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45度的忧伤/儿童文学金牌作家书系

作者:舒辉波 出版社:中国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少儿
  • ISBN:9787514808254
  • 作者:舒辉波
  • 页数:185
  • 出版日期:2012-10-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0千字
  • 你可曾45度仰望过天空?
    将年少的愁绪赋予蔚蓝;
    你可曾触摸过刚落下的泪水?
    也许成长的温度就是这样。
    《儿童文学》擂台赛两度金奖获得者舒辉波*新长篇力作《45度的忧伤》,带你一起去感知45度的忧伤。
  • 《45度的忧伤》由舒辉波编著。 《45度的忧伤》简介: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春天的3月到4月,五个主要人 物分别对应的植物是向日葵、田七、玫瑰、水仙和矢车菊。故事从一个误会 开始,在跟踪、反跟踪,追杀、反追杀中,在一个接一个的悬疑中,五个孩 子,五个家庭的悲欢离合也渐渐呈现出来。五个人在相同的时空中穿梭,在 不同的家庭中成长,有着相似的欢喜,有着不同的忧伤。五个人的故事相互 独立,又相互映证。这是万物生的春三月。尽管春天,是属于这些花儿生长 和开放的季节,但是,春天里,也会有风沙,有寒流。在暖流与寒流的对抗 中,在风沙与雨露的交锋中,每朵花都将最终开发,露出他们纯真、善良、 灿烂的笑容。
  • 一、向日葵是天使
    二、田七有点苦
    三、玫瑰满是刺儿
    四、矢车菊的天空下雨了
    五、水仙花恋爱了
    六、春暖花开
  • 郝秋灵把涂满了草莓酱的一片面包叠成了一个三角形,然后全部塞 进嘴巴里,鼓着满满的腮帮子,仰起头来见爸爸的香烟上已经有了老长 一段烟灰,玻璃杯里的牛奶和香烟一起腾起一丝袅娜的细烟。郝秋灵 的目光顺着升腾的那两丝细烟向上移动,直到望见从窗子射进的那缕阳 光,烟子不见了,空气里满是无数飞舞的精灵,太阳的光辉使得她眯缝了 眼睛。于是,她低下头,拿起筷子,轻轻地敲了敲玻璃杯,玻璃杯里的牛 奶已经被她悉数灌进了肚子,杯子发出了“铮铮”的声音。
    爸爸的目光从报纸上移了上来,落在了郝秋灵的脸上,一双眉毛皱 成了倒八字。
    郝秋灵把*后一口面包咽进肚子里,举了举空空的玻璃杯,然后再 放下,伸手端过来爸爸的牛奶狠喝了一口,伸了伸脖子,拍着胸脯说:“向 日葵**来,你要去接他,要不,爸爸,我去照顾妈妈吧?” “不行,你得上学,我已经安排好了接他的人。以后不许叫弟弟向日 葵……” 弟弟叫郝雨来,不叫向日葵。但是,郝秋灵从来都叫他向日葵。很简 单,弟弟头大,身子细,见人总扬起他那阳光一般金灿灿的面庞,跟盛放 的向日葵一样。想起向日葵,郝秋灵就会想起乡下的家,想起奶奶,想起 奶奶种下的向日葵。奶奶每年都会拿出一块地种上向日葵,夏日里,那片 怒放的向日葵一起跟随着太阳,扭动着脖子,想想,就是无边的光辉灿 烂,郝秋灵觉得叫弟弟向日葵,那才叫亲,爱他才这么叫。
    “向日葵,向日葵!就叫他向日葵,他还叫我刺玫瑰呢!”郝秋灵一 边收拾着昨天晚上没有收拾好的作业本、铅笔盒一边嘟囔着,心里很不 高兴。她本来为自己不上学找了-一个*好的借口,但是,还是没办法,还 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上学,鬼才喜欢上学,*何况,还有道数学题没有做 呢。完了,只睡了_一觉,郝秋灵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本来以为**可以 去 替爸爸到医院里看护妈妈呢!谁知道,如意算盘被爸爸轻描淡写的一句 话就给打乱了,但是郝秋灵还是不死心,她想再试试看。
    “谁去接啊?弟弟可是从来都没有来过武汉,万一走丢了,我们家肯 定会暗无天日!……” 爸爸的烟已经掐灭在烟灰缸里,还飘着丝丝缕缕的烟子,那烟子笼 罩在爸爸的面容上,郝秋灵突然就想起上个星期语文老师讲作文时表扬 金子日的作文写得好,因为他写了一句“爸爸的脸上,布满了愁云……” 难道,他的爸爸也总是抽烟?不然,这愁云怎么能“布满”上去?正走神胡 思乱想的时候,爸爸说话了。
    “我让任天真去接来来。” “任天真——爸爸,这名字听了都让人不放心,还天真……”郝秋灵 的脑子转得比眼珠子还快,马上又有了新的想法,“爸爸,要不,我去接 向日葵吧,或者,我和天真叔叔一起去接他吧?” 爸爸把报纸推到了一边,开始吃早餐了,爸爸鼓着满满的腮帮子说: “灵灵,别动这个脑筋了,你这心思要放在学习上,早拿全班第二卜上 学去,放弃一切幻想……” “第二也不坏啊!……” 让他跑了,想想金非桐就沮丧。
    停车场,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地滑进了泊车位,也滑过了金非柯的身边 。
    “一米……零点五米……零点二米……”倒车雷达不停地提示着与 障碍物的距离,江冰消喜欢把车停靠在离障碍物只有零点二米的地方, 就像他一直喜欢生命中不断到来的风险与挑战一样。离婚了,女儿判给了 前妻,每个星期日的下午是江冰消探望女儿的时间。但是自从他发现金非 柯跟踪他之后,就不敢再去看望女儿了,怕自己会把危险带给女儿。** 又给女儿买了大包的东西,约了人,准备去茶楼喝茶,让那朋友把这包东 西带给女儿。拉上手刹之后,见时问还早,他按下点烟器。十秒钟后只听 见.“咔嗒”一声响,他拔下已经烧红的点烟器点燃了早已经衔在嘴巴里的 香烟,深吸一口后,再按下了电动玻璃门窗,窗户玻璃缓缓地落下来。他 刚准备把夹着香烟的手指伸到窗外弹一弹烟灰,忽然发现一张堆满讨好 笑容的脸庞凑在自己面前,他吓得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江总,您借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我什么时候差你钱了?” “您说准赚的——我们一起投资的啊。” “既然是做生意,就有赔有赚,亏了钱跟我要,我是你爹啊?……” “这,你怎么这样说话啊?……” 江冰消瞅瞅烟头上早就有好长一段烟灰了,再烧下去,就要落在车 里面啦,车可是新买的啊,爱惜得跟自己的命一样。于是,就蛮狠地把夹 着香烟的手伸了过去,差点烧着金非柯的脸,金非柯本能地躲开了身子, 烟灰簌簌地落下。江冰消趁金非柯回身缩头的时候赶紧按下了电动门 窗,玻璃快要升到顶的时候被金非柯一把抓住。
    “江总,江总,您听我说,我儿子腿摔坏了,现在在医院里,需要 钱……”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