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科普读物 > 百科知识 > 科普问答

师从天才(一个科学王朝的崛起)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科教
  • ISBN:9787542854551
  • 作者:(美)罗伯特·卡尼格尔|译者:江载芬//闫鲜宁//张新颖
  • 页数:283
  • 出版日期:2012-11-01
  • 印刷日期:2012-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28千字
  • 他幽默诙谐、充满魅力、仪表整洁、双目炯炯、风采出众。他会在凌晨三四点钟打电话给你,介绍他的新思路,却并不认为这有何不妥。他的名字是伯纳德·B·布罗迪(Bernard B.Brodie),但大家都叫他史蒂夫(Steve)。
    罗伯特·卡尼格尔编著的《师从天才:一个科学王朝的崛起》关注的是现代科学中的师承关系链及其影响。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充满智慧、趣味、竞争和创新的奇妙的科研王朝,展现了一个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群体构筑的世界,他们通过半个多世纪来在生物医学科学领域内的突破性贡献,赢得了拉斯克奖及诺贝尔奖。
  • 《师从天才:一个科学王朝的崛起》关注的是现代科学中的师承关系链 及其影响。作者罗伯特·卡尼格尔在书中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充满智慧、趣味 、竞争和创新的奇妙的科研王朝,展现了一个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著名科学家群体构筑的世界,他们通过半个多 世纪来在生物医学科学领域内的突破性贡献,赢得了拉斯克奖及诺贝尔奖。 作者无比精彩地捕捉到那些工作上优秀的心灵和爆炸性人物的戏剧性表 演——布罗迪和阿克塞尔罗德发现一种新奇的药品泰诺,斯奈德和珀特破解 了大脑的化学秘密,等等。《师从天才:一个科学王朝的崛起》不仅让我们 看到观念的争执、实验的成败、对事业与关系的考验、学术荣誉的得失,而 且让我们近观所有那些科学实践之中的深刻人性,领略那些令人难忘的探索 者的经历和事业。
  • 对本书的评价
    内容提要
    作者简介
    致谢
    引言
    第一章 诺贝尔奖得主
    第二章 战时紧急任务
    第三章 史蒂夫·布罗迪,甲基橙及新药理学
    第四章 布罗迪和阿克塞尔罗德:“让我们大胆地试一下”
    第五章 3号楼:“他做的惟一的事就是召唤”
    第六章 分道扬镳
    第七章 朱利叶实验室
    第八章 黄金时代
    第九章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第十章 阿片受体:“疯起来,去研究它”
    第十一章 拉斯克奖风波
    第十二章 师承链
    第十三章 1985年
    第十四章 尾声:1993年
    再版后记
  • 汤姆·肯尼迪向香农作了抱怨。香农二话不说,马上打电话给一 个陆军**军官,并驱车直奔格林黑文医院。
    汤姆·肯尼迪回忆这段故事时眼睛一亮,“他大步流星走进那家 伙的办公室,把脚翘在他的办公桌上,说: ‘我刚给沃尔顿(Walton) 将军通过电话,他说……’他给对方造成的印象是,如果他不按规矩 办,那就吃不了兜着走。很不错,后来一切都顺利多了。” 令人惊叹的是,时局发展如此顺利——或至少如此之快。到1943 年春天,当麦克阿瑟(MacArthur)上将准备让南太平洋的部队采取 “蛙跳”战术攻击日本人时,布罗迪和乌登弗兰德已解开阿的平的秘 密,使它成了一种强效抗疟药。
    回想一下,蚊子并不直接引起疟疾,而是将寄生物传染给寄主。
    这些寄生物——几种疟原虫——在寄主的红细胞中繁殖,有时达到每 立方毫米50万个。当红细胞破裂时,碎片和疟原虫将充斥于血液系 统,这时机体做出的反应是发高烧。如染上一种特定的恶性疟原虫引 起的疟疾,血中的寄生物竟会堵塞大脑血管,从而引起死亡。
    为起到治病效果,抗疟药必须打乱寄生物的生命周期。为此,它 必须接近寄生物,也就是要进入血液。布罗迪和乌登弗兰德面临的关 键问题是,找到一个办法测定血中的药物含量。
