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古董局中局(1-4 共4册)

作者:马伯庸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64601
  • 作者:马伯庸
  • 出版日期:2015-12-03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揭开全部悬念!马伯庸《古董局中局》系列大结局!
    了解古董的一切,**《古董局中局》!畅销100万册!
    一部关于古董鉴定、收藏、造假、设局的百科全书式小说。
    字画、青铜、金石、瓷器……每一件古董背后,都是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而每一件仿冒品背后,都是机关算尽的机巧和匪夷所思的圈套。
    青花瓷起源于唐宋,在元明达到鼎盛,其质地*美,令无数人倾心。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青花瓷渐渐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被人遗忘。直至数百年后,一件 “鬼谷子下山”青花瓷罐横空出世,引得古董界各路人士倾巢出动,不择手段去得到它……
    即使你没有读过《古董局中局》《古董局中局2》《古董局中局3》,依然不影响你读《古董局中局(4大结局)》,书中的故事独立又精彩!
  • 青花瓷起源于唐宋,在元明达到鼎盛,其质地绝 美,令无数人倾心。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青花瓷渐 渐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被人遗忘。直至数百年后, 一件“鬼谷子下山”青花瓷罐横空出世,引得古董界 各路人士倾巢出动,不择手段去得到它…… “鬼谷子下山”“刘备三顾茅庐”“周亚夫屯兵 细柳营”“西厢记焚香拜月”“尉迟恭单骑救主”— —几件看似毫不相干的历史文化事件,却因为同一组 青花瓷宝罐而紧密联系在一起,每一件宝罐晶莹闪烁 的青蓝背后,都掩埋着一件沉重壮烈的往事,而一段 往事的各种细节里,也都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线索 。只有收齐散落天下的数个宝罐,破解其中的线索, 才能开启古玩界时隔数百年之久的惊天秘闻…… 北京古董店的小老板许愿,又一次卷进了青花瓷 宝罐的事件当中,而对他来说,死对头“老朝奉”的 真实面目也只剩最后一层薄纱。与此同时,国内外各 方势力均对这几件青花瓷宝罐势在必得,纷纷使尽浑 身解数,走上了这场最终夺宝的舞台,而那些从数百 年前就种下的几代人的恩仇爱恨,也都将在小人物许 愿的身上一一兑现…… 翻开马伯庸编著的《古董局中局(4大结局)》 ,了解古董行当里的文化传承与江湖险恶。
  • 马伯庸,著名作家,公认的“文字鬼才”,功底扎实,文风多变,作品广为流传。曾获2005年度中国科幻银河奖读者提名奖和2010年人民文学奖散文奖。
  • 第一章 凤凰山下的意外发现
    第二章 油画中的线索
    第三章 “三顾茅庐”青花罐
    第四章 顺藤摸瓜
    第五章 “飞桥登仙”*技再现
    第六章 对峙细柳营
    第七章 青花罐,龙走纹
    第八章 脱险
    第九章 解密五罐
    第十章 *后一个罐子的下落
    第十一章 海上争锋
    第十二章 老朝奉的身份
  • 第一章 凤凰山下的意外发现 这是一座位于通县的老旧四合院,旁边就是永定 河。门口摆着两尊磨得看不清形状的蹲虎石墩,门楣 上还残留着缠花纹路,看来是座前清的老宅子,原来 的主人身份恐怕不低。
    可惜任当年如何风光,如今也成了云烟。这宅子 历经多变,门前残破斑驳,东一道烟熏火燎的痕迹, 西一片没抹干净的“**”标语,墙边一溜儿垃圾筐 ,还有辆没轮的破自行车斜躺在大竹笤帚旁边,前挡 泥板高高翘起。
    大门是两扇刷了黑漆的木门,漆挺新,门板上却 沟壑纵横,看来颇有年头。我站在门前,抬起手臂, 心脏几乎要跳破胸腔。
    门的那一边,就是老朝奉。
    我与他只隔着一扇门板。
    我们许家三代跟他的恩怨,在**即将一次结清 。
