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好久不见秦先生(上下)

作者:风染白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67295
  • 作者:风染白
  • 页数:535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50千字
  • ○秦子阳+苏念锦=一辈子

      这就是
      *美的爱情……
      ★林笛儿、师小札、天衣有风联袂**
      ★数年修订,首度完结,“锦年物语”系列经典纪念卡片全套(4张)超值赠送。
      ★网络阅读量超6,000,000次,百度搜索超3,600,000次,评论超235,000条。
      ★这个世界上*难能可贵的不是浓烈的相爱,而是温暖的相守。
      ◆作者语:我们总是在「痴爱」与「不配」之间游弋。在「俯视」与「仰视」之间对话。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他,或高贵清冷,或温暖干净,我们小心翼翼地朝拜,为了走近拼尽一切。这样的情感再不重来,这样的孤勇,只此一次。
      ◆读者语:当初疯狂搜百度去找这本书的结局,就是想知道,秦子阳这样骨子里高冷的男人和苏念锦这样敢爱敢恨纯粹得近乎决*的女人*后是否会走到一起,幸好,他们再见,也幸好,我遇见了他们的爱情。
    《何以笙箫默》后*惊艳深情的别后重逢,《致青春》后*热血动人的“女追男”
      世上总有那样一种人,他们如天上那抹白月光,即使万般讨好,也难以企及。
      世上也总有一种人,她们不怕飞蛾扑火、粉身碎骨,为了爱情,对抗一切也无妨!
      感动万千读者,2015*深情动人之作,写给一生一次,为了某人而拼尽全力的你。


