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如果还能再见你(赠独家印签海报)

作者:仲尼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82488
  • 作者:仲尼
  • 出版日期:2015-08-28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畅销书作家仲尼2015年触动人心的情感故事集;
    ◆继《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畅销后,仲尼再次书写生命中的遇见与别离;
    ◆为了忘却一个人,穿越大半个地球,开始了一段不期而遇的旅   程,在威尼斯、名古屋、戛纳、米兰……11座城市,遇见11段故事,纠结彷徨,痛心侧骨。
    ◆**知名独立设计师精心设计,全彩四色印刷,打造阅读盛宴。

  • 《如果还能再见你》是仲尼用真实的笔触写就的全新情感故事集。从故事的主人公小沣的视角看世界,过往的回忆像粉尘一样散落在每个角落里让小沣过敏,为了逃避熟悉城市里的过敏源,小沣踏上了去往异国的旅程。11座城市,遇见11段都市情感故事,串联起了故事里本来毫无交集的一群人。夜幕降临,每个都故事开展着不同的叙述方式;而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曾经亲密的人就要面对毫无预兆的离别,从此再无交集。
  • 仲尼(Johnny): 原名黄小沣,福建厦门人。 爱自由,爱女人,十余年间走遍了大半个地球, 混迹灯红酒绿绿,经过喧嚣浮华, 半醉半醒地记录下那些都市里最光鲜的红男绿女背后的孤独。 今生以梦为马,以酒为路,但愿不负人生。 已出版代表作:《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
  • 目录
    01 一步之差
    - 意大利?威尼斯- 001
    幸福的方式有太多-种,有许多甚至让人难以想象,
    但这不代表那份幸福就是假的,那只能代表我们太无知,
    越是无知就越是不懂得包容。
    02 - 一只花臂的传说
    - 日本?名古屋- 026
    好多东西就是这样,
    我们越害怕丢,越是小心翼翼珍藏的东西,
    越容易被我们自己找不到。
    03 - 和陌生人接吻
    - 法国?戛纳- 052
    小沣看着女人湛蓝如深海般的眼睛,
    眼底是微澜起伏的碧波,在这样好的阳光下,
    这样好的沙滩上,也许,一个吻是此刻*应景的举动。
    04 - 异次元男子
    - 日本?北海道- 075
    如果缘分是一个圆,那么在圆的尽头,
    所有的遗憾,
    命运都会安排一种特殊的方式,来令其圆满。
    05 - 关于小熊的事
    - 港澳?港岛- 105
    回忆要是走得太快,
    就容易让人怀疑它
    是不是真的存在。
    06-不关房门的女人
    - 法国?巴黎- 129
    这世上*可悲的事,
    便是了断不了过去,
    于是错过了将来。
    07 站街回忆录
    - 日本?东京- 148
    有时候我们会因别人的行为超出自己的理解,
    而认定他人心术不正。
    但换个角度看问题,也许心术不正的,其实是我们自己。
    08 普罗旺斯的窗户
    - 法国?普罗旺斯- 174
    那些平淡的回忆,都回不去了。
    只留下愧疚的人,
    站在相似的场景默默叹息。
    09 赌侠往事
    - 港澳?澳门- 198
    人这一生中,
    总会与别人的故事相遇,与其质疑,不如相信,
    因为“相信”总是要比“质疑”轻松许多。
    10 No.702
    - 意大利?米兰- 226
    等,这么多年来,
    除了等,
    我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的希望了。
    11 这种遗憾如梦似幻
    - 港澳?九龙- 248
    有些人,一辈子相熟,但始终抵达不了对方的心里。
    有些人,上一秒认识,
    下一秒钟就可以住进彼此的世界里。
  • (一) 一场歌剧结束了,小沣从凤凰歌剧院出来,天色已经有点儿暗了。被夜晚笼罩的威尼斯有种朦胧的美。小沣乘坐小船,经过叹息桥的时候,他留意到桥上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西方男人,独自眺望远方,一只手不停地做着奇怪的动作,好像在抚摸着一只猫。
    小沣好奇地自言自语:“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奇怪啊!” 划船的人随着小沣的目光看了一眼,笑着搭腔:“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在威尼斯,你可以尽情地做自己,不会有人向你投去异样的目光的。” 听了划船人的话,小沣微微一笑,自己这段时间远走他乡,好像流放似的让自己置身于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方,不就是为了看清楚真正的自己吗。有的时候,越是刻意,越是不得法。在威尼斯,小沣忽然意识到了之前的自己活得有多累。
    在划船人的**下,小沣去了一间据说很有名的酒吧喝酒。当他走进酒吧里时,发现那个站在桥头的男人也在里面,但似乎没有约朋友,只是一个人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紧张地观察着四周。
    小沣坐在吧台上,无意间听到隔壁的女孩正用普通话在对话,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他自然而然地加入了女孩的对话。
