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幻想小说

黑夜鸟之黑夜陨歌/儿童文学金牌作家书系

作者:黄颖曌 出版社:中国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少儿
  • ISBN:9787514805529
  • 作者:黄颖曌
  • 页数:272
  • 出版日期:2012-02-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76千字
  • 一位少年的成长史诗,一条山林部族的存亡之路,一场背负命运恶毒诅咒的自我救赎……
    厄夜里永不栖息的飞鸟啼鸣出一首首黑暗陨歌,唯有坚韧纯净的心才能开启*境的封印!
    在“黑夜鸟幻想小说系列”**部《黑夜鸟之黑夜陨歌》中,作者黄颖曌用的笔墨为读者创造了一个“真实而奇幻”的世界——充满神秘色彩的山林、栩栩如生的动植物,生活其中的各个部族……按照幻想逻辑建构的一切,让作品拥有的开阔的境界、宏大的格局、非凡的气魄和绮丽的想象。这是一部少年成长的史诗,是一个人在背负命运的诅咒中,努力绽放生命之花的赞歌!其中张扬的正义、良善和人性的闪光,赋予了作品高贵的品质!
  • 《黑夜鸟之黑夜陨歌》由黄颖曌编著。 《黑夜鸟之黑夜陨歌》讲述了:苍莽广袤的绝境山脉,是夜夕族和异人 部族的家园。 在夜夕族有这样的传说——如果一个孩子在黑夜最浓稠的时刻降生,并 且身上有布满黑色纹路,那他就是“噩生”的不详之物,带着夜妖的诅咒, 将降大灾难于整个部族。龙坎,这个因“噩生”而被族人驱逐的男孩,只能 跟着大夜巫在夜巫崖上伴着青灯研习巫仪,他渴望成为一名腰挎猎刀的勇猛 猎人,而不是做一位终老山崖的夜巫。 当山林出现黑夜消失的异象,当山川草木、走兽飞禽慢慢陷入沉睡,当 绝境山脉各部族的人都遭遇瘟疫的侵袭,当绝境之门被悄然打开,来自夏域 的残暴部族,将带着战火与死亡席卷而来……龙坎肩负起拯救部族、拯救绝 境山脉的使命!
  • **章 异人的预言
    第二章 夜夕坳
    第三章 呼努节
    第四章 遥远森林
    第五章 闯入者
    第六章 黑夜陨落
    第七章 尖耳人
    第八章 夜巫指环
    第九章 被驱逐
    第十章 燃烧的锻炉
    第十一章 黑牢
    第十二章 中计了
    第十三章 打败尖耳人
    第十四章 冬临节
    第十五章 沉睡!沉睡!
    第十六章 重返夜夕坳
    第十七章 另了个预言者
    第十八章 失落的钥匙
    第十九章 三只眼睛
    第二十章 打开*境之门
  • **章 异人的预言 接连下了好几天的倾盆大雨,山林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湿衣服,从树 叶上、枝条上和崖壁上,任何地方都往下流淌着哗哗的雨水,每条溪流也在 暴涨,不仅耽搁住了猎人们的行程,还引发了凶猛的山洪。
    被派到谷道去探路的年轻猎人泰安带回消息,洪水涌进谷道,卷走木 桥,猎人们回家的道路被阻断了。
    “我们只能绕过谷道,沿珍珠溪返回夜夕坳。”憨厚、壮实的那和,是 泰安的小跟班,他今年十四岁,虽然总被泰安捉弄,可仍喜欢跟这个长他几 岁的促狭猎人待在一起。
    “从这里去珍珠溪,势必穿过异人的领地。”队伍里**年老的猎人 葛佬皱起眉头。
    “那是半月部落的领地。”泰安补充说。
    不过葛佬撇了撇嘴,那表情像是在说,不管是哪个部落,他都不想招惹 异人。
    “那样可能会引来半月部落的误解,认为我们是故意侵犯他们的领 地,”播谷阿夏在他光秃秃的脑门儿上挠了挠,他想来想去也没有*好的办 法,“可是穿过异人的领地,是*近的一条路,如果我们退回到猫头鹰桥, 从 那里折返,至少要多花上两天时间,呼努节转眼就要到了!” “只是从领地的边界上穿过,没人会发现的,”泰安不以为然,“也常 常 有不同部落的异人在我们山林的边界上出现。” “你看到的通常是老人和女人,可我们却是成群结队、带着砍刀和弓箭 的猎人!”播谷阿夏提醒他。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远离异人的好,你们知道,他们跟夜妖有说 不清的瓜葛。”葛佬压低声音说,就好像异人们的耳朵能伸到附近似的。自 从 葛佬的膝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他走路就变得越来越艰难,等到他七十五 岁来临,他终于决定要安享晚年——夜夕坳里很少有猎人能顺利活到这个岁 数,他们总在*年轻的时候就死于猛兽爪下,或是在山里发生意外。这是他 *后一次狩猎,他一路上都在跟每个人说,他只想顺顺**回到山坳,可不 想 招来什么意外的麻烦。
