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余罪(2我的刑侦笔记)

作者:常书欣 出版社:海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海南
  • ISBN:9787544363655
  • 作者:常书欣
  • 页数:330
  • 出版日期:2015-12-01
  • 印刷日期:2015-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68千字
  • ◆读小说,学知识,锁定读客知识小说文库。

    ◆心太黑!跟着余罪潜伏监狱!卧底毒窝!

    ◆2016年年度火爆小说!**部上市一个月热卖20万册!

    ◆**口碑爆棚!媒体争相报道!

    ◆千万粉丝翘首以盼第二部出版。即使你没有读过《余罪:我的刑侦笔记》依然不影响你阅读《余罪:我的刑侦笔记2》,《余罪:我的刑侦笔记2》故事独立又精彩!

    ◆掀起现象级阅读狂潮!打破都市类作品阅读记录!百度搜索风云榜小说榜前100!

    ◆ 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节目因《余罪》的火热而进行专访报道!

    ◆张一山主演《余罪》同名系列改编网络剧2016年年初火爆上映!

    ◆一个传奇警察和毒贩、悍匪、黑道大佬的交锋实录!带你窥探这个时代的黑暗角落,领略触目惊心的真实景象!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本书写作过程中,无数职业警察匿名参与到剧情讨论当中!

    ◆**作家马伯庸、小桥老树、蔡骏、蜘蛛、蔡骏、孔二狗倾情力荐!


