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缓刑(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4709
  • 作者:(法)帕特里克·莫迪亚诺|译者:严胜男
  • 页数:119
  • 出版日期:2014-08-01
  • 印刷日期:2014-08-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6千字
  • 帕特里克·**亚诺著的《缓刑(精)》以一个孩子的目光来描写他所处的环境,以无数细微的迹象来回忆他童年时代的种种经历,暗示他的父亲以及他周围的大人的命运。帕托施的母亲是一个杂技演员,常年在外巡回表演,父亲行踪不定。因此,他和弟弟被寄养在了母亲的一个朋友家。这个家庭很奇怪:50来岁的马蒂尔德、马蒂尔德的女儿阿妮,以及阿妮的朋友小埃莱娜。帕托施和弟弟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梦想着去废弃的城堡探险,在自己的院子里开碰碰车。帕托施用儿童的眼光观察着大人的一举一动,他觉察到那些来家里的客人似乎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阿妮总是开车出去干什么呢?在无尽的猜疑和回忆中,时间流逝。突然有**,警察封锁了他们家的房子,帕托施才知道原来这伙人一直干着违法的勾当。
  • 《缓刑(精)》由帕特里克·莫迪亚诺著,讲述了 :这是一座二层楼的房子,正面的墙上爬满了常春藤 。英国人称作“凸肚窗”的一扇凸起的窗户延伸了客 厅的长度。在花园的一座平台的深处,吉约坦医生的 坟墓掩映在铁线莲之中。他曾经在这里改进他的断头 台吗? 年少的”我”和弟弟寄居在这栋属于三个女人的 别墅里。周遭的成人世界充满了谜题:房子为什么没 有男主人?阿妮为什么整夜哭泣?洛里斯通街的那伙 人在干什么买卖?科萨德侯爵是否会在半夜回到城堡 ?”我”在看,“我”在听,“我”在想,到底发生 了什么严重的事?及至人去楼空,再无踪影? 但”我”知道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因为警察来 了。
  • 正文
  • 在那个时期,戏剧巡回演出不仅风靡法国、瑞士 和比利时,也席卷了北部非洲。我那时只有十岁。我 的母亲外出巡回演剧,我和弟弟住在她的几位女友在 巴黎郊区一个村庄的家中。
    这是一座二层楼的房子,正面的墙上爬满了常春 藤。英国人称作“凸肚窗”的一扇凸起的窗户延伸了 客厅的长度。房子后面是一座梯形花园。在花园的第 一座平台的深处,吉约坦医生①的坟墓掩映在铁线莲 之中。他曾经在这座房舍里生活过吗?他曾经在这里 改进他的断头台吗?在花园的高处,生长着两棵苹果 树和一棵梨树。
    客厅里,一些装甜烧酒的长颈大肚玻璃瓶上用银 质细链拴着小搪瓷牌,上面写着品名:伊扎拉、谢 里、居拉索。花园前的院子中央,忍冬蔓生到石井栏 旁。在客厅的一扇窗户旁,电话机放在一张独脚小圆 桌上。
    一道铁栅栏护卫着稍稍缩在多尔代恩医生街后的 房屋正面。**,人们为这道栅栏抹上铅丹,之后重 又涂上油漆。这种扎根在我记忆里的橘红色涂料的确 是铅丹吗?多尔代恩医生街看起来颇为乡土,尤其在 街的尽头:矗立着一座女修院,然后是一座人们去那 里买牛奶的农场,再远一点,是城堡。沿街而行,右 边的人行道上,你会路过邮局;路的左面,邮局的对 面,你可以看到一道栅栏后的花匠的暖房,那位花匠 的儿子是我班上的同桌。稍微再远一点,在和邮局同 一边的人行道上,是梧桐树丛遮掩的贞德学校的 围墙。
    在这座房屋的对面,是一条呈缓坡的林荫大道。
    它的右侧是基督教堂和一片小树林,在这片树林的矮 树丛中,我们曾经找到一个德国士兵的钢盔;在这条 大道的左侧,是一座长条形的白色住宅,正面还带有 三角楣,旁边是一个大花园和一棵垂柳。再往前,隔 着这片花园与住宅相望的是罗班·代·布瓦旅店。
    斜坡尽头,与它垂直的是条大路。往右是车站广 场,这片广场始终很冷落,我们在广场上学会了骑自 行车。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你可以到达公园。在左边 的入行道上,有一座骑楼,底层依次排列着报亭、电 影院和药房。前药剂师的儿子是我的一位同班同学, **夜里,他的父亲在平台上拴上一根绳子上吊** 了。人们似乎都在夏天上吊。在别的季节,他们喜欢 溺死在江河里。这是镇长告诉报贩子的话。
    然后,是一块空地,每逢星期五人们都到那儿赶 集。有时候流动马戏团的帐篷和赶集商人的临时木棚 也支在这块空地上。
    接着出现在你面前的是镇政府和平交道。过了平 交道口,你就到了镇上的大马路,大马路通往教堂广 场和死难者纪念碑。我和弟弟曾经当过这座教堂合唱 队的儿童队员,参加过一次圣诞弥撒。
    在我们俩住的这座房子里只有几位妇女。
    小埃莱娜约莫有四十岁,棕色头发,前额宽大, 长着高颧颊。她的身材**矮小,使我们觉得她很亲 近。由于一次工伤,她走路时有点瘸。她曾经当过马 戏演员,后来又当过杂技演员,因此,她在我们中间 很有威望。我和弟弟**下午在梅德拉诺发现的那家 马戏团是一个我们想加入的世界。她对我们说过她已 经很久没操旧业了,她给我们看过一本相册,相册上 贴着她身穿马戏演员和杂技演员服装的照片,还有杂 耍歌舞剧场的一些节目单,上面登着她的名字:埃莱 娜.托克。我经常问她借这本相册,我可以睡觉前躺 在床上翻翻。
    她、阿妮和阿妮的母亲玛蒂尔德·F三个人组成 一个奇特的小圈子。阿妮的金黄色头发剪得很短,鼻 子笔挺,面孔清秀娇嫩,双眼炯炯有神。但是她举止 中的粗鲁与她的清秀面目形成对照,这或许是因为那 件栗色旧皮茄克——一件男式茄克——她白天把它套 在身上,下身穿着黑色的窄简裤。晚上,她经常穿一 件淡蓝色的连衣裙,腰间束着一根宽大的黑带子,我 喜欢她这样的装束。
    阿妮的母亲和她长得不一样。她们真的是母女 吗?阿妮叫她玛蒂尔德。灰色的头发盘成发髻。一副 线条生硬的面孔。总是穿着深色衣服。她让我感到害 怕。我觉得她衰老了,其实她并不老:阿妮那时二十 六岁,她的母亲五十岁左右。我记得她别在短上衣上 的浮雕宝石。她说话有南方口音,后来我发现在尼姆 长大的人也有这种口音。阿妮没有这种口音,她像我 和弟弟一样带着巴黎口音。
    玛蒂尔德每次对我说话时都叫我“幸运的傻瓜” 。
    **早晨我走出房间去吃早饭,她像平时一样对 我说: “你好,幸运的傻瓜。” 我对她说: “你好,夫人。” 在过去许多年之后,我仿佛依然能听见她带着尼 姆口音用她生硬的嗓音回答我说: “夫人?……你可以叫我玛蒂尔德,幸运的傻 瓜……” 小埃莱娜虽然和蔼可亲,但大概是一位像钢铁一 样坚强的女性。P1-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