    我伸出手臂,朝前轻轻一推,门虚掩着,一推就 开了。锈蚀的门轴发出生涩吱呀的声音,仿佛在提醒 主人有客上门。
    门后的照壁已被拆掉了,还剩下半截残垣。我一 进门,便能把整个院子尽收眼底。院子不大,*先注 意到的是院子正中立着一棵槐树,这槐树被雷劈毁了 一半,剩下半截歪歪扭扭的枝干向天空伸展,像极了 一个巨人高举双手大声呼救。
    看这槐树的粗细,想来得有几百年寿命。老北京 一般不在院子里种槐树,不吉利,但也有句话,叫“ 院有古槐,必是老宅”。能有这么老的槐树,这宅院 来历应该不一般。
    一个人站在槐树前面,背对着我仰望树顶,像是 在欣赏一幅后现代油画。他个子挺拔,比我高出足有 一头,西装笔挺平整,一丝都没起皱。
    奇怪的是,看身形他的年纪并不老——这不可能 是老朝奉。
    这人听到我的脚步声,缓缓转过身来。我一个反 应是惊讶,忍不住大喊一声:“药不然?”可当*后 一个字滑出口之后,我意识到认错人了。
    他的相貌和药不然有八成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 同。药不然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 浪荡模样。而眼前这人面色木然,眉间有三道淡淡的 川字皱纹,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
    “你不用找了,这院子里没人,老朝奉不在这里 。” 他对我说道,很标准的普通话,一点京腔痕迹都 没有。我急忙环顾四周,果然两侧厢房里都静悄悄的 。我不敢相信,亲自钻进屋子里找了一圈,里面摆设 很整洁,但空无一人。
    我一下子怒气翻涌起来。这怎么回事?我花了如 此之大的代价,好不容易要见到老朝奉,这个横里闯 入的家伙凭什么来指手画脚? “你他妈到底是谁?”我怒吼道,攥紧了拳头。
    他扶了扶金丝眼镜:“你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容易 冲动,许愿。” “别转移话题!你到底是谁?”我上前一步,气 势汹汹。
    他不闪不动,语气一点起伏都没有:“一次见面 ,我是药不然的哥哥,我叫药不是。” 药不然的??哥哥?! 我不由得仔细端详了他一下,对方的表情冷冽而 漠然,像是块冰。我从前依稀听药不然提过,他有个 大三岁的哥哥,对古董行当没兴趣,很早就被家里送 去美国了。这哥俩风格差异可真不小,除了相貌相似 ,没一个地方相似的。
    可是,药不是为什么突然回国?为什么突然出现 在老朝奉的院子里?难道他也是老朝奉的手下之一? 一念及此,我不由得心生警惕,退后两步。药不 是开口道:“我也刚到不久,老朝奉应该是提前离开 了,我没有见到。” 他说得坦然,但可把我给气坏了。原来是这么回 事,老朝奉本来只约了我相见,一看居然有一个外人 先跑过来,以他的警觉性,自然是立刻抽身离开—— 我人生中大概*重要的一次会面,居然被这不相干的 人搅黄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哪里见面?” “我一直在监听你的电话。” 我顾不得风度,一把揪住药不是的领带:“这是 我许家恩怨,你来瞎掺和什么?” 药不是个子高,被我把领带往下那么一拽,整个 人朝前弯下腰。他就这么俯视着我,一字一句:“我 爷爷因为老朝奉被迫自杀,我弟弟成了通缉犯——你 说这事跟我有没有关系?” 我的手一颤,倏然松开他的领带。
    是啊,老朝奉害的可不只是我许家一家,药来受 他胁迫,就死在我面前;药不然就*别说了,我至今 也不明白他为何投靠老朝奉。他们药家两代中坚一死 一叛,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我盯着药不是,想从他眼中看到复仇者特有的愤 怒,但我只看到平静,死寂般的平静。
    药不是后退一步,把领带重新捋平,语调不急不 缓:“家中如此巨变,旁人都靠不住,只好我亲自回 国来解决。”说到这里,他扶了扶镜框,冷冷道,“ 我必须指出,许愿,你真是令我失望。” 我略感愕然,不知他为何这么说。
    “刚才一提老朝奉,你就急吼吼的像个疯子,完 全失去了冷静。以你这种心态,就算真见到老朝奉, 又能报得了什么仇?”他的话就像一根根标*投过来 。
    “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低声咕哝。
    “你重返五脉后的一切行动,我都仔细研究过。
