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外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银顶针的夏天/不老泉文库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
  • ISBN:9787539180168
  • 作者:(美)伊丽莎白·恩赖特|译者:贾磊
  • 页数:151
  • 出版日期:2013-01-01
  • 印刷日期:2014-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99999990000442910_1_o.jpg

  •   加妮特在干涸的河床上发现了一枚银顶针,几个小时之后,一场大雨结束了农场长时间的干旱,也让加妮特情不自禁地认为这枚顶针是一个神奇的护身符。    流浪儿埃里克来到了林登家,并成为家庭的一员。他与林登家的孩子们成为了好朋友,而加妮特也被他的冒险经历深深吸引。在邻居的帮助下,新谷仓建了起来,加妮特精心照料的小猪蒂米在县上赢得了蓝绶带。每天都会有惊奇的事情发生,正如加妮特所想的,是这枚顶针造就了这个神奇的夏天,这就是“银顶针的夏天”。    伊丽莎白·恩赖特编著的《银顶针的夏天》获得1939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展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农村祥和、静谧的田园风光,令人陶醉,深受小读者的喜爱。

  •    《银顶针的夏天》是“不老泉文库”系列之一,由伊丽莎白·恩赖特编 著。    《银顶针的夏天》讲述了:    如果把加妮特的日子捧在手里,准能闻到太阳暖烘烘的香味,还有燕麦 、玉米和各种蔬果、花卉的清香,甚至是圆白菜烂在地里的不太好闻的气味 。在加妮特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快乐和好运的味道,当然是指她在河滩上 捡到那枚银顶针以后。    那以后——也就是当天晚上,暴雨如注,干涸的土地重获生机,家庭农 场的所有作物都有了好收成;烧石灰的夜晚,他们意外地得到了勇敢又能干 的流浪儿埃里克:和好朋友在图书馆看书,被管理员不小心锁在了里面直至 深夜,加妮特认为那是难得的一次冒险:而且,加妮特也不觉得被出故障的 摩天轮悬在空中半小时有多倒楣,因为下来后就得知,她精心饲养的小猪“ 添米”获得了一条蓝绶带……    拥有银顶针的这个夏天,几乎给了加妮特童年所有的温暖和幸福。

  • 伊丽莎白·恩赖特(1909-1968)
    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奥克帕克,但一生中多数时间都生活在纽约市内或市郊。
    她的母亲是一位杂志插图画家,父亲是一位政治漫画家。受家庭的艺术熏陶,伊丽莎白?恩赖特最早选择的职业是画插图,曾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法国巴黎以及纽约帕森设计学院学习艺术。可在1937年出版第一本书之后,她对写作产生了浓厚兴趣,并迅速展示出这方面的才华。
    一生中多次获得大奖:《银顶针的夏天》于1939年荣获纽伯瑞儿童文学金奖,《消失的湖》于1958年荣获纽伯瑞儿童文学银奖。

  • 1.银顶针
    2.珊瑚手镯的故事
    3.石灰窑
    4.陌生人
    5.图书馆历险记
    6.旅行
    7.“就像捡破烂儿的衣兜”
    8.赶集的日子
    9.甜筒和蓝绶带
    10.银顶针
    纽伯瑞儿童文学奖获奖感言

