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政治军事 > 政治 > 中国政治

帝国的惆怅(中国传统社会的政治与人性)

作者:易中天 出版社:浙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40461
  • 作者:易中天
  • 页数:313
  • 出版日期:2014-10-01
  • 印刷日期:2014-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42千字
  • 《帝国的惆怅》全新增订本。

    任何一制度,*不能有利而无弊。任何一制度,亦*不能历久而不衰。

    中国的帝国制度由秦灭六国而建立,起初一定是好的。

    但久而久之,帝国制度变坏了,这是为什么?  

    对历史的说法有很多种。

    *常规的是“正说”,如《三国志》《大唐西域记》;*流行的是“戏说”,比如《三国演义》《西游记》。正说不好看,戏说不真实。要想好看且真实,只有“趣说”。所谓“趣说”,就是历史其里,文学其表,既有历史真相,又有文学趣味。

      “趣说”的关键是“人”。要想了解历史,必须参透人性。历史是不能复原的,然而人性却相通。以人为本,历史才有意义。以民族的文化心理为核心,一个个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在我们面前才可能变得鲜活起来。这些鲜活的故事和生命将促使我们反省历史,反省社会,反省人生,反省自己,于是趣味之中就有了智慧。这就不仅是“趣说”,而且是“妙说”。《帝国的惆怅》正是这样一本书。


