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语自在(精)

作者:阿来 出版社:重庆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重庆
  • ISBN:9787229095208
  • 作者:阿来
  • 页数:307
  • 出版日期:2015-07-01
  • 印刷日期:2015-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17千字
  • 阿来具有多重身份,作家、藏族人、环保主义者,摄影爱好者等等,藏地的成长经历使其被藏族文化熏陶,具有了强烈的宗教观和禅思精神,对大自然的热爱又使其用心在观察体悟自然生命的状态,文人的口笔使其能将所察所想所思付诸文字带给读者。
    阿来的小说深邃而厚重,散文《语自在(精)》却写得灵动活泼。
    神秘独特的风景、文化等赋予藏地*多魅力,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许多古老的美丽的事物一去不复返。阿来的散文带读者走进充满魅力的古老时代,又带读者面对充满机械和科技味道却丧失了自然的现在。无论是赏花、游记,或是读书札记,作者从不缺乏的是一种对生活对人类的反思,和一种对大自然的亲近,因此能给读者带来沉思后的心灵沉静。
  • 《语自在(精)》是阿来的一本生活哲思散文,内 容分为三辑。第一辑“大地的咏叹”,作者再次游走 在藏地这块既熟悉又日益陌生的土地,对边地文化的 追思与展望,令作者发出“离开是一种更本质意义上 的切进与归来”的感慨。第二辑“草木之名之美”, 作者的文字愈发柔和、细腻,城市街边常见的梅兰李 桂,在作者那里,超越了“生活一角”的常态感,演 化出了生命最本真的禅意。第三辑“病中读书记”, 选取了作者病中的几篇读书札记,生病的状态,不止 将时间拉长,更为文章平添了视角独特的哲思。
  • **辑 大地的咏叹 
     离开就是一种归来
     野人
     马
     声音
     赞拉:过去与现在
     灯火旺盛的地方
     上溯一条河流的源头
     德格:湖山之间,故事流传
    第二辑 草木之名之美 
     梅——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玉兰——翠条多力引长风,点破银花玉雪香
     李——无言路侧谁知味,唯有寻芳蝶与蜂
     桂——摘来金栗枝枝艳,插上乌云朵朵香
     芙蓉——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
     丁香——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桐——晞发行吟日正长,桐花落尽又新篁
    第三辑 病中读书记 
     我只看到一个矛盾的孔子
     善的简单与恶的复杂
     不是解构,不是背离,是新可能
     道德的还是理想的——关于故乡,而且不只是关于故乡
  • 离开就是一种归来 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我从一座小寺庙里出来。
    住持让手下**的年轻僧人送我一程。他把我送出山 门。
    下午斜射的阳光照耀着苍黛的群山,蜿蜒的山脉 把人的视线延伸到很远的地方。山下奔涌不息的大渡 河水也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闪烁不定的金光。
    我对这个年轻的僧人说:“请回去吧。” 他的脸上流露出些依依不舍的表情,说:“让我 再送送你吧。” 我知道这并不意味着通过这四五个小时的访问, 我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多么深厚的友谊,这是不可能 的。在我做客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在跟他的上司— —这座山间小寺的住持僧人争论。因为一开始他就对 我说,这座小庙的历史有一万多年了。宗教从诞生之 初,就具有对日常生活的**能力。但很难设想产生 于历史进程中的宗教能够**历史本身。于是,我们 就开始争论起来。这个争论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而没 有取得任何结果。
    那时,这个年轻僧人就坐在一边。他一直以一种 恭敬的态度为我们不断续上满碗的热茶,但他的眼睛 却经常从二楼狭小的窗口注视着外面的世界。