    女孩化着很浓的烟熏妆,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小沣觉得她的面容有些像抽象画般模糊。
    几杯烈酒下肚,年轻男女之间很快就没有了距离,女孩时不时挽着小沣的手腕,小沣对此也没有任何回避。
    时不时有金发美女路过小沣身旁,如果眼神有了对视,小沣便友善地举杯,女孩也都善意地回应,眼神里好像在对小沣说:“你好,东方人。” (二) 从酒吧出来,微风习习,小沣沿着河道慢慢步行。
    周围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漫步在这如同童话般的世界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叫作幸福的东西。
    以前,撒花总喜欢问小沣一个问题:“你幸福吗?” 对于撒花不厌其烦地问这个同样的问题,小沣每次总是很敷衍地回答,但其实他当时内心也很茫然。他那时每天忙碌于写作,牺牲睡眠、牺牲吃饭的时间。可是,当他*终成为一名真正的畅销书作者的时候,他的心里却是失落的。
    现在,走在这里,小沣觉得心里一直空着的那一块,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被填满。
    “考泥鸡哇!(日语:你好)”突如其来的问候让小沣吓了一跳,小沣回身,看到酒吧里的大胡子男人正站在自己身后。
    “为什么和我说日语?” 男人故做惊恐状:“啊!你和我说话了!难道我要死了吗?” 小沣莫名其妙地看着男人,男人指着月亮,高声地说:“在新月之下,水流之旁,伟大的忍者的话音,那是每个人死亡之前,能听到的*后的声音!” 一只乌鸦从小沣脑子里飞过:“让你失望了,我不是忍者,我来自中国!” 男人听到小沣的话,仿佛*加惊恐:“可……可你的发型分明就是忍者哦!对了,难道你是锦衣卫?传说中的中国007!你的**呢?形如半弦月的宝刀,刀一出鞘就有绿色的恶龙从东方出现,口吐着烈日般的火焰,可以吞噬整片山脉!” 小沣满脸黑线:“你说的是青龙偃月刀?” 男人郑重地点头。
    小沣说:“锦衣卫和青龙偃月刀那根本都不是一个朝代的。” 男人神经兮兮地,没有理会小沣的话题:“不过你看起来还是像日本人多一点儿。” “如果你一定要这样说,那请说日本人像我!” “啊!真是一个倔强的中国人。你有烟吗?” 小沣递给男人一根烟,顺手给男人把烟点着。
    男人忽然开口:“我叫昆塔斯。既然你不是忍者也不是特工,那你是做什么的?” “我叫小沣,我是一个作者。” 昆塔斯好像忽然来了兴趣:“是吗?那看来我们两个的职业还算相近,我是一名诗人。” 昆塔斯抽了几口,过了过烟瘾,对小沣说道:“谢谢你的烟,我给你念一首我*喜欢的诗,当作我回送给你的礼物吧。” 小沣刚想回*这个神经兮兮的昆塔斯,但他还没等小沣回应,便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朗诵了起来。
    昆塔斯的嗓音很低沉,有点儿像男中音: 希望是物长着羽毛, 寄居在灵魂里, 唱着没有词的曲调, *无丝毫停息, 微风吹送*为甘甜, 暴雨致痛无疑, 能够使得小鸟不安, 保有此多暖意。
    听它越过奇妙大海, 飞过严寒田地, 可它不要我的面包屑, 哪怕饥饿至极。
    昆塔斯朗诵的是狄金森的一首诗,恰巧也是小沣喜欢的一首诗。在小沣读大学的时候,他就曾送过自己暗恋的女孩一首狄金森的诗,他现在还记得那首诗的**句:天使,在清晨时分,许在露中看到她们,弯腰——采摘——微笑——飞翔——难道这花蕾属于她们? 看到小沣似乎听进去了,昆塔斯清一清嗓子:“我给你念一首我自己创作的诗歌吧,它们都是我这些年的心血。” 昆塔斯用意大利语念着他自己的诗,小沣一句也听不懂,但他看得出昆塔斯**沉醉在自己的诗歌世界中。
    昆塔斯一边念诗,一边做着抚摸什么的动作。
    昆塔斯的这个举动,让小沣想起**次看到他时的样子。
    “你……为什么总要做这个动作?” “我在怀念皮特,皮特是我以前养过的一只猫,它给了我许多的创作灵感。在深夜的时候,皮特总是陪伴在我身边,和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晚。可是,在两年前的时候,皮特被一辆汽车撞死了,皮特死后,我伤心了好长时间。从那之后,我便再也不养猫了,我只要在念诗的时候闭上眼睛,就仿佛感到皮特还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只要伸出手,它就会跳上我的膝头。” 小沣听得心头一软:“这种感觉我理解。” 昆塔斯叹了口气:“在别人眼里,皮特只是一只猫,但在我心里,皮特是我*好的朋友,是另一个我。” “我的那只猫也是我*好的朋友,它教会了我很多,也改变了我很多的习惯。” 旺财是小沣还在上海的时候和撒花一起捡到的猫。**次遇到旺财的那天,小沣对它说:“如果你能跟我走到六楼,那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 旺财好像听得懂人话,一声不喵就跟着小沣走回了家里。
    后来撒花离开了小沣,旺财就被小沣带回了厦门的房子里照顾。可到了厦门旺财却变得不如以前那样活泼,总是静静地蹲在窗台前,望着外面的世界,好像知道自己又被主人抛弃了一次。
    再后来小沣开始对猫过敏,但他仍旧没有抛弃旺财,只是对待旺财要尽可能保持距离,不能像以前那样亲昵。他尽量赤手不碰它,尽量少抱它,甚至不能让它睡在自己床上。他知道那段时间的旺财,一定是很失落的。
    在一次出差回来之后,小沣发现旺财已经病得不轻,经过了宠物医院几天的输液,旺财在**半夜里,在小沣的怀里离开了人间。
    也许是旺财知道撒花再也不会回来,小沣也不会再抱它了,所以选择了放弃挣扎。
    小沣把旺财埋在了山上的一棵树下,也正是在那一刻,他决定踏上寻找撒花、寻找自我的路程。因为随着旺财的离去,他的生活里就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