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作者:林徽因 出版社:浙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34866
  • 作者:林徽因
  • 页数:231
  • 出版日期:2012-10-01
  • 印刷日期:2012-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46千字
  • 林徽因编著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收录作者的经典散文、小说和诗歌,其中包括散文《悼志摩》、《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谈北京的几个文物建筑》,小说《模影零篇·钟绿》、《窘》、《九十九度中》,诗歌《谁爱这不息的变幻》、《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题剔空菩提叶》等经典作品。
  • 林徽因编著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内容简介:林徽因是一个才情横溢 的诗人,一个入木三分的评论家,更是一个卓有成就的建筑学家。被胡适誉 为“第一代才女”的她,集佳话、传奇、艳情、才艺、品学、美貌于一身, 是二十世纪中国第一位女性建筑学家及作家,在她身上所透出的才气、美质 与一生的传奇经历都为当世仰叹。她的文学著作颇丰,包括诗歌、散文、小 说、剧本等。其中,诗歌《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和小说《九十九度中》堪称 经典。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收录了林微因的散文、小说、书信等有代表性的 美文,包括对古代建筑的看法及评价,真正将一个文艺复兴式的人物展示在 我们面前。她的文章写得如此舒缓从容,不徐不疾,的确是一种境界,通过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阅读这样一个传奇女子的一生的确是一种享受。
  • 散文
    悼志摩
    惟其是脆嫩
    山西通信
    窗子以外
    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
    蛛丝和梅花
    文艺丛刊小说选题记
    究竟怎么一回事
    彼此
    一片阳光
    致胡适
    致沈从文
    致费正清费慰梅
    谈北京的几个文物建筑
    我们的首都
    小说

    九十九度中
    模影零篇·钟绿
    模影零篇·吉公
    模影零篇·文珍
    模影零篇·绣绣
    诗歌
    谁爱这不息的变幻
    那一晚

    情愿
    仍然
    激昂
    一首桃花
    莲灯
    中夜钟声
    山中一个夏夜
    微光
    秋天,这秋天
    年关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吊玮德
    灵感
    城楼上
    深笑
    风筝
    别丢掉
    雨后天
    记忆
    静院
    无题
    题剔空菩提叶
    黄昏过泰山
    昼梦
    八月的忧愁
    过杨柳
    冥思
    空想(外四章)
    红叶里的信念
    山中
    静坐
    十月独行
    时间
    古城春景
    前后
    去春
    除夕看花
    诗三首
    林徽因诗
    病中杂诗九首
    哭三弟恒
    我们的雄鸡
    附:徐志摩致林徽因
  • 十一月十九日我们的好朋友,许多人都爱戴的新诗人,徐志摩突兀地, 不可信地,惨酷地,在飞机上遇险而死去。这消息在二十日的早上像一根针 刺猛触到许多朋友的心上,顿使那一早的天墨一般地昏黑。哀恸的咽哽锁住 每一个人的嗓子。
    志摩……死……谁曾将这两个句子联在一处想过!他是那样活泼的一个 人,那样刚刚站在壮年的**上的一个人。朋友们常常惊讶他的活动,他那 像小孩般的精神和认真,谁又会想到他死? 突然的,他闯出我们这共同的世界,沉人永远的静寂,不给我们一点预 告,一点准备,或是一个*后希望的余地。这种几乎近于忍心的决*,那一 天不知震麻了多少朋友的心!现在邪不能否认的事实,仍然无情地挡在我们 前面。任凭我们多苦楚地哀悼他的惨死,多迫切地希冀能够仍然接触到他原 来的音容,事实是不会为体贴我们这悲念而有些须*改;而他也再不会为不 忍我们这伤悼而有些须活动的可能!这难堪的永远静寂和消沉便是死的*残 酷处。
