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海上花开(国语海上花列传Ⅰ)

定 价 29.5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898 件
数量
-
+
库存:2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1236
  • 作者:(清)韩邦庆|译者:张爱玲
  • 页数:351
  • 出版日期:2012-07-01
  • 印刷日期:2014-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4
  • 字数:252千字
  • 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是一部描写清末上海妓院日常生活的长篇小说,旁及官场和商界等多个社会层面,曾被胡适称为“吴语文学的**部杰作”,鲁迅则曾称赞它有“平静而近自然”的风韵。 张爱玲将《海上花列传》视作《红楼梦》之后传统小说的又一座高峰,推崇备至。为了去除书中的吴语对白对读者造成的障碍,她将之尽数译为国语,希望能使*多人读到并重视这部小说。 《海上花列传》分为《海上花开(国语海上花列传Ⅰ)》《海上花落(国语海上花列传Ⅱ)》两本。
  • 熟悉张爱玲的读者都该知道爱玲所译的《海上花》,即《海上花列传 》。 《海上花开(国语海上花列传Ⅰ)》的主要内容是写清末中国上海十里 洋场中的妓院生活,涉及当时的官场、商界及与之相链接的社会层面。作 者以看似不动声色的笔墨,描写了当时贫富悬殊、贵贱分明的社会生活画 面。 《海上花开(国语海上花列传Ⅰ)》是最著名的吴语小说,作者江苏松 江府(今属上海市)人韩邦庆。全书由文言和苏白写成,对话皆用苏州方 言是该书的鲜明特点,使用苏白也是19世纪兴起的吴语小说的共同特点。
  • 海上花列传序
    译者识
    **回 赵朴斋咸瓜街访舅 洪善卿聚秀堂做媒
    第二回 小伙子装烟空一笑 清倌人吃酒枉相讥
    第三回 议芳名小妹附招牌 拘俗礼西崽翻首座
    第四回 看面情代庖当买办 丢眼色吃醋是包荒
    第五回 垫空当快手结新欢 包住宅调头瞒旧好
    第六回 养囡鱼戏言徵善教 管老鸨奇事反常情
    第七回 恶圈套罩住迷魂阵 美姻缘填成薄命坑
    第八回 蓄深心劫留红线盒 逞利口谢却七香车
    第九回 沈小红拳翻张蕙贞 黄翠凤舌战罗子富
    **〇回 理新妆讨人严训导 还旧债清客钝机锋
    **一回 乱撞钟比舍受虚惊 齐举案联襟承厚待
    **二回 背冤家拜烦和事老 装鬼戏催转踏谣娘
    **三回 挨城门陆秀宝开宝 抬轿子周少和碰和
    **四回 单拆单单嫖明受侮 合上合合赌暗通谋
    **五回 屠明珠出局公和里 李实夫开灯花雨楼
    **六回 种果毒大户拓便宜 打花和小娘陪消遣
    **七回 别有心肠私讥老母 将何面目重责贤甥
    **八回 添夹袄厚谊即深情 补双台阜财能解愠
    **九回 错会深心两情浃洽 强扶弱体一病缠绵
    第二〇回 提心事对镜出谵言 动情魔同衾惊噩梦
    第二一回 问失物瞒客诈求签 限归期怕妻偷摆酒
    第二二回 借洋钱赎身初定议 买物事赌嘴早伤和
    第二三回 甥女听来背后言 老婆出尽当场丑
    第二四回 只怕招冤同行相护 自甘落魄失路谁悲
    第二五回 翻前事抢白*多情 约后期落红谁解语
    第二六回 真本事耳际夜闻声 假好人眉间春动色
    第二七回 搅欢场醉汉吐空喉 证孽冤淫娼烧炙手
    第二八回 局赌露风巡丁登屋 乡亲削色嫖客拉车
    第二九回 隔壁邻居寻兄结伴 过房亲眷挈妹同游
    第三〇回 新住家客栈用相帮 老师傅茶楼谈不肖
    第三一回 长辈埋冤亲情断* 方家贻笑臭味差池
    第三二回 诸金花效法受皮鞭 周双玉定情遗手帕