    《清明上河图》那件事情,你急于找老朝奉报仇,自 己犯浑冲动,才一脚踏入百瑞莲的陷阱。我以为你会 因此长点教训,可刚才你的表现证明,根本没长进! ” 我忍不住反唇相讥:“把老朝奉惊走的人,可不 是我。” 药不是道:“即使你见到了老朝奉,然后呢?你 认真想过没有?” 他这一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我。先前我沉浸在即 将见到老朝奉真面目的激动中,还没顾上想清楚,一 旦见了面,要怎么和他了结恩怨——到底是扭送当地 派出所绳之以法,还是手刃元凶? 我不吭声了,药不是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 老朝奉这么狡猾的人,怎么会主动现身邀你见面?他 *非良心发现,必然有所图谋。你这点都想不透,就 慌慌张张跑过来,只会一头栽进陷阱里,重蹈《清明 上河图》的覆辙。” 他的声音冷峻透彻,如同一把手术刀,一刀刀地 削去我的侥幸。我被他批评得有些恼火:“这与你无 关!” 药不是眉毛轻抬:“怎么没关系?你得和我一起 去把老朝奉给揪出来。我的搭档,可不能是个白痴。
    ” 我一时无语,这自说自话的本事,倒是和他弟弟 一脉相承。这才见面不到十分钟,他擅自监听我电话 的事还没说清楚,倒已经开始挑剔起我的素质来了。
    “神经病!” 我甩下一句话,转身朝门口走去。一个莫名其妙 的人,一个莫名其妙的提议。我若是二话不说就听他 的,才是失心疯了。
    “你不想抓到老朝奉?” “这个我自己会想办法。” “难道你也不想搞清楚,我弟弟为何出卖你?” 药不是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迈出门的动作僵住了 ,像被一根绳子牵住了脚脖子。
    药不然现在是我心中*大的一根刺、一个谜。如 果说老朝奉是我要了结的仇恨,那药不然就是我急需 解开的心结。他确实背叛过我,但也救过我。那家伙 玩世不恭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心思,我从来没搞 明白过。
    药不是轻轻叹息了一声:“他到了**这步,我 也始料未及。这家伙到底什么打算,我这个做大哥的 ,从来没搞明白过。我们两个联手,也许可以弄清楚 。”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这个提议听起来很**。不 过我转念一想,这大概是药不是的策略,我可不能被 他控制了谈话的节奏。
    一个凭空出现的家伙,一份突如其来的邀请。我 虽然鲁莽,可也不至于如此轻信。
    我沉思片刻,转过身来:“这件事太大,光我们 两个可不够。今晚家里有个聚会,五脉聚齐。你有什 么想法,不妨到那时候提出来,大家群策群力。” 今晚五脉确实有个聚会。老朝奉的实力深不可测 ,想要抓住他,必须要借助五脉的力量才有可能。
    不料药不是“哧”了一声,一脸鄙夷地摇头:“ 药家的公道,我会讨回——但不会指望他们,那些家 伙没有一个靠得住。” 我双眼一眯,这可有意思了。听药不是的口气, 显然是打算甩开五脉单干。可我记得,他根本不是混 古董圈的。一个常年在国外的外行人,想单*匹马挑 战老朝奉? 亏他还说我有勇无谋,我看他才是不自量力。
    药不是似乎无意解释,他挥了挥手,甩过一张名 片来:“我这次回国,五脉几乎没人知道,我对无聊 的聚会没有兴趣——如果你改变了想法,就来华润饭 店找我。” 说完之后,药不是转过身去,继续仰头欣赏着那 一棵扭曲古怪的槐树。不知道他看什么看得如此入迷 。
    我长长叹了口气,来的时候满怀期待,没想到结 局会是如此莫名其妙。带着遗憾和愤恨,我走出了这 座宅子。老宅邸的门“吱呀”一声关起来,只留下一 个空荡荡的院子、一个人和半棵残破的槐树。
    迈出院子,我忽然没来由地想起一个古老的风水 故事。
    一个富商在院子里种了棵树,没想到接下来家里 却灾难连连。一个路过的风水先生说您这院子,不吉 利啊,院中有树,乃是一个“困”字。那富商一听大 惊,慌忙把树给砍掉,但还是老出事。风水先生说, 您把树砍了,院里只剩下人,岂不成了一个“囚”字 吗? 这一院一树一人,岂不是我身后那座老宅邸的格 局么?我不是迷信,但这次老朝奉没见到,却一头扎 进这样的风水格局里。
    困、囚二字,莫非真的是什么预言?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