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玫瑰的名字(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6277
  • 作者:(意)翁贝托·埃科|译者:沈萼梅//刘锡荣
  • 页数:558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54千字
  •    翁贝托·埃科编著的《玫瑰的名字》讲述一个发生在意大利中世纪修道院的神秘故事。方济会士威廉与弟子阿德索前往意大利北部山区的一所修道院,执行调解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与教宗纷争的任务。以精于推理驰名的威廉修士受修道院长的委托,调查修道院中的一起命案。但随后死亡事件发展为一系列的连环杀人事件,并且牵涉到修道院中隐藏的一个大秘密……
       全书能深深扣住读者的心,所以自出版以来在欧美文坛引起**的震撼,是既叫好又叫座的经典小说巨作!

  •    “玫瑰的名字”是中世纪用来表明含有象征意义 的词汇,故事亦以一所中世纪修道院为背景。原本就 已被异端的怀疑和僧侣的个人私欲弄得乌烟瘴气的寺 院,却又发生了一连串离奇的死亡事件。一个博学多 闻的圣方济格教士负责调查真相,却被卷入恐怖的犯 罪中……    翁贝托·埃科编著的《玫瑰的名字》是一部侦探 、哲理、历史小说。除了扑朔迷离、扣人心弦的故事 情节外,书中充满了各种学问,涉及神学、政治学、 历史学、犯罪学,还涉及亚里士多德、阿奎那、培根 等不同的思想。展现了作者渊博的学识和超凡的叙述 才能。

  • 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1932- ),欧洲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小说家、符号学家、美学家、史学家、哲学家。出生于意大利亚历山德里亚,博洛尼亚大学教授。著有大量小说和随笔作品,如《玫瑰的名字》《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布拉格公墓》和《密涅瓦火柴盒》等。

    译者:沈萼梅,北京外国语大学意大利语教授,著名翻译家。曾编写《意大利文学史》,主要译作有《无辜者》,《罗马故事》,《玫瑰的名字》等。

  • 自然,这是一部手稿

    **天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之前
     午后经之后
     夕祷
     晚祷
    第二天
     申正经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
     夜晚
    第三天
     从赞美经到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之后
     夜晚
    第四天
     赞美经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
     晚祷
     夜晚
    第五天
     晨祷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
     晚祷
    第六天
     申正经
     赞美经
     晨祷
     辰时经
     辰时经
     午时经
     午后经
     夕祷与晚祷之间
     晚祷之后
    第七天
     夜晚
     夜晚
    尾声