  • 按此一大说部书系花也怜侬所著,名曰《海上花列传》。只因海上自 通商以来,南部**,日新月盛,凡冶游子弟,倾覆流离于狎邪者,不知 凡几。虽有父兄,禁之不可;虽有师友,谏之不从。此岂其冥顽不灵哉? 独不得一过来人为之现身说法耳。方其目挑心许,百样绸缪,当局者津津 乎若有味焉;一经描摹出来,便觉令人欲呕,其有不爽然若失,废然自返 者乎?花也怜侬具菩提心,运广长舌,写照传神,属辞此事,点缀渲染, 跃跃如生,却*无半个淫亵秽污字样,盖总不离警觉提撕之旨云。苟阅者 按迹寻踪,心通其意,见当前之媚于西子,即可知背后之泼于夜叉;见今 日之密于糟糠,即可卜他年之毒于蛇蝎:也算得是欲觉晨钟,发人省者矣 。此《(海上花列传》之所以作也。
    看官,你道这花也怜侬究是何等样人?原来古槐安国之北有黑甜乡, 其主者日趾离氏,尝仕为天禄大夫,晋封醴泉郡公,乃流寓于众香国之温 柔乡,而自号花也怜侬云。所以花也怜侬,实是黑甜乡主人,日日在梦中 过活,自己偏不信是梦,只当真的作起书来;及至捏造了这一部梦中之书 ,然后唤醒了那一场书中之梦。看官啊,你不要只在那里做梦,且看看这 书,倒也不错。
    这书即从花也怜侬一梦而起;也不知花也怜侬如何到了梦中,只觉得 自己身子飘飘荡荡,把握不定,好似云催雾赶的滚了去,举首一望,已不 在本原之地了,前后左右,寻不出一条道路,竟是一大片浩淼苍茫无边无 际的花海。
    看官须知道,“花海”二字非是杜撰的,只因这海本来没有什么水, 只有无数花朵,连枝带叶,漂在海面上,又平匀,又绵软,浑如绣茵锦厨 一般,竟把海水都盖住了。
    花也怜侬只见花,不见水,喜得手舞足蹈起来,并不去理会这海的阔 若干顷,深若干寻,还当在平地上似的,踯躅留连,不忍合去。不料那花 虽然枝叶扶疏,却都是没有根蒂的,花底下即是海水,被海水冲激起来, 那花也只得随波逐流,听其所止。若不是遇着了蝶浪蜂狂,莺欺燕妒,就 为那蚱蜢蜣螂虾蟆蝼蚁之属,一味的披猖折辱,狼藉蹂躏。惟天如桃,秾 如李,富贵如牡丹,犹能砥柱中流,为群芳吐气;至于菊之秀逸,梅之孤 高,兰之空山自芳,莲之出水不染,那里禁得起一些委屈,早已沉沦汩没 于其间! 花也怜侬见此光景,辄有所感,又不禁怆然悲之。这一喜一悲也不打 紧,只反害了自己,*觉得心慌意乱,目眩神摇;又被罡风一吹,身子越 发乱撞乱磕的,登时闯空了一脚,便从那花缝里陷溺下去,竟跌在花海中 了。
    花也怜侬大叫一声,待要挣扎,早已一落千丈,直坠至地,却正坠在 一处,睁眼看时,乃是上海地面,华洋交界的陆家石桥。
    花也怜侬揉揉眼睛,立定了脚跟,方记**是二月十二日;大清早起 ,从家里出门,走了错路,混入花海里面,翻了一个筋斗,幸亏这一跌倒 跌醒了;回想适才多少情事,历历在目,自觉好笑道:“竟做了一场大梦 !”叹息怪诧了一回。
    看官,你道这花也怜侬究竟醒了不曾?请各位猜一猜这哑谜 儿如何?但在花也怜侬自己以为是醒的了,想要回家里去,不知从 那一头走,模模糊糊,踅下桥来。刚至桥堍,突然有一个后生,穿 着月白竹布箭衣,金酱宁绸马褂,从桥下直冲上来。花也怜侬让避 不及,对面一撞,那后生扑塌地跌了一交,跌得满身淋漓的泥浆 水。那后生一骨碌爬起来拉住花也怜侬乱嚷乱骂,花也怜侬向他分 说,也不听见。当时有青布号衣中国巡捕过来查问。后生道:“我 叫赵朴斋,要到咸瓜街去。哪晓得这冒失鬼跑来撞我跌一交!你看 我马褂上烂泥!要他赔的!” 花也怜侬正要回言,只见巡捕道:“你自己也不小心哩。放他 去罢。”赵朴斋还咕哝了两句,没奈何,放开手,眼睁睁地看着花 也怜侬扬长自去。看的人挤满了路口,有说的,有笑的。赵朴斋抖 抖衣襟,发急道:“教我怎样去见我舅舅呃?”巡捕也笑起来道: “你到茶馆里拿手巾来揩揩□。(注一)” 一句提醒了赵朴斋,即在桥堍近水台茶馆占着个靠街的座儿, 脱下马褂,等到堂倌舀面水来,朴斋绞把手巾,细细的擦那马褂, 擦得没一些痕迹,方才穿上,呷一口茶,会帐起身,径至咸瓜街中 市,寻见永昌参店招牌,踱进石库门,高声问洪善卿先生。有小伙 计答应,邀进客堂,问明姓字,忙去通报。
    不多时,洪善卿匆匆出来。赵朴斋虽也久别,见他削骨脸,爆 眼睛,却还认得,趋步上前,口称“舅舅”,行下礼去。
    P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