  •   《帝国的惆怅(中国传统社会的政治与人性 )》是易中天对帝国制度的反思。中西历史的进程, 是一个“交相胜”的过程。有时候我们比人家好,有 时候人家比我们强。麻烦仅仅在于,人家比我们强, 是在近现代。我们的风光靓丽,却已成明日黄花。这 才让人惆怅。惆怅,就是失落、怅惘、迷茫,即“怅 然若失”,因为我们原本不该这样。
  • 易中天,湖南长沙人,198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他长期从事文学、美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多学科和跨学科研究,若有《〈文心雕龙〉美学思想论稿》《艺术人类学》等著作,并曾出版“易中天随笔作学术著作·中国文化系列”四种:《闲话中国人》《中国的男人和女人》《读城记》和《品人录》。他信奉“读书明理做人不做秀,登科治国做事不做官”。他是央视《百家讲坛》“开坛论道”的学者,其主讲的“汉代风云人物”在2005年4月首播即获热评。
  • 明月何曾照沟渠
    晁错之死
    削藩其事
    是非功过
    晁错其人
    历史之错
    晁错之错
    武侯治蜀与“攻心联”
    怎样看“攻心联”
    治蜀问题何在
    谁有“反侧之心”
    是谁“宽严皆误”
    蜀汉为何而亡
    小太宗与大败局
    “痴呆儿”成了“小太宗”
    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天子本是苦孩子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皇帝也要守王法
    危险的政治
    变法帮了腐败的忙
    变法迫在眉睫
    时势造英雄
    针锋相对
    事与愿违
    成败与道德无关
    教训所在
    荒唐的正义
    奸臣严嵩
    混蛋嘉靖
    滑头徐阶
    谁是祸根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小人物”不小
    为谁死节
    认死理的人
    自掘坟墓是乾隆
    礼失求诸野
    土气与士气
    鸦片的战争与战争的鸦片
    弹冠相庆的战败者
    逼出来的谎话
    一骗到底
    谎言与高调
    小曲好唱口难开
    笑脸与鬼脸
    鸦片还要吃到什么时候
    非典型腐败
    病例
    所谓陋规
    逼良为寇
    高薪未必养廉
    有监督就行吗
    制度不能保证一切
    并非不治之症
    从“出入两难”到“进退自如”
    入世与出世
    读书人与知识分子
    治世与乱世
    想得开与想不开
    身家与天下
    士大夫与读书人
    报国与全身
    君臣与师生
    出路与对策
    千年一梦
    我们曾经拥有
    魂断侠缘
    谁之梦想
    剑的秘密
    侠与士
    百家罢后梦难圆
    附录 帝国官僚制度简述
    宰相制度
    中央部门
    地方官员
    后记
  • 晁错是穿着上朝的衣服(朝衣)被杀死在刑场的。
    晁错的这种死法,常常使读书不细的人误以为他 死得很体面。这事要怪司马迁。司马迁在为晁错作传 时用了“春秋笔法”,说“上令晁错衣朝衣斩东市” ,似乎是皇帝给晁错留面子,让他穿着朝服去死,享 受了“特殊待遇”。班固就没有司马迁那么厚道,不 客气地揭老底说“绐载行市”(其实司马迁也说了这话 ,只不过是在《吴王刘濞列传》)。绐,就是诳骗。晁 错是被骗到刑场的。奉旨前去执行命令的首都卫戍司 令兼***长(中尉)陈嘉大约并没有告诉晁错朝廷要 杀他,晁错也以为是叫他去开会,兴冲冲地穿了朝服 就上车,结果稀里糊涂被拉到东市,腰斩了,连遗嘱 也没来得及留。我们不知道,刑前有没有人向他宣读 判决书。但可以肯定,晁错之死,没有经过审判,也 没有给他辩护的机会。
    这实在可以说是“草菅人命”,而这个被“草菅 ”了的晁错也 不是什么小人物。他是西汉初年景帝朝的大臣,官居 御史大夫。御史大夫是个什么官呢?用现在的话说,相 当于副**兼***长。所以晁错的地位是很高的。
    一个高官不经审判甚至在身着朝服时就被处死,只有 两种可能。一是事情已经到了**紧迫的程度,二是 对手痛恨此人已经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现在看来, 晁错的死,两种情况都存在。
    先说事情的紧迫。
    晁错被杀的直接原因是“削藩”。晁错是一有机 会就要向汉景帝鼓吹削藩的。而且,正是因为他的极 力主张和一再鼓吹,景帝才*终下了削藩的决心。什 么是“削藩”呢?简单来说,就是削减藩国的辖地。所 谓“藩国”,就是西汉初年分封的一些王国。这些王 国的国王,不是皇帝的兄弟,就是皇帝的子侄,是大 汉王朝的既得利益者。削藩,无疑是要剥夺他们的权 力,侵犯他们的利益,这些凤子龙孙岂能心甘情愿束 手就擒?所以,削藩令一下,*强大的两个王国——吴 国和楚国就跳了起来。吴王刘濞和楚王刘戊联合赵王 刘遂、胶西王刘印、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 东王刘雄渠起兵造反,组成七国联军,浩浩荡荡杀向 京师,这就是历**有名的“七国之乱”,也叫“吴 楚之乱”。
    七国兴乱,朝野震惊,舆论哗然。景帝君臣一面 调兵遣将,一面商量对策。这时,一个名叫袁盎的人 就给景帝出了个主意。袁盎说,吴楚两国,其实是没 有能力造反的。他们财大气粗不假,人多势众也不假 ,但他们高价收买的,不过是一些见利忘义的亡命之 徒,哪里成得了气候?之所以贸然造反,只因为晁错怂 恿陛下削藩。因此,只要杀了晁错,退还削去的领地 ,兵不血刃就能平定叛乱。袁盎是做过吴国丞相的, 说话的分量就比较重一点。何况这时景帝大约也方寸 已乱,听了袁盎的建议,就起了丢卒保车的心思。
    不能说袁盎的主意没有道理,因为吴楚叛乱确实 是以“请诛晁错,以清君侧”为借口的。打出的旗号 ,则是“存亡继*,振弱伐暴,以安刘氏”。什么叫 “清君侧”呢?就是说皇帝身边有小人,要清理掉。这 个“小人”,具体来说就是晁错。那好,你们不就是 要“清君侧”吗?如果晁错已诛,君侧已清,你们还反 什么反? 事实证明,袁盎的这个主意并不灵。晁错被杀以 后,七国并未退兵,作为汉使的袁盎反倒被吴王扣了 起来。袁盎给汉景帝出了诛杀晁错的主意后,被任命 为“太常”(主管宗庙礼仪和教育的部长),出使吴国 。袁盎满心以为吴王的目的既已达到,应该见好就收 。谁知道这家伙的胃口已经被吊起来了,根本不把袁 盎和朝廷放在眼里,不但连面都不见,还丢下一句话 :要么投降,要么去死。这下子袁盎可就哑巴吃黄连 了。虽然后来他总算从吴营中逃了出来,却也从此背 上了一个恶名:挑拨离间,公报私仇,谗言误国,丽 杀功臣。
    P002-00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