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第七条猎狗/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

作者:沈石溪 出版社:浙江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ISBN:9787534249990
  • 作者:沈石溪
  • 页数:225
  • 出版日期:2008-11-01
  • 印刷日期:2011-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5
  • 字数:125千字
  • 20160809_154153_134.jpg

    20160809_154153_135.jpg

    20160809_154153_136.jpg

    20160809_154153_137.jpg

    20160809_154153_138.jpg

    20160809_154153_139.jpg

    20160809_154153_140.jpg

  • 动物小说之所以比其他类型的小说更有吸引力,是因为这个题材*容 易刺破人类文化的外壳和文明社会种种虚伪的表象,可以毫无遮掩地直接 表现丑陋与美丽融于一体的原生态的生命。    


    人类文化和社会文明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更新,但生命中残酷竞 争、顽强生存和追求辉煌的精神内核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因此,动物小说 更有理由赢得读者,也更有理由追求不朽。    


    沈石溪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的动物王国。老虎、狐狸、狼王、豺王、鹿 王、白象、战象、野牛、野猪王、云豹、军犬、猎狗、蟒蛇、长臂猿、猴 、骆驼、斑羚、雕、乌鸦、鹩哥,等等,都在他的动物故事中担任过主角 。他熟悉这些动物的生活习性,更为难得的是,他赋予这些动物的行为以 强烈的感情色彩,去深深地感动读者,并给我们以生命的启示。    


    在《第七条猎狗》中,赤利不顾主人的嫌弃、冤枉,拼死相救。

  •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1952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慈溪。1969年赴西双版纳插队,曾在云南边疆生活多年。黪创作以动物小说为主,已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曾获得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其小说别具一格。人选中小学教材的篇目有《斑羚飞渡》《*后一头战象》《猎狐》《给大象拔刺》《保姆蟒》《残疾豹》《太阳鸟和眼镜王蛇》《会做生意的狐狸》《第七条猎狗》《脸色苍白的伙伴》《暮色》等。

  • 狼妻
    狼“狈”
    白狼
    动物档案——狼
    灾之犬
    第七条猎狗
    藏獒渡魂
    动物档案——狗
    逼上梁山的豺
    暮色
    动物档案——豺
    闯入动物世界
    获奖记录
    珍藏相册

  • 狼妻    一 捕兽铁夹夹死了大公狼    

    我们放置在小路上的捕兽铁夹夹住了一只大公狼。沉重的铁杆正好砸 在它的脑袋上,我们看见它时,它已经死了。我们把它拖回野外动物观察 站,将狼皮整张剥了下来。入夜,我和强巴坐在用牦牛皮缝制的帐篷里,点起一盏野猪油灯,喝 着醇酽的青稞酒,天南海北地闲聊。
       


    我在省动物研究所工作,专门从事动物行为学的研究,这次到高黎贡 山来,就是想搜集有关这方面的**手资料,为撰写博士论文做准备。强 巴是当地的藏族猎手,是我雇来当向导的。我们正聊得高兴,突然,外面传来“欧——欧——”的狼嚎声,声音 高亢凄厉,让人毛骨悚然。
       


    “狼来了!”我紧张地叫了起来。“还远着呢,它在五百米外的乱石沟里,因为顺风,所以声音传得远 。”强巴轻描淡写地说。狼嚎声一阵紧似一阵,如泣如诉,叫魂哭丧,很不中听。我说:“难 怪有句成语叫鬼哭狼嚎,果然是世界上*难听的一种声音。” “普通的狼嚎没那么刺耳。”强巴说,“这是一只马上就要产崽的母 狼,公狼不在身边,所以越叫越凄惨。”说着,他瞟了一眼晾在帐篷上的 那张狼皮,不无同情地说:“它不知道它的老公已经死啦。唉,这只母狼 要倒霉了,它产下狼崽后,没有公狼陪伴照顾,它和它的儿女是很难活下 来的。”    

    强巴不愧是在山林里闯荡了三十多年的经验丰富的猎人,不仅能听懂 不同的狼嚎声,而且对狼的生活习性有很深的了解。 很多研究资料表明,分娩期和哺乳期的母狼,是无法像雌性猫科动物 那样,独自完成产崽和养育后代的过程的。*主要的原因是:猫科动物以埋伏奇袭为主要猎食方式,而犬科动物习惯长途追击捕捉猎物;刚刚产下幼崽身体虚弱的母狼,没有足够的体力去远距离奔袭获得食物。因此,狼 社会普遍实行的是单偶家庭制,公狼和母狼共同承担养育后代的责任。
       


    我又喝了满满一大碗青稞酒,耳酣脸热之际,突然冒出一个怪念头:如果我把大公狼的皮裹在身上,跑去找那只即将分娩的母狼,会怎么样呢 ?冒名顶替成功的话,我就能走进狼窝,揭开狼的家庭生活的秘密,获得 极其珍贵的科学研究资料!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强巴。他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地说:“这… …这行得通吗?它不是瞎眼狼,它……它一眼就能认出是真老公还是假老公的。”    


