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尘埃星球(新版)

作者:落落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32926
  • 作者:落落
  • 页数:224
  • 出版日期:2009-06-01
  • 印刷日期:2009-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2
  • 印次:1
  • 字数:160千字
  • 小说讲述的是两个离异家庭的单亲子女、正值花季的少年夏圣轩和夏政颐的成长故事:两家比邻而居既是朋友又如兄弟。但是由于两人父母再度结合,使少年们的心中产生了矛盾和抗拒,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
    落落以文字细腻、华丽、温情著称,此次是继《年华是无效信》之后推出的第二部长篇。身为好友的郭敬明甘为护花使者,不辞辛苦全程陪同。

  • 正值花季的少年夏圣轩和夏政均是离异家庭的单亲子女。两家比邻而 居,两人既是朋友又如兄弟,有一种专属于少年间的微妙的羁绊。但是由 于两人父母再度结合,使少年们的心中产生了矛盾和抗拒,两人的关系也 发生了变化……并因为一次不幸的事故,让两个人的少年之间的关系陷入 更大的危机……亲情,友情,爱情。如何做出抉择。摆在两个少年面前的 是一道难题。 本书讲述了两个少年青春的挫折和成长。落落的文章里悲伤的情绪足 够煽动坚强的泪腺,所有的文字都在呼唤着一种人性的美好与温暖。这是 青春市场一直难以寻觅的东西。让人读后有种微微酸楚但内心却微微暖热 的感觉。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终章
    后记
  • [一] 十六岁的夏圣轩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正是电视里警报着台风临境后的 第二天。
    气象学意义中的强风等级,直接具像为房顶上急速旋转的风向标,或 空中被卷抛撕扯的几只白色塑料袋。
    远远的天上低鸣着雷声。
    虽说不由地加快了脚步。顶风行走还是感觉有点艰难。
    到家附近正要拐进路口,少年却突然停了下来。
    目光发现了不远处房顶上一个让人在意的小点。
    夏圣轩不自觉地眯起眼睛,努力把视线在风里拉得直一些。等到终于 看清后,他的脸部瞬间绷紧,当即拔腿飞奔过去。
    困在房顶的小男生虽然死命抓住凸起的屋梁,可还是看得出这一姿势 能维持的时间十分短暂。
    圣轩攀过围墙跳进这个荒废多年的院子,扯着嗓子冲头上的男孩喊: “你先别乱动!!” 对方回头看见他,想回答的声音,一张嘴却带出了哭腔: “哥哥——” “先别动,我马上就来!”四下环顾着,圣轩跳上一边的废砖堆。风 太大,吹得他站不直。*关键的是,这里距离房顶依然很远。只能放弃。
    等绕到屋侧,发现一辆旧的推车把它搬过来时,圣轩感觉来自男孩的 声息已经明显微弱了不少。他不愿多想,只*加快了速度爬上去,搭住一 边的低檐,冲面色发白的小家伙说:“别怕,抓着我。” 高一点的地方,风势*猛。男孩背后是飞走的疾云和铅灰色的天。
    **有危险。
    圣轩又朝上攀了攀,随手取过妨碍的挎包扔下去。搭扣却在这时松开 了,里面的纸页顺利散进风里,立刻像几十片白色翅膀,被气流剪送到空 中。随后以*优美而迅疾的弧线,一直旋转飞向*高处。变成散落在烈风 流云里的小斑点。
    没时间回头,圣轩继续注视对方,在漫天的白色纸页前用清晰而沉稳 的声音重复着:“过来吧,政颐。” “……因为把漫画藏在屋顶上?” “是啊,藏在家里会被我妈没收的。” “但怎么能在这种时候爬到房顶上去呢?!”用起了责备的口吻。
    “怕它们被风吹走啊。”回答却很干脆。
    “你自己差点被吹走好不好?!” “圣轩哥,你被录取了呀?” “啊?” “真厉害诶。” “……别说这些了。” “是真的!听说全校考进那所高中的只有三个人!” “……你的漫画书,全都回收了?” “是啊!”拍了拍塞得满满的书包,“里面有十几本《ONE PIECE》! 我攒了好久才够钱买的。” 我就是为了尾田荣一郎那些橡皮人丢了所有的学校资料……少年有些 无力垮下肩膀。不过,当他侧眼扫过旁边小家伙时,还是自然而然地松了 口气: “别说了,快回家吧……” “唔!” [二] 同姓的夏圣轩和夏政颐,中间隔着永远两岁的年龄差距。与之相辅相 成的,还有政颐总是矮过圣轩十几厘米的身高,以及他们两张气质迥异的 面孔。