    我们不迷信的,没有宗教地望着这死的帏幕,*是丝毫没有把握。张开 口我们不会呼吁。闭上眼不会入梦。徘徊在理智和情感的边沿,我们不能预 期后会。对这死,我们只是永远发怔,吞咽枯涩的泪,待时间来剥削这哀恸 的尖锐,痂结我们每次悲悼的创伤。那**下午初得到消息的许多朋友不是 全跑到胡适之先生家里么?但是除却拭泪相对,默然围坐外,谁也没有主意 ,谁也不知有什么话说。对这死! 谁也没有主意,谁也没有话说!事实不容我们安插任何的希望,情感不 容我们不伤悼这突兀的不幸,理智又不容我们有超自然的幻想!默然相对。
    默然围坐……而志摩则仍是死去没有回头,没有音讯,永远地不会回头,永 远地不会再有音讯。
    我们中间没有**信命运之说的,但是对着这不测的人生,谁不感到惊 异,对着那许多事实的痕迹又如何不感到人力的脆弱,智慧的有限。世事尽 有定数?世事尽是偶然?对这永远的疑问,我们什么时候能有**的把握? 在我们前边展开的只是一堆坚质的事实: “是的,他十九晨有电报来给我…… “十九早晨,是的!说下午三点准到南苑,派车接…… “电报是九时从南京飞机场发出的…… “刚是他开始飞行以后所发…… “派车接去了,等到四点半……说飞机没有到…… “没有到……航空公司说济南有雾…·-很大……”只是一个钟头的差 别;下午三时到南苑,济南有雾!谁相信就是这一个钟头中便可以有这么不 同事实的发生,志摩,我的朋友! 他离平的前一晚我仍见到,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次晨南旅的,飞机改期 过三次,他曾说如果再改下去,他便不走了的。我和他同由一个茶会出来, 在总布胡同口分手。在这茶会里我们请的是为太平洋会议来的一个柏雷博士 ,因为他是志摩生平*爱慕的女作家曼殊斐儿的姊丈,志摩十分地殷勤;希 望可以再从柏雷口中得些关于曼殊斐儿早年的影子,只因限于时间,我们茶 后匆匆地便散了。晚上我有约会出去了,回来时很晚,听差说他又来过,适 遇我们夫妇刚走,他自己坐了一会儿,喝了一壶茶,在桌上写了些字便走了 。我到桌上一看:“定明早六时飞行,此去存亡不卜……”我怔住了,心中 一阵不痛快,却忙给他一个电话。
    “你放心。”他说,“很稳当的,我还要留着生命看*伟大的事迹呢, 哪能便死……” 话虽是这样说,他却是已经死了整两周了! 凡是志摩的朋友,我相信全懂得,死去他这样一个朋友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这事实**比***结实,*固定,*不容否认。志摩是死了,这 个简单惨酷的实际早又添上时间的色彩,一周,两周,一直地增长下去--… 我不该在这里语无伦次地尽管呻吟我们做朋友的悲哀情绪。归根说,读 者抱着我们文字看,也就是像志摩的请柏雷一样,要从我们口里再听到关于 志摩的一些事。这个我明白,只怕我不能使你们满意,因为关于他的事,动 听的,使青年人知道这里有个不可多得的人格存在的,实在太多,决不是几 千字可以表达得完。谁也得承认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世间便不轻易有几个的, 无论在中国或是外国。
    我认得他,今年整十年,那时候他在伦敦经济学院,尚未去康桥。我初 次遇到他,也就是他初次认识到影响他迁学的逖*生先生。不用说他和我父 亲*谈得来,虽然他们年岁上差别不算少,一见面之后便互相引为知己。他 到康桥之后由逖*生介绍进了皇家学院,当时和他同学的有我姊丈温君源宁 。一直到*近两月中源宁还常在说他当时的许多笑话,虽然说是笑话,那也 是他对志摩*早的一个惊异的印象。志摩认真的诗情,*不含有丝毫矫伪, 他那种痴,那种孩子似的天真实能令人惊讶。源宁说,有**他在校舍里读 书,外边下了倾盆大雨——唯是英伦那样的岛国才有的狂雨——忽然他听到 有人猛敲他的房门,外边跳进一个被雨水淋得全湿的客人。不用说他便是志 摩,一进门一把扯着源宁向外跑,说快来我们到桥上去等着。这一来把源宁 怔住了,他问志摩等什么在这大雨里。志摩睁大了眼睛,孩子似的高兴地说 “看雨后的虹去”。源宁不止说他不去,并且劝志摩趁早将湿透的衣服换下 ,再穿上雨衣出去,英国的湿气岂是儿戏,志摩不等他说完,一溜烟地自己 跑了! 以后我好奇地曾问过志摩这故事的真确,他笑着点头承认这全段故事的 真实。我问:那么下文呢,你立在桥上等了多久,并且看到虹了没有?他说 记不清,但是他居然看到了虹。我诧异地打断他对那虹的描写,问他,怎么 他便知道,准会有虹的。他得意地笑答我说:“**诗意的信仰!” “**诗意的信仰”,我可要在这里哭了!也就是为这“诗意的信仰” ,他硬要借航空的方便达到他“想飞”的宿愿!“飞机是很稳当的,”他说 ,“如果要出事,那是我的运命!”他真对运命这样**诗意的信仰! 志摩我的朋友,死本来也不过是一个新的旅程,我们没有到过的,不免 过分地怀疑,死不定就比这生苦,“我们不能轻易断定那一边没有阳光与人 情的温慰”,但是我前边说过*难堪的是这永远的静寂。我们生在这没有宗 教的时代,对这死实在太没有把握了。这以后许多思念你的日子,怕要全是 昏暗的苦楚,不会有一点点光明,除非我也有你那美丽的诗意的信仰!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