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外国儿童文学 > 侦探/冒险小说

福尔摩斯探案集/青少年美绘版经典名著书库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人民
  • ISBN:9787213052194
  • 作者:(英)柯南道尔|主编:崔钟雷|译者:石冬雪
  • 页数:187
  • 出版日期:2013-01-01
  • 印刷日期:2013-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90千字
  • 《福尔摩斯探案集》是英国作家柯南道尔创作的系列侦探小说。小说以福尔摩斯为主人公,描绘他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破获一个又一个疑案,抓获一个又一个罪犯。小说结构起伏跌宕,形象鲜明生动,推理引人入胜,让人充分领略理性、智慧和知识的力量,同时也展现了这一历史时段英国鲜活斑斓的社会画卷和人生百态。
  • 福尔摩斯探案故事均为流传百余年长盛不衰的名篇,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这本《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几个案子形态各异,疑团重重,揭开真相的 过程凸显了主人公福尔摩斯的坚定意志和强大推理能力。读者从中可以了解 《福尔摩斯探案集》的整体风格,感受它的魅力。 本书由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编著。
  • 四签名
    **章 福尔摩斯推断学
    第二章 陈述案情
    第三章 四签名
    第四章 秃头的故事
    第五章 樱沼别墅的悲剧
    第六章 福尔摩斯作出推断
    第七章 追踪
    第八章 贝克街小分队
    第九章 线索的中断
    第十章 凶手的下场
    第十一章 大宗阿克拉宝物
    第十二章 乔纳森·斯茂传奇

    奇案记
    波希米亚丑闻奇案
    赤发团
    分身奇案
    湖畔惨剧
    橘核奇案
  • 当时我写这部书的用意,本来是想讨福尔摩斯的欢心,谁知却遭到了他 冷 酷的批评,我心里觉得很郁闷。福尔摩斯做事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过分雕 饰, 他在静默的时候,总隐藏着骄傲。所以对这件事我不愿多说,只是静静地坐 着, 养我的脚伤。我的脚曾经被**打穿,虽然没成废人,可是每逢天气变化, 关节 就隐隐作痛,很痛苦。
    过了一会儿,福尔摩斯把烟斗放下,缓缓说道:“上个礼拜,有一个法 国人弗 朗索瓦·李维亚耳来请教我。这人你或许也听说过,在法国侦探界里可算是 后起 之秀。他资质好,胆识也不差,可惜学识太浅,遇到疑难案件,常苦于没有 足够的 知识去应付。他所请教的是一件遗嘱案,极有趣。我告诉他两件相似的案情 ,经 过我一番解说,他的疑惑顿时全消,案情的真相也就水落石出了。**早晨 ,我 收到一封信,是他寄给我的,你可以拿去看看。”说着,就把一张外国信纸 递给 我,我看了个大概,见那信全是法文,中间有很多恭维的话,例如“伟大” 、“高超 的手段”、“有力的行动”一类的词语等等。
    我看完了笑道:“语气十分诚恳,他对你十分崇拜啊!” 夏洛克·福尔摩斯轻轻说道:“对啊!恭维得太过分了。他的侦探能力 虽然没 有到家,可是侦探所需要的条件他已经具备了三分之二,有推断力和观察力 ,只 欠缺足够的学识罢了。如果继续努力下去,他会成为一名好侦探的。他现在 想当 翻译,想要把我的作品译成法文。” “什么?是你的大作吗?” 他微微一笑:“我在侦探学方面发表过很多文章,其中《烟灰辨识》一 篇,单 就雪茄烟、纸烟、烟斗丝的烟灰,我就列举了一百四十种。同时每一种烟灰 都有 草图,还有专业的解释。我们在侦查的时候,烟灰常常可以作为全案的线索 。譬 如一个杀人的凶犯,如果能够断定他的烟灰是印度烟,那么追踪他的时候, 范围 就缩小了。并且烟灰的辨识也很容易,阅历广的,见了印度雪茄的黑灰和‘ 鸟眼’ 烟的白灰,就好似白菜和马铃薯一样,可以一望而知。” 我说:“那是由于你有过人的天赋,别人又怎能及你。” “因为我了解了它们的重要性。我的作品中还有一篇关于脚印的辨别法 ,里 边提到,因为脚印容易被湮没,所以可以用熟石膏来保存。其余像手指印, 虽然 痕迹极小,可是石工、水手、木匠、矿工等,职业不同,手指印也各不相同 。为此我 专门画成图样,详加注解,好让我的同行们有据可查,而这些对于无名尸体 身份 的鉴定和寻找罪犯的蛛丝马迹,是极有益处的。我琐琐碎碎地对你说这些话 ,你 是否感到疲倦了?” 我回答:“不但不疲倦,反而很愉快。这些话可以印证你以前探案的方 法,让 我身临其境,同时也终于明白你的成功*非侥幸,而是靠坚实的理论得来的 。但 是你所说的观察力和推断力,未免有些混淆。” 他把背稳稳地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缕缕浓烟从烟斗中飘出 来。
