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我终究是爱你的

作者:张小娴 出版社:湖南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ISBN:9787540468835
  • 作者:张小娴
  • 页数:213
  • 出版日期:2014-10-01
  • 印刷日期:2014-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5千字
  • 1.全新包装,*美经典。**知名画手Tamypu经典作品。
    2.全新特种纸印刷,四色彩绘插图解读动人精彩点。惊艳包装冲击素颜印象。
    3.随书附赠*美系列“永恒至爱”书签。
  • 《我终究是爱你的》是张小娴的第一本集爱情, 迷情与浪漫于一身的长篇小说…… 喜喜,一个三餐不继的小舞者,虽然热爱跳舞, 却总在每次的选角中落空。无依无靠的她,只能在心 里与失踪多年的哥哥对话。一纸遗产继承通知却突然 改变了她,和他的命运…… 他,是名私家侦探,跟她哥哥拥有一样的孤独眼 神。一个恶作剧般的念头使然,喜喜决定辗转化名雇 用他来跟踪自己,既然有了花不完的钱,买个守护天 使也没什么不对吧?如影随形一般,他陪她在各地流 浪。 在他的跟踪报告里,她看到了镜头下茫然回首的 自己,发丝纷乱,一双梦幻的大眼睛看向拍照者的心 里。他,把那一刻捕捉下来了。而她,在相片里看到 了她不断寻觅的、那种叫作“爱”的感觉…… 张小娴最美小说,深情动人四色彩绘插画。 爱情是一百年的孤寂。 只有无家的人,才会一直走路吧? 早一步,或是迟一步,他们就永永远远不会相见。 但她偏偏在她的命盘上跨出了那决定性的一步; 或者说, 她偏偏在那一刻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他。 于是,经过了这么多年,她那天回眸时看到的身影,始终守候在她百米之外。 她在最好的时候转身离开,在对方 心中留下时间永远刮不落的身影。 她痴笑轻狂,回首顾盼, 猝然看到了他, 就像过去每一天一样,在她百米之外,不曾离开。 她的眼睛亮得像星星,在他眼里辉映着光芒。 她看他竟看出了乡愁来。 这一生,她只爱过一个人,后无来者。 我不是暗影, 我是归人, 我,终究是爱你的。 张小娴:这部小说,是对孤独的追寻。 你看到什么,它就是什么。同一本书,不同的人会读出不同的意思。人生不同的阶段, 读同一本书,也会读出不同的意思。 一旦要解释,便会失去读一本书的趣味,就像喝酒,要是害怕喝醉, 也就不能尽情。
  • PART 1 山穷水尽
    PART 2 孤寂的爱情
    PART 3 你遛我的影子
    PART 4 归途
    PART1 山穷水尽 001
    她的目光穿过百叶窗帘一层一层好像断层似的缝隙重组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叫林克的男人似乎是穿一件深色的夹克在外面有点无聊地踱着。是否她看到他,他却看不到她?眼前的场景,为什么好像似曾相识?她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人,旧时的关爱与幸福又重回心头。
    PART2 孤寂的爱情 041
    多年以后,当她想起那些被她涂花过的书,她始终回味着那份幸福的占领。也许,她当时还不曾明白,她想在她走过的地方留下痕迹,就像小黄狗在街灯下撒一泡尿,留下自己的味道。
    PART3 你遛我的影子 089
    一个人不会遛自己的朋友吧?她摇摇晃晃地走在一盏昏黄的街灯下,回到旅馆。但是,她想到,一个人还是可以遛自己的影子,或是别人的。就像**和过去无数个孤寂的夜晚,她遛林克的影子,林克也遛她的。
    PART4归途 143
    她想起她从来就没有摸过林克的头发。要是可以,她想摸摸他颈背上那短短的,像胎儿毛似的发脚。有时候,她从房间的窗帘缝看下去,他刚好背对着她,低垂着头跟教堂那条黄狗说着话,或是逗它玩,她看到的就是这个地方,软绵绵的,看上去好可爱。假使能够用手摸摸的话,她会觉得很幸福。
  • 她凝立在歌剧院走廊那块告示板前方,两个细瘦 的肩膀软软地垂了下来,一动不动,就仿佛她已经这 样站着很久了。
    那张长长的名单上没有她的名字。
    一如所料,她落选了。
