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动物小说

猫王/黄春华炫动长篇系列/儿童文学金牌作家书系

作者:黄春华 出版社:中国少儿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少儿
  • ISBN:9787500798514
  • 作者:黄春华
  • 页数:224
  • 出版日期:2010-08-01
  • 印刷日期:2014-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3千字
  • 忘不了前世的温暖,放不下隔界的思念。看不穿悲欢荣辱,留不住沧海桑田,描绘猫界的恢弘史诗,演义动物的旷世友情——无限精彩尽在《猫王》!
    本书为“黄春华炫动长篇系列”之一,讲述了一个关于猫的国度——图米国的故事。
    老猫王有两个儿子,但是他对大儿子白布拉特别偏爱。这在小儿子黑布拉幼小的心田里,种下了嫉妒的种子。谁知,长大后的兄弟俩同时爱上了猫美人巴奇拉,而巴奇拉*终选择了哥哥白布拉,这让弟弟黑布拉产生了报复心理……
  • 图米国是一个猫的国度。 老猫王有两个儿子,但是他对大儿子白布拉特别偏爱。这在小儿子黑 布拉幼小的心田里,种下了嫉妒的种子。谁知,长大后的兄弟俩同时爱上 了猫美人巴奇拉,而巴奇拉最终选择了哥哥白布拉,这让弟弟黑布拉产生 了报复心理。 巴奇拉为白布拉生了两个儿子,分别叫左黄拉和右黄拉,这更加激起 了黑布拉的嫉妒之心,于是他和野猫国的国王康基杜勾结起来,成功篡夺 王位。 就在这危急关头,巴奇拉的好朋友奇果拉把自己的儿子乔装成左黄拉 的模样,将其救出。但黑布拉马上看出了破绽,于是带上兵马一路追杀左 黄拉,左黄拉如有神助,逃跑的路上霎时间土地翻转,助他逃出了黑布拉 的魔掌。不可思议的是,猫鼠可以轮回,左黄拉偶然来到了鼠界,并幸运 地结识了一只名叫“贼”的小老鼠。 善良、勇敢的左黄拉和他的朋友们在猫鼠两界叙写了一段恢宏的成长 史诗……
  • 1-西部边界
    2-命中注定的王
    3-黑猫白猫
    4-出征
    5-血战
    6_营救
    7-凯旋
    8-喜得双子
    9-洗礼
    10-闯进西域
    11-意外之战
    12-夺王
    13-清洗
    14-逃亡
    15-相遇
    16-契约
    17-玉米
    18-山谷之战
    19-练功
    20-偷花生
    21-闯王宫
    22-捉鱼
    23-营救
    24-猫界鼠界
    25-只有两张床
    26-蛇国入侵
    27-斗蛇王
    28-暗中谋划
    29-计杀野猫王
    30-出使野猫国
    31-父女相认
    32-烦恼的气味
    33-透明的身体
    34-回归猫界
    35-迎娶野猫
    36-白布拉还在
    37-猫王归来
    38-找到记忆
    39-兄弟争锋
    40-猫王复活
  • 我想那时太久远了,而且也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一,只能说,那是 猫的国度。就像现在的人主宰着地球一样,在那里,猫是领地**。
    1 西部边界 一轮惨白的月亮挂在黑布一样的天上,圆得胀鼓鼓的,边缘的轮廓没 有一丁点儿缺陷,就像经能工巧匠无数次打磨过一样。一块巨大的岩石的 边线正好从月亮的下沿切过,好像月亮全部的重量都落在了岩石上。岩石 上蹲着一只猫,威武雄壮。他的剪影正好占据了整个月亮,就像一张精心 修剪的贴画。
    这里是图米国的西边国界,再往西就是荒无猫影的蛮荒之地。那些因 为种种原因逃亡的猫都流落到那里,慢慢地,他们聚集到一起,形成了一 股野蛮势力。这些野猫时常会像海潮一样扑过来,掠夺图米国的食物。等 图米国的军队杀过来,他们又海潮一样退去。
    图米国一直是一个强大的**,有英明的国王格拉拉,有精锐的军队 ,百姓过着平静安康的生活。可是,*近有一些不妙,那些野猫知道猫王 格拉拉越来越老,所以,他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明目张胆地往图 米国早闯。
    突然,月亮里的猫耳朵动了一下,他似乎听到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 ,像落叶,又像流水…… 他从岩石上跳下来,把耳朵贴到地面,声音就显得无比突出,咚咚咚 咚,不是落叶,也不是流水,而是山崩地裂、排山倒海。他惊得浑身的黄 毛都竖了起来,眯着眼睛向远处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正快速向这边移 动。
    黄猫知道大事不好,野蛮的流浪猫来偷袭了。他必须把这一消息尽快 地传递出去。
    他猛地转身,想沿着路奔跑,可是,路被堵住了,几只流浪猫横在眼 前。原来,他们早有预谋。
    黄猫定神一看,只见面前的几只猫没有一只是健全的:有一只纯黑的 猫只有三条腿,左边那只前爪从根部断掉了;有一只黑白相间的猫只有一 只左耳朵,就这一只左耳也破了个大窟窿;有一只灰猫右半边脸受到严重 损伤,一些新肉长在伤口上,有些骨头永远也包不到肉里去了,白生生的 ,恐怖极了…… 黄猫倒吸一口凉气,退了几步。在他以往的经历中,很少见到这样残 缺的身体,而且集中到一块,简直太夸张了。
    “你不会是爱上我们了吧?”三脚猫捏着嗓子问,“像我们这种形象 ,谁见了都会心动的。喵呜——” 黄猫站稳脚跟,前爪在地上抓了几下,满脸警惕地望着前方,浑身的 毛都竖了起来。
