
    噢,此后的两个钟头仿佛长了玫瑰色翅膀似的飞掠过去。诸位不必理 会这种杂凑的比喻。总之,德拉正为了送吉姆的礼物在店铺里搜索。
    德拉终于把它找到了。它准是专为吉姆,而不是为别人制造的。她把 所有店铺都兜底翻过,各家都没有像这样的东西。那是一条铂金表链,式 样简单朴素,只是以货色来显示它的价值,不凭什么装潢来炫耀——一切 好东西都应该是这样的。它甚至配得上那只金表。她一看到就认为非给吉 姆买下不可。它简直像他的为人。文静而有价值——这句话拿来形容表链 和吉姆本人都恰到好处。店里以二十一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她,她剩下八毛 七分钱,匆匆赶回家去。吉姆有了那条链子,在任何场合都可以毫无顾虑 地看看钟点了。那只表虽然华贵,可是因为只用一条旧皮带来代替表链, 他有时候只是偷偷地瞥一眼。
    德拉回家以后,她的陶醉有一小部分被审慎和理智所替代。她拿出卷 发铁钳,点着煤气,着手补救由于爱情加上慷慨而造成的灾害。那始终是 一件艰巨的工作,亲爱的朋友们——简直是了不起的工作。
    不出四十分钟,她头上布满了紧贴着的小发卷,变得活像一个逃课的 小学生。她对着镜子小心而苛刻地照了又照。
    “如果吉姆看了一眼不把我宰掉才怪呢,”她自言自语地说,“他会 说我像是康奈岛游乐场里的卖唱姑娘。我有什么办法呢?——唉!只有一 块八毛七分钱,叫我有什么办法呢?” 到了七点钟,咖啡已经煮好,煎锅也放在炉子后面热着,随时可以煎 肉排。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