  • 常书欣编著的《余罪(2我的刑侦笔记)》为您揭 开的是一张令人触目惊心的当下社会犯罪网络。从混 迹人群中的扒手,到躲在深山老林里的悍匪,从横行 街头的流氓,到逡巡在海岸线边缘的毒枭;他们似乎 离我们很远,似乎又很近,看似悄无声息,却又如影 随形;作者所描写的,正是这个光怪陆离而又真实存 在的地下世界。 警校学员余罪,在通过一次意外的选拔之后,被 丢进了一间住满凶神恶煞的罪犯的牢房,他迅速发现 ,要在这个凶险万状的环境中活下来,自己必须比毒 贩更奸诈,比窃贼更狡猾,比匪徒更残忍。他不仅要 用罪犯的思维去理解犯罪,还要用罪犯的手段去对抗 犯罪,更要和罪犯一样突破种种底线。在日复一日命 悬一线的斗争中,余罪一步步走到了法律的边缘,他 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在制止犯罪,还是也在犯罪 …… 小说格局开阔,文笔生动,不仅向你打开了一个 前所未闻的地下世界,其中近百个性格鲜明的警察和 罪犯形象,更是栩栩如生,犹在眼前。 翻开本书,进入我们这个时代的灰色地带。
  • 常书欣,山西人氏,极擅长写作都市类作品,被粉丝亲切称呼为“老常”。“老常”笔下的故事不仅以剧情跌宕起伏著称,同时更散发着强烈的时代生活气息,具有极为深刻的现实价值。2013年12月2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节目以《余罪:我的刑侦笔记》的火热为话题采访常书欣,本书也一举成为时下最火爆的文学作品,许多本身职业就是警察的读者更是参与到小说剧情讨论当中,引发了现象级的阅读狂潮。
  • **章 监狱纪事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五章 正邪博弈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 **章监狱纪李 深牢大狱 咕咚……咕咚…… 沉闷的声音响彻在薄雾冥冥的清晨,睡在水泥地 上的余罪猝然惊醒时,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恐 惧的环境里沉睡了不知道几个小时。
    **经历那么多事,无论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再 强悍的人也承受不住了。
    余罪回忆着,进监仓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睡下了 ,有一位光头恶汉指着格子窗外,让他把脏衣服往外 扔,然后又被人踹到马桶池边上睡觉。这个二十多平 米的地方横七竖八,床上、地上已经人满为患,只有 马桶池边上尚余一人宽窄的地方可供栖身。
    困了,也累了,余罪就那样不知不觉地睡过去了 。此时惊醒,他不敢动作,又一次悄悄挪身打量这个 陌生的环境,地方不大,离头顶五米高,白惨惨的白 炽灯亮着,三面半是铅灰的水泥墙,后墙一半是拇指 粗的钢筋,上面是方便监视的甬道。隐约能想起似乎 有持*的武警经过,*高处的墙角,有一个高频的摄 像头俯瞰着监仓。
    他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个环境哪怕是把世 界上*凶的悍匪关进来,也未必有脱逃的可能,曾经 看得兴奋的《越狱》《监狱风云》之类的故事,都是 扯淡。*起码以他的常识判断,那半尺厚的铁门,接 近一尺厚的混凝土墙,就算爆破都得需要好手,别说 身上连起码的金属物品都被搜走的犯人了。
    对了,我究竟是谁? “犯人”这个通俗的字眼 ,让人本能地抗拒。可现实又生生地摆在面前,他已 经无法拒*地成了其中的一员。而且他知道,这** 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是一次有预谋的安排,肯定 是想让他进来接触到某个用正常方式无法拿下的嫌疑 人。
    难道是狱侦耳目,可那种事,一般由犯人自身完 成就可以了。
    “**,老子偏偏不让你们如愿。” 余罪恶狠狠地想着,那股怒气再起。即便主宰不 了局势,可他能主宰自己,*好的报复方式莫过于让 算计他的人什么也得不到,让他们空欢喜一场。他在 想自己该怎么做,可脑子里除了恨意什么也装不下。
    咕咚……咕咚…… 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沉闷声音,一直在有节奏地响 着。声音*近了,变得*沉闷了,未知的事物总是会 带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在恨意消退,不得不考虑生 存问题的时候,有一种恐惧像毒虫一样慢慢地爬上了 他的心头。此时余罪感觉到了仓里的变化,有翻身的 ,有打哈欠的,有挪着身体的。整个监仓有着明显的 层次,大通铺上并排躺着十余人,铺着毯子盖着薄被 子;甬道也有数人,铺着瓦楞纸板,盖着自己的衣服 。而像他一样席地而睡的,在这里毫无例外是属于极 为赤贫的。
    阶级在这里看起来*明显了,余罪心想。
    “啊……起床!” 门口,被子里钻出来一条全身炭黑的大汉,东北 口音,起身裸身光着大脚丫在床沿走着,顺势踹了几 位还在睡着的,骂咧咧了几句;到了马桶池边上,旁 若无人地把余罪踹过一边,哗啦啦开始“放水”。那 全身虬结的肌肉,以及后背上的疤痕,让余罪联想起 斯巴达三百勇士的形象, “粗”和“壮”是两个* 准确的形容词。
    “这是哪类悍匪?” 余罪默默地回头时,看到这人的铺位在门口第二 位,应该在监仓里地位不低。可以他的眼光瞧,又觉 得这样的人不可能是个什么人物,太嚣张,任何人都 会对他下意识地防备。
    那人放完水,回铺位的过程中又踹了几个人,醒 来的人*多了。余罪瞥到了睡在第三位的,却是一个 满脸胡茬的汉子,眼眶深,鼻梁直,一口白森森的牙 ,皮肤很白,个子很匀称,标准的西北相貌。他到马 桶池边放水时瞥了余罪一眼,嘟囔了一句,不用翻译 ,应该和“去***”是一个意思。
    咕咚……咕咚…… 沉闷的声音慢慢地在靠近,这个监仓也随着天色 在渐渐苏醒,醒来的人陆续到墙角这个马桶池边上小 解。大部分人和普通人无甚区别,余罪的担忧稍稍去 了几分。
    就是嘛,都是两手两脚、四肢五官,没什么*稀 罕的。
    “昨晚新来的,蹲门口,一会儿出去洗干净啊。
    ” 有人嚷了,余罪反应过来,是当头的一位,睡在 离门*近的地方。他起身时,余罪才发现这位传说中 的牢头一点也不凶神恶煞,五官清秀,留着一头与众 不同的长发,让他在这个土狼群里显得格外耀眼。
    他诧异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旁侧的一位撒完尿 的踹了他一脚,浓重的川音骂着:“老大说话,不会 应声啊?” 余罪愣了,**,从昨天开始,就光挨打了。他 瞪了一眼,是位个矮的瓜娃子,年纪甚至比自己还小 ,充大似的一扬手又要打过来。不料余罪出手了,闪 电似的出拳,直击瓜娃的鼻子。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