    “嗯——别害怕,我们并不想伤害你。”那只破耳朵猫神气地抖了抖 耳朵,“我们只是想让你保持安静。” “可是,我的任务是通报紧急情况。”黄猫的声音**坚定,“想让 我沉默,恐怕办不到。” “别太自信。你们国王没告诉你这条生活哲言吗?看,我以前可是美 男子呀。”半脸猫把受过伤的脸侧向黄猫,“我们想让你沉默,就一定能 做到。哦——怎么搞的?我也忘了生活哲言。喵呜——” 那就试试!黄猫心里狠狠地念着,身体突然下蹲、后缩,然后嗖的一 声,像一股劲风,直朝那堆残猫冲过去。他跟自己打赌,以自己的身手, 肯定能从他们头上跃过去,然后落在他们身后。再以自己的脚力,奔跑起 来,他们就休想追上了。
    挡路的猫们没料到黄猫这么快就行动了,惊得张大嘴巴,纷纷抬起头 ,看到一道黑影从头顶划过。
    黄猫稳稳地落地,而且把那堆残猫远远甩在身后。他庆幸自己赌赢了 **步,下一步就是奔跑,这个不在话下。当年,国王选拔戍守边关的猫 ,一项很重要的标准就是奔跑速度,而他是这方面的佼佼者,还因此得名 “飞毛腿”。
    飞毛腿黄猫回头望了一眼乱成一团的残猫们,自信地抖了抖毛,嗖的 一声向前奔去。
    “别太自信”,这话就像魔咒,瞬间附身。黄猫没跑出几步,突然觉 得后腿被绊了一下,然后,双腿被死死系住,整个身体被倒吊起来。
    他头朝下,半天才看清一路上还有好几个野藤编出的绊脚圈套——原 来他们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他*望地向自己的国看了一眼,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想凭自己的声 音把边界的危急信号传递出去。
    残猫们没让他叫出第二声。那只三脚猫飞扑过来,举起幸存的前爪, 狠狠地向黄猫的脖子抓下去。刺啦——一股血从黄猫的脖子里涌了出来。
    黄猫身体抽了几下,还想叫喊,可是,气流都从脖子的伤口处漏掉了 。*多的血涌了出来,顺着头部滴落到地上。他终于不动了,眼睛大大地 睁着,望着自己的国,嘴巴也大大地张着,已经没有气息了。
    2 命中注定的王 一张嘴巴大大地张着,气流吸进呼出,声响很大,但又显得无力,有 点儿近似于虚张声势。
    国王格拉拉已经在这块象征权力的岩石上躺了大半生,自从上了年纪 ,睡觉就合不拢嘴,好像只有借助嘴巴才能完成呼吸。他嘴里的牙齿也掉 得只剩下三两颗,嘴巴张开,阳光能钻进去,直接抹在那与年龄成反比的 牙齿上,但已经没有一点儿光泽了。
    一只苍蝇飞过来,停落在国王的一根胡子上,本来上翘的胡子被压得 呈现出一道弧形。
    国王皱了皱嘴角,想借此赶走苍蝇,但没有成功。苍蝇似乎早就看出 了他的敷衍了事,只轻轻起飞了一下,又重新落在胡子上。国王确实老了 ,连苍蝇都看出了这一点。
    自从年纪大了,国王就明显感觉到浑身无力,爱打瞌睡。但这并不能 说明他睡眠很好,事实上,他总是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所以,即使他整天 都在睡觉,仍然会显出睡眠不足的神色。
    不要以为国王会为此苦恼,他恰恰追求的就是这种状态,因为只有在 这种若即若离的神志中,他才能慢慢地想起以前的一些片段,想起那些一 去不复返的岁月。
    *近,他梦见*多的却是父亲,那个早已离他而去的英雄。他知道这 是怎么回事:父亲说过,当一个灵魂在召唤你时,你就会想起他。也许, 父亲已经在另—个世界等着他,有点儿不耐烦了。
    其实,父亲是什么时候去的,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因为,那时他还 小,每天混在一堆姐妹们中间,在树林里捉迷藏,在草丛中互相挠痒痒, 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没完没了地追逐自己的尾巴……*疼爱他的是兹拉,每 次他若受了欺负或是受了皮外伤,她都会轻轻安慰他,用舌头帮他舔。她 年龄稍大一点点,一身纯白的毛,手脚修长,眼神温柔,是倾国倾城的美 女。他曾经很认真地把她拉到一边,说他长大以后,一定要娶她。她只是 笑,不点头,也不摇头。
    父亲是很痛恨他这些举动的,冷不丁会从哪个角落杀出来,一口咬住 他的后脖颈,嗖地上了一棵松树,把他放在高高的树桠上,恨限地说:“ 看,这是你的国,你将成为他的王。”每当这时,他就吓得只会说“我知 道,我知道”。
    父亲限意未消,一伸前爪就抓掉了一块树皮,说:“你知道就不应该 整天只跟这些女孩子玩耍,而是要练一身的本领。练你的前爪,练你的后 腿,练奔跑,练爬树……” “我知道,我知道……”他一边回答,一边往树下看,好高呀,他吓 得偷偷地尿到树干上了。
    国王皱了皱鼻子,好像闻到了多年前的尿味,真好闻呀! 可惜,事情变化太快,就在他尿后不久,父亲在作战中身负重伤,大 将军猛特拉背着他回来,他满身是血,已经陕说不出话来了。
    国王记得父亲当时用力抬起手,指了指他。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母 亲挡住了他的退路,推着他来到父亲面前。
    父亲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突然**用力地一握,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 字:“你,是,王……”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