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玛丽玛丽&第五骑士&救生员 詹姆斯·帕特森作品 (共3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23044
  • 作者:(美)詹姆斯·帕特森|译者:常文祺等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詹姆斯·帕特森——美国惊悚小说**,美国《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的常胜将军,也是当今*受欢迎的畅销书小说家

  • 《救生员》: 危险并非掩藏在水中。 奈德·凯利,佛罗里达休闲胜地的一名海滩救生员,无意中遇到了他的梦中情人。 身份悬殊!一个崇尚鱼子酱和玛诺罗的高跟鞋,一个则喜欢汉堡和夹脚趾的凉鞋。 想攀高枝的奈德很无奈,因此当他的表兄米奇请他加一次报酬丰盈的行动时,他毫不犹豫。入室偷盗。风险很高,回报更高——数百万美元…… 然而那个晚上一切出乎意料,他们落入圈套,所有的伙伴被残忍的谋杀,奈德是唯一的幸存者,他成为FBI与幕后职业杀手的双重目标。追捕追猎,分分秒秒,心惊肉跳。 真相寸寸揭开…… 《第五骑士》 不明死亡:年轻的母亲正在圣弗朗西斯科医院复原,突然她感觉喘不过气来。急救按钮在最需要的时候从她够得着的地方滑落。这所医院的医生是全国医疗最出色的精英,他们实在无法理解,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死亡事故!   神谕层层揭示:这,并非这所医院的首例不明死亡。往往在病人身体康复,即将出院时,病人却突然病情恶化而身亡。   林赛队长与“女子谋杀案俱乐部”的新成员由岐一起深入调查这些事故。难道这些事故真的只是令人震惊的巧合?还是变态狂魔拿捏人命的疯狂游戏?暗影进逼,“女子谋杀案俱乐部”一再揭露恐怖的征兆,没有人是安全的。   第五骑士步步驰近:第五骑士是一股跨越时间存在的疯狂的力量,林赛队长的调查显示院方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它的名誉。当院方发动一场震撼全国的法庭论战时,林赛队长与她的“女子谋杀案俱乐部”却抽丝剥茧追查出一个披着天使外衣的杀人狂魔…… 《玛丽玛丽》 好莱坞明星接连收到死亡邮件,那个神秘的“伏击者”究竟是谁? 正在迪斯尼乐园度假的FBI探员阿利斯·克罗斯接到了局长的电话,一位著名女影星在贝弗利山的家门口被枪杀了。随即,《洛杉矶时报》的一个编辑收到了一封详细描述谋杀经过的电子邮件,邮件的署名是“玛丽·史密斯”…… 谁是“玛丽·史密斯”? 当局的担心才刚刚开始,一系列的杀戮接踵而至,一连串的电子邮件如同一封封死亡通知书。“玛丽·史密斯”的目标直指好莱坞明星和大权在握的制片人,随着谋杀的继续,她的作案手法也越发成熟老练。从一开始,这个连环谋杀案就不同于阿利克斯以往遇到的案子。这是一个失控影迷或者疯狂演员的发泄之举,还是某个惊天阴谋的一部分?一个女人又是如何犯下这些滔天罪行的?此“玛丽”是彼“玛丽”吗? “你已经收到了邮件,你死定了”。 好莱坞是个尔虞我诈之地。为了抓捕凶犯,阿利克斯在一个明星云集的世界游走。哪怕是为了一个镜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使出浑身解数争夺出镜的机会; 但此时此刻,却是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好莱坞的名人都害怕自己登上“玛丽”的黑名单。就案件闹得沸沸扬扬。血腥“玛丽”再下毒手之际,克罗斯和LAPD终于发现了一条关键线索。 贯穿全书的诡异气氛和离奇曲折的情节会令帕特森迷们耳目一新。可以说,《玛丽,玛丽》是詹姆斯·帕特森迄今为止*具悬疑色彩的一部作品。
