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古代言情

张公案

作者:大风刮过 出版社:新世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新世界
  • ISBN:9787510449154
  • 作者:大风刮过
  • 页数:297
  • 出版日期:2014-04-01
  • 印刷日期:2014-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85千字
  • 大风刮过编著的《张公案》是一部虚构类古代长篇小说。礼部侍郎兰珏偶遇穷仕子张屏,引出张屏从穷书生到小吏*后官至丞相的精彩人生……张屏的身边,老发生各种离奇的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但他总是在倒霉的过程中破了一个又一个的悬案奇案。而他自身也在渐渐成熟,慢慢懂得了为官之道,懂得。
  • 《张公案》由大风刮过编著。 《张公案》简介: 穷试子张屏进京参加会试,与好友陈筹合住在小 耗子巷的破屋内。因为缺钱,张屏在街头摆摊卖面, 被同科试子鄙视,却因一个误会结识了主持本次科举 的礼部侍郎兰珏。 为摆脱生活困境,好友陈筹推荐张屏替一个戏班 写戏本赚钱,岂料戏班老板突然被杀,张屏和陈筹成 了头号嫌犯,被抓进了刑部大堂。为了解除自己和好 友的嫌疑,也为了寻求真相,张屏开始协助刑部侍郎 王砚破案…… 破案之后,“超级扫把星”张屏参加会试,放榜 后不久,进士榜最后一名(第三十名)被杀,第三十 一名刚好落榜的张屏又成了嫌犯,他开始私下调查此 案,在查案时遇见了微服私访的少年皇帝,得到了彻 底调查此事的权限,并抢在刑部之前破案。案件结束 后,少年皇帝钦点张屏替补为第三十名进士,刑部尚 书陶周风做了他的老师。 张屏成了进士,却被外放到一个小县城宜平当了 县丞,知县忌惮张屏,把他发放去编写县志。在翻查 宜平县资料的过程中,张屏发现宜平县有个神秘的村 子辜家庄神秘消失,他在查询原因时,发现一个小小 的村子,竟牵涉一个极大的阴谋…… 不断遇到各种奇怪问题的张屏、单纯想知道为什 么的张屏,他不曾想到,自己从穷书生到大理寺卿再 到一国丞相的波澜长路,才刚刚开始。
  • 卷壹 黄大仙
    卷贰 鬼笔筒
    卷叁 女儿村
    番外壹 古刹夜话
    番外贰 二世祖
  • 一 京城清明,未得细雨,天色微阴。礼部侍郎兰珏 从小角门中踱出了府邸。
    兰侍郎这几日颇躁得慌,科考将近,携着这个那 个到他府中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但朝廷*近要清正吏 治,御史台中的那些清流们写得弹劾奏折中,本本皆 有他的大名。不外乎说他收受贿赂,弄巧钻营,贪赃 枉法成性,以权谋私专精。倘若主持科考,必定会把 那样这样对不起皇上和社稷的事情干尽。腐朽**的 根本,蛀蚀朝廷的大梁。
    今上着人把其中几份淋漓尽致的折子略去人名, 誊写一摞,送给兰珏,*上面压着一张朱砂笔题字— —“朕信兰卿,定能为朝廷甄选贤才,办好今科”。
    笔迹犀利,仍有一丝少年稚气可寻,是皇上亲笔 。
    兰珏捧着这叠纸,只觉得手腕疼。
    弹劾折子上的这些罪状,大略地说,他都沾上了 ,但往细里说,又都夸大太过。
    但凡穿上官袍,谁没有一点子这种的事儿。即便 那些自诩孤高的所谓清流,也不见得多么干净。
    只是,拿到了这摞东西,本次科考,必定要清清 寡寡,不可沾半点油腥了。
    小皇上年不过十五,手段已渐露端倪,今后越来 越要打叠精神。
    兰侍郎把御批供上案头,右脑仁儿也开始疼。
    钱财珍玩,络绎地送到眼跟前,却拿不得。退了 ,还要赔上许多小心,折却许多人情。
    兰侍郎心中郁结,便换了便服,独自出门走走, 散一散闷气。
    出了长巷,兰珏瞥见街边的一棵大树下,站着一 个人,正直勾勾地看着兰府。
    那人约二十来岁,身量颇高,瘦骨嶙峋,穿着一 身灰扑扑的破旧长衫,皮色黄黑,两腮凹着,眉头皱 着,一双饿鹫般的眼紧瞅着兰大人的家门口。