    他说道:“以你为例。照我的观察,我知道你**上午必定到过维克莫亚街 的电 报局,照推理说起来,我知道你必定在那里发了一封电报。” 我说:“是啊,这两件事的确是这样的,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我敢说 此事我并没有告诉过第二个人。” 他说:“你虽没有告诉别人,事实本身却能够告诉我。这件事很简单, 解释起 来却很繁杂。这件事就可以成为划分观察力与推断力的界限。我的观察力告 诉 我,你的鞋头有一些红泥,据我所知,维克莫亚街电报局门外正在修路,从 地下 掘出来的红泥堆积在门外,往来的人如果不留神,就会踏到这污泥。**早 晨, 你几乎一直待在这里,没有远行,而贝克街又没有红泥,于是我由此推断你 一定 去过维克莫亚街。” “是啊,但你的推断力还告诉你些什么?使你能够断定我发过一封电报 呢?” “这也是很容易判断的。**早上我和你面对面坐着的时候,没有见你 写 信,你桌子上的明信片、邮票都没有动,你不发电报,去那里做什么?凡事 在推断 的时候删掉一些可能,那么,*后的结果就确定了。” 我略微想了一想,又说:“这件事正如你所说的,本来就简单而容易推 断。我 想再试试你的推断力,你有兴趣听吗?” 他答道:“你尽管放心说,或许我不用第二次注射***了。凡是你所 问的, 我差不多没有不愿意解释的。” 我说:“我曾经听你说过,人们的日用品一定会留下这个人的特征。精 于观 察的人,可以见了东西就知道这个人。我这里有只新得来的表,你能说出这 表原 来主人的特征吗?” 我说着把表递给他,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把表放在手里,掂掂它的 重 量,又仔细地看表面,然后再打开后面的盖子,留心察看内部的机件。同时 ,他从 衣袋里摸出放大镜来仔细地察看。看见他忽然神情沮丧,一言不发,我想他 这回 终于被难倒了,心里便有一种孩子般的快乐。
    他说:“这件事很难,几乎没有头绪。因为这表*近才擦过油泥,纹路 痕迹都 没有了。” 我答道:“是的,的确是擦过油泥,然后才给我的。”我觉得他想掩饰 他的失 败,才故意说这些话来搪塞。
    他仰起头,注视着屋顶的天花板,分明在那里苦思冥想。他慢慢地说道 :“即 使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我已有了一些头绪。我试着说说看,请你指教。我想 这东 西必是你哥哥的,你哥哥又是从你父亲处得来的。” 我问道:“你是从表背面的H.W两个字母上知道的吗?” “不错,W代表你的姓。表里面所刻的制造年月离现在已经有五十年了 ,这 样长的时间,可知它一定是上一辈留下来的。并且按习惯说起来,凡是一些 有纪 念意义的东西,传给长子的居多,而长子往往又袭用父亲的名字。如果我猜 测的 没错,令尊已经去世多年了。所以我敢断定这表必定是在你哥哥的手里。” 我说:“是,还有呢?” “你哥哥不善理财,有时甚至挥霍无度。因此他雄厚的资产,不久就所剩 无 几了,所以生活拮据,后来因酗酒而死。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 我听了,立刻触动往事,心潮起伏,站起来说:“福尔摩斯!你为什么 对着人 家的弟弟说哥哥的不是?这对吗?况且你所说的也未必都是出于推断,你恐 怕早 就知道我哥哥的情况吧。” 他很和缓地说道:“华生医生!请你原谅我的坦率。我推断了很久,偶 然有所 心得,便直言不讳,一时没有顾及你的感情,十分抱歉。但是你说我预先知 道是 不正确的。我没有看见表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你有哥哥呢。” “那么,你怎么知道他的行为?怎么可能如此分毫不差呢?” “侥幸而已!我只是揣测罢了,不敢断定事事都确实啊!” …… P5-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