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幼儿启蒙 > 国学启蒙

狼谷牧羊犬(影像青少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摄影
  • ISBN:9787551409117
  • 作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 页数:284
  • 出版日期:2015-02-01
  • 印刷日期:2015-0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与两头乳白色蒙古牧羊犬相伴,在草原与乡村的接合部度过童年时代。现居呼伦贝尔草原,在自己的营地中饲养大型猛犬,致力于蒙古牧羊犬的优化繁育,将幼犬无偿赠送给草原牧民。
    这本由其创作的《狼谷牧羊犬(影像青少版)》由《甘珠尔猛犬》《狼血》《狼谷牧羊犬》《琴姆且》四部中短篇小说组成,作品从多层面呈现了人与蒙古牧羊犬并行共生的图景,情节紧张动人,引人入胜,语言理性唯美。
  • 《狼谷牧羊犬(影像青少版)》由《甘珠尔猛犬》 《狼血》《狼谷牧羊犬》《琴姆且》四部中短篇小说 组成,作品从多层面呈现了人与蒙古牧羊犬并行共生 的图景,情节紧张动人,引人入胜,语言理性唯美。 作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用粗犷的笔触,勾勒出草原 中人与动物的生死命运、悲欢离合,作品雄浑大气, 荡气回肠,给人带来心灵的冲击和对生命野性的思考 。
  • 白色蒙古牧羊犬(代序)
    甘珠尔猛犬
    狼谷牧羊犬
  • 他用冻得几乎失去知觉的手握紧刀柄。
    他还在犹豫,没有想好应该向公驼的什么部位下 刀,怕万一扎坏了不好向它的主人交代。
    在*后一刻,他别无选择,只能刺向骆驼的脖子 。
    在刺中的那一刻,***就意识到,即使自己已 经倾尽全力,就凭手中这把小刀也不会对它造成什么 像样的伤害。
    这骆驼脖子上的肌肉结实而富有弹性,刀就像扎 在轮胎上一样。
    刀弹飞了,***也被撞翻在地。
    疯狂的公驼直接趴在***的身上,几乎将他压 得窒息过去。
    在公驼劈头盖脸地压下来的*后一刻,***猛 地翻身,脸朝地趴好,双手抱紧自己的头蜷成一团。
    他只来得及喊了一声都日波的名字。他根本没抱太大 的希望。
    这只公驼终于将他捕获,开始对他**地蹂躏。
    它疯狂地撕咬***身上的皮袍,扯掉他的帽子 ,啃咬他的脖子。***已经被它牢牢控制,无力反 抗,只能用自己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头颅。
    在沉重的公驼挤榨之下,***感觉到自己胸部 的骨骼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吱的声响,而他结实的 皮袍已经被它啃碎,脸侧与脖子已经被咬破流血。而 在它撕咬的时候,那种带着骆驼胃液的半消化的食物 也一起喷了出来,流到***的头脸上。***估计 还没有等公驼将他咬死,就这流质的东西粘在身上, 很快就会带走他所有的热量,将他活活冻死。
    他撑不了多久了。
    都日波就是这个时候冲过来的。
    它是另一头愤怒的狮子。
    它咆哮着直接跳到公驼的背上,撕咬它那高耸的 驼峰,随后意识到这个部位并不能让只是一心撕咬巴 特尔的公驼感到过于痛苦。它跳下公驼的脊背,直接 叼住了它的嘴唇,死死地咬紧。
    这足够疼痛了,公驼甩动着头颅,终于摆脱了都 日波的撕咬。但它的嘴上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都日波撕裂了它的嘴唇。
    都日波退出几米远,冲着公驼咆哮,羞辱它,向 它挑衅。
    终于,这执拗的公驼不能再无视都日波的存在, 它号叫着起身,放弃了身下的***,开始向都日波 攻击。
    但与都日波相比,它的反应过于迟钝,它追不上 都日波。很快,都日波就在这公驼的身上留下了几处 撕裂的伤口,但在这种天气,公驼没流太多的血,血 刚刚流出来就被冻得凝固了。
    公驼*加疯狂地追赶,只是希望能够追上都日波 ,将它踩踏成肉酱。它在**恼怒中并没有意识到, 其实,都日波在不断地闪躲中,正一点点地把它引得 距离***越来越远。
    后来,从附近营地赶来的牧人用数根套马杆终于 将这头公驼套住,然后用大绳将它放倒。
    那次,就在被公驼压住的短短的时间里,*** 被压断了两根肋骨,肩颈处和脸上被严重咬伤,右手 的小指和右脚的两根脚趾被严重冻伤截掉。
    当然,如果不是都日波及时赶到,引走了疯狂的 公驼,恐怕***会被公驼直接压死或者啃咬而死。
    就算这公驼*终在施虐之后放开***,他*终也会 因为被严重冻伤而截肢,**成个残废。生性刚烈的 ***不会容忍自己以那样残缺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 上。所以,都日波确实救了他一命。
    那时***的妻子还健在。其实,那天***早 晨赶着羊群离开之后,她就感到心绪不宁,一直从蒙 古包小门上那个几乎被霜封住的小窗子向外张望。
    后来,她注意到正卧在冰雪之中安睡的都日波突 然惊醒,然后凝神向远方望去,似乎要望透那厚厚的 冰雾,随后就头也不回地奔进雪野中去了。
    而她,是直到空着鞍子的马失魂落魄地逃回营地 时,才知道***出了事。
    说来有些神奇,谁也说不清***那声并不响亮 的呼唤是怎样穿越冰雾,传到距离四五公里之外的都 波耳中的。P22-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