  • 《好久不见秦先生(上下)》由风染白所著,内容 如下: 苏念锦在遇见秦子阳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她 会与传说中的男神有任何交集。 秦子阳在遇见苏念锦前,女人只分为两种,他平 视的,他俯视的。 秦子阳是天上的那一抹白月光,气质清华,自带 圣光。而苏念锦,除了眉目清秀、皮肤白皙外,再普 通不过。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就是性格很 烈,爱上了就飞蛾扑火,哪怕与世界为敌,也绝不放 手。 然而就是这样的普通的她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了高 高在上的他。 其实,不是年华最好,而是,遇见他,便是她的 最好年华。
  • 风染白,文笔精妙,笔下文字,皆如开在心尖的花,字字戳心。她曾言,特别喜欢一句话,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读者于我便是如此。愿所有真心都能得到回报,亦愿所有爱情都能一夜到白头。代表作:《逢场作戏》《七年之痒》《婚后无爱》。
  • **章 我与你的相逢若寺庙间求得的缘
    第二章 都说冰是睡着的水,你便是我心中的火
    第三章 我们之间,仿若藤与树
    第四章 搁浅二字,我写不来
    第五章 我只要你,其他都是将就
    第六章 忘记我,或只记住我,只是我
    第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
    第八章 爱的背面从来都不是恨
    第九章 你怎么可以睡得这般安然
    第十章 我也曾渴望有个人将我妥善珍藏
    第十一章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番外:每个人心中都曾有一座空城
    番外:兄弟是可以两肋插刀的
    番外:今年的冬天不太冷
  • 那时,我刚调到公司,算是新人。上司跟我说, 年轻人,要多闯 闯。于是,自此之后我便没了**,总是出去跑业务 。但这日不同,这 日是随着老总一起来的,说是有笔大单子要谈,是晋 升的好机会。
    走进包间的时候只觉得装潢很好,虽然平日里应 酬也难免会来这样 的场所,但都比不上这间奢华:大理石的地面、透明 的雕花桌子,就连 棚顶上的灯都是欧式的那种大吊灯,看起来极为气派 。
    “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秦少,这是饶少,这 是白小姐……”老 总一一介绍着,态度极为恭谨。我也不敢怠慢,只得 跟着微笑,哈腰, 点头。
    那几个人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便继续聊着各 自的话题,神态淡 然,却有一股一般人没有的尊贵气质,一看就与我们 寻常人不同。
    “于总,坐吧。”旁边那位被唤作白小姐的人淡 淡地说道,态度称 不上好但也称不上坏。
    看了一眼四周,我便选了一个较为僻静的地方坐 了下来,心里却仍 旧有些不自在。于总则在那边热络地与他们攀谈着。
    不过,他们很快便 转换了阵地,开始砌起“长城”来。
    对方一行人加起来刚好四个,这样于总的位置便 显得有些尴尬。好 在这时候白小姐笑道:“你们几个真是欺负人,明知 道我不会玩这个, 偏偏每次出来都要玩。”她的声音颇为清脆,虽是嗔 怪,却听不出一丝 恼意.反倒轻轻柔柔的,煞是好听。
    “那你还不赶快学,可别等到咱们秦少哪天换了 别人再来后悔。小 可,不是我说,这秦少身边的女人可多着呢,一个个 前仆后继,颇为壮 观……” “起云。”秦子阳淡淡地唤了一声,刚刚还口若 悬河的男人立刻耸 了耸肩,不再吱声。
    秦子阳搓着牌,看向一旁的于总,随意地问道: “会玩吗?” “会,会,就是没有几位玩得好。”于总见好不 容易有机会,哪里 肯放过,立刻点着头赔笑道。
    “那好,一起玩吧。” 就这样,几个人搓起了麻将。我则颇为无趣地站 在一旁,默默地看 着他们。
    这时,饶起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眼说 了声抱歉便起身往 外走,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大好,但也没说什么,只是 在搓了第二圈之后 猛地把牌放倒,笑道:“不行了,**这胃突然火烧 火燎的,我得去医 院看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对不住了各位。”这 话虽然是对大家说 的,但眼神明显只落到了秦子阳那儿。
    只见他微微点了点头,饶起云才真正站起来,往 包间外走去。
    余下的只有牌局上的三个人和一个不会打牌的白 可,再就是我,所 以这会儿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我这个起初被众人忽略 的闲人身上。
    “我来顶饶少的位置吧。”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 ,我不得不硬着头 皮坐下来。
    秦子阳点点头,没说什么,继续抓牌。
    几轮过后,于总似乎酝酿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开 口,“秦少,前两 天和您说的投资的事,您看……” “该你摸牌了。”淡淡的一句却成功截断了男人 未完的话。这时我 不禁有些同情起于总来,这人虽然平时很威风,但此 时却是卑躬屈膝, 赔尽了笑脸。
    “糊了。”江凝突然把牌推倒,有些兴奋地道。
    我看着刚刚自己丢出去的那张牌,心里滴着血, 一上来就给人家点 *,也不知他们玩得有多大,但想来这样一伙人,终 究不会太小。
    “起云那抽屉里应该还有钱,你顶了他的位置就 当替他打吧。”秦 子阳淡淡地扫了我一眼道。
    他这一说我宽心了不少,只不过当我拉开桌子旁 的抽屉时仍不免吓 了一跳。
    刚好这时饶起云打来了电话,当然不是打给我的 ,他没有我的号, 而是一旁的那位白小姐。
    “你运气不错。”挂了电话,她道,随即又补充 了句,“饶少说 了,你代他玩吧,输了算他的,赢了是你的,不论输 赢,抽屉里的那些 钱都归你了。” 听了这话,内心不无感慨,果然是**不同的两 个世界,那一大沓 钱少说也有七八万,比得上我一年的工资了。
    只是钱虽不少,但他们玩得也着实大,几圈下来 ,那一抽屉的钱没 了不说,我还欠了秦子阳五万。而饶起云不在这里, 我也不好全着他刚 刚说的话去说事。
    “秦少,我实在不能玩了,那五万我明天想办法 还您。” 秦子阳没像电视或者小说中说的那样摆摆手说不 要了,而是抿着 嘴,淡淡地看着我,没有首肯却也没有反对。
    于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一眼看得我差点就收 回口中的话。不 过再这样下去我这一年就白干了,我挣点钱不比他们 当老总的,这样想 心里倒安然了许多,于是硬咬着牙直视秦子阳的眼睛 ,“你们要是还想 玩,不如再叫一个牌搭子吧,我这水平终是差了些。
    ” 我感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秦子阳却没有丝 毫反应,双眼一眨 不眨地看着我。
    “子阳我看也是,不如叫钟少他们过来吧,都是 你的老牌搭,玩得 也过瘾些。”白小姐在一旁温声细语道。
    “不了,**就到这吧。” 秦子阳说着站起身来,一双手随意地插到亚麻色 的裤兜里,看起来 仍是那般优雅高贵。
    P2-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