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中国通史

文化不苦旅(重走诸葛亮北伐之路)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四川人民
  • ISBN:9787220094828
  • 作者:马伯庸//斯库里//李志|总主编:马伯庸
  • 页数:339
  • 出版日期:2015-07-01
  • 印刷日期:2015-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0千字
  • 《文化不苦旅(重走诸葛亮北伐之路)》的作者们(马伯庸、斯库里、李志)沿着诸葛亮北伐路线展开了一次自驾之旅,以随笔的形式把四川、甘肃、陕西等地的风土人情、饮食文化、地域历史等进行编撰汇总,是一部地道的历史文化题材图书。本书行文丝毫不显生硬,趣味横生,图文并茂。
  • 马伯庸、斯库里、李志,一个三国痴、一个毒舌 影评人、一个文化公司CEO、一个大牛编剧,通过《 文化不苦旅(重走诸葛亮北伐之路)》一书,带领读 者进行一场突发奇想的诸葛亮北伐自驾之旅。追寻丞 相足迹,自成都一路北上,沿途美食美景、文化典故 层见叠出,而四个吐槽大师之间最基本的信任也丧失 殆尽…… 以史为由却不必深沉,文化之旅也能轻松愉悦。 重走一遍北伐路,活在史书冷冰冰记载中的诸葛 亮成为一个被无数细节构建出来的、活生生的人,甚 至将成为我们共同的朋友。看他曾看到的山水,走他 曾走过的栈道,呼吸同一个秦岭的山风,观察同一条 汉水的奔流,大概这就是对他最充分的了解和尊敬。
  • 我为什么要重走北伐路
    叹息之壁:浅说诸葛亮的北伐策略
    北伐路上的小美好
    **站 丞相的成都
    第二站 命运交叉的雒城
    第三站 蜀汉的伊谢尔伦——剑阁
    第四站 山水广元
    第五站 蜀汉陪都汉中(上篇)
    第六站 蜀汉陪都汉中(下篇)
    第七站 沉睡的诸葛墓
    第八站 马超的愤怒
    第九站 穿越祁山道
    第十站 祁山!祁山!祁山!
    第十一站 木门道的悲伤你永远不懂
    第十二站 街亭诔
    第十三站 关山度若飞
    第十四站 秦岭
    第十五站 悲喜交加的五丈原
    尾声
    北伐美食游记
    三国梦
  • 白马关这一带已经被开发得差不多了,虽然还是 位于山中,但附近有好几个宽阔的**会所和休闲步 道。我们沿着山路开了一阵,开始下起小雨来。蒙蒙 细雨之中,车子不知不觉开进一个村子。这里叫凤雏 村,但村落里的建筑青砖黛瓦,翘檐飞挑,有几分徽 派风格,墙色**新。我们死活找不到血墓的方位, 只得下车询问。
    村民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有三个村,白马村、七 里村和凤鸣村,2007年为了配合白马关景区,合并成 了凤雏村。后来汶川大地震后,这里又建起了一系列 仿古建筑,如今叫作倒湾古镇。我们问庞统血墓怎么 走,村民遥指远处说:“你们朝那里走,很快会看到 路边有片水泥地,开进去,不远就是。” 我们依言而行,果然很快在路右边看到一片突兀 的水泥平地,不似有路。我们尝试着往里开,发现水 泥平地另外一端,就没柏油路了,而是一条土路,两 侧茅草足有半人来高,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车往 里开了一段,左边的草堆出现了一个缺口,远处隐隐 可见古碑。我连忙大喊说到了!黄二桶一个急刹,车 停在了路中。可两侧根本没有停车的地方,他只能一 咬牙,把车别到旁边的草丛里。
    我没顾上管停车的事,跳下车就跑了过去。远处 是一片幽静的空地,碑身隐约可见。走近一看,居然 碑旁还坐着一个人。那是一位老者,须发皆白,手里 拿着手持渔鼓、简板,正咿咿呀呀地唱着什么,声音 浑浊嘶哑,在细雨旧碑映衬下却别有一番韵味,让人 想起潇湘夜雨莫大先生的胡琴。同行者说这叫道情, 也叫竹琴,是川中曲艺的一种。我听了一阵,虽不明 其意,却觉得颇能对应心中怀古幽思。这里人迹罕至 ,极少有人拜访。老人端坐于此自顾说唱,旁若无人 ,简板起落,不知又带着怎样一番心境。
    老人旁边那块碑上写的是“汉靖侯庞凤雏先生尽 忠处”,是清代同治七年罗江知县所立,旁边还写了 许多小字。因为光线原因,看不清字。
    再往里走,还有一块半埋在枯草中的石碑,上书 “落凤坡”三字。远处有庞统血墓,比白马关的墓要 简陋得多,再往高处看一片石垒严整,据说是张飞点 将台,诸葛瞻父子死节也在这里。
    我左看右看,总觉得不太对劲。落凤坡是罗贯中 杜撰,说刘备埋庞统于此,未免于史无征。现有资料 全自清代,不足为凭。不过民间传说既然如此,也没 必要深究,权当是寄托哀思之情,也是文化的一部分 。罗江这里还传说农历正月二十六是庞统生日,要举 办盛大庙会。这同样也是史无明载,后人附会而已, 但相传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已成文化,起源的真伪已 不重要。陆游路过庞统祠墓时写过一首《鹿头关过庞 士元庙》,其中有两句:“英雄今古恨,父老岁时思 。”可见那时已有父老每年祭奠追思庞统,这就已经 足够了。
    离开庞统血墓,我们继续北上。开始时沿途还能 看到山势连绵,一过罗江县城,地势便开阔起来。我 拜访庞统祠墓前的那个疑问,忽然有了答案。
    广汉一德阳的地形**特别。成都以北,龙门山 脉以东,广元以南,是一片狭长的盆地平原。但就在 广汉一德阳东南一侧,隆起一条龙泉山脉,和金牛道 恰好在德阳交会。白马镇正在这交会点上,成为成都 平原北方的*后一道屏障。任何从北方来的来犯之敌 ,必须要在这儿面对守军*顽强的阻击。所谓剑门五 关的*后一关,*非浪得虚名。唐朝杜甫曾做《鹿头 山》:“鹿头何亭亭,是日慰饥渴。连山西南断,俯 见千里豁。游子出京华,剑门不可越。及兹险阻尽, 始喜原野阔。”*后两句,一语道破了白马关附近的 山河要旨。过了白马关,就是“险阻尽”“原野阔” 的平坦地形了。
    P41-42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