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我是你爸爸(精)

作者:王朔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3742
  • 作者:王朔
  • 页数:251
  • 出版日期:2015-03-01
  • 印刷日期:2015-03-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王朔所著的《我是你爸爸(精)》讲述一个丧妻的男人与儿子之间日趋紧张的关系。那种男人的无奈、小市民活着的叹气声让读者难以释卷。
    本书通过一个十四岁男孩的自我叙述,演绎了一系列父子角色转换的故事。 用作者自己自谦的说法来说,本书所写的内容都是自己那个蒙昧时代的见证。那么,那个时代,作者真的蒙昧吗?那就靠读者你自己来体悟了。
  • 王朔所著的《我是你爸爸(精)》是他1990年代早 期的一部小说。本书讲述了丧妻的男人马林生与他一 手拉扯大的儿子之间日趋紧张的关系。这个在机关里 混日子的小职员在对待儿子的时候,时而滥施暴力、 时而摇尾乞怜,有时又满腔热情地和儿子称兄道弟。 但最终父子之间仍然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 马林生对镜子里的自己还算满意,一望可知,镜 子里是那种在年龄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挣扎着、煞费 苦心保持的类知识分子形象。像他这种成色的类知识 分子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讲究的了。只能要求自己一 点:干净——他身上和头发里散发着一股廉价的香皂 味儿。
    马林生离开一地污水充斥着尿臊味儿的厕所,穿 过昏暗的堆满牛皮纸包装的书籍的走廊,来到因开着 日光灯显得凄怆的书店营业厅。书店里顾客不多,仅 有的几个顾客也大都呆呆地近乎茫然地盯着书架上一 本本堂皇陈列的书籍,时而抽出一本翻几下,很快便 放回原处无动于衷地走开。只有儿童读物柜台略呈活 跃,几个穿校服系红领巾的男孩趴在柜台上喳喳议论 ,流露出对柜台里五花八门的连环画的浓厚兴趣。
    马林生经过收款台对里面的女同事颇为矜持地点 了下头:“我走了,齐老师。” “慢走。”那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怔了一下,客气 地回答,“……马师傅。” 马林生踱出书店门,由于他拉门的手势过于优雅 ,出门后又未能及时闪到一旁,装有上好弹簧合页的 玻璃门相当有力地迅速弹了回来,门框在他背上近乎 粗鲁地一推,他踉跄着冲下台阶。
    同昏暗、冷清的书店店堂相比,外面的大街既明 亮又热闹。这是条除公共电车外禁止一切机动车、自 行车行驶的繁华商业街的街口,人如潮涌,都是下了 班来购物的妇女和外埠旅游者以及黄昏到这里来消磨 时光的青年人。
    马林生穿行而过,目不斜视状颇麻木。他长年累 月在这里辛苦工怍却不属于这繁华景象中人。他根本 没有仅为愉悦在这里挥霍一番的能力,而为了某种目 的在这里谨慎开销一次的理由他也丝毫不具备——需 要的一切都可以在他家附近那些不那么奢华、普通的 商店买到。简言之,他没有理由在这里一个人晃荡— —如果不是他上下班必经之地的话。
    他走上纵贯全城的大街。阳光是那么强烈,由于 实行夏令时的缘故,这本该是黄昏夕阳西斜的时刻, 到处仍是一片耀眼犹如**时闪现的令人一阵阵眼发 黑的炽光。
    庞大的公共汽车结队而来,像一列列重载火车。
    马林生如同插在书架上的书,被紧紧贴挤在两扇脊背 之间,透过薄薄的衣衫,他甚至能数清对方身上有多 少块骨头脊柱排列是否垂直。如同正月十五的闹元宵 ,裸露着肢体的人们随着汽车行进的节奏把自己肌肤 上分泌出的汗液沾染的尘埃毫无保留地蹭到其他人的 肢体上,公共汽车尚未开出一站,全车男女老少已经 脏得不分彼此。当人体麝香和屁味儿袭来时,很多无 辜的人受到了猜疑,大家只好皱紧眉头捂住鼻子以示 清白。
    马林生辗转换乘终于在通往他家所在的那条胡同 的路口跳下来时,已经不是一小时前那个看上去多少 还称得上整洁体面的马林生了,他像小饭馆里使用了 多时的一块抹布,散发着各种秽物混合的臭味儿。
    马林生几乎是竞走般大步流星地奔回家,似乎迟 一步,身上那层脏皮就会结壳成鳞,尽管他小心地沿 着墙根儿树阴躜行,甚至因此显得有点鬼鬼祟祟,但 这通奔走再次使他出了身大汗,当他进了屋飞快地脱 衬衫时,肉皮儿和织物之间都拉出了丝儿,像揭膏药 一样。
    马林生住的这种老式四合院平房没有完善的卫生 设施,只在院当间有一个自来水龙头,一个共用水表 ,谁要用水全院人盯贼似的盯着,因而他不能畅快淋 漓地洗,只能端盆水回屋,像个月子里的女人门窗紧 闭擦拭。
    马林生在屋里擦得欲罢不能,毛巾所到之处总像 犁地似的耕出一卷卷新泥,那具遭了虫害的扁豆似的 身子擦得通红仍层出不穷,*后只好扑落,用毛巾鸡 毛掸子似的掸,再不敢用力。好容易拾掇完上半身, 重新洗了毛巾,正待细细清理阴部,门“嗵”地一响 ,儿子冲了进来。情急之下不及呵斥,只得先将无甚 个性的屁股转将过去,掉脸再看,儿子已知趣地退出 去,并小心翼翼地带上门。
    马林生受此一惊,已无心其他,草草抹了遍身体 的其余部分,蹬上条内外通用裤衩,敞了门,将那盆 污水泼出,拎了盆到水龙头前格外仔细地涮洗连带漂 洗手巾,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