    现在,我们来到了阳光下面。强烈的阳光刺得人 有些睁不开眼睛。我们踏入了一片刚刚收割了小麦的 庄稼地。剩下的麦茬发出许多细密的声响。那个年轻 僧人还跟在后面。我还看见,那个多少有些恼怒的住 持正从二楼经堂的窗口注视着我。我在他的眼里,是 一个真正异端吗? 我再一次对身后的年轻僧人说:“请回去吧。” 他固执地说:“我再送一送你。” 我在刚收割不久的麦地里坐了下来。麦子堆成一 个一个的小垛,四散在田野里。每一个小垛都是一幢 房子的形状。在这一带,传统建筑样式都是碉楼式的 平顶房子。而这种房子式的麦垛却有一道脊充当分水 ,带着两边的坡顶。在这片辽阔山地里,还有一种小 房子也是这么低矮,有门无窗,也有分水的脊带着两 边的坡顶。那就是装满叫作“擦擦”的泥供的小房子 。这些叫作擦擦的东西,一类是宝塔状,一类则像是 四方的印版,都是从木模里模制出的泥坯。这些泥坯 陈列在不同的地方,是对很多不同鬼神的供养。
    麦地边的树林与草地边缘,就有一两座这种装满 供养的小房子。
    而地里则满是麦子堆成的这种小房子。
    这时,坐在我身边的小僧人突然开口说:“我知 道你的话比师父说得有道理。” 我也说:“其实,我并不用跟他争论什么。”但 问题是我已经跟别人争论了。
    年轻僧人说:“可是我们还是会相信下去的。” 我当然不必问他明知如此,还要这般的理由。很 多事情我们都说不出理由。
    这时,夕阳照亮了一川河水,也辉耀着列列远山 ,一座又一座青碧的山峰牵动着我的视线,直到很辽 远的地方。
    年轻僧人眯缝着双眼,用他那样的方法看去,眼 前的景象会显得飘浮不定,从而产生出一种虚幻的感 觉。
    “其实,我相信师父讲的,还没有从眼前山水中 自己看见的多。” 我的眼里显出了疑问。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犹疑的笑容:“我看那些山, 一层二层的,就像一个一个的梯级,我觉得有**, 我的灵魂踩着这些梯子会去到天上。”这个年轻僧人 如果接受与我一样的教育,肯定会成为一个诗人。
    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对方也只 是说出自己的感受,并不是要与我讨论什么。这些山 间冷清小寺里的僧人,早已深刻领受了落寞的意义, 并不特别倾向于向你灌输什么。
    但他却把这样一句话长久地留在了我的心上。
    我站起身来与他道别:“请向你师父说得罪了, 我不该跟他争论,每个人都该相信自己的东西。” 我走下山道回望时,他的师父出来,与他并肩站 在一起。这时,倒是那在夕阳余晖里,两个僧人高大 的剪影,给人一种比一万年还要久远的印象。
    一小时后,我下到山脚时,夜已经降临了。
    坐上吉普车,发动起来的引擎把一种震颤传导到 整部车子的每一个角落,也传导到我的身子上。我从 窗口回望山腰上那座小小的寺庙。看到的只是星光下 一个黝黑的剪影。不知为什么,我期望看到一星半点 的灯光,但是,灯火并未因为我有这种期望才会出现 。
    那座小庙的建立很有意思。数百年前的某**, 一个犁地的农民突然发现一面小山崖上似乎有一尊佛 像显现出来。到秋天收割的时候,这隐约的印迹已经 清晰地现身为一尊坐佛了。于是,他们留下了一名游 方僧人,依着这面不大的山崖建起了一座宝殿。石匠 顺着那个显现的轮廓,把这尊自生佛从山崖里剥离出 来。几百年来,人们慢慢为这座自生佛像装金裹银, 没有人再能看到一点石头的质地,当然也就无从想象 原来的样子了。
    在藏区,这不是一种偶然的现象。
    在布达拉宫众多佛像中,*为信徒崇奉的是一尊 观音像。这不但是因为很多伟大人物,比如吐蕃王国 历**有名的国王松赞干布就被看成是观世音的化身 ,而且因为这尊观音像也是从一段檀香木中自然生成 的。只是在布达拉宫我们看到的这尊自生观音,也不 是原本的样子了。
    这尊自生观音包裹在了一尊*大的佛像里,里面 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只能自己进行判断或猜想了。
    从此以后,我在群山中各个角落进进出出,每当 登临比较高的地方,极目远望时,看见一列列的群山 拔地而起,逶迤着向西而去,*终失去陡峻与峭拔, 融入青藏高原的壮阔与辽远时,我就会想到这个有关 阶梯的比喻。
    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比喻。
    P3-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