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哲学宗教 > 哲学 > 中国哲学

读典国学一日一语(共8册)

作者:梁一群、张应杭等 出版社:浙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32350
  • 作者:梁一群、张应杭等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管子》是先秦时代的一部重要典籍,相传为春秋齐国相管仲所撰,其实是管仲学派的一部作品总集。此书内容庞大,体系整饬,基本上反映了管仲的治国思想,是研究先秦特别是春秋时期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法律、文化等各个方面**重要的原始资料。
      


    王海峰、林勇斌所著的《治世的筹谋(管子一日一语)》由专家引读,带你享受中国式心灵鸡汤。

  • 《治世的筹谋(管子一日一语)》简介:《管子》是战国时齐国稷下学 宫的一群学者托名管仲所写的书。


    它将道、释、儒、法、兵各家思想的精 华融为一体,内容庞杂,论述深邃精奥。原书共有八十六篇,今存七十六 篇。


    书中除大量哲学思想论述外,还包含有天文、历数、舆地、经济、管 理和农业等方面的知识。   


    王海峰、林勇斌所著的《治世的筹谋(管子一日一语)》倡导原典阅读 ,一日一句,受益终生。

  • 前言
    战国众,后举可以霸
    知予之为取者,政之宝也
    国有四维
    政之所兴,在顺民心
    令则行,禁则止
    据有余而制不足
    视时而立仪

  •    小白之为人,无小智,惕而有大虑。
       ——《大匡》    管仲辅助齐桓公,使其成为春秋**霸主,并非出于偶然。当 初齐僖公让鲍叔辅佐公子小白,鲍叔以为见弃,不肯出任,经管仲 力劝方才答应。


    当时,管仲于三公子中对小白评价独高:“小白之 为人,无小智,惕而有大虑。”意思是说公子小白为人不耍小聪明, 虽然性情急躁但有远虑。当时,管仲就已经看出他可以有所成就。


    小白即位成为齐桓公后,鲍叔策划让管仲由鲁国返齐。当时鲁国施 伯认为“齐君惕而亟骄,虽得贤庸必能用之乎”,所以没将小白放 在眼里,同意放还管仲,由此注定日后因自己的见识短浅而付出了 代价。
      


    管仲相齐之初,桓公不听管仲之劝。鲍叔心忧局势,管仲却 讲:“吾君惕,其智多诲,姑少胥其自及也。”胥,通“须”,等待 的意思。
      


    以上是对桓公的三次评价。施伯识人流于表面,只知桓公惕、 骄,不知其有大虑。而管仲深知桓公性躁急于事功,但只要“姑少 胥”,必成大业。事实证明了管仲的前瞻性。


    齐鲁之会后,桓公 “归而修于政,不修于兵革”。
       识人,*不能仅凭个人好恶妄下结论。应该以事实为依据,综 合衡量一个人的高下短长,并将此种考察置于一定的情势中,判断 其优缺点在特定条件下是否对全局起决定作用。识人,自然要有高 度的辨识力,但*要有充分的自信心。
      


    为人臣者,不尽力于君则不亲信。不亲信, 则言不听。言不听,则社稷不定。
       ——《大匡》    鲍叔问事君之道,管仲答以“尽力于君”。
       一心事君在君王集权统治下本无特别可言,似乎理应如此。但 君臣之间又并非仅仅只是红花绿叶的关系,管仲曰:“不尽力于君 则不亲信。


    不亲信,则言不听。言不听,则社稷不定。”“尽力于 君”得以归结到“定社稷”,说明君臣之间犹有一层荣辱与共的合 作依存关系。所以,贤能之士要想*终实现“平天下”的理想,次 序就成为关键:尽心尽力——取得信任——有效施以影响。
       管仲这样说,也这样做。


    齐桓公早年攻伐心切,内修兵革,外 犯诸侯,百姓多有怨言。面对危局,管仲凭借其自信和勇气,有效 控制了**局势,为日后桓公回心转意、勤于内政打下基础。此 后,桓公*加信任管仲,还尊他为仲父,认真听取他的意见并且不 断付诸行动。


    正是由于数十年间管仲的意见被充分采纳,令顺民 心的政治主张、强本节用的经济主张、存亡继*的外交主张才一 一得以实现。
       而今之际,自然不再有对个人的效忠,但对集体、组织,乃至 **在信念上忠诚,在行动上忠于职守,依然是不可或缺的。


    任何人要想事业有成,除了个人奋斗以外,还要有上级的信任、同道的 相助,而这种宽松的环境要靠自身争取得来。
      


    方法很简单:尽心尽力而已。
       死者成行,生者成名。
       ——《大匡》    当初齐**乱,公子小白与公子纠争位,鲍叔事公子小自,而 管仲、召忽事公子纠。及公子小白即位为齐桓公,鲍叔设计迎回管 仲、召忽二人。召忽见公子纠被杀亦自刎殉君,但管仲却没有选择 召忽的道路。
     


     梁启超评价说“较纠与齐国,纠极小而齐国极大,纠极轻而国 极重也”,认为管仲乃“齐国之公人,非公子纠之私人”,高度评价 了管仲的爱国,并且指出忠君、爱国不必相提并论,于管仲、召忽 褒贬之意甚为明显。
       管仲、召忽各自依义行事,其义果有大小之分?召忽不降鲁足 见其爱国,他只在**利益无忧时方才实践自己的义。而管仲始终 将**利益置于首位,故不为公子纠而死。


    对于管仲的选择,召忽 也是理解的:“忽也知得万乘之政而死,公子纠可谓有死臣矣;子 生而霸诸侯,公子纠可谓有生臣矣。”    召忽奉行忠君之义,死是必然;管仲奉行忠国主义,成就其功 业,生亦必然。无论是管仲还是召忽,都有属于自己的坚定信念, *为可贵的是都不惜一切代价去实践这种信念。
     


     我们正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各种价值观念共存并时有冲撞。
    在这样特殊的时代,我们*应该学会以宽容之心对待他人,同时又 能坚持自己的操守。
       P9-1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