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66123
  • 作者:(哥伦)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魏然
  • 页数:128
  • 出版日期:2013-06-01
  • 印刷日期:2013-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0千字
  • ★马尔克斯继《百年孤独》后流传*广、影响*大的小说。

    ★马尔克斯**一部侦探小说,也是他掌控得*好的作品。

    ★这是一个残忍的犯罪故事,一部极具张力的小说,为此我写了三十年。——加西亚·马尔克斯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综合了我以往所有作品的元素,我希望写的东西***、准确无误地达到了。——加西亚.马尔克斯

    ★它是魔幻现实主义图景中荒诞的一幕,是阴险、邪恶的人类心灵的一次曝光,是种种命运的巧合、微妙的心理动机、怪诞的机遇之偶然的汇聚。——戴锦华
  • 加西亚·马尔克斯所著的《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 案(精)》源于一场真实事件:1951年,加西亚·马尔 克斯的一个朋友在全镇人面前惨遭杀害。“我如此急 切地想要讲述这桩案件,也许是它最终确定了我的作 家生涯。”但直到1981年,经过30年的调查和思考, 马尔克斯才终于找到这出悲剧的关键。   此时的马尔克斯,为抗议独裁统治,已经进行了5 年文学罢工。然而为完成这一作品,他打破誓言,中 止文学罢工,写下了这部触目惊心的悲剧——《一桩 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精)》。次年,马尔克斯荣膺诺贝 尔文学奖。 “他们千方百计找人阻止他们行凶,得到的却是所有人的漠视、旁观。”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源于一场真实事件:1951年,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个朋友在全镇人面前惨遭杀害。“我如此急切地想要讲述这桩案件,也许是它最终确定了我的作家生涯。”但直到1981年,经过30年的调查和思考,马尔克斯才终于找到这出悲剧的关键。 此时的马尔克斯,为抗议独裁统治,已经进行了5年文学罢工。然而为完成这一作品,他打破誓言,中止文学罢工,写下了这部触目惊心的悲剧——《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次年,马尔克斯荣膺诺贝尔文学奖。

  • 圣地亚哥·纳萨尔被杀的那**,清晨五点半就 起了床, 去迎候主教乘坐的船。夜里他梦见自己穿过一片飘着 细雨的 榕树林,梦中他感到片刻的快慰,将醒来时却觉得浑 身都淋 了鸟粪。“他总是梦见树。”二十七年后,回忆起那 个不祥的 礼拜一的种种细节时,他的母亲普拉西达·利内罗这 样告诉 我。“之前那个礼拜,他就梦见自己一个人坐着锡纸 飞机, 自由自在地在巴旦杏树林里飞行。”她对我说。她以 替人解 梦赢得了名声,只要在早餐前把梦讲给她听,她便能 准确无 误地详释一番。可她没有从自己儿子的这两个梦中瞧 出什么 端倪;他在被杀之前的好几个早晨都向她说起与树有 关的梦, 她却没有看到丝毫噩兆。
    圣地亚哥·纳萨尔自己也没有任何预感。那天晚 上他和 衣而眠,睡得不长,也不踏实,醒来时觉得头痛得厉 害,嘴 里像是含着铜马镫的碎屑。他以为这是婚礼上饮酒欢 闹的结 果,那场婚宴直到后半夜方才结束。此外,从他清晨 六点零 五分离开家,到一个钟头之后像挨宰的猪一样被人刺 死,这 期间许多人见过他,都记得他略有些疲倦,但心情似 乎不错, 他对遇到的每个人都不经意地说过一句:多美的** 啊。可 谁也拿不准他指的到底是不是天气。一些人不约而同 地回忆 说,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海风拂过香蕉园徐徐 而来, 算是那个时节里惬意的二月天了。但在大多数人的记 忆中, 那天早晨阴郁凄凉,天空浑蒙而低沉,四下弥漫着死 水的浓 重气味,在那个不幸的时刻还下了一阵小雨,正如圣 地亚 哥·纳萨尔在梦中树林里见到的景象一样。那时的我 正在玛 利亚·亚历杭德里娜·塞万提斯温存的怀抱里,从婚 礼狂欢 后的倦怠中渐渐缓过劲儿来。教堂的警钟敲响时,我 还没有 **睡醒,以为那是迎接主教的钟声呢。
    圣地亚哥·纳萨尔穿的是未浆过的白色亚麻裤子 和衬衫, 跟前**参加婚礼时穿的一样。那是一身出席特殊场 合的礼 服。倘若不是迎接主教,他就会换上卡其布外套和马 靴,每 逢礼拜一去圣颜牧场的时候,他都是这身打扮。牧场 是从他 父亲手中继承来的,他小心谨慎地经营着,可惜财运 不佳。
    在牧场上,他腰里总别着点三五七马格南手*,据他 说,手 *的钢弹头能把一匹马拦腰击断。到了打山鹑的时节 ,他还 会架上猎鹰。他的*械柜里收藏着一支曼利彻尔一施 奈尔三 零点零六来复*、一支荷兰造马格南三Oo来复*、一 支装 有双倍望远镜瞄准器的大黄蜂点二二步*和一支温切 斯特连 射步*。跟他父亲一样,他睡觉时总要把手*藏在枕 套里, 可那天出门前他却卸下**,把手*收进了床头柜的 抽屉。
    “上了**的*,他不会随便乱放的。”他母亲告诉 我。这一 点我清楚,我还知道他会把*放在一个地方,而把子 弹藏到 相隔较远的另一个地方,这样一来,即便偶然有人禁 不住诱 惑,也无法在他家里把**上膛。这条明智的规矩是 他父亲 传下来的,因为有**早晨,一个女仆抖弄枕套想取 出枕头 的时候,手*摔到地上走了火,**击穿房间里的橱 柜,透 过厅堂的墙,像在战场上似的尖啸着飞过邻居家的餐 厅,把 广场另一端教堂主祭坛上真人大小的圣徒像打成了一 堆石膏 粉末。当时圣地亚哥·纳萨尔还是个孩子,但那次倒 霉的教 训让他难忘。
    母亲*后一次看见他时,他正快步走过卧室。他 想摸着 黑钻进浴室,从药箱里找出一片阿司匹林来,母亲被 他吵醒 了。她打开灯,看见他正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杯水 。从此 以后一想起他,她眼前就浮现出这个场景。圣地亚哥 给她讲 了刚做的梦,可她没留意梦中的树。
    “凡是梦见小鸟,都是身体健康的预兆。”她说 。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