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恶时辰(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3931
  • 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刘习良//笋季英
  • 页数:205
  • 出版日期:2013-03-01
  • 印刷日期:2013-03-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0千字
  • 马尔克斯成名作,**部获奖的长篇小说
    马尔克斯*直接描写社会现实的作品
    **揭示权力的奥秘与孤独
    50多年前,马尔克斯对社会动荡和腐败根源的反思,令**的读者深感共鸣
    马尔克斯语言*精练简洁,读起来*平易的作品
    马尔克斯文学地图中,与“马孔多”齐名的另一重镇由这里诞生
  • 《恶时辰》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成名作,也是马尔克斯第一部获奖的 长篇小说。《恶时辰》借由一桩因匿名帖而引起的杀人事件,描写了一个小 镇在两周内的风云变幻。《恶时辰》直接取材于社会现实,不同于马尔克斯 以往的魔幻风格,而是用最精炼简洁的语言,营造出荒诞、阴郁、惊心动魄 的氛围。马尔克斯对权力的奥秘与孤独的揭示,对社会动荡和腐败根源的反 思,令今天的读者不禁深感共鸣。 《恶时辰》是马尔克斯的成名作,也是马尔克斯第一部获奖的长篇小说。《恶时辰》借由一桩因匿名帖而引起的杀人事件,描写了一个小镇在两周内的风云变幻。 《恶时辰》直接取材于社会现实,不同于马尔克斯以往的魔幻风格,而是用最精炼简洁的语言,营造出荒诞、阴郁、惊心动魄的氛围。马尔克斯对权力的奥秘与孤独的揭示,对社会动荡和腐败根源的反思,令今天的读者不禁深感共鸣。
  • 正文
    我所满意的是描写孤独的书,《恶时辰》里你又一次感受到这种悲剧气氛,就是权力的孤独。镇长原本来征服小镇的,结果自己越陷越深,反而感到被小镇征服了。——加西亚·马尔克斯
    极权是人所创造的***、*复杂的成果,因此,它同时兼有人的一切显赫权势以及人的一切苦难不幸。对于作家来说,它确实是一个**吸引人的题材。——加西亚·马尔克斯
    这片大陆从未摆脱过疯狂,而生活在其中的我们,也未享过片刻安宁。——加西亚·马尔克斯
    《恶时辰》是马尔克斯*能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在他笔下,现实是如此荒诞、匪夷所思。——巴尔加斯?略萨
    年轻的马尔克斯在《恶时辰》中转向“社会现实主义”,用这部匿名贴的故事来反映哥伦比亚的现实,将恐怖与讥讽**地交织在一起。——《纽约时报》
    《恶时辰》对加西亚马尔克斯全部作品的贡献相当大,一来是由于它精雕细刻的风格,二来因为它是作家描述权力的奥秘与孤独的**次尝试。——《马尔克斯传》
    《恶时辰》有着一股清澈、电影摄影的特质,以及一种超然、不加干预的技巧,读者不得不觉得印象深刻。——《马尔克斯的一生》
  • 安赫尔神父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床上坐起来。他用瘦骨嶙峋 的手揉了揉眼皮,推开蚊帐,坐在光溜溜的凉席上沉吟了片刻, 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活着。神父想了想:**是什么日子啊, 和圣徒祭日表上哪一位圣徒对应呢。“噢,十月四日,礼拜二。” 想罢,他又低声说道:“圣弗朗西斯科·德阿希斯。” 安赫尔神父穿好衣服,没去洗脸,也没去祈祷。他身材高大, 脸上红扑扑的,那副安详的样子活像一头温顺的牛亡牛,而且他举 止稳重,动作迟缓,一举一动都像头牛。神父用手指轻轻地扣好 长袍上的纽扣,那股不紧不慢的劲头仿佛给竖琴调弦一样。他系 好衣服,拔掉门闩,打开朝庭院的那扇门,一看到细雨中的晚香玉, 他不由得想起一句歌词。