    她咬着嘴唇,跟自己说: “不过就是一出歌舞剧罢了。” 啊,不过是一出她很想演的歌舞剧罢了。里面有 个小角色——剧中那个恶魔的花园里众多吃人花的其 中一朵。
    也许,要是一年前,她并不那么渴望演这种布景 板般的小角色。可她已经很久没工作了。有三个月吧 ?还是已经四个月了?她记不起来这段漫长的日子总 共有多少回,就像**这样,她又落选了。
    **一大早来到这个歌剧院的舞台上,她战战兢 兢地试着跳一段舞。由于她没见过吃人花,她张牙舞 爪地,尽量跳出一副吃人不吐骨的可怕模样。然而, 跳到一半的时候,她瞥见坐在台下负责选角的副导演 突然朝她张大嘴巴。
    她以为他想喊停。原来,他是在打呵欠。
    那一刻,她明白自己没机会了。
    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回来。
    她脚下像生了根似的,依旧杵在告示板的前方, 固执地望着那张无情的名单,仿佛只要再这样多看几 回,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她会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原 来一直也在上面,她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没看见。
    但是,**不会有奇迹了。
    很久以后,她终于动了一下,跨出一步,然后又 一步,恋恋不舍地离开那块告示板。
    这时,一阵风吹起,那份名单的一角翻起了,露 出底下第二页。她没看见。
    直到许多年后,她才知道她的名字在上面。
    她推开歌剧院的玻璃大门时,一阵冷风灌进来, 她赶紧把头上那顶毛线帽拉低了些,撑开了手上的雨 伞,孤零零地走在霏霏雨雾中。
    她个儿娇小,右手白皙的手腕上戴着一只绿橄榄 石串成的手镯。毛线帽下一双黑亮的圆眼睛露出做梦 般的神情。这双眼睛好像一直都看着远方不知名的某 一点。
    她脸色有点苍白,发丝纷乱地贴着脸庞,那顶毛 线帽的帽缘有个破洞。她身上裹着一条单薄的羊毛裙 子,裙脚的地方已经走了线,脚上那双深红色的尖头 皮靴有些磨损,肩上挂着的那个大如邮袋的包包也很 破旧了。
    二十四岁的她正值豆蔻年华,这个年纪的女孩子 都爱美,她看上去却有点邋遢。但她的邋遢并不使人 讨厌,而是像一只披着雪白羽毛的小鸟不小心掉到一 洼污水里似的,使她那张清纯的脸蛋益发显出一份飘 零无依的感觉。
    2 01 她凝立在歌剧院走廊那块告示板前方,垮着两个细瘦的肩膀,一动不动,就仿佛她已经这样站着很久了。
    那张长长的名单上没有她的名字。
    一如所料,她落选了。
    她咬着嘴唇,跟自己说:“不过就是一出歌舞剧罢了。” 啊,不过是一出她很想演的歌舞剧罢了。里面有个小角色——剧中那个恶魔的花园里众多吃人花的其中一朵。
    也许,要是一年前,她并不那么渴望演这种布景板般的小角色。可她已经很久没工作了。有三个月吧?还是已经四个月了?她记不起来这段漫长的日子总共有多少回,就像**这样,她又落选了。
    **一大早来到这个歌剧院的舞台上,她战战兢兢地试着跳一段舞。由于她没见过吃人花,她张牙舞爪地,尽量跳出一副吃人不吐骨的可怕模样。然而,舞跳到一半的时候,她瞥见坐在台下负责选角的副导演突然朝她张大嘴巴。
    她以为他想喊停。原来,他是在打哈欠。
    那一刻,她明白自己没机会了。
    可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回来。
    她脚下像生了根似的,依旧杵在告示板的前方,固执地望着那张无情的名单,仿佛只要再这样多看几回,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她会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原来一直在上面,她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没看见。
    但是,**不会有奇迹了。
    很久以后,她终于动了一下,跨出一步,然后又一步,恋恋不舍地离开那块告示板。
    这时,一阵风吹起,那份名单的一角卷起了,露出底下第二页。她没看见。