  •    1.银顶针    加妮特觉得**肯定是世界上*热的**了。几个星期以来,她每天都 这么想,但是**的确是这些天来*糟糕的**。**早晨,乡村药店门外 的温度计里那根细细的红色手指一下就戳到了四十三摄氏度。
       人们就像闷在一只鼓里。天空仿佛是一张亮闪闪的皮子,紧紧地蒙在山 谷的上空。大地也是如此,炎热让它变得紧绷绷、硬邦邦的。当天色暗下来 的时候,天边传来一阵雷声,就像一只大手在敲着这面鼓。群山之上压着厚 重的云层,不时划过道道闪电,但就是没有雨落下来。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 长时间了。每天吃过晚饭,加妮特的父亲就会走出家门,抬头看看天空,再 低头看看他家的玉米地和燕麦田,然后摇摇头说:“没雨,**夜里还是没 雨。”    燕麦尚未成熟就已经开始变黄,玉米叶子也变得焦枯易碎,干燥的风吹 来的时候,叶子就像报纸一样沙沙作响。雨要是再不快点儿下,玉米就不会 有收成了,燕麦也不得不被割下来当干草用。
       加妮特气呼呼地望着平静的天空,挥舞着拳头。“你!”她高声叫道, “你怎么就不能下点儿雨呢!”    每走一步,她那双光着的脚丫就会踢起一小团尘土来。尘土落到了她的 头发上,钻进了她的鼻孔中,弄得鼻子痒痒的。
       加妮特今年九岁半,四肢修长,梳着两条太妃糖色的长辫子,翘鼻子上 长着雀斑,两只眼睛带些绿色也带些褐色,穿着一条长不及膝的蓝色工装裤 。她会像男孩子一样吹口哨,而且现在就不经意地轻轻吹着呢。她早就把冲 着老天发怒的事情抛在脑后啦。
       豪泽一家的农场位于大路的拐弯处,周围矗立着高大的黑色冷杉树,将 农场衬托得稳重而宁静。草地上有一片花坛,长满了红艳艳的一串红。树荫 下并排停放着拖拉机和脱粒机,就像是一对怪物老友。在路对面,豪泽家的 猪正躺在猪圈里酣睡,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这些又懒又胖的家伙。”加 妮特说着,随手捡起一颗石子朝着*大的那头猪扔了过去,猪难听地打着响 鼻,笨笨地站起身来。加妮特也就是拿它逗个乐而已,他们之间还隔着一道 篱笆呢。
       她身后的一扇纱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西特罗妮拉·豪泽走下她家的台阶 ,手里拿着条擦碗巾像扇子一样扇来扇去。西特罗妮拉是个胖乎乎的小姑娘 ,长着红扑扑的脸蛋儿,额前留着黄色的刘海儿。
       “好家伙!”她冲着加妮特叫道,“天真是热得要死!你要去哪儿啊? ”    “我去拿信。”加妮特说,“我们或许会去游泳。”她若有所思地补充 道。
       可西特罗妮拉不能去,她得帮母亲熨衣服。“这种天还要干这样的活儿 ,真是要命!”她有些气恼地说,“我敢说,我会像一磅半黄油那样化在厨 房的地板上,流得到处都是。”    这个比方逗得加妮特咯咯笑起来,她一边笑,一边继续往前走。
       “等会儿,”西特罗妮拉说,“我倒是也可以去看看有没有我家的信。
    ”    她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摆弄那条擦碗巾。她先是把它像披肩一样盖在头 上,然后又系在腰间,可惜毛巾太短,系在腰问实在是太紧了,*后她干脆 把它塞到了腰带里,毛巾垂下来就像拖在地上的裙裾。
       西特罗妮拉侃侃而谈:“像这种天,我真是希望到哪儿去找一条瀑布, 那种淌下来的不是水而是柠檬汁的瀑布。我会**到晚张着嘴坐在下面接着 喝的。”    “我倒是宁可爬到一座大山上,”加妮特说。“我说的是欧洲的那种大 山,夏天*热的时候山上也会有积雪。我真想坐在雪地上,遥望山下那片深 深的山谷。”    “还要爬山,那多辛苦呀。”西特罗妮拉叹了口气。
       两人转了个弯,沿着公路一直往前走,走了一段就来到邮箱前。有四个 大邮箱东倒西歪地安在细细的柱子上,邮箱都是铁皮做的,**呈弧形,加 妮特总觉得这些邮箱就像歪戴着遮阳帽的瘦老太太,站在路边东家长西家短 地闲聊。
       每个邮箱上都贴有姓氏:豪泽、舍恩贝克尔、弗里博迪和林登。
       信件*多的常常是豪泽家,一来是因为他家人*多,二来西特罗妮拉和 她那几个兄弟总是喜欢索取报纸广告上宣传的那些免费样品。**送来的是 给西特罗妮拉的一小瓶染发膏和一份猪肉泥,还有给她弟弟雨果的三种不同 的牙膏。
       她们还瞅了一眼舍恩贝克尔老先生家的邮箱,看看那个鹪鹩窝还在不在 。鸟窝还在,鸟儿在此安家已有一年了,就是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封信。
       加妮特打开了标着“林登”的那个邮箱,林登是她的姓。她从邮箱里拉 出来一个大大的包裹。
       “看哪,西特罗妮拉,”她叫道,“这是农商百货店的目录呀。”    西特罗妮拉一把夺了过去,撕开了包装纸。两人都特别喜欢看那家百货 店的商品目录。目录里有你想买的所有东西的照片,还有许多也许你不想买 的东西,比方说拖拉机配件,各种各样的热水瓶,还有一页又一页的连衫裤 。
       加妮特把剩下的信件从邮箱里拿出来。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并不是 真正的信件——信封薄薄的,是公司里用的那种;公司名称小小的,印在信 封左上角。有两个信封上还开着长而透明的天窗。这肯定不是真正的信件— —账单,这些都是账单。
       西特罗妮拉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目录里一位身穿晚礼服的美女照片。照片 下方写着:“一件**的舞裙,让你美丽*自信。尺码:14至40。价格: 11.98美元。”    “等我到了十六岁,”西特罗妮拉满怀憧憬地说,“我所有的衣服都要 是这样的。”  但是,加妮特并没听她说话。账单,她晓得那意味着什么。
    **晚上,她父亲会坐在厨房里在一张纸上算账。他会独自一人坐到深夜。
    一言不发,忧心忡忡。天要是能下雨该多好!那样,庄稼就会长得好,家里 的收人就好得多。她又抬头望着天空,天空还是和几个星期来一样,平平静 静,一望无云。
       “我得回到我那宝贝熨衣板那儿啦。”西特罗妮拉闷闷不乐地说着,啪 地合上商品目录,递给加妮特。
       两人在豪泽农场分了手。看着西特罗妮拉胖乎乎的背影,还有在屁股后 面扭来扭去的擦碗巾裙裾,加妮特禁不住笑出声来。
       她翻过小山朝家走去,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掩映在树木丛中,越往前走 河水越浅,很快就浅到蹚着水都能过河了。
       汗水从她的前额上滚落下来,就像大颗的泪珠一样流到了眼睛里。她已 经汗流浃背了。她实在不想把那些账单拿给父亲看。
       P11-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