    “我的眼泪让海水上涨。”他吁了一口气。
    从神父的卧室到教堂,有一条回廊相通,两侧放着几盆鲜花。
    回廊上墁着碎砖头。十月里,青草开始在砖缝间滋长起来。去教 堂之前,安赫尔神父走进厕所,撒了好大一泡尿。他屏住呼吸, 那股催人泪下的浓烈的氨水气味真是呛人。随后,他走到廊子上, 又想起一句歌词:“小艇将把我带进你的梦乡。”走到教堂狭窄的 小门前,他再一次嗅到晚香玉的馥郁香气。
    教堂里臭烘烘的。长方形的中殿上也墁着碎砖头,只有一扇 大门通向广场。安赫尔神父径直走到钟楼下面,抬头一看,吊铊 离头顶还有一米多高,他想:还可以走上一个礼拜。成群的蚊虫 向神父猛扑过来。啪的一声,他一巴掌拍死后颈上的一只蚊子, 在拉钟的绳子上揩干净手上的血迹。上面结构复杂的机械装置发 出吱吱嘎嘎的声音,紧接着他听到钟楼里的时钟敲响了五下,声 音喑哑而深沉。
    待到余音散尽,神父两手抓住钟绳,把绳头绕在手腕上,劲 头十足地敲响了破旧的铜钟。安赫尔神父已经六十一岁了,在这 个岁数,敲钟可算是个累活。但他却总是亲自召唤大家来望弥撒。
    只有这样做,他才觉得心安。
    在**的钟声里,特莉妮达推开临街的门,走到昨天晚上放 老鼠夹子的那个角落,一看逮住了几只小老鼠,心里又是高兴又 是恶心。
    她打开**个鼠夹,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老鼠尾巴,把它丢 进一个草纸板做的盒子里。这时候,安赫尔神父打开了冲着广场 的大门。
    “您早,神父。”特莉妮达说。
    神父没注意听姑娘那悦耳的男中音。广场上空寂无人,杏树 在雨帘中沉睡着。十月的清冷早晨,小镇显得死气沉沉。看到周 围的景象,神父感到一阵惆怅和孤寂。耳朵习惯了淅淅沥沥的雨 声之后,又听见广场深处响起了巴斯托尔的单簧管那清晰又有点 邈远的声音。这时候,神父才回答姑娘的问候。
    “巴斯托尔没跟那伙弹小夜曲的人在一起。”他说。
    “没有。”特莉妮达肯定地说。她端着装死老鼠的盒子朝神父 走过来。“那伙人弹的是六弦琴。” “他们傻里傻气地唱了两个钟头了。”神父说,“‘我的眼泪让 海水上涨’,是不是?” “这是巴斯托尔新编的歌。”她说。
    神父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一时间好像着了魔似的。多少年 来,他时常听到巴斯托尔那单簧管的声音。每天清晨五点钟,在 离教堂两条街的地方,巴斯托尔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背倚着鸽房 的立柱,开始练习吹奏。小镇上一直就是这么一套毫厘不爽的程序: 先是五点钟的五声钟响,接着是召唤人们望弥撒的晨钟,*后是 巴斯托尔在自己的庭院里吹奏单簧管,清越的、节奏明朗的声音 使弥漫着鸽子屎味的空气显得洁净了许多。
    “曲子挺好听,”神父说,“可是歌词太笨了。几句话颠过来倒 过去都能唱,没有什么区别。梦将把我带上你的小艇。” 神父对自己的新发现十分得意,微笑着转过身去,点燃了祭 坛上的蜡烛。特莉妮达跟在神父后面。她身穿一件长长的白晨衣, 袖子长抵手腕,腰间系着一条淡蓝色的绸带(这是某个世俗团体 的固定装饰)。她的两条眉毛连在一起,眉毛底下闪动着一双漆黑 发亮的眼睛。
    “整个晚上他们都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神父说。
    “在玛戈特-拉米蕾丝家里。”特莉妮达心不在焉地答道。她 把盛死老鼠的纸盒晃得眶啷哐啷直响。“不过,昨晚上还有比唱小 夜曲*妙的事哪。” 神父停住脚步,两只宁静的淡蓝色的眼睛盯在特莉妮达身上。
    “什么事?” “匿名帖。”特莉妮达神经质地笑了笑说。
    和教堂隔着三扇门的那幢房子里,塞萨尔·蒙特罗还在做梦, 他梦见几只大象。大象还是他礼拜天在电影里看到的呢。那天, 离电影结束只差半个小时,突然下了一场暴雨。如今在梦境里, 电影正接着往下演。
    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