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益智游戏 > 左右脑开发

我的野生动物朋友/人与自然文库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云南教育
  • ISBN:7541520713
  • 作者:(法)蒂皮·德格雷等著//黄天源译
  • 页数:148
  • 出版日期:2002-06-01
  • 印刷日期:2009-02-01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0
  • 字数:16千字
  • 20160822_153237_013.jpg

    20160822_153237_014.jpg

    20160822_153237_015.jpg

    20160822_153237_016.jpg

    20160822_153237_017.jpg

    20160822_153237_018.jpg

    20160822_153237_019.jpg

    20160822_153237_020.jpg

    20160822_153237_021.jpg

    20160822_153237_022.jpg

  • 在小蒂皮的世界里,有很多野生动物朋友,变色龙莱昂,她称为“我哥”的大象阿布,还有豹子、蛇、狒狒、狮子、鸵鸟……。


    说起它们的故事来,她就像这个年龄的孩子讲同学的故事一样眉飞色舞。这些都不足为奇,因为她是在非洲的野生动物堆里长大的,她跟它们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长。 小蒂皮在给我们倾诉她的小天地里的一个个秘密的时候,使用的言词很简朴,却表现出惊人的老练。书中配有她父母精心拍摄的照片,美仑美奂。


    小蒂皮把她所知道的野生动物的故事,她对人类所作所为中的一些不可理喻的事,以及野外生活教会她些什么,都一一向我们娓娓道来。 读这本奇特、靓丽的照片集,让这个不仅会对动物说话,而且也会对我们的心,对我们的灵魂说话的奇女孩,带领我们去进行一次***的美妙旅行,尽享大自然的恩赐吧!

  • 法国小女孩蒂皮,1990年出生于非洲纳米比亚。她从小跟拍摄野生动 物的父母在丛林长大。本书是小蒂皮10岁回到巴黎后所写的她与非洲各种 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的动人故事和亲身感受,同时编入她父母——著名野 生动物摄影师现场拍下的130多幅极为难得的图片,不仅可亲可赏,而且能 唤起人们保护自然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出版后立即在小读者中风行,并 为大人们所喜爱,很快译成德、日、英等文字流传,成为全球畅销书,有 的译本销数逾百万。    


    云南教育出版社主办的《人与自然》月刊经广西万达版权代理中心购 得此书独家中文版权,请著名法国语言文学专家黄天源教授全文译出,编 入“人与自然文库”,向国内外发行。为便于阅读,中译本编者增列了29 个章节标题。    


    小蒂皮在中译本出版前夕特致书中国小朋友,希望团结起来,共同保 护我们的星球——这个将由我们继承的星球!

  • 致中国小朋友/蒂皮
    译本前言:远方的榜样/刘硕良
    我好想写一些野外生活的故事
    我会跟动物说话
    阿布,我的大象哥哥
    皮肤的颜色根本不应该算什么
    坐在鸵鸟背上真开心
    豹子很危险,但我照样跟它玩
    鳄鱼心里只装着一件事:吃
    野生动物就像我家里人一样
    长颈鹿安详地朝我走来
    同狒孩儿难舍难分
    动物世界复杂得很
    温柔的小狮子——穆法萨
    大象有很强的记忆力
    谁替我拿主意,我会受不了的
    动物来自好人这一边
    用眼睛跟它们交流
    *不要害怕,但永远要小心
    动物从来不凶恶,但比较好斗
    非洲才是我的故乡
    我*喜欢的一张照片
    *接近动物的部落:布须人
    杀死野生动物真是荒唐极了
    害怕多没出息
    这些照片像演电影一样
    我只吃不认得的鸡
    变色龙的语速比火箭还快
    经历冒险是生活幸福的秘密
    做作业总想做得十全十美
    我很爱笑,也喜欢风吹着头发

  • 我好想写一些野外生活的故事    


    我的名字叫蒂皮,我是个非洲女孩,十年前在纳米比亚出生。很多人 问我,“蒂皮”是不是跟印第安人用的那种名叫“帝皮”的圆顶帐篷的写 法一样。我说他们应该翻开词典看好了:我的名字有两个“P”字母。我父 母亲为什么给我选这么一个名字呢?那是因为有个美国女演员,名字就叫蒂 皮·赫德伦,她演过一部恐怖电影,名叫《鸟》,是一个叫希区柯克的美 国人导演的。
       


    我觉得父母选这个名字选得很好,理由可多了。首先,这是一个与众 不同的名字,凑巧,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与别的女孩子不同的人;再有, 这个名字会让人联想到印第安人,而印第安人恰好就住在名叫“帝皮”的 帐篷(尽管拼写跟我的名字不同)里,他们像我一样生活在深山野林中;* 后一个理由就是,那位希区柯克先生导演的电影名叫《鸟》。我呢,我爱 鸟爱得不得了。我说爱得不得了,一点儿也没有夸张,因为它们就像我的 兄弟姐妹一样。这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因为我就在它们当中出生,长大。
    非洲的野生动物是我*早的朋友,我对它们了解得可清楚了……    


