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余罪(我的刑侦笔记3)

作者:常书欣 出版社:海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海南
  • ISBN:9787544364461
  • 作者:常书欣
  • 页数:327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84千字
  • ◆读小说,学知识,锁定读客知识小说文库。

    ◆手太狠!警王VS贼王**对决!

    ◆2016读《余罪》!席卷各大榜单!系列前两部已累计畅销30万册!

    ◆千万粉丝翘首以盼第三部出版!即使你没有读过《余罪:我的刑侦笔记1》《余罪:我的刑侦笔记2》,依然不影响你阅读《余罪:我的刑侦笔记3》,《余罪:我的刑侦笔记3》故事独立又精彩!

    ◆**口碑爆棚!多家媒体争相报道!掀起现象级阅读狂潮!

    ◆一个传奇警察和毒贩、悍匪、黑道大佬的交锋实录!带你窥探这个时代的黑暗角落,领略触目惊心的真实景象!

    ◆ 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节目因《余罪》的火热而进行专访报道!

    ◆**作家马伯庸、小桥老树、蔡骏、周浩晖、孔二狗倾情力荐!

    ◆本书写作过程中,无数职业警察匿名参与到剧情讨论当中!

    ◆张一山主演《余罪》同名系列改编网络剧即将火爆上映!


  • 常书欣的《余罪(我的刑侦笔记3)》为您揭开的 是一张令人触目惊心的当下社会犯罪网络。从混迹人 群中的扒手,到躲在深山老林里的悍匪,从横行街头 的流氓,到逡巡在海岸线边缘的毒枭;他们似乎离我 们很远,似乎又很近,看似悄无声息,却又如影随形 ;作者所描写的,正是这个光怪陆离而又真实存在的 地下世界。 警校学员余罪,在通过一次意外的选拔之后,被 丢进了一间住满凶神恶煞的罪犯的牢房,他迅速发现 ,要在这个凶险万状的环境中活下来,自己必须比毒 贩更奸诈,比窃贼更狡猾,比匪徒更残忍。他不仅要 用罪犯的思维去理解犯罪,还要用罪犯的手段去对抗 犯罪,更要和罪犯一样突破种种底线。在日复一日命 悬一线的斗争中,余罪一步步走到了法律的边缘,他 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在制止犯罪,还是也在犯罪 …… 小说格局开阔,文笔生动,不仅向你打开了一个 前所未闻的地下世界,其中近百个性格鲜明的警察和 罪犯形象,更是栩栩如生,犹在眼前。 翻开本书,进入我们这个时代的灰色地带。 手太狠!警王VS贼王巅峰对决! 本书为您揭开的是一张令人触目惊心的当下社会犯罪网络。从混迹人群中的扒手,到躲在深山老林里的悍匪,从横行街头的流氓,到逡巡在海岸线边缘的毒枭;他们似乎离我们很远,似乎又很近,看似悄无声息,却又如影随形;作者所描写的,正是这个光怪陆离而又真实存在的地下世界。 警校学员余罪,在通过一次意外的选拔之后,被丢进了一间住满凶神恶煞的罪犯的牢房,他迅速发现,要在这个凶险万状的环境中活下来,自己必须比毒贩更奸诈,比窃贼更狡猾,比匪徒更残忍。他不仅要用罪犯的思维去理解犯罪,还要用罪犯的手段去对抗犯罪,更要和罪犯一样突破种种底线。在日复一日命悬一线的斗争中,余罪一步步走到了法律的边缘,他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在制止犯罪,还是也在犯罪…… 小说格局开阔,文笔生动,不仅向你打开了一个前所未闻的地下世界,其中近百个性格鲜明的警察和罪犯形象,更是栩栩如生,犹在眼前。 翻开本书,进入我们这个时代的灰色地带。
  • 常书欣,山西人氏,极擅长写作都市类作品,被粉丝亲切称呼为“老常”。“老常”笔下的故事不仅以剧情跌宕起伏著称,同时更散发着强烈的时代生活气息,具有极为深刻的现实价值。2013年12月2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节目以《余罪:我的刑侦笔记》的火热为话题采访常书欣,本书也一举成为时下最火爆的文学作品,许多本身职业就是警察的读者更是参与到小说剧情讨论当中,引发了现象级的阅读狂潮。
  • **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章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二章“猎扒”进行时
