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迷雾围城(原名夜色共2册)

作者:匪我思存 出版社:新世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新世界
  • ISBN:9787510418068
  • 作者:匪我思存
  • 页数:374
  • 出版日期:2013-07-01
  • 印刷日期:2013-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2
  • 印次:3
  • 字数:280千字
  • 匪我思存首部谍战爱情小说《迷雾围城(原名夜色共2册)》震撼登场!
    *畅销作品【来不及说我爱你】前传,重续惊世*艳的爱恨情殇!
    军阀混战、国仇家恨、惊世权谋;
    阴谋、爱情、背叛、权力、信仰、谎言、仇恨、希望……
    一段乱世之中的纯净之恋!
    两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情感无间道 悬念迭起 意外频生
    同名电影、电视剧集结两岸三地*强明星阵容火热筹拍中!
  • 《迷雾围城(原名夜色共2册)》——一段乱世之 中的纯净之恋! 英雄美人,烽烟乱世,三千里江山如画;一时豪 杰,家国情仇,再回首,夜色微澜。 被禁锢在三少奶奶名分中的女学生;为夺嫡位相 互残杀的易家兄弟;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中国留学生 ;艳名远播的风尘女子;割据一方的大军阀…… 一场看似寻常的追捕与营救,将这些人联系在一 起。他们为着各不相同的目的,周旋在彼此身边,掩 人耳目的“面具”之下,隐藏着无法告人的欲望和真 实身份。 窃密、刺杀、胁迫,一切手段背后,是各方势力 、不同信念的博弈,也是财富利益的争夺。而巨大的 阴谋如一张网,早已在他们周围悄然密布…… 只是在这荒烟蔓草的年代,在权势江山、国家大 义面前,是否还有爱情的一席之地? 同名电影、电视剧集《迷雾围城》结两岸三地最 强明星阵容火热筹拍中!
  • 秦桑病了一个暑夏,等渐渐好起来的时候,天气 也渐渐凉了。这天因新换了个大夫,朱妈不放心,亲 自去街上替她抓药,顺便带回来一个兔儿爷。秦桑看 到那黄土泥彩的小像,才知道原来又要过中秋了。她 拿着这黄泥抟的兔儿爷,倒想起小时候的不少事。正 兀自出神,朱妈怕厨房把药煎坏了,又自己在廊下守 着炉子煎了,捧来给秦桑喝。秦桑闻到那股药气就皱 眉头,朱妈还像哄小孩儿似的:“小姐,这药我尝过 了,一点也不苦,真的。” 倒不是药苦,反正苦不苦也喝了好几个月了。朱 妈是**的旧人,秦桑嫁过来的时候,本来带了四个 人,后来走的走散的散,就还有朱妈留在她身边。秦 桑不忍拂她的意,接过药碗一口气喝干了,苦也不觉 得。朱妈赶紧端过茶碗来给她漱口,又拿了一碟蜜饯 梅子让她压一压舌根残存的苦味。
    梅子放得太久,有点发乌,吃在嘴里*是甜得发 腻。秦桑病了这几个月,上上下下偌多的人,亲朋好 友人情来往都要打发,朱妈倒还拿得定主意,有几回 着急用钱,就拿着秦桑的私印和存钱折子去银行,倒 还顺顺**办出钱来。其他的诸如柴米油盐之类家常 开销,因为都是三节结账,所以还能维持。**她看 秦桑精神尚好,忍不住劝道:“这就快过节了,一家 团圆的好日子,小姐……” 秦桑知道她要说什么,于是说:“朱妈,你歇一 会儿去吧,我也累了,要睡一会儿。” 朱妈却抽出胁下系的手巾,揩一揩眼角,说:“ 太太走的时候,我可是答允了太太,要照应好小姐。
