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桃花井

作者:蒋晓云 出版社:新星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15906
  • 作者:蒋晓云
  • 页数:207
  • 出版日期:2014-10-01
  • 印刷日期:2014-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7千字
  • 30年后归来,蒋晓云以书写**议题的长篇小说《桃花井》复出,作家张大春为之激动,直呼“她是我的偶像”。
    如果《百年好合》记录的是传奇故事,那么《桃花井》书写的便是无言之恸,它是一部让人等待了三十年的小说。
    夏志清、王安忆倾情**。
  • 《桃花井》是蒋晓云复归文坛完成的第一部作品 ,也是她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小说讲述了: 一九四九年随国民党到台湾的李谨洲老先生经历 大半生离乱颠沛后,晚年回到家乡。老人寻回了失散 的长子,更进一步找了个桃花井的寡妇董婆续弦,打 算在老家重新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然而城乡的差距 、父子的代沟、个性的冲突、利益的挤压等问题交相 上演。且看老人如何智慧布局,在命运荒谬却又见真 情的人生过程中,遂其所愿,落叶归根。
  • 〔代序〕都是因为王伟忠
    去乡
    回家
    桃花井
    探亲
    兄弟
    归去来兮
    〔跋〕洞中方一日
    〔后记〕此灾何必深追究
  • 呛呛呛,咚咚咚,呛呛呛,咚咚咚…… 扭秧歌的队伍像洞庭里一个浑浊的浪头:退进进 退退进进进, 黄黑面皮蓝色列宁装的外乡人,踏着简单的步子,舞 在这湖畔** 大城的市街上。
    不管是怎样的世局,锣鼓对中国百姓仍然有** 的号召力;远 远听见,就有人探头张望,等着游行的队伍走近,小 孩子*是从家 里奔出,迎了过去。
    其实从解放军进城以来,这样子的游行几乎天天 有。南津港大 桥炸毁,粤汉铁路还未通车,货运不便,许多铺子借 这个名目上了 门板,免得收进当不得用的货币。可是不两天会有人 来敲开门,建 议立即照常营业,就不用担心扰乱新社会秩序。于是 街上的大小店 铺又都重新开张,伙计也上工,只是柜台、架上却都 空荡荡,表示 原来所言不虚。连两家照相馆都能见机,早先橱窗里 陈列的本城名 人富绅玉照,都已悄悄取下,把三两张大幅风景照排 到中间,填充 场面,岳阳楼、洞庭湖、君山就这样无言地被关进了 玻璃橱子里, 浅墨深灰的楼宇山水又把玻璃衬成了镜子,里头可以 看见秧歌队伍 的映像正走过来,只是比真的模糊了一些。
    游行的队伍就舞在这样一个既热闹又萧条的街上 ,街两旁挤满 了人,像从前看游神的人一样多,可是没人评论喧笑 ;也许因为没 有*仗硝烟,所以气氛不对,也许因为大家都还记得 前两天就在这 条街上开公审大会,*毙了五个人。
    一眼望过去,那挤着的重重叠叠的路人面孔,好 像都是一号表情, 仿佛他们眼前蓝色列宁装的队伍只是戏台上的过场龙 套,不值得发 表一点意见。只有那边,那边一个店铺伙计站得高, 人头堆里就看 见他一嘴包不拢的龅牙,很开心似的笑着,他右手斜 斜向上扶住一 截断垣,是鬼子轰炸后未修复房子的余烬。
    杨敬远避开人多的地方,净拣僻静巷弄绕着走。
    他穿蓝布长袍, 帽檐压得很低,他*不愿意遇见熟人,人家跟他打招 呼,或是装了 不认识,一样教他心烦。他一直低头匆匆走着,到要 转弯了才就 势一瞥大街上那欲行又止、弄了半天还差不多在原地 的秧歌队伍, 入眼的却是队伍*前面一幅红布大旗,上面的镰刀锄 头被风一展, 竟像就要破空向他飞来,他心中一懔,赶紧走了开去 。可是锣声 鼓声传得远,呛呛呛咚咚咚地始终紧跟着他;他一双 黑面布鞋疾 疾走在石板路上,却怎么也走不乱那锣鼓声,它们硬 是把他送到 了家。
    杨家的大宅子战后重新增修过,进深极长,前后 两面面街。前 面临大街建成铺面,原来出租给农民银行办公;后面 是巷路,可以 通湖边,另筑围墙建院落起大门圈起新建的洋楼并其 他的房合错落 在新修的大花园中;花园太新不及命名,街上的人只 叫杨家花园。
    敬远抄近路,穿过银行***,再走穿堂、过天井回 家。
    银行早就停止办公了,部队在这里设了一个办事 处,办什么事 不清楚,只晓得白天都不在,晚上倒天天开会。这时 近黄昏了,房 子这一面刚好背光,柜台、办公桌椅,全冷然地坐在 寂静的暗影里。
    杨敬远从亮处进来,眼睛还未习惯室内的昏暗,脚下 却不停,一忽 儿就走了出去。
    隔天井再一独立小花园便是他自宅的后门,本来 装有电铃,现 在电力公司作业还没恢复正常,不能供电,再加上前 面几个干部常 常不请自来,关着门表示不坦白,只好一直任这小门 敞着。敬远遥 遥看见太太秉德正在那头前门送客,他这里就在小门 边站住了脚。
    那头半开着门还在讲话,他只能看到客人一点侧 脸,拿不准是 谁,他们家现在没有人愿意沾边,会来走动的都是来 做他们工作的人。
    他耐心地等在小门旁边;八月天,哪怕夕阳都还毒辣 ,汗水从他的 额头上流下,可是他却到了家还不敢摘帽,那帽里硬 硬的边衬压在 他的眉上应该并不好过,他却似不觉,也许他但愿那 帽檐突然膨胀 成一张幕,让他能躲得*好。
    那头终于掩了门,杨太太转身朝屋里走。她走得 不快,微微低 着头,院里草长,没了她的脚,她身上阴丹士林布旗 袍被风吹动一 点点。敬远看着她,仿佛觉得眼前走来的还是当日在 街头演抗日话 剧的活泼高女学生;又或者是他在学校外边等着,她 是匆匆来赴约 的初恋少女,脸上还留着被同学取笑了的羞红。时间 就在她走来, 他走去的那一瞬间退了回去,后来的一切好好坏坏也 许都不曾有过。
    他晓得她的性子,念书的时候她就率先穿短袖子衬衫 ,用火钳子烫 头发;躲鬼子逃难到乡下,走过塘边,她一定要照影 掠掠头发。她 就是这么个人,现在她无奈地穿着她早就扔在箱底的 蓝布大褂,他 从这上头都读得出他们现下处境的悲哀。
    “怎么弄到这时候才回来!”她看见他,又忧又 喜地道。
    P9-1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