  • 詹姆斯·帕特森,生于1947年,现居佛罗里达州,被誉为美国惊悚推理小说天王,他的新作一问世,即能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首位,被美国《时代周刊》誉为“从不失手的人”。1976年,帕特森以处女作《托玛斯玻利曼的数字》而获得国际惊险犯罪小说爱伦坡奖。
  • 玛丽玛丽
    第五骑士
    救生员
  • 《救生员》Chapter 1   “别动,”我喘着粗气对苔丝说,身上汗涔涔的,“也别眨眼。要是你吸口气,我想我就会醒来,我就又成了那个在游泳池边搬运躺椅的小工,呆呆盯着眼前这个美女,心想会和她发生什么美妙的事情。这一切都将只是个梦而已。”   苔丝·麦考利夫浅浅一笑,她那深蓝的眸子里藏着让我无法抗拒的魅力。她并不仅仅像成语说的那样沉鱼落雁、倾城倾国,她不光光是漂亮。她身材纤细但体格健壮,红褐色的头发被分成三股编成一条粗粗长长的辫子,还有她一笑能让你也想笑的感染力。我们有共同喜欢的电影,像《记忆碎片》、《天才一族》、《北非谍影》。我们能心有灵犀地同时对一些笑话会心大笑。自从遇见了她,我根本顾不上考虑其他事情了。 …… 四天前,我在沿着棕榈滩大洋北道那美丽无比的白沙滩上遇到了苔丝。我总是以“奈德·凯利”介绍自己。就像那个逃犯的名字,要是在一问酒吧,周围满是吵吵嚷嚷的人群,听上去就比较合适。除了几个喝啤酒的澳 洲佬和英国佬,没人知道我在嘟哝什么。
      那个星期二,我刚把我上班的那所房子的凉台小屋和水池都打扫干净,正坐在海滩墙上休憩。我算是索尔·罗斯先生(我叫他索尔)雇的兼职游泳池清洁工,有时还附带着给他和他的朋友们跑跑腿。他的豪宅属于那种建筑平铺散布、佛罗里达风格的房子,你要是从礁岛北面的沙滩望过来,准会惊叹,哇,那是谁的房子?   我帮他清理泳池,擦拭他收藏的敞篷老爷车,为他送取干洗衣服;甚至有时候还在傍晚时分和他在池边打上一两盘金拉米牌。他把车库上方的库房中的一间租给我。索尔是在一家名叫“禁”的酒吧认识我的,当时我在那儿做**夜班的侍应生,同时也是中心海滩的兼职救生员。索尔一边说笑着,一边给我开了个我无法拒*的价。
      想当年,我还上过大学,尝试过“真正的生活”。在堕落颓废以前,我甚至还在老家北部教过一段时间书。要是让我的哥儿们知道我还曾经差点念完硕士,他们一定会惊讶死。我是在波士顿大学读的社会教育学。“什么硕士?”他们准会问,“海滩管理学?”   那个美丽的日子,我正坐在海滩墙上。我朝在沙滩散步遛狗的米亚拉姆挥了挥手,她住在隔壁地中海式样的大房子里,总带着她的约克夏、尼古拉斯和亚历山德拉等名犬。有几个孩子在离海滩大约一百码的海面上冲浪。我正想着我可以先沿着沙滩慢跑一英里,接着游回来,然后再快跑一圈,同时也盯着点海面上的动静。
      就在那时,仿佛在梦里一样——她出现了。
      她身穿蓝色比基尼站在水中,海浪没过了她的双脚。她那红棕色的长发盘起编了个结,发尾像藤蔓股自然飘逸。
      不过马上她又显得有几分惆怅。她正漫无目的地向远处的地平线眺望。我隐约看到她正拂去泪花。
      我脑海中突然闪现:沙滩、海浪、这个漂亮的失恋女孩——她不会做出什么傻事吧!   在我的海滩上。
      于是我跑到她身边,“嗨……”   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张令人惊艳的脸庞跃入了我的眼帘。
      “要是你在想我以为你想要做的事,我可不建议你这么做。”   “想什么?”她抬头看着我,满脸惊讶。
      “我不知道。我在海滩上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孩,正轻轻擦拭着她的双眼,孤独无援地望着大海。这不像某个电影镜头吗?”……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