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最后一头战象(适合小学5\6年级阅读沈石溪动物小说集)/人教版语文同步阅读课文作家作品系列

作者:沈石溪 出版社:人民教育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教育
  • ISBN:9787107276668
  • 作者:沈石溪
  • 页数:156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印刷日期:2014-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0千字
  • 《*后一头战象(适合小学5\6年级阅读沈石溪动物小说集)/人教版语文同步阅读课文作家作品系列》编著者沈石溪。
    沈石溪,“中国动物小说大王”。现为中国当代**的动物小说家,成都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专业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创作以动物小说为主,已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曾获得“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家大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代表作有《第七条猎狗》,《再被狐狸骗一次》,《狼王梦》、《白象家族》等。
  • 《最后一头战象(适合小学5\6年级阅读沈石溪 动物小说集)/人教版语文同步阅读课文作家作品系 列》编著者沈石溪。 《最后一头战象(适合小学5\6年级阅读沈石溪 动物小说集)/人教版语文同步阅读课文作家作品系 列》被收入人教版教材六年级上册。本书收录沈石溪 动物小说多篇。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的总特点是以雄劲 强健的生命气象和粗犷遒劲的美学风格绘制充满高原 丛林蛮荒气息和动物原始情态的壮美图景。站到生命 哲学的高度对人类以外的林间动物给予充满人性的人 文关怀。本书选取了作家中短篇的动物小说,适合小 学生阅读。
  • *后一头战象
    老象恩仇记
    瞎眼狐清窝
    再被狐狸骗一次
    会贸易的狐
    保姆蟒
    灾之犬
    老猴赫尼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
    会捉大鲵的鱼鹰
    烈鸟
    一对白天鹅
    双角犀鸟
    第七条猎狗
    作家和你面对面
    编后
  • 西双版纳的召片领曾经拥有一支威风凛凛的象兵 。所谓象兵,就是骑着大象作战的军队。象兵比起骑 兵来,不仅同样可以起到机动快速的作用,战象还可 用长鼻劈敌,用象蹄踩敌,直接参与战斗。一大群象 ,排山倒海般扑向敌人,战尘滚滚,吼声震天,势不 可挡。
    一九四三年,日寇侵占了缅甸,铁蹄跨进了和缅 甸一江之隔的西双版纳边陲重镇打洛。象兵在打洛江 畔和日寇打了一仗。战斗异常激烈,**声、厮杀声 和象吼声惊天动地。鬼子在打洛江里扔下了七十多具 尸体,我方八十多头战象全部中弹倒地,血把江水都 染红了。战斗结束后,召片领在打洛江边挖了一个长 宽各二十多米的巨坑,把阵亡的战象隆重埋葬了,还 在坑上立了一块碑:百象冢。
    曼广弄寨的民工在搬运战象的尸体时,意外地发 现有一头公象还在喘息,它的脖颈被刀砍伤,一颗机 ***从前腿穿过去,浑身上下都是血,但还它的鼻 子摇晃好一阵,它才会艰难地睁开眼睛,朝你看一眼 。我觉得它差不多己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中了。
    可**早晨,我路过打谷场旁的象房,惊讶地发 现,嘎羧的神志突然清醒过来,虽然身体仍然衰弱不 堪,但精神却处在亢奋状态中,两只眼睛烧得通红, 见到波农丁,(口欧)(口欧)(口欧)短促地轻吼 着,鼻子一弓一弓,鼻尖指向象房堆放杂物的小阁楼 ,象蹄急促地踢踏着地面,好像是迫不及待想得到小 阁楼上的什么东西。开始波农丁不想理它,它发起脾 气来,鼻子抽打房柱,还用庞大的身体去撞木板墙。
    象房被折腾得摇摇欲坠。波农丁拗不过它,只好让我 帮忙,爬上小阁楼,往下传杂物,看它到底要什么。
    小阁楼上有半箩谷种、两串老玉米、几条破麻袋 ,其他好像没什么东西了。我以为它精神好转起来想 吃东西了,就将两串老玉米扔下去,它用鼻尖勾住, 像丢垃圾似的丢出象房。我又将半箩稻谷传给波农丁 ,他还没接稳呢,就被嘎羧一鼻子打泼在地,还赌气 地用象蹄践踏。我又把破麻袋扔下去,它用象牙把麻 袋挑得稀巴烂。
    小阁楼角落里除了还有一床破篾席,已找不到活 着。他们用八匹马拉的大车,把它运回寨子。这是唯 一幸存的战象,名叫嘎羧。好心肠的村民们治好了它 的伤,把它养了起来。
    我一九六九年三月到曼广弄寨插队落户时,嘎羧 还健在。它已经五十多岁了,脖子歪得厉害,象嘴永 远闭不拢,整天滴滴答答地淌着唾液;一条前腿也没 能**治好,短了一截,走起路来踬踬颠颠;本来就 很稀疏的象毛几乎都掉光了,皮肤皱得就像脱水的丝 瓜;岁月风尘,两支象牙积了厚厚一层难看的黄渍。
    它是战象,它是功臣,受到村民们的尊敬和照顾,从 不叫它搬运东西,它整天优哉游哉地在寨子里闲逛, 到东家要串香蕉,到西家喝筒泉水。
    我和负责饲养嘎羧的老头波农丁混得很熟,因此 和嘎羧也成了朋友。
    我插队的第三年,嘎羧愈发衰老了,食量越来越 小,整天卧在树荫下打瞌睡,皮肤松弛,身体萎缩, 就像一只脱水柠檬。波农丁年轻时给土司当了多年象 奴,对象的生活习性摸得很透,他对我说:“太阳要 落山了,火塘要熄灭了,嘎羧要走黄泉路啦。”几天 后,嘎羧拒*进食,躺在地上,要揪住可扔的东西了 。嘎羧仍焦躁不安地仰头朝我吼叫。“再找找,看看 还有啥东西?”波农丁在下面催促道。我掀开破篾席 ,里头有一具类似马鞍的东西,很大很沉,看质地像 是用野牛皮做的,上面蒙着厚厚一层灰尘。除此而外 ,小阁楼里真的一样东西也没有了。我一脚把那破玩 意儿踢下楼去。奇怪的事发生了!嘎羧见到那破玩意 儿,一下安静下来,用鼻子呼呼吹去蒙在上面的灰尘 ,鼻尖久久地在破玩意儿上摩挲着,象眼里泪光闪闪 ,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哦,闹了半天,它是要它的象鞍啊。”波农丁 恍然大悟地说,“这就是它当战象时披挂在背上打仗 用的鞍子,我们当年把它从战场上运回寨子,它还佩 戴着象鞍,在给它治伤时,是我把象鞍从它身上解下 来扔到小阁楼上的。唉,整整二十六年了,我早把这 事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它还记得那么牢。” 嘎羧用鼻子挑起那副象鞍,甩到自己背上,示意 我们帮它捆扎。我和波农丁费了好大劲,这才将象鞍 置上了象背。
    P1-P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