  •    那是十一月底,一个晴朗的早晨。头天晚上下过 雪,雪不算大,但大地却覆盖了一层近三指厚的冰雪 。天还没亮,在山谷的一个村庄里我们刚念过赞美经 ,就听了弥撒,然后,我们迎着初升的太阳踏上了登 山的旅程。
       就在我们沿着陡峭的盘山小路艰难攀登时,我望 见了修道院。我感到惊奇,惊奇的不是修道院四周的 围墙,那围墙与我在基督教世界许多修道院常见的别 无二致,是那座后来我才得知称之为“楼堡”的庞大 建筑着实令我惊奇。那是一座八角形的建筑物,从远 处望去呈四方形(它**的形式表达了“上帝之城” 的固若金汤、难以攻克),八角形楼堡的南围墙屹立 在修道院所在的高台平地上,而其北边的围墙却像是 从山崖的峭壁上拔地而起,高高耸立,俯瞰着万丈深 谷。从悬崖下面的某处向上望去,峻峭的山崖仿佛直 刺苍穹,其色彩和材质与楼堡浑然一体,从某一角度 看去仿佛成了楼堡的主塔和塔台(那乃是深谙天地的 建筑大师之杰作)。三排楼窗告知人们,楼堡的建筑 是以三重的模式逐次**的,这就是说,地面上呈正 方形的建筑实体,高耸入云时已是神学“三位一体” 意义上的三角形了。*走近些,我们发现这幢四方形 楼堡的每一个角,各有一个七角形的角楼,从外面可 以看到其中的五面--也就是说,整个大八角形楼堡 的四个侧面又增添了四座小的七角楼,而从外面看过 去就是四座五角形的角楼。没有谁看不出这巧妙的和 谐中所蕴含着的神圣的数字组合,每一个数目都揭示 着一种极其细微的神圣的意义。数目八,蕴含着每个 四方形的**之数;数目四,是四部福音书之数;数 目五,是世界五大地域之数;数目七,代表神灵的七 种礼数。在我看来,无论从楼堡的庞大实体还是外形 ,都像是后来我在意大利半岛的南部见到过的乌尔西 诺城堡或是达尔·蒙特城堡,但由于此楼堡所处地势 险要,它就显得*加阴森可怖,令渐走渐近的旅行者 不由得心生恐惧。不过,幸好那是一个天晴气朗的冬 日清晨,所以那建筑物不像我在风雨大作的时日里看 到的那样可怕。
       不过,我怎么也无法说这座城堡能让人心生愉悦 。它让我感到害怕,并略带不安。上帝知道,那不是 发自我稚嫩心灵的幻觉,而且我是在直接解读着那些 像是刻在岩石上的毋庸置辩的预示,早在建筑巨匠们 着手建造修道院之初,在僧侣们怀着虚幻的愿望大胆 地把其奉献给神灵保佑之前,那凶兆就已经刻写下来 了。
       就在我们骑着小骡子沿着*后的山间弯道吃力地 行走时,见前面的大道形成了三岔路口,大道两边各 有一条小路。我的导师驻足四望,大道两侧以及大道 上方,满眼尽是四季常青的松树,那苍翠的松枝上披 着皑皑白雪,真是一派大好的北国风光。
       “一座富有的修道院,”他说道,“修道院院长 好在公共场合炫耀其财富。”    因为我已习惯于聆听他发表奇谈怪论,所以也没 再问什么。另外,也因为我们又走了一程之后,听到 了一片嘈杂声,在一个拐弯处,出现了一群情绪激动 的僧侣和仆人。其中的一个,一见到我们就彬彬有礼 地朝我们迎上来。“欢迎您的到来,先生。”他说, “我能猜到您是谁,请不必为此感到惊诧,因为我们 已经接到您来访的通知了。我是雷米乔,瓦拉吉内人 ,我是修道院的食品总管。如果您就是巴斯克维尔的 威廉修士,那么我必须通报修道院院长。”他转身命 令他的一名随从,说:“你快上去通报一下,说我们 的来访者快要进修道院的围墙了!”    “谢谢您,总管先生,”我的导师温文尔雅地回 答道,“*为令我珍惜的是你们为了迎接我而中断了 追踪。不过您不用担心,马儿经过了这里,已经沿着 右边的小路走了。它不会走得很远,因为到了那边烂 草堆,它就会停下来。马儿很机灵,不会从陡峭的山 崖跌下去的……”    “你们是什么时候见到它的?”总管问道。
       “我们根本没有见到它,是不是,阿德索?”威 廉带着一种打趣的神情转身朝我说道,“不过,如果 你们是在寻找勃鲁内罗,它只能是在我说的地方。”    总管迟疑了。他看了看威廉,又望了望右边那条 小路,*后他问道:“勃鲁内罗?您怎么知道它的名 字呢?”    “行了,行了。”威廉说道,“很明显,你们是 在寻找修道院院长*宠爱的马儿勃鲁内罗,它是你们 马厩里*出色的。它跑得*快,全身乌黑,五英尺高 ,卷曲的尾巴,马蹄又小又圆,步态均匀;小小的脑 袋,细长的耳朵,大大的眼睛。我告诉你们,它朝右 边小路跑了,无论如何你们得动作快点儿。”    总管犹豫了片刻,然后向他的随从们示意,朝右 边的小路直奔而去,而我们的骡子则继续上山。当我 出于好奇正想问威廉的时候,他示意我等待:果然, 没过几分钟,我们听到了兴奋的喊叫声,那些僧侣和 仆人们用缰绳牵着马在小道的拐弯处出现了。他们从 我们身旁经过时,仍是颇为惊诧地望着我们,并赶在 我们前头朝修道院走去。我相信威廉是故意放慢了骡 子的脚步,以便让他们先行叙述所发生的一切。我的 确早已领悟到我的导师是一个极具美德的人,不过在 足以表现出他超凡才智的时候,他不会轻易堕入虚荣 。对他那精细的外交家般的才能仰慕已久的我,悟出 了他是想在抵达目的地之前,让他那足智多谋的声望 为自己鸣锣开道。
       P25-2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