    圣轩的眼睛深邃沉稳,弧度里敛着温和有力的光,而政颐则相反,总 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些柔软,不过,对,是不由自主地,因为政颐偏爱 扮着成熟模样拽拽地四下看。其他的,圣轩已经进入成长期的少年阶段, 身影变得颀长挺拔,政颐则丝毫意识不到“脊椎的重要性”,作业都是歪 着脑袋写。圣轩的面部已开始被时光细心雕琢,形成了越发吸引人目光的 线条,而政颐则*像是漂亮的小孩子,据说街上有很多做妈**都爱以摸 他额头为乐。
    又或者圣轩的发色墨黑,让人几乎怀疑碰一碰会被染上痕迹,而政颐 的则明显带有褐黄,阳光下变得愈加醒目。
    所以说,无论哪个部分,他们都差异迥然。
    可当这一切被放到相差“两岁”和“十多厘米”的位置上,那些毫无 共同点的特质却被微妙地连在了一起—— 一个像是哥哥。
    一个就是弟弟。
    [三] 虽然夏圣轩和夏政颐并不是什么兄弟。
    甚至他们连半点血缘关系也没有。如果勉强要划出什么类别的话,那 么只有“邻居”这个称呼才是*恰当的。或者再深入挖掘一点,两家的长 辈是交情甚好的同行。因而,后来那些附加的“哥哥般的圣轩”或“弟弟 般的政颐”之类,不过是对他们两岁年龄差的补充而已。当然这个补充是 显得过于热情了点。
    只因为误解的人太多。
    亲眼看见政颐母亲带着孩子搬到这条街上来的人也许不会迷惑,可他 们喜欢说的“这真像是缘分”也有些浪漫得无厘头。而*多的人则在听说 圣轩和政颐的名字后直觉地问“你们是兄弟吧?”,有时候甚至连垫尾的 问号也不加,干脆用上肯定句式。
    从*初一个个解释,到后来逐渐无视,圣轩也理解他人为何会产生这 种偏差认知。*何况,在政颐一家搬来六年后,他们已经变得像一对真正 的兄弟。
    也就无需再作说明。哥哥就哥哥好了。弟弟,也确实是弟弟。
    [四] 为庆祝圣轩的录取,夏先生晚上做了很多菜。圣轩坐下后,想起什么 ,问道:“我去喊政颐来么?” “哦,好啊。他妈妈在的话,一块请过来吧。” 得到了赞同的回答。
    结果,政颐妈妈正要出门加班,男孩就*顺利地被接了过来。
    夏先生为两个孩子放弃了此时的新闻,特意换到动画频道。圣轩原本 对这类兴趣不大,可也逐渐地被政颐带引过去。两人就着屏幕指点起来。
    圣轩和政颐支持的人物不同,不缺少辩论的话题,可终究因为一个比另一 个年长两岁的原因,这类分歧也就在“不同他一般见识”的意念中被圣轩 硬性抹杀了。
    尽管在心里也会有些痒痒。
    不过,“政颐是弟弟诶”。该让就让。不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
    席间夏先生自然地问起圣轩新学校的情况。父子俩一言一语地说着。
    *后那位骄傲的父亲忍不住说出“我问过你们老师,你的成绩在全市也能 进前十!”,圣轩心里想着“这很正常吧”,注意到之前一直盯着电视的 政颐突然回头看向自己: “怎么了?” “嗯——”小孩摇了摇头,却还是跟进一句,“真的好厉害啊——” “……”为掩饰脸上一丝不自然,圣轩赶紧塞进两口饭。
    旁人的称赞是夏圣轩十六年成长至今一直不曾获缺的东西,到后来他 对这类褒扬也早已麻木,可从夏政颐口中说出的类似句子,依旧会让他感 觉到某种尴尬,或是紧张。
    它们综合起来,就成了压力。
    圣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意来自政颐的看法,时日的历练早已将他 锻炼成自立的少年。却偏偏的,政颐每次那**坦白的崇拜眼神,都会让 他感觉到肩背一丝莫名的不适。
    明明那只是小孩子的单纯判断。
    却变得不那么单纯。
    好象是背负了多余的重量,怎么也卸不下来。
    哪怕进入高中后毫无疑义地被推选为班委,夏圣轩脑海中闪过的** 个念头,居然也是“政颐不会失望了吧”。莫名其妙就给自己添加的一个 任务,以及完成它之后那奇异的轻松,都无法解释。当然,等作为新任班 长走上台去发表就职演说,夏圣轩又恢复成一贯冷静智慧的自己。
    与他一同当选的副班长,名叫谢哲的男生甚至在之后调侃着:“我不 得不说你**是个假扮高中生的中年人。” 圣轩回答道:“比起‘中年人’,‘假扮高中生’的‘中年人’才是 *具票房吸引力的不是么。” …… P6-1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