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飞翔的窃贼/自然之子黑鹤精品书系珍藏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ISBN:9787534290480
  • 作者: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 页数:236
  • 出版日期:2015-12-01
  • 印刷日期:2015-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5千字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早年曾从事成人文学的写作,后转向儿童文学,便一发而不可收,作品散见《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文学少年》等杂志,涉及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题材,尤以动物小说见长,目前已经成为我国颇具个人风格的动物小说作家及新一代领军人物。《飞翔的窃贼》是他其中的一部作品,是他结合自己在草原中的亲身经历和想象力的富有生命力的一部动物小说。
  • 在夜间晴朗无风的林地里,却骤然吹起一阵阵劲 风,从“我”的头顶刮过,倏忽即停,一而再.再而 三,是“我”的错觉还是想象?看来不是,因为“我 ”的帽子同时不见了——这是超自然的力量吗?还是 藏身于丛林之中的“黑夜之王”?《飞翔的窃贼》作 家格日勒其木格·黑鹤以他在森林和草原中的亲身经 历和丰富想象力,将这些野地里的故事娓娓道来,仿 佛一幅幅散发着泥土气息和生命活力的图画在我们眼 前徐涂展开。
  • 静静的白桦林
    飞翔的窃贼
    克尔伦之狐
    雪地
    狼血
    导读童年与
    动物相伴的记忆
  • 两只小狼安静地看着他,如果没有被沙子埋住, 恐怕倒是要逃走了。
    巴图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他蹲在两只小狼面前 ,甚至还伸出手轻轻地按压着一只小狼的头,毛茸茸 得像刚刚绽开的蒲公英的种子。小狼不满地扭动着头 ,想躲开巴图那巨大的人类的手掌。
    他确实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而母狼也快要回来 了,他倒不是害怕母狼,只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母狼 突然出现,他会不知所措,进退两难。
    后来,巴图抽出了**,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 他就割断了两只小狼的头。因为身体被埋在土下,它 们几乎没有怎么挣扎,两只小狼的头就像真正成熟后 掉落的果实一样摊在巴图的手心里。
    他犹豫了一下,又将两只小狼的头放回原来的位 置,然后小心地用土培上。小狼几乎没有流什么血, 仅有的那么一点血迹也被土覆盖了,所以,一切看起 来还和母狼离开时一样。
    巴图回到了自己刚才潜伏的地方,卧在狍皮上, 支好了*。他感到手心有点出汗,就把汗湿的手轻轻 地在裤腿上擦干。
    巴图几乎刚刚埋伏好,母狼就拖着沉重的肚子回 来了。因为在太短的时间里吞下了大量的肉块,它越 过小河时明显没有离开时那样轻盈,身体显得有些笨 重。
    母狼肚腹的轮廓明显地增大了,这些哺乳期的母 狼可以一口气吞下十几斤肉,然后回到洞里去慢慢地 消化,它需要足够的蛋白质转化为洁白的乳汁哺育小 狼。
    母狼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觉得有些异样,或 是嗅到了淡淡的陌生气味。越过河之后,它迟疑不定 地停了下来,因为刚才走得太急,而且肚腹里塞了太 多的东西,它急促地喘息着,鼓胀的两肋剧烈地翕动 。也许是巴图刚才留下的气味让它感到不安,它本不 愿意将小狼独自留下。如果没有小狼,一旦它在空气 中嗅出人类的气味——铁与火的气味,它就会迅速地 离开。
    对于狼来说,人类几乎是它们在林地里**的天 敌。
    但此时它先要将小狼从沙洞里挖出来。饱食之后 ,现在它可以领着小狼回到巢里,一整天都不需要再 出来觅食了。
    还好,它们还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
    一切都显得令人怀疑,但那两只小东西确实老老 实实地待在那里。
    它也许预感到什么,但眼前的一切却十分正常, 分毫未变。
    它走到其中一只小狼的面前,是有一些不同,小 狼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发出乞食时呢喃般的低鸣。
    它们过于安静了。也许是睡着了。
    当它试着去刨开一只小狼身边的沙子时,它不能 理解的事情发生了,小狼的头竟然滚落了下来。母狼 显然是被吓到了,它不知所措地跳到了一边。这样的 事情,它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在它经验的仓库里并没 有储藏着这种突发事件。
    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狺狺地叹息着伸出爪子, 轻轻抓搔着小狼滚落在地上的小小头颅,小心翼翼, 似乎是怕这个应该属于小狼的器官会随时跳起来咬住 它的鼻子。
    血的气味它是明白的。当巴图*初用刀切掉两只 小狼的头时,因为下刀快,切口整齐,当时几乎没有 流什么血。随后当他把那割下的头重新放回去用沙子 培好时,沙子又吸收了所有渗出的血。所以小狼的身 上几乎没有什么血迹。此时,看起来,小狼的头也只 像是从它的身上不小心脱落的零件。
    母狼不能理解,它又走向另一只小狼。
    它抬起爪子刚刚碰到小狼,这只小狼的头也滚落 下来。尽管这一幕不过是刚才发生的一切的重演,母 狼还是再一次受到了惊吓,它再次跳到一边,满腹狐 疑地注视着这一切。
    它沉思了好久,一动不动,大概在臆想着这一切 对于它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游戏。
    然而也许是那两只小狼的血的气息让它醒悟过来 。
    它围绕着两只小狼残缺不全的尸体快速地跑动着 ,然后猛地停了下来,像进食时噎住一样,发出一连 串像抽泣般的尖厉的吠叫。
    巴图不喜欢狼的叫声。
    他扣动了扳机。
    他并没有瞄准,刚才当母狼猛地站住时,恰好将 一个完整j的侧面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只需用准星套 住母狼前腿稍后的。位置,扣动扳机就行了。
    可他突然间失去了兴趣。
    **射中了母狼前面的沙地,刨开一个沙坑的同 时扬起一片沙尘。
    在*声巨大的回响声中,受惊的母狼像弹簧一样 跳起,迅速地闪进了白桦林中。
    巴图走开了,并没有用多少时间,他就回到营地 ,倒头大睡。
    那个春天,他仍然一无所获。
    那一年,男孩七岁,在冬天里,他病了很久。当 巴图进山行猎时,男孩刚刚痊愈,他薄得像一张纸, 有气无力地站在门前,目送着巴图的背影慢慢地隐入 深黛色的林地里。
    男孩,仍然不具备进入林地的资格。
    …… P13-1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