    直到许多年后,她才知道她的名字在上面。
    她推开歌剧院的玻璃大门时,一阵冷风灌进来,她赶紧把头上那顶毛线帽拉低了些,打开手上的雨伞,孤零零地走在霏霏雨雾中。
    她个儿娇小,右手白皙的手腕上戴着一只绿橄榄石串成的手镯。毛线帽下一双黑亮的圆眼睛露出做梦般的神情。这双眼睛好像一直都看着远方不知名的某一点。
    她脸色有点苍白,发丝纷乱地贴着脸庞,那顶毛线帽的帽缘有个破洞。
    她身上裹着一条单薄的羊毛裙子,裙脚的地方已经走了线,脚上那双深红色的尖头麖皮短靴已然磨破,肩上挂着的那个大如邮袋的包包也很破旧了。
    二十四岁的她正值青春年华,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爱美,她看上去却有点邋遢。但她的邋遢并不使人讨厌,而是像一只披着雪白羽毛的小鸟不小心掉到一洼污水里似的,使她那张清纯的脸蛋益发显出一份飘零无依的感觉。
    02 她像朵枯萎的郁金香那样低垂着头,在宾馆的楼梯上踱着。又脏又旧的楼梯两旁丢了些垃圾,转角处一个香炉里插着几支正在燃烧的香枝,灰烬如飞絮般掉落在她那双红色短靴的鞋尖上。她没理会。她爬上二 她像朵枯萎的郁金香那样低垂着头,在宾馆的楼 梯上踱着。又脏又旧的楼梯两旁丢了些垃圾,转角处 一个香炉里插着几支正在燃烧的香枝,灰烬如飞絮般 掉落在她那双红色短靴的鞋尖上。她没理会。她爬上 二楼,推开宾馆那扇黏腻腻的泛着油光的玻璃门。
    昏黄的走廊上弥漫着一股汗酸味,几个非洲男人 蹲在那儿,朝她露出白晃晃的牙齿。她没看见。
    她从他们身边经过,掏出一把钥匙,朝*后一个 房间走去。当她走近了些,她看到她那只小小的行李 箱孤零零地给丢在门外。
    她连忙走上去,蹲在地上打开行李箱,翻开里面 塞得满满的东西看。她一直翻到底,没有她要找的那 样东西。这时,一把声音在她背后冒出来。
    那把粗哑的女声说: “我早跟你说过,**再不交租就得给我滚!” 她转过去抬起头,望着中年女房东那张蜡黄的大 脸胚。
    她张开嘴正想说话,唇上长着胡子的女房东抢白 说: “你别再摆出一副可怜相!” 她站起来,紧张地说: “我还有一样东西在里面!” 她说着抓住房间的门把,想用她那把钥匙开门。
    孔武有力的女房东这时从她手上抢走那把钥匙,瞪着 她说: “你的东西全在这儿了!” “不!求求你,让我进去看看!”她一只手紧紧 抓住门把不放。
    女房东瞅了她一眼,撇撇嘴,用钥匙打开门,粗 鲁地说: “我可没看见你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门一开,她立刻冲进去关上门,房间里面黑漆漆 的,她亮起天花板上一盏昏黄的灯。
    门后面原本用来挂毛巾的勾子那儿挂着一幅长十 七寸宽十二寸的仿制油画,是梵高**的《星夜》。
    “这是我的。”她低声说。P2-6 楼,推开宾馆那扇黏腻腻的泛着油光的玻璃门进去。
    昏黄的走廊上弥漫着一股汗酸味,几个非洲男人蹲在那儿,朝她露出白晃晃的牙齿。她没看见。
    她从他们身边经过,掏出一把钥匙,朝*后一个房间走去。当她走近了些,她看到她那只小小的行李箱孤零零地给丢在门外。
    她连忙走上去,蹲在地上打开行李箱,翻开里面塞得满满的东西看。她一直翻到底,没有她要找的东西。这时,一把声音在她背后冒出来。
    那把粗哑的女声说:“我早跟你说过,**再不交租就得给我滚!” 她转过去抬起头,望着中年女房东那张蜡黄的大脸胚。
    她张开嘴想说话,唇上长着胡子的女房东抢白说:“你别再摆出一副可怜相!” 她站起来,焦急地说:“我还有一样东西在里面!” 她说着抓住房间的门把,想用她那把钥匙开门。孔武有力的女房东这时从她手上抢走那把钥匙,瞪着她说:“你的东西全在这儿了!” “不!求求你,让我进去看看!”她一只手紧紧抓住门把不放。
    女房东瞅了她一眼,撇撇嘴,用钥匙打开门,粗鲁地说:“我可没看见你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门一开,她立刻冲进去关上门,房间里面黑漆漆的,她亮起天花板上一盏昏黄的灯。
    门后面原本用来挂毛巾的钩子那儿挂着一幅长四十三厘米、宽三十厘米的仿制油画,是凡·高**的《星夜》。
    “这是我的。”她低声说。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