    兰大人觉得,这个人一定不是来给他送礼的。他 立刻把做过的亏心事都想了一遍,没想到有哪件能和 这人对上。
    他又把自己早年干过的风流事都想了一遍,即便 算上他十六岁干下的**桩韵事,也跑不出一个这么 大的儿子。
    但那青年执著地望着兰府的身姿实在让兰大人渗 得慌,恰见对面街边走过三四个书生。这几人转头看 见了那青年,顿时哂笑几声,低声议论了几句。
    兰珏绕路过去,那几个书生走到一家茶肆外,正 要彼此谦让入内,兰珏举步上前,拱了拱手:“几位 兄台也是今科的试子么?” 几位书生与兰珏彼此寒暄一番,进了茶楼同桌共 饮,闲话些科考之事。其中一个蓝衣书生道:“听闻 今科有柳老太傅之孙参试,看来三甲已定下了一位, 只有两个位置可争了。” 另一个青衫书生道:“吾有自知之明,只要能进 三甲内,哪怕末名都知足了,前三之位万不敢想,随 他是哪个能中。” 那蓝衣书生似笑非笑道:“只可惜我们不会投胎 ,姓不了柳和王,也没有万贯的财势,能迈得进兰侍 郎府的门槛。” 兰珏顺着他的话道:“那位兰侍郎,说不定并非 传言中那么势利,方才我就见侍郎府门口站着一位黑 瘦的仁兄,看打扮不像有财有势。” 几位书生都笑了,蓝衣书生道:“曹兄,你看到 的莫不是一个穿破灰衫儿的瘦高个,有些山野乡土气 的?” 兰珏颔首:“是,是。” 蓝衣书生呵呵笑了两声:“他倒是想进侍郎府, 只怕石头狮子都不让他进。看来曹兄真的是刚到京城 ,没听过该兄的大名。此人叫张屏,是西川郡来的试 子,听说无父无母,城隍庙里长大,在乡绅捐助的义 学中念书,居然被他考进了西川郡举荐进京的名录之 内。只可惜因一桩事坏了名声,*可笑是,竟在市集 上摆摊卖面,丢尽我们读书人脸面。京中试子,就算 和他同是西川郡来的,也没几个人与他往来。” 兰大人听得这惨淡的身世,心中些微的虚,又不 禁回顾回顾那些背地后里干下的事。
    应该没有让谁家破人亡过……兰大人不太肯定地 琢磨。
    那蓝衣书生见他愣神,接着道:“曹兄也觉得卖 面之事匪夷所思?” 兰珏道:“的确是想不到竟去干这个。” 又一名褐衣书生便接着说,因为这张屏已经走投 无路,据闻他刚到京城时,赁下一间破屋居住,屋主 做米铺营生,觉得张屏忠厚老实,便不收他房钱,还 周济他三餐,只让他在店铺内算账。那店主只有一个 女儿,与张屏同在店中进出,店主有意招张屏做个入 赘女婿。谁料他执意不肯,那女子还差点寻了短见。
    兰珏道:“此事孰是孰非真不便说,固然屋主与 张生有恩,但若张生不喜欢他家女儿,硬逼着娶也不 大好。” 蓝衣书生道:“曹兄太厚道了,张屏是嫌那女子 腿脚不太灵便,他念着自己倘有高中一日,有这么位 夫人不体面罢了。那女子寻了自尽,他也没去探望。
    这事传得十分广,众人从此都鄙薄张屏为人,他的名 声算是毁了。还有那好管闲事的,说他如果高中了, 便把这件事捅到怀王面前去。只说他讥讽跛子,他今 生就别想再有出头之日。” 兰珏含笑听着,怀王乃是今上的皇叔,手握兵马 大权,暂摄朝政。怀王少年时,骑马摔断了腿,右腿 微跛。
    试子之间,向来倾轧严重,看来这张屏是触了什 么人的晦气,有意借此打压他。
    兰珏有意沉吟片刻,道:“或许,这位张兄有什 么不得已的苦衷,不敢有家眷牵挂,也未可知。” 几位书生都又笑了:“看来曹兄爱看西山红叶生 之流写的那些传奇话本,猜出江湖悬疑来了。” 与几位书生作别出了茶楼,兰珏慢慢踱回府,思 忖要不要着人查查这个张屏的来历,又觉得这么做未 免过分多疑。
    他已不在兰府外的树下了,兰珏朝那棵树瞧了瞧 ,决定先等一等。
    回到府中,兰珏随便问了问内府管事*近有没有 什么可疑人物。管事的说,都是那些来送礼的人罢了 ,没什么可疑的。
    这么一说,兰珏倒觉得可疑了。
    他府上的门房一向谨慎,就算一只苍蝇在门前多 绕几圈,他们都要揣测是否苍蝇腿上被刺客装了** ,没道理留意不到张屏。
    管事的又道:“老爷你出去的时候,我们在后面 跟着,看见过一个穷书生在门前站着,特别留意了一 下,估计是个送不起礼的穷酸,站了一时,他就走了 。” 兰珏哦了一声,不再提此事。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