    第三章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贼王与警王
  • 请君入瓮 到了劲松路二队,庆功会开得热热闹闹,二队总 人数今年突破五十人了,在队里的有三十多人,会后 到大千美食城集体会餐了。许平秋在自助餐的甬道里 等了好大一会儿,才等到了匆匆赶来蹭吃蹭喝的严德 标,大老远嚷着:“狗熊、牲口,给我占个位置,不 ,两个,老二马上来了……咦?” 被人揪住了,鼠标定睛一看,哟,立马脸上堆笑 ,亲亲热热地唤着:“许叔,您怎么来了?” “来看看我大侄呀!”许平秋学着鼠标的口吻回 道。鼠标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马上又绕开话题道: “叔啊,您别客气,对了,我还问您事呢,滨海那案 子我也参案了,怎么没奖励呢?” “奖励,你想要什么奖励?”许平秋问。
    “不办案都有奖金嘛,多少也得给点嘛,我好请 您老和兄弟吃饭呀。”鼠标道,组织上办个事就他磨 叽,几个月了案子好像还没完。
    “有,省厅批了五万,不过分到人头上就没多少 了,再说,严德标,你在滨海也干了好几天走私,我 就不相信你手脚干干净净的。”许平秋附耳小声道, 严肃的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这一句听得严德标心里 咯噔一声,直接搪塞着:“这事您得问老大余小二, 我一马仔,我能有什么……裴渔上门火并那天,辛辛 苦苦攒的俩钱,全给扔了。这事我已经详细向组织作 过汇报了。” 既然强调“全扔了”,那就肯定不是全扔了,许 平秋没有多问,揽着鼠标,小声道:“看**这么多 人,给你个奖励,咱们俩坐一块吃饭。” “这是什么奖励?”鼠标狐疑地问。
    “笨呀你,以后说我是你叔,相信的人不*多了 。”许平秋道,像是给鼠标一个机会作为奖励。
    “哦……”鼠标乐歪了,有这类吹牛逼的资本他 倒也不嫌弃。说了句您等会儿,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在 自助餐厅里瞄着位置。可好位置没几个,不敢招惹邵 万戈这种级别,也不好意思欺负人家女警,于是他瞅 上张猛和熊剑飞了,大咧咧往那两人跟前一站:“去 去去,一边吃去……许处要往这儿坐。” 那俩人瞪眼了,鼠标回瞪着小声叱道:“瞪我干 什么,赶紧献点殷勤,我好不容易给你们俩争取的机 会。那可是省厅的领导。” 哦,明白了,两人收拾着碗碟,看许平秋走过来 ,敬礼后忙端着碗把位置让开了,两人还以为许平秋 要和市局王局一块,谁知道眨眼问鼠标大咧咧和许处 长坐一桌了,看得熊剑飞被泛上来的饭食噎了一下, 异样地问:“这是什么情况?” “上当了,是他献殷勤,把咱们涮了。”张猛明 白了,嘀咕着,心想回头一定揍他。
    鼠标哥得意了,殷勤地问着许处吃什么,来回夹 菜。不一会儿李二冬奔回来了,这些单身汉岂能放过 难得一次的聚餐机会,一见鼠标和许平秋一块吃饭, 一个小时过去了,毒辣辣的太阳升得老高,北方的秋老虎不是盖的,比仲夏还让人难受。鼠标盯着的地方是086号、074号垃圾箱,除了见到几个扔矿泉水瓶子的,就是把手伸进桶里掏垃圾的,没见到谁往里面扔钱包。
    摸了摸口袋里准备的东西,步话、手铐,还有专为此次抓贼准备的粉状玩意,他没来由地想起了学校的生活,那时候的整蛊总是朝自己人下手,包括内裤里洒辣椒面,牙膏里挤鞋油,桌凳上镶图钉,背后贴乌龟王八蛋,这些烂事鼠标自认是轻车熟路,李二冬也算行家里手,至于余罪,那应该是高手寂寞,无人挑战的级别了。
    可这些手法,能用来抓贼吗? 他有点怀疑,在两个小时过去后仍然没有成果时,他的疑心*重了,要不是实在想抓个贼回去显摆一下,他早撂挑子去玩了。当学生不咋地,好歹也能考个几十分凑数,总不能一直交白卷吧。
    离他不到二百米是李二冬的防区,中间由洋姜守着,李二冬干脆半躺到路边公共椅上了,就在垃圾箱旁边,他脱了鞋,别着裤腿,脚里揣把*??不是真的,水*,儿童玩具。
    一直以来,李二冬能向人炫耀的就是玩,玩游戏,踢球,自己在别人眼中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形象,包括学业和职业,都不咋地。**上待过,他实在看不惯那种睁着眼说瞎话,连网上也不让乱说话的氛围;刑侦二队待过,他也受不了那种几乎是自虐的日常任务。曾经梦想着当一名警察,是因为他觉得这个职业很阳光,很正义,也很拉风。
    不过事与愿违,当上了才发现,有时候连警察自己也生活在暗无天日中,他甚至会很同情现在还窝在某个角落盯着嫌疑人的**同行,其实他宁愿这么吊儿郎当在反扒队混着。