    蒂皮只是我的姓名的一部分。说实在话,我的姓名长得很呢,叫蒂皮 ·本杰明·奥康迪-德格雷。德格雷是我父母的姓,父亲的名字叫阿兰,母 亲的名字叫茜尔维,他们都是专门拍摄野生动物的摄影师。我之所以生在 非洲,也正是因为他们所从事的这个职业。至于我的全名还加上本杰明, 那是为了感谢一位名叫本杰明的朋友,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阵子,妈妈就 住在这位朋友家。当时,我父母正在丛林中奔波,在野外生孩子不好,于 是,在我降生的时候,本杰明就把妈妈接到一座名叫维奈图克的村子住, 那儿有一座医院。
       我名字也叫奥康迪,这是纳米比亚的一个土著民族使用的奥万波语的 发音,意思是“檬”。虽然说“奥康迪”这个名字很好听,但是,把自己 的女儿叫做“檬”,确实也有点儿怪。不过,我的故事就从这儿开始……    


    在我出生之前,父母就在南非、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交界的卡拉哈迪 大沙漠生活了七年。在这些年里,他们观察猫鼬和檬,给它们拍电影,拍 照片。这些憨态可掬的小生灵,在别处是见不到的。在妈妈和达杜(我是这 样称呼爸爸的)的眼里,狒狒和我们简直成了一家人。狒狒是野生动物,但 可以说,是它们养育了我的父母。我相信,对父母来说,无忧无虑,就是 真正的幸福。他们在卡拉哈迪沙漠里与狒狒相处很好,他们甚至可以一辈 子呆在那儿;再说妈妈也很想在那儿把我生下来,这样,我就会成为一个 狒狒姑娘,像它们的小姐妹那样,但这念头后来没有实现。
       


    有**,父母与当地人吵了起来,原因是大家的想法不一样。当然, 是别人说了算,于是妈妈和达杜就被赶出卡拉哈迪沙漠。有时候,人也真 是蠢得够可以的……    自那以后几个月,我就出生了。我还从未见过狒狒,要说见过也只是 在妈妈和达杜拍摄的电影和照片中,但我仍然是狒狒大家庭中的一员,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蒂皮·本杰明·奥康迪,我会跟动物说话。
       


    我会跟动物说话  

      

    我会跟动物说话,大家都觉得新鲜。于是,很多人要我讲故事,讲呀 讲个没完,还向我提了一大堆问题,可把我累坏了!我实在没有多少东西说 ……我不想解释我怎样跟它们说话,那没有什么用。如何跟动物说话可是 个秘密。要弄清楚这件事,就得有点天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比如 写字,画画,唱歌,说某一种话等等。天赋呀,神秘着呢。     


    我呢,我的天赋就是与动物相亲,当然,也不是跟任何动物都合得来 ,我只跟非洲的野生动物亲。我用头、用眼睛跟它们说话,用心灵与它们 沟通。可以看得出,它们懂得我的意思,它们在回答我。它们做出一些动 作,或者是用眼晴看着我,好像它们要说的话都从眼神里说出来。我敢肯 定,我可以跟它们说话,尽管我知道这有点儿怪。但是,我就是用这种方 式了解它们,有时甚至跟它们交上朋友。
       


    哦,生活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事,我的本事有点儿特别, 我知道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我从心底里希望,我是惟一拥有这笔财富的 人,因为财富嘛,可不要人人有份。
       我的洋娃娃诺诺很温柔,很可爱,闻起来味道也很香。她是我的朋友 ,形影不离的朋友。每一次搬家的时候,我总是把其他朋友留下独自走的 。对动物们也是一样,认识了它们,结下了友谊,但我说走就走。


    只有和 诺诺不同,她每天晚上都陪伴着我。
       诺诺有时也会出事。有**,一只猞猁把她的头咬断了,还好,我不 在,没有看到罪恶的过程……后来,也不知是谁把她缝好。诺诺的一生中 ,不知经过多少劫难,身上满身洞洞,只是大家总会把她补好。现在可好 了,她的肚子是白的,胸和一条腿补上豹纹,什么事也没有。
       我的诺诺呀,我是从不会失去她的,但有时把她遗忘在某个地方,那 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转过身子去找就是了。当然,有时要沿着凹凸不平 的道路走上一两百公里去找她,爸妈免不了也要发发牢骚。
       


    如果是把诺诺遗忘在另一个**,那我会很害怕的。我虽然可以换另 外一个,但感觉就**不一样了。
       我不知道从几岁起不要诺诺,也许这事压根儿就不可能。我想,要等 到有**我遇上个小情郎,才不要诺诺。但我又想,**可以跟情郎和诺 诺睡在一起,这样才可以说明,不是因为我有诺诺,而且很爱她,我才仍 然是个娃娃。我还有一只毛绒绒的玩具小鸡,它的名字叫安琪儿。这小玩具是纪念 我那只在马达加斯加死去的小鸡的,它深埋着小鸡的灵魂。诺诺呢,她不 同,她没有灵魂,因为我没有跟诺诺同样种类的动物死去。我从没有过兔 子,这是要老实说的。
       P13-2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