    “哈,葛佬,你也信萨娑婆的鬼话,”泰安捏起喉咙,学萨娑婆发出尖 厉高亢的声音——这个活泼的年轻猎人能惟妙惟肖地学每个人说话,他总是 把伙伴们逗得哈哈大笑,“那些异人,把灵魂卖给了‘夜妖’,世世代代都 是 ‘夜妖’的奴隶,他们残忍、噬血,*喜欢吃小孩子的心肝……” 那和忍不住嘿嘿笑起来,他吭吭哧哧地说:“我见过一个又老又驼的女 异人,那是个风民,她想用一把嵌着珍珠石的**和两兜炒熟的苦麻叶, 跟我换夜巫制作的巫药。” “她没抓住你,把你的血喝干吗?”泰安把声音压得很低,怪腔怪调地 问。
    “没有,我想她*喜欢喝苦麻叶茶。”那和回答。
    葛佬听不出来他们的打趣才怪,他沉下脸,怒火在他的目光里闪耀: “即使异人不是夜妖的奴隶,他们也的确很古怪,他们不敬畏黑夜。” “九羿,你怎么想?”播谷阿夏扭过头问。
    另一个年轻猎人,站在播谷阿夏背后的树杈上,他在观察天气。
    “雨要停了,雨水终于要过去了,天气很快会转好的。”年轻猎人九羿 从 树上跳下来,他大概二十岁左右,脸庞棱角分明,眼神像山豹一样锐利。他 是 猎人中的佼佼者,*近,在猎人们当中确实也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播谷阿 夏有意让他接替自己阿夏的位子。当然,那得在播谷阿夏老得打不动猎的时 候。现在,播谷阿夏虽然年近六十,但是壮得就像头野牛。
    “穿过异人的领地,还是返回猫头鹰桥,你怎么看?”播谷阿夏问他。
    “阿夏,”九羿回答,“我们别无选择,嚎哭洞里现在一定灌满了水, 如 果往回走,我们就找不到过夜的地方。” “没错,嚎哭洞里千疮百孔,肯定像个水潭,”泰安连连点头,“我们 没 办法睡在水潭里。” “风眼窟呢?蝙蝠窝也是个干燥的洞穴,或者兽牙角怎么样?”播谷阿 夏说,猎人们对山林里的每个洞穴都了如指掌。
    “它们全都在**的路程之外。”九羿摇摇头。
    “看来今晚只能赶到珍珠溪边的猫屎洞过夜。”播谷阿夏终于做了决 定,“告诉大家,我们将从异人的领地穿过。不过,每个人都给我记住,” 他郑 重地提醒,“别在异人的领地射杀任何猎物,哪怕一只兔子。” 正打瞌睡或是聊天的猎人们立即行动起来。他们按照惯例,将二十六人 的队伍分成三个部分:四人是“眼”,走在队伍的*前端,负责发现猎物和 查 看山路的状况;十四人是“牙”,他们紧跟在“眼”的背后,当“眼”发现 猎物, “牙”将像猛兽的尖牙一样,用弓箭和砍刀将猎物杀死;剩下的就是“肩” , 他们跟在队伍的*后,负责抬运所有猎获。
    雨后的森林,苔藓湿滑,道路泥泞,猎人们的靴子上裹满了湿泥,就像 石 头一样沉重,走得*加缓慢。他们穿过一片紫盐木树林,进入长满幻色草@ 的 平缓坡地。猎人们管这里叫做“草湖”,因为远远望去,随风摇摆的幻色草 , 看起来就像涟漪荡漾的湖水。
    现在是秋天刚来临的时节,幻色草的颜色从夏天的蓝紫变成火一样灿 烂的赤红。到了冬天,它们就会变得像雪一样白。再到来年春天,幻色草又 变 成粉粉嫩嫩的绿。因此,颜色绚烂的幻色草是女人们*喜欢的染料,她们用 这种植物来染布料、染手指、染嘴唇,染一切她们想染的东西。
    “草湖”里的幻色草长得很高很茂密,“眼”的四个猎人***入“草 湖”,转眼就被赤红色的草浪淹没了。
    “九羿、泰安,你们在哪儿?”那和在草丛里张望,并且气急败坏地喊 。
    “在这儿哪,”泰安从他背后跳出来,“你跑那么快,赶去猫屎洞闻猫 屎 吗?” “原来你们在我后面!”那和放心地笑了,“猫屎洞里,真的有很多猫 屎 吗?” “蝙蝠窝是不是有很多蝙蝠?”泰安反问。那和点了点头。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