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兰亭序密码(大唐悬疑录)

作者:唐隐 出版社:上海交大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交大
  • ISBN:9787313133434
  • 作者:唐隐
  • 页数:343
  • 出版日期:2016-01-01
  • 印刷日期:2016-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16千字
  • 唐隐的作品《兰亭序密码(大唐悬疑录)》讲述了元和十年(815年)六月初三,长安街头,天光未亮,大唐宰相武元衡正走在上朝路上,随身卫队的灯笼突然被箭射灭,数十名杀手从黑暗中涌出,带头者手起刀落,砍断武元衡脖子,拎走头颅。
    次日,**探裴玄静收到了武元衡死前一晚临摹的半部《兰亭序》,和一首神秘的五言诗。原来,武元衡对自己的死早有预感,留下一道连环谜题,解谜者必须步步踏对,倘若棋错一着,真相就将永远湮灭。裴玄静接受使命,开始了机关密布、阻力深重的解密之旅。此后,名动天下的女刺客聂隐娘、被后世尊为“八仙”之一的韩愈之侄韩湘子、“鬼才诗人”李贺等纷纷牵扯入局;藩镇势力奇计连连;朝廷权臣各怀,心机;甚至皇室深宫中也是人影闪动,鬼胎暗结,试图遥控局势。
    但真相终于越来越近,**答案指向的竟是一个*不可能而且至高无上的人……
  • 世人皆知《兰亭序》是“千古一帖”,却不知它 也是“千古一谜”。唐隐的作品《兰亭序密码(大唐 悬疑录)》中的故事发生在唐宪宗时期,主角是名臣 裴度的侄女——裴玄静。大唐宰相武元衡被刺客刺杀 ,横尸街头,临死前他留给了裴玄静一个秘密。经过 无数辗转,裴玄静探寻出这原来是一个关于《兰亭序 》真迹的秘密,而《兰亭序》真迹之谜牵扯到的是皇 族内部的核心机密,甚至关系到大唐王朝的气运。裴 玄静循着蛛丝马迹,一点点接近终极机密,同时也见 证了大唐由盛转衰的必然……
  • 楔子
    **章 迷离夜
    第二章 刺长安
    第三章 幻兰亭
    第四章 新婚别
    第五章 镜中人
  • 大唐贞观二十年,深秋的一个傍晚。
    夕阳余晖还没来得及从永欣寺的屋脊上褪尽。突 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呼喊,打破了古刹绵延数百年的 宁静。
    晚课的僧人们纷纷向外张望,只见一位老僧边喊 边跑,跌跌撞撞地冲出禅房,一头栽倒在洗砚池边。
    “是辩才?”“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 僧人们面面相觑。
    服侍辩才的童僧阿尘跟着跑出来,冲上去搀扶辩 才,“师父,您起来呀!” “不见了!不见了!”辩才却只顾声嘶力竭地叫 喊着。
    “什么不见了?” “是、是兰亭……”辩才突然住了口,瞪圆两只 血红的眼睛吼道,“是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偷走 的!” 他?阿尘好像明白过来了——三天前有个姓萧的 穷酸书生来到永欣寺借宿,不知怎么就和辩才老和尚 打得火热。辩才七十多岁了,性格孤僻,平常和寺里 众僧都谈不到一块儿,偏偏与这个萧生一见如故。两 人聊起琴棋书画来似乎很有共同语言,就在昨夜,辩 才还邀那萧生在自己的禅房谈了个通宵。阿尘在旁边 烹茶服侍,听二人又是对诗,又是比试书法,还谈到 了什么王羲之的真迹……师父说的“他”莫非就是萧 生? 此时此刻,辩才也在回想昨夜,却已五内俱焚— — 那萧生究竟是如何令自己卸下心防的?也许是他 写的诗,“谁怜失群雁,长苦业风飘”,深深打动了 辩才。于是辩才用真心和道:“非君有秘术,谁照不 然灰。”就在这一来一去之间,辩才以为结识了一位 平生难得的知己。所以当萧生拿出几幅王羲之的真迹 炫耀时,辩才才会自豪地说:“你这几纸虽真,却非 上佳。真正的佳品在我这里。” 萧生反驳:“除了《兰亭序》,世上也没有比我 这些*佳的了。” 辩才含笑:“我就有。” “你有?” ……辩才无法再回忆下去了。《兰亭序》!为了 保住师父智永,也就是王羲之的七世孙传下的这件稀 世珍宝,当今圣上几次三番派人来求,都被辩才以经 乱散失挡了回去。实际上,那件宝贝就藏在禅房的房 梁之上,世上再无第二个人知晓。可是偏偏在昨夜, 如鬼使神差一般,辩才就在那萧生的蛊惑之下,亲自 爬上房梁,从密洞中取出《兰亭序》,展示在萧生的 面前! 是了。如今辩才想来,那萧生见到《兰亭序》时 面色大变,原非亲眼目睹珍宝时的震撼,而是奸计即 将得逞的兴奋! “天哪!我怎么这样蠢!”辩才和尚捶胸顿足。
    **一早萧生不告而别。辩才整日心神不宁,晚 课到一半再也忍耐不住,偷偷返回禅房。刚踏进门, 便看到了房梁上那个被凿开的洞。
    《兰亭序》不翼而飞! “阿尘!快,扶我起来,跟我走!” “你要去哪儿啊?师父?” “去找那个姓萧的畜牲啊!” 阿尘不动。“师父,”阿尘的语调既困惑又恐惧 ,“那个人……他又回来了。” 永欣寺前确有一队人马徐徐而来。辩才半跪着抬 起头,昏花的老眼辨识不清为首者的面容——是萧生 吗?可他何以通体火红,似沐血色残阳? 那人终于来到辩才跟前。老和尚看清了,确实是 萧生。只是原先的褴褛布衣换成了一身绛色衣冠。官 服。
    辩才激越的心情突然冷下来。
    萧翼尽量不去看辩才的脸,而是紧盯手中的黄绫 ,朗声宣道:“大唐皇帝诏曰,僧人辩才藏匿国宝《 兰亭序》,屡以虚言犯上,已属欺君之罪。现命监察 御史萧翼取得《兰亭序》。朕念辩才护宝心切,不予 追究其罪,另赐帛三千缎,谷三千石。”顿了顿,方 压低声音道,“辩才,谢恩吧。” 辩才和尚匍匐于地,许久一动不动。
    惭愧和内疚使萧翼无法立即拂袖而去。他想,手 段的确卑鄙了些,但若非老和尚不知好歹,自己又何 必出此下策?毕竟,是当今圣上想要《兰亭序》啊! 奉旨而行,哪怕烧杀劫掠亦为正道。
    皇帝的喜悦和嘉奖,以及由此带来的许许多多荣 华富贵的想象,终于战胜了*后一丝良心的谴责。萧 翼走了。永欣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阿尘带着哭音叫起来:“师父……”从地上搬起 辩才的身子。老和尚双目紧闭,一缕鲜血正沿着嘴角 淌了下来。(P1-P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