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帷幕(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17153
  • 作者:(英)阿加莎·克里斯|译者:李杨
  • 页数:201
  • 出版日期:2015-02-01
  • 印刷日期:2015-0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5千字
  • 赫尔克里·波洛*后也是*精彩的一案,扣人心弦中带着淡淡的感伤。
    当**的侦探遇上了**的凶手,究竟如何才能将之击败?
    “到时候你就会说:‘放下帷幕吧。’”
    《帷幕》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在1944年完稿的作品,是留给女儿罗莎琳德的礼物,书中黑斯廷斯之女朱迪斯即以罗莎琳德为原型。
  • 《帷幕》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在1944年完稿的作 品,是赫尔克里·波洛最后也是最精彩的一案,扣人 心弦中带着淡淡的感伤。 波洛与挚友黑斯廷斯的探案生涯回到了原点,他 们再次相聚于斯泰尔斯庄园——正是在这里,初到英 国的波洛解决了第一起谋杀案。 如今的波洛已到风烛残年,但还有一件急迫的任 务摆在面前:一名已经犯下五起谋杀案的凶手也来到 了这里。在帷幕降下之前,他必须阻止凶手再次出击 ……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后记
  • 我的朋友,难道我这封信的发信地址没有引起你 的好奇?它能唤起很多旧时的回忆吧?没错,我现在 就在斯泰尔斯。你知道吗?如今的斯泰尔斯庄园已经 变成所谓的“**旅馆”了。老板是一位典型的英国 上校——他不仅是名校出身,还曾在印度任职。不过 实际的经营大权掌握在老板娘手里。她精于管理,不 过唇舌如剑,可怜的上校没少吃夫人的苦头。要换了 我可受不了! 我在报纸上看到他们发的广告,出于好奇决定回 来看看,毕竟这里是我初到英国之时的落脚之地。人 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是喜欢重温旧梦。
    我在这儿遇到了一位绅士。这位准男爵是你女儿 的雇主的朋友。(这个说法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像法语 ?) 于是我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准男爵想邀请富兰克 林夫妇来此度夏,我想说服你也过来,这样我们就能 像家人一样团聚了。那当然是*好不过的了。所以啊 ,我亲爱的黑斯廷斯,赶快来吧。我让他们给你留了 一间有浴室的房间(你应该可以想象到,历史悠久的 斯泰尔斯庄园如今也现代化了),而且经过与勒特雷 尔上校夫人反复地讨价还价,她终于同意给我一个便 宜的价格。
    富兰克林夫妇和你那漂亮的女儿朱迪斯前几天已 经到了。万事俱备,别磨蹭了。
    再见。
    你永远的 赫尔克里·波洛 听起来不错,于是我不假思索地遵从了我那位老 朋友的意愿。我没什么亲人,也没有固定住处。一个 儿子在海**役,另一个已经结婚,在阿根廷经营牧 场。我的大女儿格蕾丝嫁给了一位军人,现居印度。
    再有就是朱迪斯。我心里其实一直*喜欢她,不过我 一直没有真正理解她。这孩子生性古怪,难以捉摸, 心里有什么事从不对别人说,这一点时常让我感到沮 丧。我妻子比我*懂她。她宽慰我说,朱迪斯性格本 就如此,倒不是因为她不信任我们。但我妻子有时也 会像我一样担心。她说朱迪斯的感情太强烈,太集中 ,而她本性中的内敛让她失去了一个释放压力的渠道 。她常常若有所思地陷入沉默,却又近乎顽固地坚持 己见。她的头脑比家里其他人都要好,因此当她提出 想上大学时,我们欣然同意。她一年前获得理科学士 学位,毕业后给一位研究热带疾病的医生当秘书。那 位医生的夫人似乎身体不佳。
    我曾经疑心朱迪斯对工作如此投入是不是因为爱 上了她的雇主,但他们之间公事公办的关系让我打消 了这种忧虑。
    我相信朱迪斯是爱我的,但她天生不是那种擅长 表达感情的人。她说我观念陈旧,太过感情用事,时 常对我报以不耐烦的冷嘲热讽。坦白地讲,我多少有 点儿害怕我的小女儿! 这时火车即将抵达斯泰尔斯圣玛丽车站,我也从 沉思中醒来。至少这座车站还没什么变化。分秒流逝 的时间似乎忘却了这里。它仍兀自矗立在田野中,与 周遭环境格格不入。
    但当出租车穿过村镇的时候,我还是清楚地意识 到了时间的流逝。**的斯泰尔斯圣玛丽与昔日** 不同。加油站、电影院、两家旅店和几排镇政府修建 的简易房都是当初没有的。
    转眼就到了斯泰尔斯庄园门口。这里似乎并未发 生太大变化。庭院跟我记忆中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车 道保养不善,杂草长得老高。车拐了一个弯就看到了 宅子。房屋表面的结构和装饰并没有改变,不过油漆 已经退色很严重了。
    这时,一位女士在花圃中弯腰劳作的身影映入我 的眼帘,一如多年前我初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 一瞬间停止了跳动。待到那个人直起身向我走来,我 才哑然失笑。她跟那时精力充沛的伊芙琳·霍华德有 着天壤之别。
    迎面向我走来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她满 头的白发浓密卷曲,两颊泛红。她的态度和蔼可亲— —老实讲,我觉得有点热情过度——但一双蓝色的眼 睛却显出极不相称的冷淡。
    “这位是黑斯廷斯上尉吧?”她问道,“我满手 是泥,没法跟您握手。我们久闻您的大名,**能见 到您实在太高兴了!我先向您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 勒特雷尔夫人。我和我丈夫当初一时兴起买下了这座 庄园,之后就一直想着怎么靠它赚点儿钱花。我以前 从没想过我会开旅馆!不过我得有言在先,黑斯廷斯 上尉,我是个公事公办的人。我可一分钱都不会少收 你的。” 我们俩都笑了,就像刚刚听到了一个很好玩儿的 笑话,但是我心里觉得勒特雷尔太太说的**不是玩 笑。在她和善老妇的面具下,我察觉到一丝强硬的态 度。
    勒特雷尔太太说话偶尔会带点儿爱尔兰口音,但 其实她没有爱尔兰血统,只是装装样子。
    我向勒特雷尔太太问起了我的朋友。
    “啊,可怜的小波洛。他一直眼巴巴地盼着你来 呢。那种期盼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感动的。他身 体那么糟,我真为他难过。” 我们一起朝宅子走,她边走边摘掉园丁手套。
    “还有您那位漂亮的女儿,”她接着说,“她多 可爱呀。我们都特别喜欢她。可是您知道,我是老派 人,我觉得像她那样一个漂亮的姑娘就应该跟小伙子 们出去聚会、跳舞,可现在她整天不是解剖兔子就是 弯腰盯着显微镜,真是太可惜了。要我说,那种活儿 就应该让那些土妞儿们干。” “朱迪斯现在在哪儿?”我问道,“她在这附近 吗?” 勒特雷尔太太做了一个孩子们所说的“鬼脸”。
    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