    测定纯阿的平没有什么困难:在适当波长的光线照射下,阿的 平和其他许多有机的、含碳的化合物一样,会发出荧光;就是说受到 入射光的激发时,它本身也会发光。它发出的光在电磁波谱上属于紫 外线,人的肉眼看不见。但可用实验室的标准设备——荧光计来测量 它。而且荧光的强度与化合物的浓度是成比例的,这一点很重要。因 此可先用一点儿淡水使荧光计归零,然后用已知的样本进行校准,即 可直接测定药物浓度。
    但如果手头没有纯阿的平的样本怎么办?当然,可以用基本上标 准的化学方法从血浆中分离出阿的平。另一个显然不太常见的办法 是,把它与它的代谢物区别开。从典型意义上讲,人服下的药物不会 保持其原来形式。它一部分或全部会被代谢,或从化学意义上讲被人 体变成了另一种形式。但怎么知道你是在测量阿的平,、而不是在测量 它的化学上类似的表兄呢? 布罗迪注意到,阿的平一类化学上里碱性的药物的代谢物常比原 药物*具极性。这是关键性的发现(极性分子在电荷上是不均衡的, 它的两端必有一端伸出一个“量”*多一些的电荷)。他想到,能否 利用这一差异呢? 极性物质会在其他极性物质中充分溶解。通过溶液中物质的密切 接触,似乎解除了双方的电荷不均衡状态。例如,水是高度极性物 质,极性分子会很容易溶于水中。另一方面,极性不高的分子不溶于 水,但能很好地与非极性液体,如有机溶剂二氯乙烯及苯溶合。
    布罗迪推测,由于阿的平的极性低于其代谢物,有可能因其不易 溶于水,而将两者分开。也许阿的平可以被低极性液体析出,而其代 谢物则留在水溶液中。
    当时下了不少功夫去优化基本的技术,如选择适当溶剂、为提取 过程的各化学步骤确定理想温度及酸度,以及解决出现的麻烦等。布 罗迪和乌登弗兰德采用这一基本战略成功地完成了研究。在可以纯净 地分离出这种药物后,通过荧光计来测量它,确定它的浓度就比较容 易了。
    《生物流体和组织中阿的平的测定》这篇论文发表于1943年的 《生物化学学报》上,但他们两人在1942年冬天就完成了相关方法 的研究。如布罗迪几年后所说,可以合理地说,他们研究的阿的平测 定方法“起了关键的作用”。因为它意味着香农的科研班子不必再在 黑暗中摸索。他们现在可以轻松地跟踪测定病人服下的阿的平的浓 度。而且新技术不仅适用于血浆,亦适用于尿、粪及任何机体组织。
    新技术既适用于人,亦适用于实验动物。
    事实上,在用狗做实验时,产生了可能是*惊人和*有意义的发 现。先给狗静脉注射10毫克阿的平。4小时后解剖,检测血浆及不同 机体组织中的药物浓度。结果发现肌肉纤维中的药物浓度比血浆高 200倍,而肝中的浓度比血浆高2 000倍。
    机体组织似乎吸收了阿的平。血液中如有足够的阿的平,才会有 较好的疗效,但血中却没有留下多少阿的平。如按当时规定剂量给人 注射阿的平,则它将主要集中于肌肉和肝等组织中。血液中的含量只 会慢慢上升到每升30微克的水平,这时才足以杀死疟原虫寄生物。
    怪不得按当时的规定剂量给药,很久才会见效。
    答案是明显的。正常剂量增加一或二倍,会很快杀死寄生物,但 对士兵的副作用将加剧到不可忍受的地步。然而可以在疗程的** 天,开出大剂量的“着陆剂量”,以后每日给服较小剂量,以保持血 中已达到的药物浓度。这样可使人体组织中的药物含量立刻达到饱 和,后来摄入的药物会直接进入血液。
    他们就这么干了,一切都成功了。到1943年春天,已解决了这 个难题,制定了新的剂量表。如布罗迪后来写到,到1944年1月, “疟疾实际上已不再是一个战术或战略问题。” 布罗迪一次曾写信给香农,“与您在戈尔德沃特纪念医院共同参 与疟疾项目,是我职业生涯中*令人激动的阶段之一。那是我职业生 涯的真正开始。” 那也是其他一些东西的开始。布罗迪和他在戈尔德沃特医院的同 事已对D楼地下室空气中的一种东西着了迷——一种狂热,一种紧急 和激动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不那么令人振奋 的科学根本算不上科学。他们将把在戈尔德沃特医院达到的科研高水 准传给以后的同事和部下。香农在戈尔德沃特医院培育了沃土,种子 已经发芽,并将抽枝长叶,茁壮生长,而且还会伸出卷须,几年后就 会到处扎根,伸展到几英里之外。
    战争开始时,布罗迪尚名气不大,战争结束时,他已是一位科学 明星。戈尔德沃特医院的战时紧急研究使他精神抖擞。他信心十足, 脑子里有无数的思路,他已准备向世界推出主要由自己创立的新药 理学。
    P33-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