    “不会的。”我很自信地说,“狼主要是靠嗅觉来识别东西。动物行 为学有一个**论断:哺乳类动物是用鼻子思想的。对狼来说,鼻子闻到 的比眼睛看到的重要得多,也真实得多。我身材瘦小,和一只大公狼也差 不了多少,我裹着公狼皮,浑身都是它所熟悉的公狼气味,能骗过它的。
    ”“万一它朝你扑来怎么办?” “我有这个。”我拍拍插在腰间防身用的左轮手*,“对付一只大肚 子母狼,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从小就喜欢冒险,喜欢做别人没做过的事。在青稞酒的助兴下,我 荒诞的念头变成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渴望和冲动。 我把外衣外裤脱了,将还没晾干的狼皮胡乱缝了几针,像穿连衣裙似 的套在身上。时值初秋,在身上穿一件狼皮衣裳,冷暖还蛮合适的。
          


    二 我披着狼皮走进狼窝    

    乌云遮月,山道一片漆黑。我提着一只鸡,作为“丈夫”馈赠妻子的 礼物,循着狼嚎声,朝前摸去。走了约五百米,果真有一条乱石沟,怪石嶙峋,阴森恐怖。我一踏进 石沟,近在咫尺的狼嚎声戛然而止,四周静得让人心里发慌。一股冷风吹 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肚子里的酒全变成了冷汗。
       


    我清醒过来,哎呀,我怎么那么愚蠢,揣着小命往狼窝里钻?哺乳类 动物是用鼻子思想的,这话能当真吗?说不定是哪个伪学者胡诌出来沽名 钓誉的。母狼干吗非得用鼻子思想?难道它的眼睛就不能帮助它思考问题 吗?就算这个论断是正确的,万一它上呼吸道感染鼻子堵住了呢?    


    我越想越害怕,***母狼还没发现自己,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刚要转身溜之大吉,突然,我前方七八米远的一块磐石背后,出现 两点绿光,闪闪荧荧,就像乱坟岗上的磷火。 现在,想不干也不行了。我浑身觳觫,学着狼的模样,趴在地上,暗 中拔出手*,上了顶膛火,为自己壮胆。
       


    “欧——”传来一声悠悠长长的嗥叫,微型灯笼似的两点绿光飘也似 的向我靠近。 月亮从两块乌云间的空隙里露出来,借着短暂的光亮,我看见,这是 一只高大健壮的黑母狼,唇吻很长,露出一口尖利的白牙。它腆着大肚子 ,一面缓慢地朝我走来,一面抻长脖子,抖动尖尖的耳廓,耸动发亮的鼻 吻,做出一副嗅闻状。它这是在验明正身呢!    


    我的一颗心陡地悬吊起来。我身上除了公狼的气味,还有人的气味和 酒的气味,我担心它会闻出蹊跷,闻破秘密,闻出我是杀害它真正丈夫的 凶手。这样的话,它不同我拼命才怪呢。 我食指扣住扳机,*口对准它的脑袋,但没舍得打。一篇精彩的博士论文比一次普通狩猎重要多了。不到*后关头我不能 放弃努力。我打定主意,要是它走到离我三步远的地方还不停步,我就只 好开*了。
      


    它好像能猜透我的心思,不远不近,就在离我三步的地方停住了,定 定地望着我,胸脯一起一伏地呼吸着,用鼻子对我辨别真伪。 我不能无所作为地等着它来闻出破绽,我想,我该做点什么来促使它 解除怀疑。我想起手中还有一只鸡,就把鸡扔到它面前。它立刻用前爪按 住鸡,仔细嗅闻起来,闻了一阵后,闷声不响地蹲坐下来。
       


    我看不清它的表情,但我在一本教科书上看到过这样的介绍,犬科动 物一旦蹲了下来,就表示还没产生进攻的企图。我稍稍放宽了心。接着, 我又捏着鼻子压低喉咙学了一声狼嚎。我们研究所里专门有一盘进口的各 种各样狼嚎的原版录音带,为了应付野外考察,我曾像唱卡拉OK似的跟着 录音机操练过。我叫得平缓舒展,尾音还渐沉两个八度,据资料介绍,这 种声调表示两只熟识的狼见面后互相致意问好。但愿这录音带不是假冒伪 劣产品。
       


    我一发出嗥叫,没想到,黑母狼像触电似的跳了起来,眼光*绿得可 怕。完了,我想,我又做了一件蠢事。我虽然跟着录音机模拟过狼嚎,但 不可能像真的狼嚎得那么地道,就像业余爱好者怎么操练卡拉OK也学不会 大腕歌星特有的韵味一样。在黑母狼听来,我的嗥叫声就像老外学中国话 一样,洋腔走调,别扭难听。这是真正的不打自招啊。
       果然,它的尾巴刷地平举起来,教科书上说的,尾巴平举是狼即将扑 咬的信号。它的喉咙深处传来低沉的咕噜声,那是咆哮的前奏。我紧张得 浑身冒起鸡皮疙瘩,我不能再等了,只有先下手为强了。P1-6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