    小姐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想一想九泉之下的太太, 太太要是知道小姐受的这些苦……可该怎么难受…… ” 秦桑*听不得任何人提到自己的母亲——尤其是 眼下这种境况。朱妈还在絮絮叨叨地说:“姑爷就是 脾气大一点,心倒不见得怎么坏……若不是有人在背 后挑三唆四,怎么会这样对小姐……” 秦桑委实不愿意听她说这些,勉强笑道:“朱妈 ,我才好一点,你又提这些话做甚?” 朱妈看到秦桑嘴唇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大夫本来 就说是积郁成疾,这一阵子吃了无数的药,才稍稍有 点起色。她怕秦桑身体再闹出什么好歹来,于是勉强 岔开话,说:“**去抓药,小姐你猜我遇上谁了? ”不等秦桑说话,却又告诉了她,“我遇上邓小姐了 。就是原来在学堂里,和小姐*要好的邓小姐啊!” 秦桑搁不住心里难受,只是用指甲划着那兔儿爷 的彩旗,一面红旗,一面绿旗,又一面黄旗……彩旗 在风中猎猎作响……她和同学们跟在旗帜后头,一路 走一路高喊着口号……那天的天气那样晴朗,天空是 瓦蓝瓦蓝的,明净得像一面琉璃镜,而镜面浮着一大 朵一大朵洁白的云彩,逶迤似雪色的纱巾。她和邓毓 琳都走得发了热,把纱巾解下来拿在手中,随着每一 声口号挥舞着,就像一面旗帜。后来被郦望平看到了 ,还笑话她们在举白旗。
    已经四年了,想到从前的那些事,不再像原来一 样觉得痛彻心扉,反而有一种麻木。就像母亲的死, 就像父亲逼她嫁给易连恺。不过是区区两年,从前的 日子却遥远模糊得像另一个世间。而她早就过了奈何 桥喝了孟婆汤,连记忆都似有若无,变得无从寻觅。
    “邓小姐还认得我,跟我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听 说小姐你病了,还说要来看你……” 秦桑听了越发觉得难受,从前的人和事,索性让 她死了,可是偏又死不了,被拘在这世上继续受苦受 难。邓毓琳当初那样帮她,还从家里偷了钱出来给她 。秦桑还记得邓毓琳那滚烫的手心,她把钞票和洋钱 都塞在自己手里,硬硬的,好大一卷。邓毓琳的眼睛 也亮得惊人,乌黑的眼珠望着她,急切地说:“秦桑 你走吧!到外国去,去投奔光明与自由!” 光明与自由……可她*终却没有走脱。陷在这泥 淖一般的境地,还有什么脸面再见从前的朋友? 朱妈忧心忡忡地问:“小姐你是不是累了?怎么 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她不想多说话,只随口“嗯”了一声。朱妈忙着 张罗服侍她上楼,替她铺开被子,放了帐子,让她躺 下歇息。秦桑这一病好几个月,总是躺着的时候多。
    一躺下来,此时倒像是马上耍睡着了,她疲倦地阖上 了眼睛。
    等朱妈那小脚“笃笃”的声音消失在房门外,秦 桑却又重新睁开眼睛来。这房里还是新房的布置,水 红绫的帐子,滟滟的仿佛仍存着一缕喜气。帐顶上绣 的百蝠百子图,还是*老派的吉利花样,密密匝匝的 彩线刺绣,一团团的花仿佛就朝人直压下来,望久了 直发晕。秦桑闭上眼睛,人倒像睡在船上,轻轻地摇 动着。整个世界都在微微摇动,这摇动让她惶恐不安 ,*让她有一种虚无飘渺的无力。
    秦桑一直担心邓毓琳会真的上门来,可是这事又 不能怨朱妈。朱妈对从前的事情顶多晓得一二分,她 就知道邓小姐和自家小姐要好,如今自家小姐生着病 ,每日在家里发闷,所以真心地想让邓小姐来看看自 家小姐,陪她说说话,解解闷。
    无奈秦桑根本就不想见到邓毓琳,每日想起就觉 得心中*添积郁。这样过了三四天,邓毓琳终于来了 ,朱妈倒是很高兴,听到门房通报说有位邓小姐来拜 访,于是亲自到上房来告诉秦桑。秦桑无奈,只得换 了件衣服,出来见客。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