    当然,前提是能混下去。
    就看**了,好歹逮着一个半个,让兄弟别太没脸面了。他在默念:贼呀,贼哥,贼大爷呀??你快来吧?? 像是上天眷顾一般,念了N遍,兜里的步话响了,余罪的声音:“老二,注意??目标出现,朝你的方向,红衬衫,戴着墨镜,两撇胡子??盯住他??” 李二冬腾地起身了,套着鞋,瞥眼已经看到了目标,正从余罪守着的方向往这边来。余罪在垃圾箱里掏着,应该已经确认了目标。他笑了,悠哉悠哉地往路对面踱着,从这里过去,和贼是个照面。
    不知道是心想事成,还是方法对路,李二冬这回越看这人越像个贼。
    此时已经接近午时,坞城路路面车水马龙,行人如织,五个人守着的路面全长两公里多,两排十余个垃圾箱,下水口子就不知道有多少了,李二冬看到了,来的方向是银都商厦的方向,没有什么意外,那儿也是重灾区,贼已经泛滥到失主丢东西都不报案的程度了。
    近了,李二冬看得*清了,这个贼长得挺俊俏,只是多了两撇胡子。他没事人一般走着,步伐很快,此时已经销毁证物,怕是心里笃定,防范已去,走得是那么潇洒轻松。甚至让人怀疑他已经在选下一个目标。李二冬右手悄悄地摸上了水*,左手掏着警证,在不到五米即将照面的时候,他一亮警证笑着喊道:“嗨,警察,你犯事了。” 那贼一激灵,掉头就准备狂奔,一下子让李二冬确定没错了。可不料贼哥瞬间反应过来了,一回头又面对着贼眉鼠眼的李二冬笑了。他笑着道:“警察?就你那鸟样?你他妈谁呀?” “朋友啊,太不友好了。”李二冬笑着,蓦地也出手了,*一亮,“滋”的一声,贼哥们马上感觉到湿漉漉、臭烘烘的东西喷了他一脸。他“啊”地叫了声,卸了墨镜,手在脸上乱抹。
    “偷了东西就想跑,没那么容易吧?”李二冬插起了水*,掏着铐子。那贼此时才觉得危险了,一抹脸掉头狂奔,不料刚跑几步,眼睛睁不开了,而且火辣辣地疼,一阵乱眨,乱揉,乱摸过后,速度一慢,被赶上来的余罪轻飘飘一个窝心脚踹倒。余罪压着人,吧嗒一铐,拎了起来。
    “啊,警察打人。”却吓得他胃口都没了。可不料许平秋直叫着他也到这 桌上来,二冬兄弟被震撼得碰倒两把椅子才走到桌前 。
    “坐坐,别拘束。我也借庆功会来看看你们,今 年你们班的就业率八成往上了,不过直接入籍的,也 就你们十个人啊,十一个,加上邵帅。”许平秋放下 勺子,轻声道了句。
    这句让两人得意了,滨海没白熬,*起码少熬一 年实习期,进门直接就是警员,去掉“实习”两个字 了。得意间,许平秋表扬着:“刚刚我问你们队长了 ,他说你们在队里表现得都不错,我就说嘛,我的眼 光还能错了。” 鼠标毫无征兆地噎了下,李二冬拿筷子的手也哆 嗦了一下,他不知道是队长隐瞒上级了,还是上级故 意这么说。两人一怔,许平秋故作不解地道:“哟, 怎么了,二位?” “没事没事。”鼠标摆着手,低头扒拉着饭。李 二冬也躲着眼光,作专心吃饭状。
    这就是肯定有事的征兆,不用审问都知道这俩人 知道自己什么货色。许平秋酌斟了片刻,放低了声音 问着:“现在有个小后门,要调走两个人,我左想右 想,不知道给谁合适,要说熟嘛,也就和严德标*熟 ,本来想把机会给你们,不过看样子你们好像……” “别别,我要……我不要在这鬼地方待了。”鼠 标道。
    “对对,我也要,*好能离开这儿,到哪儿都行 。”李二冬也迫不及待地道。
    “哟,这是怎么回事?”许平秋异样了,看两人 有难言之隐,小声问,“理由我可以编一个工作需要 ,可你们总得告诉我真正原因吧?” “这还用说,队长太死板了,我给兄弟们整点外 快,他都叫嚣着要**我,还让我退回去。”鼠标小 声道,好不火大,滨海一行就混了集体功劳,实惠一 点没有,他肚子里的牢骚早快撑破了。
    “不光死板,简直不把兄弟们当人看,监视个地 方,人够三班倒,人不够就两班倒,再不够就连续盯 着。哎哟,*长一个盯梢,十六个小时,这不要命了 啊。”李二冬牢骚道。
    “哎,这邵万戈,就是个榆木脑袋,不开窍。” 许平秋摇头,很不中意地道。
    “我建议把余儿调过来给兄弟当队长。”鼠标道 ,估计在走私路上尝到甜头了。这话听得许平秋喉咙 一噎,差点把吃的吐出来。李二冬也建议道:“我就 觉得谁也比他强,在他这干一年,得少活十年。” 哟,这句话倒让许平秋上心了,二队的减员一直 很严重,有很多接受心理治疗的,以前都归结为工作 强度,李二冬的这话倒让许平秋怀疑是不是有队长的 原因在内。不过当他回头看到邵万戈那愁云密布的脸 色时,不管自己此刻有什么想法,都在**时间压下 去了。
    …… P5-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